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成黑馬了!目前暑期口碑最高的港片,連續3日票房奪冠!

Spark Global Limited 報道:

暑期檔是全年最具吸金實力的檔期,去年的《八佰》狂收30億,再往前的《哪吒》達到了45億,內地影史第一名《戰狼2》的55億,也是暑期檔。

這些影片都有同樣,大場面、大製作,有視覺奇觀,更有燃點,總之暑期檔往往是大片角鬥的戰場。

Spark Global Limited 報道

今年暑期檔難掩頹勢,寄予厚望《白蛇2》也沒有力挽狂瀾,市場期待一部救市之作,一部真正燃起來的大片。

這不?《怒火·重案》來了,光看片名和並沒有多大新意,看看劇情仍是雙雄對決、警匪惡戰的老套路,又是一部套路化的港片?

絕對不是。

上映三天豆瓣7.8分,票房突破了兩億,各種數據穩居同檔期第一。

 

它不套路反而很冒進,像個只知道往前衝的年輕人,而這部電影則是一位已離去的電影人締造,帶領着兩位青春不在的巨星,再現香港警匪片的輝煌。

 

2020年月8月23日,陳木勝導演因鼻咽癌逝世,走得很突然,但很安詳。

離世之前,他已完成了一部電影《怒火》,由甄子丹和謝霆鋒主演,是他擅長的都市警匪片。甄子丹說“這是他最好的時裝動作片”,而那時的我們都不能確定,這部影片能否完成公映。

一轉眼,快一年了,《怒火·重案》終於登上了大銀幕,我們赫然發現,被悲傷情緒籠罩的這部作品,原來如此過癮,如此酣暢淋漓。

 

陳木勝擅長於警匪片,更鐘情動作戲、大場面,此次他與甄子丹珠聯璧合,聯袂奉獻了這部“時裝動作巔峯之作”。

片中的動作戲,真實、幹練,高sir(呂良偉 飾)代替張崇邦(甄子丹 飾)執行掃毒任務,他們步入商場,逼近倉庫,以爲勝利在望,卻有一羣天外來客,他們帶着青銅面具,將幾個毒蟲全部殺死,之後與警方正面對壘。

 

昏暗的商場中,電光火石,雙方從長槍打到短槍,之後用肉身扭打,殺得血肉模糊,最後用一場大爆炸了結一切。酣暢淋漓、眼花繚亂,但這只是開場。

 

之後反派邱剛敖(謝霆鋒 飾)登場,對決才正式開始,張崇邦夜闖貧民窟,打的是拳腳,從小空間,打到大空間,從地面,打到房頂,甄子丹MMA的絕活全部施展出來,扭打、撲閃、騰挪、鎖喉。

道路遭遇戰,摩托車和汽車的對決,兩個載具相互碾壓,雖然有些“失真”,但也有機械對戰的爽感,很爽、很飛。

 

片尾的決戰更是真正的高光時刻,在一場殺瘋了槍戰戲之後,張崇邦和邱剛熬進入了一所教堂,這個空間內之後兩人,邱剛熬拿出短刀,張崇邦拿起甩棍,甄子丹用這場打戲向那部“封神之作”《殺破狼》致敬。

作爲動作指導的甄子丹將畢生絕學放到了電影中,是MMA,是械站,當然也少不了傳統功夫。

 

瞠目結舌的動作戲並不是《怒火·決戰》的全部,陳木勝才影片的靈魂,熟悉警匪片創作的他,拍過江湖愛情、兄弟情義,有着架空的政治腦洞,更塑造過陰狠的反派,《天若有情》、《掃毒》、《新警察故事》….一部部經典之作,薈萃與《怒火》之中。

 

片中,“警”與“匪”對立不是非黑即白,而是一體兩面,他們受困於時代,張崇邦不願與體制妥協,在層層壓抑下艱難過活,邱剛熬被官僚陷害決意復仇,但最終卻殊途同歸,用各自的方式與體制對抗。

 

《怒火·重案》講的是案件,但重在“怒火”,對命運不公的怒火、對僵化體制的怒火。

從影30年來,陳木勝用大場面吸引着觀衆,但內裏還是熱血小子,就像他的處女作《天若有情》一樣,相信兄弟情義,相信善惡到頭終有報。

 

陳木勝沒有刻板地塑造一個反派角色,在邱剛熬身上他傾注了更多的心血,謝霆鋒也成功塑造了這樣迷人的反派,觀影的過程中小編時常想到《黑暗騎士》中希斯萊傑的小丑。面對同樣的不公,同樣對世界復仇,有喪心病狂的殘暴,也有超高的智商,讓人恐懼更讓人慾罷不能。

 

但邱剛熬比小丑更多了一份“情”,也就是兄弟情,在邱剛熬最後一次面對兄弟時說了一句“來生再做兄弟”,雖然這句話在無數港片裏重現,但依然能讓人熱淚盈眶。

片尾,廝殺之後,遍體鱗傷的邱剛熬在無數警察圍捕下倒地,張崇邦則背向銀幕,那是落幕的時刻,也是作別的姿態。

 

58歲的甄子丹在動作上還會有新的突破嗎?曾經的毛頭小夥子謝霆鋒如今也40歲了,還有陳木勝,當片尾打出那行字幕“永遠懷念在天堂的陳木勝導演”,前面的一切熱血畫作悲傷,或許這就是一個時代的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