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豪談和周也演夫妻感受

劉偉強執導的電影《中國醫生》自上映以來,賺盡觀眾熱淚。在這部電影中,歐豪塑造的外賣員金仔故事性非常强,歐豪又一次成功把握住角色特質,看哭觀眾。
日前,歐豪接受《Star營業中》專訪,聊到金仔這個人物,他稱前後性格大變是出於“人性的善良”。拍完這部戲,他對醫生、對抗疫期間堅守崗位的平民英雄都致以崇高敬意。同時,他也感慨起母愛的偉大,“不管什麼時候,母親都是偉大的,女性都是偉大的。”
片中,當金仔不幸被感染後,擔心見不到家人,崩潰地對醫護人員大喊自己沒有發燒。一場席地而坐放肆大哭的戲,感染力極强。對比近些年螢屏屢屢上演的“哭戲翻車”事件,歐豪也聊到自己拍哭戲的心得,“內心有就不難唄,內心沒有就很難。跟著內心走就好,共情點你得想辦法。”
歐豪這幾年演技日漸成熟,在表演風格標籤上,“硬漢”形象更是令人印象深刻,他詮釋的各種英雄既有熱血也有柔軟的一面,被外界封為“鐵血硬漢歐豪”、“新生代硬漢演員”。
沒想到談及此,歐豪本人竟表態稱,自己從沒有當“硬漢”的規劃,也否認對這一類型的迷戀,“首先你得是個男人對不對?作為一個男人,男人不應該熱血一點?不應該更有激情?我覺得很正常。”他還透露,近年接到的劇本除了硬漢,也有偶像劇、懸疑劇各門類都有,不過並沒有仙俠劇,並直截了當表示:“我不喜歡那個。”
另外歐豪承認,自己會有一點偶像包袱,生活中也會愛美、想打扮自己,但戲裏怎麼糙都可以,如果角色需要,剃光頭、扮醜增肥都沒問題。聊到戲裏似乎很少耍帥,他笑說,“拍戲就別耍帥了,平時耍一耍就行。”
女性任何時候都很偉大,外賣小哥迎難而上因人性的善良
Star營業中:拍完《中國醫生》,最想對醫生說的話是什麼?
歐豪:向他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很辛苦,謝謝他們為我們拼過命,也向疫情期間每一位堅守崗位的平民英雄(致敬)。因為他們的奉獻付出讓我們安心,讓我們放心,所以向他們致敬,謝謝他們。
Star營業中:你演的是外賣小哥,疫情期間各地也有很多外賣小哥幫助廣大群眾取送物資,你有什麼感同身受的地方嗎?

歐豪:就像電影裏呈現的,當然篇幅所限,呈現沒有那麼全面。電影裏的每個外賣小哥,在那個時期出去工作都是有危險的。說實話,他們沒有顧及自己安危,盡全力去幫助別人,給大家送去急需品、生活用品,老人家需要藥,小孩需要吃的喝的,奶粉各種。他們那時做了非常大的貢獻。
Star營業中:自身的安全和羣衆的需求,你覺得是什麼讓“金仔”選擇了迎難而上?
歐豪:人性的善良。因為那時,只有他們有能力可以幫助到別人。他們也不是非要去做這樣的事,像金仔剛做父親,他也擔心自己的妻子,擔心孩子,擔心自己。但電話裏聽到小孩哭的那一瞬間,還是願意去幫助別人。就是一種無私奉獻的精神,願意去幫助別人,我就說這是人性的善良。
Star營業中:在戲裏,妻子周也經過萬難生下寶寶,看到這一刻,對自己媽媽有什麼想說的話嗎?
歐豪:母親都是偉大的,一直以來,我們中華五千年的傳統,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不管在什麼時候,母親都是最偉大的,女性是偉大的。
演哭戲跟著內心走,內心沒有你就很難
Star營業中:戲裏經常要戴口罩和頭盔演戲,會影響正常發揮嗎?
歐豪:多少會。沒有試過這樣的,有些不習慣。但影響倒也還好,按照故事的硬設定,它必須是要這樣的。更多時候,可能需要用眼睛去演戲。因為其他都包住了,大家能看到的只有你的眼睛。可能會難一些,不只是我個人,對我們電影裏每一個人都是挑戰。
Star營業中:演好眼神戲難嗎?
歐豪:內心有,眼睛裏就有了。
Star營業中:之前拍戲受過不少傷,這次還有吃什麼苦頭嗎?
