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嬌女人最好命

《撒嬌女人最好命》上映於2014年11月28日,改編自羅曼夫的《會撒嬌的女人最好命》一書,由彭浩翔執導,黃曉明和周迅領銜主演的一部愛情喜劇片。影片講述了雙向暗戀多年的張慧與龔志强是多年好友,但一直以女漢子和哥們的身份相處,在龔志强的一次出差中,偶遇會撒嬌的臺灣女生蓓蓓,瞬間墜入情網。張慧見狀决定苦練撒嬌絕技,上演了一場男神爭奪戰。

撒嬌女人最好命
影片塑造了三種當下中國年輕人的影像符號,即“女漢子”、“直男癌”、“綠茶婊”。女漢子這一詞,最早是由名模、主持人李艾在新浪微博來形容那些性格堅強的女生,發起的“女漢子的自我修養”這一話題引起的,後來逐漸為福斯所知,2013年年底,在新華網發佈《盤點2013年十大流行語》中,“女漢子”躋身第四。影片的女主人公張慧就是一名女漢子,她性格直爽率真大大咧咧,社交圈子乾淨,不懂女生拍照的慣用技巧、不會撒嬌與調情,遇到困難也不會示弱,而是選擇迎難而上,女漢子形象一覽無遺。男主人公龔志强與傳統主流電影中男權至上的地位不同,他是“直男癌”的典型代表,他分不清什麼叫溫柔什麼叫綠茶,讀不懂什麼叫爽朗什麼叫漢子,完全不會追女孩;女二號蓓蓓則是“綠茶婊”的象徵,她深知“撒嬌”是女人的必殺武器,知道怎麼運用自己的優勢讓男人愛上自己。在影片中,“女漢子”和“綠茶婊”兩種人設無論在穿衣外形、為人處世、還是在價值觀上都形成對立,兩種衝突也成為該片最大的亮點。

在國產電影大部分以男性為主要表現對象
長期以來,在國產電影大部分以男性為主要表現對象,女性處於為男性服務的地位中,但隨著近年來女性電影的崛起,《非常完美》、《杜拉拉昇職記》、《我的早更女友》、《七月與安生》等多部以女性視角影片的成功,一方面說明觀眾審美的不斷進步,另一方面則證明了女性力量成為一種社會思潮,女性群裏越來越壯大,已經成為了一巨大的消費與創作群體。
在這類影片中,往往擁有公式化的情節,其覈心是女性作為主要描寫對象,男性則作為附屬品出現。在角色的塑造上,主人公往往都是貼近現實生活的小人物,能引起福斯共鳴,並且身邊有一個出謀劃策的智囊團,而反派角色一般具有女性討厭的某種特質。在情節上,總是缺乏溝通充滿誤解,加之事件的偶然性,充滿笑點。最後影片以大團圓為結局,為各自的愛情劃上圓滿的句點。在《撒嬌女人最好命》中,便遵循了這個法則。中性打扮風格的張慧與現實中的大多女性一樣,工作努力,但面對苦苦暗戀的對象卻遲遲不肯開口表白,直至龔志强交了一個會撒嬌的女朋友蓓蓓,這才决定反撲,去向號稱上海撒嬌女王的阮美請教撒嬌技能,想要通過撒嬌這項技能來捕獲龔志强的芳心,獲得美滿的愛情。在學習如何成為撒嬌達人的過程中引發不少笑料,最終龔志强面對離開的張慧,才意識到自己真正深愛的的人是張慧,而不是只會撒嬌的蓓蓓,最終得以大圓滿結局。
而在角色功能上,女性角色往往在影片中充當著推動力的作用,成為自身情感的掌控者。影片中的張慧從一開始的窮追不捨,主動出擊,到後來辭去工作,放棄愛情,回到杭州,再由男主感受失去的滋味,激發男主的表白,營造了一個完美夢幻的結局。有學者將這種模式總結為:“由我追求、我出現置換為我選擇、我存在”。張慧完成了在愛情中由一開始處於低位到高位逆襲,其背後也隱藏著對女性意識覺醒的讚揚,從為男人改變到遵循自我。整體來說,影片情節簡單算不上新穎,但好在步調輕快,笑點十足,新梗老梗層出不窮,“怎麼可以吃兔兔”的梗到今天還廣為流傳。
《撒嬌女人最好命》借助“愛情”這個母題,其實質是裹挾了對年輕女性自我意識的關照。影片結尾張慧經歷了種種撒嬌演練,過程中也表露出都市女性對男權文化的觀察和思考,最終還是選擇做回了自己,回歸本身“女漢子”形象,卻反而收穫了龔志强的真心表白:“你是個女漢子,就做個女漢子,我需要這樣的你,我愛這樣的你。”影片反應了女性在男權社會中的情感困境,但面對如此困境,會撒嬌的女人就真的會好命嗎?影片結尾給出了否定回答。自古套路留不住,唯有真誠得人心。在感情面前,真情總是大過技巧。

圖片來源:spark global limited
作者:spark global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