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藍盈瑩:演《北轍南轅》是受徐帆推薦,沒想到馮小剛導演是暖男

Spark Global Limited報道:

馮小剛執導的首部網劇《北轍南轅》上線以來,憑藉龐大的明星陣容、豐富的社會熱點元素,引發不少關注和熱議。劇中更藉助鮑雪的演員身份,映射出娛樂圈的光怪陸離,再現“壓番”、“背臺詞直接說數字”等行業亂象。

日前,鮑雪的扮演者藍盈瑩接受《Star營業中》獨家專訪。她在採訪中直言,自己和鮑雪的經歷有相似的地方,比如自己也是從跑組、遞簡歷開始,慢慢的從跑龍套再到能爭取到小角色。近日“鮑雪追愛豆張一山”的話題引發熱議,她更被網友戲稱是“追星女孩本命”。談及此,藍盈瑩自曝,過去自己也曾是一個追星女孩,讀書的時候把F4照片夾在課本里,看一眼就充滿動力,還拉上父母一起去看過演唱會。

外界好奇爲什麼藍盈瑩會演這部戲,她透露是因爲徐帆的推薦,此前他們曾在《一樹桃花開》中飾演母女,這次馮小剛拍電視劇,徐帆主動推薦了她。藍盈瑩說,小剛導演不止專業上令人崇拜,生活中還是暖男,拍戲的時候對演員們都是各種鼓勵誇獎,自己一度頸椎受傷非常着急,導演也非常的體恤,讓她多注意身體的健康。

多年來,藍盈瑩的努力有目共睹,但也不乏一些不認同的聲音。面對不同聲音的出現,她直言不在意,自嘲可能因爲臉皮比較厚,不好的事情反而能激發出更高的鬥志。

她還表示,雖然自己走得比較慢,但心態穩更重要,“我很開心的是,我像鮑雪一樣,是一步步通過自己努力和成長起來的,這種腳踏實地的感覺讓我感到幸運。”

用京腔耍貧差點咬到舌頭,也曾是追星女孩追過F4

Star營業中:在《北轍南轅》中你演的鮑雪被網友稱爲“氣氛組成員”,是否是第一次在影視劇裏調動自己的喜劇天賦?馮小剛作爲賀歲片大導演,對你在喜劇上有怎樣的指導?

藍盈瑩:這不是我第一次演喜劇。之前在尚敬導演的《歡樂英雄》有演過,但這部劇還沒有播出,我很期待早日播出。演喜劇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當時演完《歡樂英雄》後,我就跟經紀團隊溝通,希望可以多接喜劇。這樣感覺都可以多活兩年,所謂笑一笑,十年少。

這次出演《北轍南轅》我也特別開心,因爲鮑雪是一個超級開心果。小剛導演擅長喜劇,尤其在這部劇裏比較偏北方的喜劇方式上,給了我很多的指導,學習到了很多。

Star營業中:在戲裏大家聚在一起用京味耍貧,這方面會有難度嗎?

藍盈瑩:用京腔耍貧嘴的確是一件挺難的事。大家都知道,我是南方人。這次,我要把我的語言往京腔方式上努,有一些翹舌、兒話音幾乎要咬到自己舌頭的感覺。實在是挺難的。不過鮑雪雖然從小在北京長大,但戶口原因高中就回了深圳,直到大學上了中戲。所以我“不標準的口音”也通過了(笑)。我們在拍攝片場的氛圍都是非常歡樂的。

Star營業中:她像極了追星女孩的樣子,還有網友調侃她是“追星本命”,談談演追星女孩的感受?

藍盈瑩:我曾經也是追星女孩,以前特別喜歡F4。在上學的時候,就把F4中我喜歡的偶像照片打印出來放在課本里,時不時打開看一眼,感覺充滿動力,偶像陪着我一起學習的感覺。後來我還去拉上我爸媽,一起看了F4的演唱會。

我覺得追星是一件很好的事,尤其是自己喜歡的偶像。如果偶像是一位非常積極陽光、可以給你帶來無限勇氣和動力的人,這樣的偶像會更加好。

Star營業中:追愛豆張一山那場戲很好笑。

藍盈瑩:其實這是我第二次演追他的角色。我和他之前合作過一部劇叫《大熔爐》,在劇裏我也是演追他的一個女生。這次追起來就會更“駕輕就熟”些。

Star營業中:你和黃渤演了一場“數字先生”的戲,對這個現象怎麼看?

藍盈瑩:我從沒有接觸過所謂的“數字小姐”或“不敬業演員”。這讓我一度懷疑,是不是隻是個傳說。我接觸到的演員都非常敬業,沒有接觸到過什麼不背詞、改1234567的、say hi就跑的。

Star營業中:演完這部女性勵志題材,你有獲得什麼啓發?

