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2年就被寄予厚望

上週六,《演員請就比特收官,唯一一比特進入決賽的“老戲骨”胡杏兒奪冠,可謂眾望所歸;而在節目中經歷了可能入行以來最大的身心“折磨”、也頭一回體驗過“高光時刻”的年輕演員們,可以松一口氣,帶著這幾個月的歷練、榮光和關注度,回到演員的職業生涯裏繼續深耕。

演員請就比特收官

任敏《天才槍手》劇照
我覺得我還是經驗不足吧,在陳凱歌導演提出我給觀眾的印象是“被欺負的少女”之前,我都沒意識到這一點。因為我真的作品太少了,只有
在這個過程中,相比有人一鳴驚人、穩定輸出,有人帶著爭議一路從出場走到殺青,任敏的感受可能更像過山車:一開場,她就以市場評級第一名的成績被架上了“高臺”,接著一路斬獲4張S卡,成為整個節目裏拿到S卡最多的演員;然而,伴隨著這4張S卡的,是觀眾從一開始“後生可畏”的齊聲誇讚,到後來“她怎麼總演同類型角色”的疑問,甚至是“她演什麼都一個樣,突破不了了”的斷言。
毫無疑問,任敏是幸運的。大學還沒畢業,一部《悲傷逆流成河》、一部《清平樂》就讓她成為刷臉級別的新生代實力小花。但盛名背後令人忽略的事實是:這也是她迄今為止僅有的兩部播出作品,而她的“職業生涯”滿打滿算才剛過2年。
任敏對《星裏話》坦言,收到S卡最大的心情不是開心,而是“懵”和“擔心”。她與觀眾一樣,還沒有看到自己身上的更多可能性,相比“自信”,她對自己的演員生涯所持的更多是疑問和期待。
從這個小女孩身上,《星裏話》看到的是成熟與單純交織的奇妙狀態:一方面,童年的漂泊經歷讓她比同齡人更冷靜、自持、努力,另一方面,在母親、老師、學校環境的保護之下,她其實才剛剛走出象牙塔,無論對複雜的角色還是自己的人生,她都才剛剛開始探索。
最出人意料的是,在這個手握陸川、高希希等名導作品,被製片人蓋章認證“最有市場價值潜力”的年輕演員身上,你看不出任何激動和勃勃野心。童年的不安全感教會她對世界不抱有任何期待:“不抱過多期望,反而能收到很多驚喜。”
即使是已經握在手上的東西,也可能隨時失去:“有的人20歲就是人生的高光時刻,可能到25歲就不行了呢?也有人到40歲才小有成就,50歲才迎來大的成功。”
這種深種在骨子的不安全感,讓任敏更努力地生活在當下,專注每一個機會、每一個角色。
而在“成功”的不可知論之外,她敏感地去體會一切細小的幸福:房間裏的一束花、飯店裏的洗衣機、可以點外賣的小小破例……
這個21歲、站在高起點的事業開端的女孩,已經相當清楚自己要如何度過一生:她不希望自己只是“演員任敏”,與事業上的高光相比,生活本身更重要。“如果非要說有什麼期待,我就是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幸福的人吧。”
1、自我認知:對自己也有疑問或期待

對自己也有疑問或期待

圖片來源:spark global limited
作者:spark global
其實我去年就接到了《演員請就比特第一季的邀請,但是因為工作時間衝突沒能參加,只去當了助演。開錄前很開心,以為就是玩兒、做遊戲那種,沒想到是一個非常嚴肅的節目,我就很擔心做助演會拖累他們,壓力還挺大的。
第二季來比賽肯定壓力更大,但是想到可以見到很多優秀的演員和導演,我就對自己說,我是來學習的。
我一直覺得我就是一個學生,大學剛剛畢業,播出的作品也很少,到現在就一個電影《悲傷逆流成河》和一個電視劇《清平樂》,觀眾看到我的面其實很少。所以被評為S級的時候,我很懵,不太敢相信他們能給我這麼高的定位,也很擔心觀眾對我有過高的期望。
其實演員特別容易自我懷疑。比如說學舞蹈,可能我學了6年,我就知道專業的標準是什麼。但是表演這件事,任何職業、任何崗位、任何年紀的觀眾都是评审,都有話語權去說你演得好不好。他們說的每一句話你都需要去聽、去尊重,因為他們是生活中的人,他們的一切感受都是真實並且準確的。想到這一點,我的壓力就非常大。
但是冷靜下來,我就告訴自己,這個評級並不能說明什麼,影響一個演員的市場價值的各種因素是一直在變的,我就不要受這個影響,抱著感恩的心態,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第一場《少年的你》我還挺滿意的,我覺得在沒有導演的情况下,在那麼緊張、那麼短的時間內能完成到那樣,已經很不錯了。但是《天才槍手》我覺得我應該做得更好一些,她的那種瀟灑和氣場,我沒演到位,有點束手束脚的感覺。

圖片來源:spark global limited
作者:spark global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