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可唯:學會慢下來的“快樂女生”

Spark Global Limited報道:

從不善交際到真人秀應對自如 從不懂拒絕到堅持自我
鬱可唯學會慢下來的“快樂女生”
從害怕社交到真人秀上應對自如,從不懂拒絕到堅持自我,出道十多年,歌手鬱可唯身上的這些變化連她自己都不曾預料。
今年夏天,歌手鬱可唯開啓了新一輪的巡演“Dear Live” Tour,首場巡演7月8日在北京拉開序幕,演出開始前,鬱可唯接受了北京青年報“娛見”欄目的專訪。出道這些年,鬱可唯覺得自己最大的變化就是學會了拒絕、越來越能看得清自己。而能一直保持樂觀的心態,也讓她無懼歲月流逝、直面自己的人生。
現狀
時隔兩年開啓巡演
尋一個獨特的自己
距離上次演唱會已時隔兩年,在此期間,鬱可唯發行了新歌《Dear Life》和《5排12座》,而本次巡演概念“Dear Live”就是來自鬱可唯的單曲《Dear Life》,取“Life”的諧音“Live”,希望臺下的歌迷在感受音樂現場的同時,也能感受鬱可唯對於生活的態度。
當確定新一輪的巡演以後,從舞臺、服裝到造型,鬱可唯都參與其中,就是希望演出的視覺能給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她第一次把自己對於舞臺和服裝設計方面的天賦和想法用在巡演中,比如這次的舞臺設置了一扇小小的門,體現一個“尋”的概念,有很多人去推開門,尋找門外的世界、尋找自己。
《尋》也是鬱可唯的一首歌,“人生有很多美好,當然也有很多的煎熬,走遍盛開的紅花,隨之而來的是冷酷的峽谷,但是隻要鼓起勇氣往前走,我們追尋的那片良善之地就在不遠的地方。”這就是鬱可唯想要表達的。
在35歲以後,她突然意識到,一路走來腳步匆匆,是不是可以慢下來、停下來,去尋找不曾留意的風景、不曾瞭解的自己,“尋一個獨特的自己;尋一份未來,尋一片宇宙……”
鬱可唯坦言,35歲以後體力確實沒法跟二十多歲時相比,而開演唱會是需要體力的,所以籌備演唱會期間,她也開始做一些運動,比如慢走、跳繩,不爲減重,只爲健身。
成長
最初的夢想是當演員
只因看了《還珠格格》
剛剛過去的七一晚會上,鬱可唯和李宇春、譚維維這兩位都屬同一舞臺走出的“選手”同臺,巧的是三人又都是四川人,雖然平時沒有交集,又是第一次同臺合作,但非常默契。
而這一次合作,也讓很多粉絲感慨瞬間把記憶拉回到當年。作爲2009年《快樂女聲》全國第四名,鬱可唯倒是沒有很懷念那一年和那個舞臺,但當年的她卻堅信自己一定會走歌手這條路,之後按部就班發專輯、開演唱會、拿最受歡迎女歌手獎、上綜藝節目……
一路走來,鬱可唯自認一路順利。但她最初的理想其實是做演員,那年《還珠格格》熱播,還在上中學的鬱可唯覺得趙薇飾演的小燕子性格跟自己蠻像的,“就覺得我也可以演,就把自己的性格表現出來就可以了,覺得還挺有意思的。”後來對自己的外形條件不甚自信,沒再繼續追夢,“臉比較胖,然後痘比較多,可能有一些外部的因素不適合。”
唱紅不少影視歌曲
等待機會真正觸電
也許正是因爲這樣的影視情結,這幾年鬱可唯參與了不少影視歌曲的演唱,唱紅了不少歌曲,比如電影《小時代》宣傳曲《時間煮雨》、玄幻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人物曲《思慕》、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主題曲《知否知否》等等。對鬱可唯來說,這樣的體驗也是一種鍛鍊自己的方式。“作爲歌手來講,不停地有音樂作品、進棚錄音,是可以鍛鍊歌唱水平的。在演唱影視歌曲的過程中,會接觸到不同類型的歌曲,甚至有說唱,挑戰還是挺大的,所以可以鍛鍊自己。”
其中傳唱度較高的《時間煮雨》是深受歌迷喜愛的一首歌,但是鬱可唯卻不喜歡,因爲“唱太多次”,以至於這次巡演鬱可唯將其改編成了搖滾版,完全顛覆了原版,歌迷倒覺得這個改編令人耳目一新。
