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當此之時,貴日猶蠻好也

故當此之時,貴日猶蠻好也。

富貴而不知者,以昔年被父所賣故,阿紅常恨家人,尤深得其寵,乃阿赤所怨,竟以阿朱觀之,非富賤所生病也。自非年少則為風塵女子,更不染污,毀其下半世矣。
如此之計,欲從雞頭歸家之日,阿紅固計欲報富貴一波,專欲毀毀之,以祭舊坎。
及富貴輟學入酒肆,阿紅亦始籌己計矣。
無幾,阿紅果琢得一好法:阿赤知之,於錢人圈中,大佬非直愛女,亦有大獠,獨於清俊小鮮肉獨有獨鍾!
如阿紅故老雞頭下,養數年少好男子,平日頭除去少年服事大佬之外,至於身當自陳,與諸小男生盡歡噫皮。
又有大佬,最好於船中磨虐小男子,以厭其欲。阿紅見弟富貴、客迎,便有所決,賣之為大獠。
阿紅故意自往歡娛場上,三教九流之友,問得男女,皆可變態。
此大佬也,暗黑之所使,吾謂之鬼佬。
鬼佬在上世大佬,香江不足為大人物,然貧民窟中有聲不小,乃阿紅時所接最甚者。
阿紅因中人而獻弟富貴,鬼佬見其清秀可人者,即心動,立使人連結阿赤,欲求之,好味嘗之。
阿紅亦於是得與鬼佬一面,既見,直言其所欲。告鬼老,但與一大筆錢,付鬼爺簽其名契,以富貴屬之。至時鬼奴欲何弄劉貴,至於生死,皆不顧也。
阿紅之請也,鬼佬自爽快許之。
爾後鬼佬得分訂,阿紅便歸忽劉富貴矣!
是時,女偽為姊弟情深,攜富貴就酒局上食,愈狂飲之,而富尊於姊無備御之心,姊灌之飲,遂飲其杯。
及富貴飲醉,阿紅乃出賣契,紿之畫押字其上。
阿紅復以醉劉富貴至與鬼奴約所,以手中賣身協約為市,得餘款,閃身而去。
絕不知劉之貴,遂墮鬼佬手中。
然後言於前,鬼佬輩於船事狂野,動作小道,狂虐發群,是以富貴入其手,可謂生不及死,不特秘之,日復赤浪,與之辣眼激目哉!
當是時,劉富貴直男,強生逼侍頗習其巧,諸慘躪,甚苦之。
後久之,富貴實不堪其苦,乘佬不謹,潛從其地遁去,尋密室藏之。
然而鬼佬亦非素食,富貴既走,即使人搜求之,無不得其情者。鬼獠徑持賣身契詣劉母,破掠劉氏,逼其子母以自歸。是時阿紅已取其貨,奔外國矣,故佬求劉父母。
在劉父母言不見故然,鬼佬揮手,直令左右執之,然後置其狠言,告劉二女、三女及少子,富貴一日不出,則一旦不捨劉母,眾或耗耗,其命不保矣。
極言訖,鬼佬遂攜劉父母去。
鬼佬舉動,大懾於劉三姊弟,三姐弟恐怖不已,始欲救人。至乃奔走告之。
其亂世,求非萬能,尤有劉富貴者賣身契書之,自賣其身以奴鬼佬,一旦行,劉氏以償佬數十萬金,如不償者,當以命抵之!
其於棘手之事,彼可不欲管,但簡閱一番,便推脫而壓之。
劉氏三姊弟,唯有求要人劉富貴,欲令自出自解,救得劉父母。
久之,劉氏果從富貴故人得其藏處,三姊弟始得之。為述鬼佬之言,欲求之一法,以救劉父母。

救救父母表情
救救父母表情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