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澤鋒憶和“林有有”二搭始末:人群中忽然發現她,很意外很驚喜

正在騰訊視頻熱播的仙俠題材劇《千古玦塵》引發不少關注,其中李澤鋒與張月的二搭更是引得觀眾群情激動。去年《三十而已》熱播時,“許幻山林有有”曾給觀眾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頻頻組團被罵上熱搜。沒想到一年過去了,歷史再度重演。

 

事實上,在這部戲裡,李澤鋒扮演的炙陽和張月演的雨神並無感情戲,甚至沒有太多交集。但由於雙雙出現在一部戲裡,被觀眾感慨,這是什麼夢幻聯動,還調侃這是一對“生氣cp”。

在接受《Star營業中》獨家專訪時,李澤鋒透露,這次“二搭”純屬巧合,甚至在開拍前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存在。直到一場仙界開會的群像戲,他在茫茫人海中忽然發現了熟人,“很意外、很驚喜,也是一種特殊的緣分。”有意思的是,拍攝那段時間,正值二人被罵上熱搜的當口,戲外李澤鋒也會給張月打氣,告訴她因為角色被罵並不是壞事。並爆料,導演尹濤還調侃他,“你倆這次沒戲。”

對於和張月的cp渣出圈,他感慨又難過又高興,“觀眾能恨得牙疼起碼說明印象深刻了,但還是希望觀眾能透過不一樣的角色,對我倆有重新的認知。”

李澤鋒還爆料,在《三十而已》爆紅後,可能是看中自己的“蘇”的特質,反而有不少暖男角色找上來。但他還是渴求突破,所以一直在嘗試不同的角色。此次演仙俠劇,團隊也曾擔心他年紀大不合適,但李澤鋒覺得,角色是合適的,如果現在再不演,也許以後只能在仙俠劇裡演大叔、大爺了。

令人意外的是,為了演出仙人的特質,頗多經驗的劉學義竟支招李澤鋒買背背佳,因為這樣可以輕鬆挺直腰板。聊到搭檔周冬雨,他澤稱讚對方有靈氣、很敬業,也特別有想法,把上古一角演得很接地氣。

如何演好神仙?

“劉學義支招我穿背背佳,把背挺直”

Star營業中:《千古玦塵》說你的首部仙俠劇,第一次演仙氣飄飄的戲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李澤鋒:應該是吊威亞吧。因為我有恐高,威亞一上去,就會有生理反應,嚇得臉都綠了。戲裡我們都是仙,不像正常人一樣走路,可能飛著就來了。對我來說,心理生理上都要突破很多防線。

但很好的一點是,凱凱(指許凱)、學義(指劉學義)拍的這種戲比我多,告訴我很多經驗,比如如何克服心理障礙。而且我們“四大真神”老是在一起,要么一起飛,一起走、打仗。他們一是把經驗告訴我;二是有他們的陪伴,好像吊久了也沒那麼怕。

Star營業中:具體是怎樣的生理反應?

李澤鋒:不敢往下看是肯定的,手腳發麻。在拍之前,我們演員都經過培訓,包括吊威亞。記得,我第一被吊到20多米高的上空,那個棚頂很高很高,我直接臉都綠了,下來渾身冒汗。他們才知道,“鋒哥你這麼恐懼。”我說,“對對對”,反正就是非常害怕。他們已經很照顧我的是,拍的時候比別人飛地低一點。但這種挑戰得要慢慢克服。

Star營業中:劉學義、許凱都已經演過仙俠劇,算是“老神仙”,關於如何演出仙人的氣質有給你支招嗎?

李澤鋒:注意點就是——把背首先要挺直了。我之前可能演現代戲,服裝對於形體沒有那麼大限制,也是根據每個角色走。這次可能仙氣要十足,而且我們的衣服都是紗,很飄逸的那種,得把背挺直。

我記得學義還給了我一個鏈接,讓我去買背背佳。因為他跟凱凱挺得特別直。我說,“你們什麼情況,這麼累還挺那麼直啊?”學義他買了背背佳,他說,“你也應該背一個,這樣在你放鬆的時候,也會有一個線把你扥著,時刻保持仙氣十足的樣子。”

Star營業中:過去從沒演過類似題材,製作方有說是看中你什麼特質選到你嗎?