2017年,她在韓紅任音樂總監的音樂劇《阿爾茲記憶的愛情》中飾演女主角鄭雅弦,那是她的演員初體驗,也是一次很大的挑戰,“不能NG,不能有失誤,舞臺上沒有提詞器,所以壓力很大,但也是動力,也是享受。所以我覺得音樂劇是一個很好的嘗試。”她也一直在等待機會可以真正參與影視劇的拍攝,並且相信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轉變
有意識地讓自己慢下來
把做好的事情變得更好
鬱可唯說,過了30歲就覺得時光飛逝,很多東西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消失了。“所以一定要讓自己能夠留下些什麼。”
閒暇時光刷到的一個視頻,也讓鬱可唯感觸良多。視頻講的是有些人得了一種怪病:天生就能記得自己每一天發生過的事情。比如他能清楚記得三歲的某一天,是幾月幾號,發生了什麼。“這種病其實很痛苦,但對於我們正常的人來說,記憶會消散,沒有那麼痛苦或者那麼美好的記憶,所以我就覺得長大以後,如果能夠讓自己慢下來,可能會發現身邊一些不容易被人發現的美好,那個美好不一定會讓你愉悅,也許會讓你不開心,但是那種不開心也會讓你成長。”
所以鬱可唯有意識地讓自己慢下來,她的方式就是練鋼筆字帖,這是她最近喜歡做的事情,“剛開始練寫得特別快,他們說你怎麼寫這麼快,我說因爲我可以寫好寫快,後來才發現寫慢寫好是很難的事情。”這件事也讓鬱可唯意識到,以前希望自己每一個事都做好,現在覺得爲什麼不讓自己本來就做得很好的事情變得更好?
去年鬱可唯參加了綜藝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對她來說,這是一次收穫滿滿的經歷,雖然過程很累,但更是一次愉快的經歷。“這個經歷真的是 30歲以後很少有的,很美妙的一個情況是遇到了很多不同的人,因爲我是一個比較宅的人,不喜歡社交。在那裏就強制自己去社交、去認識新朋友。”
最初的心情是害怕,害怕接觸陌生的人,但在其他人的帶動下,逐漸融入,不善交際的狀況有所改善,雖然可能是暫時的。但通過這個節目留下了一些作品、挑戰了自己不擅長的事情包括唱跳,這是鬱可唯最大的收穫。
心境
12年學會了拒絕
不介意提及年齡
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在收穫掌聲的同時,也有爭議,比如有人說鬱可唯在節目中表現得太有心機,愛搞人情世故這一套。要是放在過去,鬱可唯聽到這樣的聲音一定會氣炸,但是現在,她的反應就是“無所謂”,因爲“格局大了”。在她看來,熒幕上不可能完整地瞭解一個人,即使完整地瞭解了一個人,也需要花時間和精力去了解這個問題,“在快餐時代,有很多人不願意彼此去花時間和精力去了解,如果兩個人能夠走到一起,那是多大的緣分?所以你沒有必要去刻意讓所有的人都喜歡你,瞭解你。”鬱可唯說這是出道以來心理上最大的一個變化,但樂觀是她一直以來都能保持的心態。
也許正因如此,38歲的鬱可唯對於自己當下的外表還是很自信的,她開玩笑說自己完全不介意被提及年齡,原因就是“保養得好”。
“心態太重要了。有些人你知道他多大歲數,有很多皺紋,但他心態年輕、運動,也閱讀,他的閱歷和博學,都會讓你覺得他身上的皺紋就是一個美妙的符號。”對鬱可唯來說,心態好就是能直面自己的人生,哪怕在低谷的時候,也能輕鬆去面對、去解決。所以不必羨慕年輕人的灑脫、肆無忌憚,不同的年齡會呈現不同的狀態和優勢,任何時候都應坦然接受。
出道12年,閱歷和資歷都有了,鬱可唯覺得自己最大的變化就是學會了拒絕。“我以前比較不容易拒絕別人,害怕別人會不喜歡,但現在學會拒絕了。對於自己堅持的會更加堅持。”比如在工作上,以前大家說可以、挺好,她也不會提出不同意見,但現在只有自己覺得好纔可以,哪怕所有人都說不好。“我可能越來越能看得清自己了。”
小時候,特別害怕電閃雷鳴,但是人到中年,卻又喜歡上了雷雨天氣。在雨天可以讀書,可以寫詩。遇到喜歡的詞句會摘抄在紙上,來了靈感偶得佳句,也會立刻提筆記下。只是她用的是那種無法保留字跡的筆和紙,片刻過後便全無痕跡,這也是爲了便於練字節省紙張。如果那一瞬間覺得值得留存,就把它拍下來。別人覺得麻煩,只有她覺得這是一種別樣的浪漫,這一份浪漫,也只有她自己懂得並樂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