歐豪:還好,騎車需要稍微練一下。為了趕速度,車速要非常快,要急刹、漂移,這些稍微需要練一下。我沒騎過電動車還要漂移的,在戲裏導演要求的,因為時間特別趕。
Star營業中:拍攝中,情緒最激烈是哪場戲?
歐豪:一個是發現自己感染、哭到崩潰的那場戲。另外是見到所有幫助過他的人和他幫助過的人的那場戲。這兩次觸動都非常大情緒起伏也大。
Star營業中:大情緒的戲對你難度大嗎?比如演哭戲真流淚。
歐豪:跟你自己內心走。不是大情緒的戲就很難,有時可能一個回眸也很難,不一定的。至於哭戲,內心有就不難唄,內心沒有就很難。跟著內心走就好,共情點你得想辦法。
Star營業中:揣摩當爹的喜悅過程複雜嗎?
歐豪:肯定需要去想。愛這個東西是共通的,即便沒有經歷過,但內心要有溫度,要有愛。導演也會給很多建議,融合、結合,然後放到角色裏。
Star營業中:有沒有想過,以後可能會有父親的角色找到你?
歐豪:我不會在角色上給自己有任何限制,主要是看角色喜不喜歡,有沒有感覺。至於人物設定是不是有孩子,都還好。
Star營業中:你不排斥任何類型,那麼對於從未嘗試過的新類型,都有信心能駕馭嗎?
歐豪:角色都有難度。一定是有過程去克服、找到角色的內心、找到角色的根。沒有哪個角色是輕鬆的、很簡單的。都有他的故事,都有他成長的背景,他要表達的內容,都需要做功課。
周也有超齡的成熟,袁泉是我學習的榜樣和目標
Star營業中:談談和周也的合作,片場是怎樣的相處氛圍?
歐豪:很正常地拍戲,大家演好自己的角色。她很好,很優秀,年紀應該比我還小。我沒有經歷過有小孩,前後的變化或內心的情緒,我也不知道怎麼表現,沒有這個經驗。所以需要導演的幫助,需要對這種愛的理解。周也把作為母親的勇敢、堅強演得很好,從眼神裏是可以看得到的,有她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成熟。對於演員來說是非常好的事,她的眼神很有戲,有故事。
Star營業中:一些網友會調侃,周也走紅毯的樣子很高冷很颯,她私底下高冷嗎?
歐豪:我們合作拍了幾天戲,她是非常好的,很可愛。只是有時話會少一點,但她本人性格還是挺可愛的。
Star營業中:有一場戲,你和袁泉演的醫生起了爭執,這個人物當時什麼心態?
歐豪:著急的情况下,人會把自私的一面表現出來,這也是人性。為自己老婆著急嘛。像他說的,這是兩個人,所以那時比較著急、無禮。
Star營業中:再次和她合作,有什麼新的體驗?
歐豪:泉姐每次把這種角色都把握地非常好。她的眼神、肢體動作、語氣、節奏,都把握地非常好。是非常有實力的演員,而且非常真心的,把角色演繹地有說服力、信服力。她是我學習的榜樣、目標,希望能成為泉姐這樣的演員。
和她拍戲,你會特別安心、很篤定。在那一刻,你看著她的眼睛,你就會很相信。因為對手演員很重要,演戲有時看的是對手。他給你的反應,會讓你那一刻靜下來,不考慮其他的東西,這個是好的,是對手演員帶給你內心的自信。
Star營業中:如果和實力一般的演員合作,你內心會打鼓嗎?
歐豪:我合作的演員都還挺成熟。每個戲的感覺也不一樣,角色也不一樣。首先你也要自信。我剛才說對手好,會讓你輕鬆一些。那麼對手沒有那麼强大的情况下,大家要共同完成這場戲,不一樣。
Star營業中:上次在《八佰》接受我們採訪時,你提到和前輩演員一起演戲有壓力。但我們也注意到,你近年接的戲都有非常多的戲骨,所以你其實還是更享受和前輩搭戲?
歐豪:學習空間會很大。聽他們說話、看他們演戲都是學習過程。與好的演員、前輩演員合作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他們用了幾十年經驗,把那個角色表現出來。很多時候,不一定在學校能學到。現場他們給到的東西、對事業的態度,都能讓你對這份職業的熱愛更加篤定,也更有激情。
Star營業中:前輩演員是你看項目的一個必備要素嗎?
歐豪:首先一定是角色與故事。因為很多時候與哪些演員合作,演員沒有話語權,我們沒辦法做選擇。所以為什麼覺得故事和角色非常重要?首先你要有想參加這個戲的欲望,才能考慮和誰合作的問題。
我沒有當硬漢的規劃,只是演了個男人
Star營業中:近年都在演硬漢類的角色,被封“鐵血硬漢歐豪”、“新生代硬漢演員”,對於這個稱號開心還是難過?
