李易峰還想做小鮮肉

李易峰33歲了。
今年年初,有一天他打開電視看《古劍奇譚》,劇裏百里屠蘇一臉稚氣,正和朋友們一起陞級打怪。
恍然已經6年。
“那個時候我好帥。”

“那個時候我好帥。”
採訪時,我們問李易峰:“你現在想要撕掉自己身上流量和小鮮肉的標籤嗎?”
“我現在還有麼?”他笑笑。
“別撕了,挺好的。”
“我覺得流量從來就不是一個貶義詞。”
作為第一批在網絡爆紅的藝員,李易峰一度被稱為“小鮮肉”的開端。
十幾年浮沉中,他又成了第一批開始轉型演技派的流量藝員。
從流量紅利的受益者,到深陷流量旋渦,最後與流量達成和解。
我們和李易峰聊了聊,這些年他心理上的變化。
李易峰:標籤,不必撕
自動播放
2014年,一部由RPG遊戲改編的電視連續劇《古劍奇譚》,迎來了收視率的大爆炸。
僅兩個多月,總播放量沖到了88個億,被國劇盛典評為年度最受歡迎電視劇。
各種獎項拿到手軟的同時,出演男主百里屠蘇的李易峰,也走向了巔峰時刻。
《古劍奇譚》的製片人簽李易峰之前,借助大資料分析:這個男孩兒是有觀眾緣的,他長著一張討人喜歡的臉,人畜無害。
之後,“小鮮肉”成了他的代名詞。
那一年移動互聯網正在娛樂行業迅速崛起,全藝人新媒體數據監測機构Vlinkage就是其中之一。
此時,出道已7年的李易峰沒想過,在這個權威榜單上,自己創下了指數連續78天登頂的紀錄。
這個記錄至今沒人打破。
第二年,自帶流量的李易峰,借勢又拍了另一部大IP改編的熱劇《盜墓筆記》。
這次播放的載體變成了網絡平臺。
結果,直接斬獲45.5億的總播放量,單集3.8億。
大量湧入的的會員,一度讓服務器宕機。
在流量加持下,李易峰實實在在地破圈了。
當時網上有四大門派:韓寒的女婿粉、王思聰的老婆粉、TFBOYS的“親媽”粉,李易峰的女友粉。
回想20歲那年,李易峰在一檔叫做《加油,好男兒》的選秀節目初露頭角。
決賽前,大家都在臺上為自己拉票。
李易峰看著台下黑壓壓一片的觀眾,那時他還對粉絲經濟一無所知,只想著想憑自己的努力得到评审認可。
於是傻傻地說:觀眾朋友不要投票給我!
誰能想到,幾年後這個大男孩被公司派去拍戲,無意間被推上另一個風口。
流量,意味著更多機會和更大的商業價值。
很多綜藝節目為了招商,會將李易峰放進邀請名單中,俗稱“PPT之神”。
而流量藝員的運作模式不同於傳統藝員,他們要依靠高頻的曝光來維繫受眾持續的關注,為公司創收。
爆火之後,李易峰不斷接戲演戲。
他成了流量的受益者,卻也在熱鬧中,被流量裹挾著走。
2014到2016這三年,李易峰一共參演了7部電視劇、3部電影和1部網絡劇。在一次採訪中,他這樣形容自己的狀態:
好像總是在為下麵一個做準備,而不是在為你現在拍的這個做準備。
何冰曾在白玉蘭頒獎典禮接受採訪時說過:
“我們是小鮮肉的時候也不會演,也是一年一年,一部戲一部戲這麼過來的,你得給他們成長的時間,給他們這個過程。演戲沒那麼簡單,不可能一上來就會。”
2015年,導演管虎選中李易峰,讓他在《老炮兒》中直接和馮小剛對戲,飾演兒子一角。
這部片子,是兩代人的隔閡與理解,也是外人眼中實力派和流量派的對決。
面對這樣的挑戰,李易峰一邊自嘲道:
我演什麼樣的角色,大家應該都會擔心吧?
另一邊,他下定决心要把這部片子演好。
電影中一個場景,是馮小剛恨鐵不成鋼,狠狠踹了兒子李易峰一脚。
這場戲,為了表達出最真實的憤怒,馮小剛踹的時候完全沒收著勁兒。
李易峰就這樣被踹了五六次。
儘管這個配角讓李易峰站在了金雞百花獎的領獎臺上,但頂著“流量藝員”的頭銜,他並沒有收穫多少路人觀眾的認可,反而因為拿獎被噴。
流量藝員的外衣,想脫掉並非一件容易的事。
唐國強曾在《吐槽大會》上這樣評估當下的小鮮肉:
演員就像一口每天都在沸騰的大鍋,仔細一看,裡面什麼都沒煮。
作為一演員,什麼都會過去,風光,金錢,名氣,還有顏值。只有一樣東西能留的下來,那就是角色。
鮮肉迅速反覆運算的娛樂市場,沒有哪個藝員能持續佔據高光,也沒有什麼熱度是不會冷掉的。
2017年整整一年時間,李易峰似乎從視線裏消失,有人說他開始糊了。
“不知道怎麼了,大家對你沒感覺了。
就是突然,他們不喜歡你了。”
有些鐵粉們挺慌,但李易峰卻在采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