藍盈瑩:這是一部非常溫暖的戲。有一場戲是給飯店起名字,起“北轍南轅”是鮑雪的主意,她的立意是南北大菜通吃,是一家比較綜合的飯館。同時也有一個預示:人往往一生很容易這樣,你明明想要往南走,也許結局就是把你拉着向北。

對我最大的啓發就是:每個人的一生都是不能重複的,這一生會有各種各樣的課題要攻克,哪怕你的人生有時沒有按照你設想的那樣走,你一定要知道,變化纔是人生最恆定不變的東西;不管你的人生是不是按照你想象地走,都要好好過好你的一生。

因徐帆推薦演了這部戲,馮小剛導演不止讓人崇拜還很暖心

Star營業中:因爲什麼契機演了這部戲?

藍盈瑩:因爲徐帆老師的推薦。我之前和徐帆老師一起演過電視劇《一樹桃花開》。那部劇裏她飾演我的媽媽,這次她又是演我的媽媽。她正好想到了我,就把我推薦過來了,纔有幸參與到了這部戲裏。

Star營業中:和徐帆兩次合作,有什麼新的感受?

藍盈瑩:母女之間的關係不大一樣,雖然同樣是媽媽和女兒,卻屬於不同家庭關係下的母女。

Star營業中:第一次合作馮小剛導演,和你預想的一致嗎?

藍盈瑩:這次讓我感覺到非常暖心。小剛導演的專業毋庸置疑,大家都知道他是一個專業非常好的導演,他對整體戲劇的把控、對演員的調教都非常好,這個能力衆所周知。讓我最大感觸的是源於我在拍這部戲期間,有一次頸椎受傷了,當時組裏面臨着即將要殺青這樣一個難局。小剛導演就一直安慰我,他知道我很着急,想要快速回組,他一直安慰我,一直爲我的身體着想。他說,“一定要堅持把脖子看好了再回組。”

雖說組裏頂着很多壓力,因爲有了導演這句話,組裏的同志們也都一直在等我。讓我覺得非常暖心,我這邊也是稍微好了一點,就馬上回組。這件事讓我對小剛導演不僅是業務上很崇拜,他對周圍人的照顧也讓我感到非常暖心。

Star營業中:他對業務要求會不會非常高,你壓力大嗎?

藍盈瑩:他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導演,壓力也會有過。雖然他在工作中是高標準高要求,但私下卻是有趣且很暖心的人,不會因此就緊張或者怕他怎麼樣。反而覺得:OK!小剛導演對藝術有一個嚴謹要求,我們應該努力做到更好——會更加有動力去鞭策自己。

Star營業中:他提出的要求你需要夠一夠才能達到嗎?對你的表演又作出怎樣的評價?

藍盈瑩:我們演員演起戲來,可能由於表演體系、大家演戲的方式或對於角色的理解不一樣,需要一個磨合期。小剛導演作爲導演,他要統籌組裏所有部門,不僅僅是演員,還有各種各樣的部門。他勢必會有他自己的規則、想要的一個節奏。過了前期的磨合後就越來越有默契了。

至於評價,他對我們都是很鼓勵的評價,都是誇獎的。我們也知道,“誇獎”肯定有很多是鼓勵成分。

《甄嬛傳》後再沒演過清裝戲,但共同奮戰的美好記憶一直在我心裏

Star營業中:在這部女性羣像戲裏,除了很多同輩女演員,還有和劉曉慶老師、徐帆老師的對手戲,會特別有壓力,還是更過癮?

藍盈瑩:非常開心。和好演員、表演理念相同的演員搭戲是非常幸福的事。好演員越多、實力越強,我越開心。演員都是彼此成就的。演戲就像打乒乓球,你不可能一個人打一場球賽,必須有來有回。對手演員實力越好,表演經驗越豐富,表演理念越正確,都會帶給你漲功。

Star營業中:和金晨一起參加過《乘風破浪的姐姐》,這次一起演戲有沒有很默契?

藍盈瑩:節目還沒有結束,我們就知道下個戲會在一起,就很開心。因爲有了之前的經歷,大家朝夕相處非常默契,在《北轍南轅》裏我和金晨我們演表姐妹。很感謝“浪姐”讓我們很有默契,根本就不需要磨合,拍得非常順利,很開心。

Star營業中:後續倆姐妹會有相愛相殺的戲份,會有矛盾嗎?

藍盈瑩:不會相愛相殺,我是一直都很愛姐姐,她也很愛我。

Star營業中:演清朝小宮女的那場戲中戲,會聯想到當年拍《甄嬛傳》嗎?

