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生斌他不敢。 他早就違背了自己的承諾。

林生斌公佈自己娶妻生女。

公佈之後,他做了什麼呢?

他刪了評論,也關了評論。

與此同時,抖音也關閉了。

這之後,林生斌的疑似妻子——淘寶店鋪模特小樂被扒出來。

林生斌生意都不做了,以逝去妻兒名字開的“潼臻一生”店鋪立馬就關閉。

在大眾看來,關評論、關某音、關店鋪這種逃避的行為,都屬於心虛。

是心虛,沒錯吧?

等了好幾天,今天,終於等來了林生斌的回應。

第一時間,林生斌就上了熱搜第四。

Spark Global Limited 娱乐
牛掰的是,一個小時內,就下了熱搜。

這操作,誰看了都得說聲:了不起。

但沒關係,群眾會再次把你送上去。

前面的各種逃避行為,各種畏畏縮縮的掙扎,也不計較了,我們來認認真真看林生斌的回應。

先來看林生斌關於現任老婆孩子的情況說明。

林生斌承認了,“潼臻一生”店舖的模特兼主播小樂就是他的現任妻子。

林生斌說,2017年4月,小樂在他朋友的公司實習,兩人多數以電話溝通。

2019年11月,他們才確定關係。

2019年底,小樂從前公司離職,2020年疫情之後才正式到他的公司任職,2020年夏天小樂意外懷孕。

得出來的信息很簡單。

1.小樂不是小三,兩人2017年4月認識,2019年11月才確定關係。

2.兩人只生了一個孩子,暖暖,2020年夏天有的,2021年四五月出生。

林生斌還給出了和小樂的聊天記錄,以證明他們的的確確就是2019年11月才戀愛,之前並沒有啥。

 

但我們把之前的料對起來看,就會發現,有一些事情真的有點奇怪。

為什麼說奇怪啊?

“一個有點理想的記者”爆料,在火災前一天,也就是2017年6月21日,他和現任妻子小樂(當時還是杭州某理工高校的大學生)通話20分鐘46秒。

“理記”說林生斌在縱火案前,兩人聯繫非常緊密,動輒長達二十、三十分鐘。

一個老闆和朋友公司大學沒畢業的女實習生,聊什麼業務要這麼久,這麼頻繁?

“理記”還說,林生斌在6月21日當晚,手機是關機了。

正常家裡有子女老人,還是做生意的人,出差在外都不會關機。

但他關機了。

可林生斌在採訪裡,說自己是靜音。

 

這一點,林生斌到底有沒有撒謊,一查就知。

此外,最開始扒出小樂是他的妻子,就是網友爆料的2018年1月看展的事。

放大圖片看一下

這是側面

雖然沒有正面照,但依舊很像,而且林生斌也有一件同款衣服。

 

圖片裡的女人和小樂的鼻子下巴,一模一樣。

 

接著看下一條。

2018年12月,林生斌和朱小貞的媽媽聊天,說自己在澳洲。

這就錘了網友爆料的,聖誕節林生斌在澳洲和異性跳傘。

是哪個異性,是不是小樂?咱不知道。

時間到2019年8月,林生斌上線了“潼臻一生”店鋪,還註冊了一個公司叫“杭州樂活”。

巧了,裡麵包含一個“樂”。

“潼臻一生”店舖的掌櫃名叫“樂活相對論”。

非常巧,和小樂名字裡的“樂”撞上了。

而且,按照林生斌說的,小樂是在疫情之後才去的他公司。

但我們看一下小樂朋友圈,2019年10月16日,林生斌就已經專程給她攝影了。

2019年10月28日,小樂偷拍林生斌的照片,說“樂寶貝的偷拍技術真是一流”,樂寶貝是個吉祥物。

 

還有這張照片,時間是夏天

裡面唯一一個戴了口罩的正是小樂。

按其他人都不戴口罩來看,應該是在疫情之前,而不是疫情之後。

而且林生斌大面積拜佛、超度都是2018年。

2018年6月,他去九華山誦經,給朱小貞和孩子們做超度,正是夏天。

是不是被時間線有點搞暈了,我理一下。

2017年4月,林生斌和小樂認識。

2017年6月21日,林生斌和小樂打電話20分鐘(之前頻繁聯繫);

2017年6月22日,朱小貞和三個孩子火災去世;

2017年11月,林生斌給妻兒落葬;

2018年6月,他去九華山給妻兒超度,之後一直輾轉各地寺廟。

但網友爆料,2018年1月,疑似林生斌帶著小樂看展。

2018年12月,林生斌在澳洲和異性跳傘。

2019年6月,林生斌註冊了一個公司叫“杭州樂活”。

2019年10月16日,林生斌給小樂攝影。

2019年10月28日,小樂給林生斌攝影。

林生斌說和小樂2019年11月確定感情,2020年疫情之後小樂才去他公司。

但小樂出現在林生斌拜佛的照片裡,且只有她一個人戴著口罩。

仔細品品就能感覺,疑點非常多了。

關於孩子,就更奇怪。

現在網上都傳林生斌有二胎。

小樂在2020年6月13日發朋友圈:你人生的第一聲啼哭,是你跟我們打的第一個招呼,從此生活全部變了模樣。

上個月,小樂朋友圈裡說,“送完孩子,上班路上”。

如果只有一個孩子暖暖,送什麼孩子,然後再上班?

