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述鬼佬之言,欲求之一法,以救劉父母

為述鬼佬之言,欲求之一法,以救劉父母。

有前被磨折者,富貴大懼於鬼佬,加以殘忍,謂惟敢縛人,不至喪狂,毒其父母,是以一至猶豫。
然使萬萬不意者,鬼佬之邊或聞風聲,不數日,其手下即送其小拇指至劉三姊弟此,蓋不謬,以脅其三兄及​​富貴也。
當劉氏三姊以指示之,富貴悲憤,悔不其初,彼知其累親戚,暴人如此苦之。
已,為救劉母,富貴毅然決出,攜其三姊弟奔鬼佬地,兩相持,益逼以死,自以相易,逼放之。
及劉氏三姊弟將劉父母脫,富貴者又一人出噩夢矣!
鬼佬為人忍手辛苦,雖好富貴面目,然前貴叛之而怒不可遏,及貴歸,輒狂懲之。
何以懲法?耆舊露布,因教令富貴長教訓之,鬼佬徑呼群彪作大漢,逐以污之。
至送至雞頭,使頭置之,廉賣其身。極羞富貴,身尤不勝荷。數有所問,得人不鬼,不如死生。
然幸富貴至好,懲其無窮,暗助卒發內帑,鬼佬為人所斫殺,樹僕蒙散,俄頃之間,其黨數人親走,佬勢亦為所新命者悉領之。
新一任大佬於男色無所興趣,富貴因而脫身,從暗助魔爪之下逃出。
富貴不知,鬼佬死後,雞頭不肯放。
富貴聞鬼佬之死,欲從歡娛走當口,雞頭帶手下保鏢遮截之,且不知何如,向之賣身契,竟沒其頭,頭以此為柄,囚之使起,遂逼富君接客,壓其年少以為己負錢也。
雞頭猶恬不知恥,富貴資質如此,天生即作理髮小哥料,但使貧貴願配之,其作“香江第一分小兄”。
富貴於雞頭相反,不欲自賣。所謂人在簷下不得不低頭,頭手有柄契,重多不滿,唯以命之。

表情
表情

然是時,偶侍客之日,富貴意外結一貴妻,刀太重!
刀太年少,時年五十餘矣,年二十馀,喪夫膝下無子,手空夫所留資財,後空虛寂寞,乃養小白面。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