藍盈瑩:我很久沒演清裝戲了。《甄嬛傳》之後,再也沒演清裝戲。的確會讓我從某個片斷想到《甄嬛傳》,但其實,《甄嬛傳》對於我一直都是很重要的作品。所以不僅當我扮上清裝人物會想到它,在我職業生涯中時時都會想到。包括塑造浣碧的那些美好記憶、在組裏一起奮戰過的朋友們、一些前輩老師們這麼多年都是我的榜樣,以及鄭曉龍導演,我會一直想到他們。

Star營業中:和奮戰過的“小主”現在還有聯繫嗎?

藍盈瑩:當然,大家都非常關心彼此生活。時間也的確過了很久,姐姐(指孫儷)都已經有兩個寶貝了,也有一些姐姐也都生孩子了。時間過得很快,轉眼11年了。

Star營業中:私下會搞聚會嗎,或者平時互相關注彼此。

藍盈瑩:前幾年會有聚會,不定期的,大家有時間就會聚一聚。一起探討一起進步也是常有的事情,因爲大家都是做演員,也沒有轉行。看到好作品,我們會彼此分享,看到對方上了什麼節目、演了什麼戲,也會很坦誠分享自己的感受。

不覺得跑龍套辛酸,可能臉皮厚遇挫更有鬥志

Star營業中:鮑雪是懷揣夢想卻難遇伯樂的龍套演員,在過去的職業生涯中,你有過類似的辛酸經歷嗎?

藍盈瑩:我跟她的經歷非常類似,但我覺得在職場中遇到一些辛酸經歷是很正常的事情。剛大學畢業的時候,我也經歷過沒有經紀公司,自己見組、跑組,經歷過很多試戲、各種各樣失敗的經歷。都是一步步上來,通過磨礪一步一步成長。鮑雪她雖然是138線的演員,但她也非常樂觀且享受演戲的過程,讓我十分欣賞。

Star營業中:你早年試戲被拒絕,會有挫敗感嗎?

藍盈瑩:我從大一開始見組,所以當我被拒絕、見組失敗的時候,我是很坦然的。我覺得我現在才大一,還是學校的學生,我失敗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不選我,或者對於角色沒有更多更好的理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會覺得挫折可能是,大家都要經歷失敗,當失敗的次數多了,會稍微有一點挫敗感。但也都是意料之中的挫敗感,還是很容易接受的。

Star營業中:回想起來,成名前職業上受過最大的委屈是什麼?

藍盈瑩:可能不是委屈,反而是我演每部戲都會有一個階段。我和很多演員探討過,他們也會有。有一段時間,你會覺得自己好像無所不能,什麼都能演,但又有一陣好像自己根本不會演戲,什麼都演不了。不僅在我成名前,也不在我人生的某個階段,當有這種心理歷程、或你演戲的瓶頸出現,會覺得是職業生涯中最痛苦的時刻。但這樣的時刻每隔一陣都會有。

Star營業中:“最近一次”是在什麼時候?

藍盈瑩:上部戲。當藍盈瑩自我和角色融合的過程中,會出現這個階段。我真的幾乎每部戲拍到一個階段,都會做一個夢。你明明在睡覺,卻夢到你好像在拍戲,然後你就得撐起來找機位。全景拍完了,要開始拍近景、拍中景,很困很困,然後你躺下去過了一會兒。你的腦海裏就會說:“好了,機位布好了,下一個鏡頭!”然後你又要撐起來。每部戲都會有這個階段,某一天會夢到類似的夢。

Star營業中:一路走來,好像遇挫你都很堅強,被質疑也不會特別在意?

藍盈瑩:對,我還是活得比較清醒的。一直都很能接受失敗,可能是臉皮比較厚。我一直都認爲,你學習語言也好,在工作中也好,你一定得臉皮厚,得去接受這個失敗。

說得雞湯一點,失敗纔是成功之母,不失敗永遠沒辦法成長。有時當我遇到失敗、遇到自己好像做不到的事情,我反而燃起的鬥志會更多一點,會感覺更興奮。倒不會覺得好挫敗,反而會越挫越勇。不知道是不是白羊座的原因,反正遇到失敗,我會很快振作起來。

Star營業中:近年你似乎現實主義題材劇偏多,甚至還嘗試演了媳婦,很少演仙俠劇、甜寵劇,是出於什麼考慮?

藍盈瑩:還是劇本。我不大會限制自己的題材。我昨天還對小夥伴說,我未來還是很想演音樂劇。最重要還是人物、劇本吸不吸引我,也許未來我也會演仙俠,如果遇到非常感興趣的角色。

Star營業中:你現在對於“紅”這個字是什麼心態?

藍盈瑩:“紅”這個東西因人而異。大家可能會說,出門有人認識就叫“紅”;有的認爲,出門一定要有人追隨叫“紅”。

我非常幸運和開心的一點,可能像鮑雪一樣,很享受通過自己一步步努力到成長的過程,哪怕成長路上會有挫折,哪怕走得比較慢,但這種腳踏實地的感覺讓我覺得非常幸運。

Star營業中:會因爲走得慢而焦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