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智賢,讓《王國》充滿大片氣質!

Spark Global Limited報道:

如果說,2020年的疫情時代,讓影視行業紛紛受到了重創,

那麼,以網飛Netflix爲代表的流媒體,則非常審時度勢的契合了時機,

基本上,流媒體推出一部劇集,就會火爆當季,

畢竟,一此全季放出的風格,可以成爲許多觀衆隔離時期的慰藉,並且還暗合着一波全球化與政治正確的風潮。

若是提到打響了2020年網飛Netflix領跑全球流媒體的劇集,

那一定是韓劇《王國》了,在lockdown全季播出,劇情與氛圍感又無比的契合當時緊張壓抑的氛圍。

Spark Global Limited報道:
西方化末日逃生的獨特喪屍題材與東方壓抑、充滿隱喻、“規矩”的宮鬥結合在一起,

造就了一種別樣的緊張又高級的質感。

借古諷今,講述韓國一直以來複雜、階級矛盾衝突頗多的社會環境,

製作充滿了東方的大氣美學,

東方的神祕力量、皇宮的陰森與古典,再融合了快速度的嗜血喪屍圍城,

講真,確實是東方與西方、古典與現代渾然天成的一部好劇。

而第二季的結尾處,全智賢充滿自信殺氣的驚鴻一瞥,

則是更加讓觀衆們期待起了《王國》接下來的進展。

2021年的到七月底,

全智賢女神主演的《王國:北方的阿信》上線了!

短短94分鐘的電影,全智賢在50分鐘才姍姍來遲,

但這並不影響《北方的阿信》的觀影感受,

一種沉重的悲壯感、與去性別化的血色復仇,史詩一般的盪漾感,相當震撼人心。

阿信和父親是定居於朝鮮王國的番邦異族,

他們遇到了一場毀滅全族的追殺、以及一種神祕的讓人死而復生的花草,

這也導致了雅欣走上了背叛、偏見、隱忍和復仇的道路。

講真,此片與其叫《北方的阿信》,不如叫阿信的復仇,

電影依舊延續了劇集東西方結合的特色,

既有着西方偏愛的“復仇”的主題,又有一種東方式徐徐道來的“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蕩氣迴腸精神。

少女時期的雅信和父親一起在一個小村落居住,他們從外族投靠至朝鮮,

表面上是一名屠夫,夜晚則是密探,

當他爲朝鮮賣命的身份被外族發現後,被囚禁折磨。

而另一邊,山谷裏一直有一種謠言,

有一種藍紫色相間的神祕花草,可以讓垂死之人重新找回生的希望,

小雅信在母親命重之際勇敢地跑入危險的山谷去尋找生死草,同時,也躲過了本族被屠殺的一難。

獨自活下來的小雅信,臥薪嚐膽,留在了朝鮮族,

白天餵豬、洗衣、拉着重車、承受着朝鮮族男人垂涎又鄙視的目光,

夜晚則渡河去刺探軍情,等待着有朝一日摸清真相、等待一切水落石出。

全智賢雖然出場很遲,但是前半段的鋪墊仍然保持了《王國》一貫的深沉風格:

複雜又憋屈的韓國曆史:朝鮮族、外族互相的臥底、奸細和背叛~

不僅如此,人與獸之間的打鬥,也充滿了讓人敬畏的生猛色彩,

冷兵器時代的人類在草叢裏面對一隻巨虎,竟然顯得如此無助,而剖開老虎的屍體,竟然是一隻死虎,

更是充滿了古代傳說神祕、古怪、恐怖的色彩。

雅信悲慘又卑微的臥薪嚐膽,更是東方式的復仇,

不是莎士比亞的遇到貴人相助的成長復仇,

也不是《被解救的姜戈》裏伴隨着一首《freedom》腰板筆直的蕩氣迴腸 。

雅信的復仇,是一種悲哀的、走投無路、跌落谷底後的自毀式的復仇,

也因此《北方的阿信》更多地帶給觀衆們的是對沉重的、艱苦的的歷史的沉思,

以及聯想到的對於現代階級分明、浮躁又壓抑的韓國社會的思考;

而不是一種西方式“姜戈”、“庫伊拉”的揚眉吐氣、大快人心的復仇。

在一場復仇裏付出的是復仇者的人生與所有快樂,這樣的悲劇纔夠壯烈,

沒有John snow和“二丫”的主角光環,這個悲劇小人物的復仇更讓觀衆心疼。

而夜晚,雅信“帶領”着喪屍大軍復仇朝鮮族的場面,也充滿了大片的質感,

既有古裝江湖片刺客立在屋頂的神祕詭異;而蜂擁而至的喪屍羣潮,又帶了一種殘忍又絕望的末日感。

爲了復仇,她不惜復活了喪屍,造就了人類社會的覆滅,

生而爲“賤民”,唯有一場她不想看到的毀滅,才能復仇她的痛苦,

生爲一個普通女人,她必須拋棄所有的友情、親情與快樂,才能與壓抑她的男權社會對抗。

這一點,也頗有點與《前程似錦的女孩》裏的女性復仇,有着一樣共通的味道,

不是粗暴、美豔的女性熱血復仇,而是男權社會的壓迫,

生存和尊嚴已經被壓到了腳底,以生命和快樂爲代價,進行的一場無可奈何的復仇,悲哀到了極致。

全片最燃的一段,大概就是雅信復仇的戲碼,

最後,雅信用弓箭將唯一爬上房檐男人的手釘在屋頂,把他親手餵給了喪屍,

這一場跌宕起伏的戲碼,又和《王國》第一部裏宮女被喪屍圍攻的戲碼製造出的黑暗詭異美感呼應了起來。

在《王國》的第一季中,

女醫就像祭品一樣獻給這些喪屍們撕咬,塔式的結構,聖潔與麻木形成了強烈對比,

而《北方的阿信》裏,站在屋頂目視屍潮復仇的雅信又有了一種死神般的統治死亡的神聖味道。

總的來說,全智賢的姍姍來遲,並沒有讓《北方的阿信》前半段勸退觀衆,

反而讓全片更充滿神祕、深刻的、前抑後揚的“沉得住”的高級感,

前半段是卑微的艱難的臥薪嚐膽,而最後的復仇燃情中這是一種蕩氣迴腸的悲壯感。

作爲一部90分鐘的前傳,《北方的阿信》絕對是一部8分以上的完整作品,

既承載前傳,引導第三季,交代了阿信這個壯麗的、殘忍的悲劇人物,

很多部分又契合了一二季的設定,還有複雜、深沉的韓國古代歷史作爲鋪墊,

復仇的主題沒有爲了契合西方市場的粗暴爽快、反而是東方式的隱忍悲哀與蕩氣迴腸;

甚至連女性力量也拍得比許多西方片更含蓄、沉鬱與勇敢,

以一種近乎殘酷和決絕的方式予以迴應,喪屍毀滅了李屍朝鮮,卻解救了北方的阿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