李澤鋒:其實是我努力爭取的。當時還有一個同等的現代戲也在找我,但我之前沒演過仙俠題材的戲,沒有嘗試過,我就對這種陌生、新鮮的東西特別感興趣。

兩部戲同時找來的時候,我跟團隊商量,我們去這個吧。團隊還一再向我確認說,“你確定嗎?你在你這個年紀可以嗎?”我說,“首先角色是OK的,老大哥,四大真神裡面年齡最大的。”另外我覺得,可能像這樣題材的戲,我現在還能演大哥,再過幾年可能就要演大叔、大爺。那為什麼不趁著現在享受當下,把當下能做好的事情,我們把它做好。

Star營業中:以前就有仙俠夢或者仙俠情結?

李澤鋒:倒也沒有仙俠夢。我看過一些,比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看的時候,我就知道我要演這個戲。我沒演過,就先看一看同類題材的,好讓自己有一個準備,能很快進入到情境中。很有意思的,有些很考驗演員的想像力。

Star營業中:這次沒有經曆三生三世的虐戀,沒有感情線會遺憾嗎?

李澤鋒:不一定非得要有感情線,很多角色在戲裡的定位不一樣。總得有人搞事業,不可能大家都去談戀愛。那誰幹正事?總要有人搞正事去支持著他們談戀愛。

這是人物配置吧,我覺得,相反這樣子也挺出新的。大家看慣談戀愛的戲,比如搞搞事業、智力的對決,可能某一種程度上觀感會更強烈些,因為新鮮。觀眾現在對於角色還是很有欣賞品位的,也希望看到不一樣的人物。像我去演這個戲一樣,一個新的角色形像出現,這樣你永遠給別人帶來的是新鮮感。我覺得這個最重要。對於創作者也很重要,因為每次新鮮的東西,就會讓你有創作和表達慾望。

談談那些“神仙”搭檔:

“周冬雨很有靈氣很勇敢,三金影后實至名歸”

Star營業中:你演的炙陽不是刻板印像中嚴肅的大家長,有很多可愛的地方。有沒有給他做一些小設計?

李澤鋒:雖然他是“四大真神”的大哥,但我沒有把他當“神”演,是把他當成一個家長,一個人,從一個人的情感出發。咱們也都沒見過神,我相信,神也是有喜怒哀樂的,跟人一樣。

基於這個出發點,我覺得我們不能讓他一個樣子、一個狀態,這樣不生動。人物是立體的,他有喜好,有對上古的寵愛,有對白玦和天啟這種兄弟般的友情。他們性格不一樣,反饋給炙陽的表達方式也就不一。我會讓他更接地氣點,跟同類題材不太一樣。只有跟觀眾距離拉近之後,他們才有代入感,才會相信神。

他更能了解你的行為邏輯,你才能帶著他們跟你的角色一起進入這個神界。這是我拍戲時給自己的一個定位。我們不要把他演成一種狀態或者一個感覺吧。還是希望他人物更有色彩一點,身上有各種各樣的色彩。所以我會給他設計一些小的動作,比方考慮問題的時候,會摸一摸自己的大扳指;然後眨眼睛;我和天啟一塊勸白玦教上古的時候,也會蒙他、激他,給天啟遞信號。這樣的一個大哥,雖然他年紀大,心態不一定。因為我們都是萬年的,長相好幾萬年都沒有變過,心態也不應該有很大改變。人的外形跟內在都是關聯在一起的。

Star營業中:擔心觀眾質疑他不像神仙嗎?

