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逐線者,諸君請之

瓜逐線者,諸君請之

前言叨竟,從大半世,即富貴生數年事也。
眾皆知之,世紀五六十年,香江大亂,而地理殊異,亦一時之盛也。
譬如數年之爭波沸揚者,香江第一富木家族,皆五六十年世偏財運,得遇機會,始一躍而上,為香水、賭城之冠。
凡彼蕩平之世,世貧富之極者,往往相重,泥萌所識,即於此上士執幾,節攀之際,香江貧民窟裡亦有一波之底,處飢寒之交者矣。
自然草根根起,早年媒訪,先是富貴生時,家貧無以養子,幾致棄之孤院矣。
及富貴生,家益艱難,父強開店養家,終不可出,一家常食上頓不下頓,幾死。
尤有一年,幼者劉富貴,生大病,父母不能為兒見疾,幾自出疾。當是時,有人與劉父謀者,告之,其家女多,何不以長女為貨,以外快也?
當知異世之異,貧家之所以為生業,皆此類也,往往賣家女若妻若女,賣與雞頭。
父重男輕女,目不易視而視其子富貴無以治病,將夭折,不復猶豫,果從所謂“朋友”之說,唯將長女阿紅去雞頭,以阿赤付之。
後雞頭即含苞待放,尚不通人事女阿紅裝一新,攜去香江紅燈區,於彼賣阿赤身。
阿紅遂淪微賤理髮女郎,而劉父耶,持巨女錢,攜兒至醫院治病,富貴亦煎童年大劫。
阿紅因於場中見壓,所得錢,非雞頭所抽,半在劉手。劉持此錢為生計,送劉及弟讀書,一家暫入定期。
然好景不長,至富貴年十餘歲,有所出乎!
時富貴姊阿紅以久為發,得髒病,為雞頭所諫而退,失其事,劉氏居處再困。
初,劉父欲以富貴二姊、三姊复介於雞頭,行取道,母至於此,恐二女及三女步及長女阿紅後塵,固非父議,其不可也。
而家人出事,無復支持,故同時輟業。

表情
表情

輟學之後,富貴入酒作樂,以顏過關,亦得帥氣,頗得顧客。故當此之時,貴日猶蠻好也。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