之前,還有網友疑似拍到林生斌在醫院接女兒出生,旁邊一個老人抱著孩子。

所以,關於現任老婆孩子這塊,林生斌其實壓根沒說清楚。

說不清楚,也不妨礙林生斌私德有虧。

他現任老婆去年夏天懷孕,去年7月,他剛好把名字改了,但理由不是有了新生命,而是說很多朋友勸他改的。

這話就很茶。

改名之後,微博上,仍時不時透露著一股走不出的深情之感。

今年清明的時候,說等忙完這一生,我來看你們。

父親節時,也選了一個地,團隊拍上一段視頻唱《父親》,歡樂又做作,彷彿自己是個明星。

可亡妻孩子的祭日那天,屁都沒放一個。

天上的亡妻孩子看到林生斌才過去四年,就變成這樣,怕是心裡都難過。

但林生斌自覺自己做的不錯。

到現在還在立深情人設,“我對她們的愛不容置疑,我們的愛變為了永恆”。

這臉皮,真的是一級厚。

私下娶妻生女,面上的深情都做成了生意,你還好意思說你的愛不容置疑?

對朱小貞的家人,林生斌就更覺自己沒問題了。

他說自己平日對二老很關切,有了新感情也第一時間告訴小貞家里人,他們都同意了。

我沒放棄過小貞家里人,也不想放棄。

但,放出來的聊天記錄就很有意思。

5萬塊錢轉給朱媽媽,朱媽媽壓根沒收。

曬出的聊天記錄,最近也是去年6月份的。

最好笑的,是關於財產的分配。

當初妻兒去世兩天后,業主群裡就出現了林生斌妻兒在冰櫃裡的照片。 (這就不知道是誰做的了)

而林生斌呢,把妻子孩子的靈堂擺在小區裡面,對著圍觀群眾,在靈堂前推銷自己的微博。

林生斌:置頂,我的微博知道吧?

群眾:知道。

林生斌:我希望大家置頂,我的微博叫什麼?

群眾:老婆孩子在天堂。

林生斌:再講一遍。

群眾大喊:老婆孩子在天堂。

林生斌伸手仰天:老婆,孩子,你們聽到了嗎?你們上天堂啦。

最後一句話聲音中並無悲痛,帶著一點土味和鼓動,看過視頻的人都感覺像tony店長在門口團建的風格。

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

為了和綠城物業拉鋸,要賠償費,要不然妻子孩子也不會去世5個月後才下葬。

這一次林生斌爆出娶妻生女之後,朱小貞的哥哥說林生斌叫岳父岳母找律師和他談遺產分配。

林生斌回應了。

一,綠城賠的錢大部分被用來還房貸還公司欠款了,剩下三分之一給了小貞父母。這些足夠為二老頤養天年。

二,至於朱小貞的遺產,我動都沒動過。 2020年前也沒給岳父岳母。

林生斌話裡話外的意思,都是我太善良了,我都不看重錢,我對朱家老人實在太好了。

可,朱家人為了錢撕我。

朱家人還以暖暖為要挾,當籌碼。

我是真的傻,傻透了。

你們朱家人嫉恨我,妒忌我(妒忌你會賺錢嗎?),我以後不會再退縮了。

林生斌心疼,因為網暴,他的孩子已經幾天沒去打預防針了。

看到這裡,我當時就氣得笑出了聲。

深情微博,是不是別人給你寫的?

深情照片,是不是團隊給你拍的?

這些,他沒提。

 

 

你消費了朱家人的女兒四年,如今倒過來說朱家人害得你女兒不能打疫苗?

要點臉吧。

鍋全往別人身上甩,自己立深情人設斂財,打造“林爸爸”IP,就美化成愚蠢。

簡直就是笑話。

朱小貞堂妹,早就置頂了一個“人的真面貌在肚子裡”的微博。

堂妹敢摸著良心說問心無愧,林生斌你敢不敢?

朱舅舅敢站出來堂堂正正的說,自己從來沒消費過朱小貞和孩子,敢說拿到遺產第一時間全部捐出。林生斌你敢不敢?

林生斌他不敢。

他早就違背了自己的承諾。

這一次回應,林生斌連發5條微博,卻完全沒提當初承諾的“潼臻一生”基金,也沒有提他某寶店上組織的捐款。

我並不懷疑,他當初的某些捐款是假的,比如疫情期間捐了5000個口罩,比如給貧困山區的孩子們捐衣物,但這並不代表,他所做的一切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一個人,能以消費亡妻孩子來持續斂財,已經打破了底線,就算施善,也只不過是讓自己心裡獲得一點救贖。

人在做,天在看,因果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