歐豪:不是我自封的。沒關係,都可以。如果是正面的,當然開心多一點。但我希望多嘗試各種不同的類型。
Star營業中:為什麼對硬漢類角色這麼迷戀?
歐豪:迷戀?怎麼樣算是硬漢?(偏英雄類的人物)首先你得是個男人對不對?那為什麼“硬漢”這個東西,大家會覺得(特殊)。我就覺得很正常。熱血、激情的我當然也很喜歡,但也沒有刻意非要每次都去選這樣的角色。比如《八佰》裏的端午不是特英雄的吧,就是個普通人。可能出來之後,有人有這樣的感覺,也挺好。
Star營業中:你小時候有過英雄夢嗎?類似英雄式的情結。
歐豪:沒有什麼從小的英雄夢。反正角色和故事我喜歡我就拍,並沒有因為是“硬漢類”的。大家對於它有什麼樣的理解,就有什麼樣的理解。都可以,沒有關係。
Star營業中:近幾年找上來的劇本是不是硬漢比較多?還是各種類都有,比如偶像劇、霸道總裁。
歐豪:都有。
Star營業中:仙俠劇也有嗎?
歐豪:沒有。我不喜歡那個。
Star營業中:你早幾年演談情說愛的戲也非常受歡迎,比如《左耳》非常圈粉,為什麼現在很少接這樣的戲了?
歐豪:所以不一定你想要接什麼樣的戲,就有什麼樣的戲。也不是,首先你得喜歡。你不能說,我想拍個愛情片,就去拍個愛情片,還得看它的覈心、故事內容是什麼,這很重要。如果光拍一個愛情片,沒什麼太大意義。
像你剛剛問的問題,你可能會想問,“你現在就是在走硬漢的路線”?我沒有這樣的規劃,我就是分角色。你作為一個男人,男人不應該熱血一點嗎?對不對?男人不應該更有激情嗎?我覺得很正常。
大家想把它歸為一類,但這不是我個人的想法。也沒有關係,大家是什麼樣的感受或看法,我覺得都可以。我希望多嘗試各種不同的角色、類型。演員就得多嘗試,都要發現自己的可能性。
Star營業中:一些網友說你“痞帥”的樣子很A很撩,很想看你演反派,有沒有想演的反派類型?
歐豪:我反派演過。我沒有設定,所以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這種問題我回答不了。我只能說,我只要喜歡,不管角色大小,不管正反,這些都沒關係。只要喜歡這個角色,內心有感覺,就可以。
平時可以耍帥愛美,戲裏剃光頭扮醜怎麼糙都行
Star營業中:最近一次採訪中提到,天秤座的你有一點自戀,平時蠻喜歡照鏡子、也很注意形象,會有偶像包袱嗎?
歐豪:多少有點。
Star營業中:但你接的戲經常弄得自己非常狼狽,比如渾身是土、臉上都是血包,在戲裏就完全不在意?
歐豪:角色為大。本人在角色裏怎麼樣,沒有關係。看角色需求,角色需要你怎麼樣就怎麼樣。
生活中你會想打扮自己,愛美之心人人皆有,不分男孩女孩,都會注意自己形象。戲裏不存在這個問題,導演需要你怎麼樣,角色需要你怎麼樣,就是怎麼樣,怎麼糙都可以。
Star營業中:還有人注意到,你很少在戲裏耍帥。
歐豪:拍戲就別耍帥,平時耍一耍就行了。
Star營業中:因為拍戲身上會有很多傷嗎,數過多少道傷口多少條疤?會不會比一般男演員要多?
歐豪:會有。但這是應該的,受傷了大家也不想,意外難免,這沒什麼可說的。受傷就受傷,做這個職業就會這樣,沒什麼了不起的。傷口很多,我覺得很正常,哪部戲都會有,只要有動作都會有。比不比別人多,我不知道,我也沒扒人家衣服看。
Star營業中:如果角色需要你剃光頭或扮醜增肥可以嗎?增肥可以接受多少斤,180、200可以嗎?
歐豪:可以,我都可以,只要我喜歡那個角色,就都可以。看角色需要多少,有的前後期變化非常大,可能前面是160、170,到後面變成130、120,所以要看角色。我如果想做這件事,就會看角色需求。
180、200估計比較難。硬吃,也不能吃到那個程度。而且肯定有風險,這個有點太誇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