李澤鋒:首先不擔心在於我們只是這個題材是仙俠。關於我們像不像,你得讓他覺得你有代入感,這個很重要。對神也沒有一個定位,神到底長什麼樣?神就談戀愛嗎?這也是這個題材有意思的一點。你沒有一個邊界能框住它,我們只能從人物出發,人物出發就會有七情六欲、喜怒哀樂,這個我們改變不了。

我只是把我本職工作做好,至於觀眾怎麼理解有沒有仙氣什麼的,那是每個觀眾的喜好。眾口難調,這個事情,咱們不可能一味要求觀眾覺得讓我有什麼仙氣,我就怎麼做,這樣反而會達到不是很好的效果。創作還是自由、隨性一點,這樣的東西出來才是有個性的。哪怕觀眾不接受,覺得我不像神、不像仙,他起碼也是屬於你李澤鋒創作的“炙陽”,跟別人不太一樣。這也是我對於我自己創作人物的一個衡量標準。

Star營業中:戲里和周冬雨也有不少對手戲,談談和她的合作。

李澤鋒:冬雨是非常好的演員,我倆也是第一次合作。第一天給我的感覺就是,她很不一樣。她把“上古”處理地很生活、很接地氣。從人的創作思路上,我們還是挺一致的。她盡量往真實的人物心理狀態方向去走,而且很有靈氣。

我們之前都沒演過這樣的戲,會有一個進入的狀態。我記得第一天我們都在找;第二天, “眾神”好像都已經找到了,很快進入到這種狀態當中。而且冬雨有很多打戲、吊威亞,我看一個小姑娘真的很勇敢,拍戲的5個月裡兢兢業業的,也能看到一個職業演員的操守。反正從敬業上給我特別深刻的印象,很有靈氣,思考問題的方向也是有自己的個性。

人家是三金影后,我覺得實至名歸,我倆還約定有機會再合作,可能換個題材,看能不能有新的碰撞。

Star營業中:你和許凱最近搭了好幾部戲,默契是不是更深了?覺得他有什麼變化嗎?

李澤鋒:他更成熟了,處理角色越來越好。我們的關係也從上下級、兄弟到情敵,不停轉換。其實是更加惡劣了,人物關係越來越不好,誰都不待見誰了到最後。但私底下,我們對於角色的討論、哥們之間的聊天更加默契。在《愛的二八定律》的時候,可能一個眼神就知道下面怎麼接。

我老開玩笑說,我們都“三生三世”了,這次加上楊冪,我說我們都“十里桃花”了,這真的就是一種緣分,我希望接下來,我們還有五道輪迴。所以能不能我們倆約定先空一空,別再接得太緊了,讓人覺得我倆老在一起,觀眾也會喪失新鮮感。我們空一空再回來演個啥,很期待我們下一次的人物關係,看看是什麼。

和張月二搭?

“拍群戲忽然發現熟悉面孔,很意外很驚喜”

Star營業中:《三十而已》之後拍了很多戲,但許幻山的角色烙印太深,對你是好事還是壞事?

李澤鋒:前陣子看過一本書,有句名句讓我印象深刻。 “有時別人給你一個定位的時候、認識你的時候,你要去接受。”我一直覺得,許幻山讓觀眾對我的代入感很強,現在還有人見到我叫我“許老師” 。我沒有太大困擾,觀眾通過許幻山認識你,你因此被觀眾接受。我們首先要接受這個。你不能說,因為這事你們老怎麼地,給自己添堵沒有必要。

另外這肯定是好事。很多人知道你,你就會有很多機會。比如我接下來馬不停蹄拍了幾個戲,可能也是因為大家看到許幻山知道了李澤鋒,再去找你演別的戲。

至於接下來所謂的“突破”,是按照我接下來的每個角色走。我們不能想著去突破,比如我就要換個樣,畢竟我只是在戲裡變換不同造型,給所有觀眾的感覺還是從他們的觀感上來。我剛拍完的《愛的二八定律》、馬上要上的電影《十年一品溫如言》、《驪歌行》裡的太子、這次的《千古玦塵》,都會讓你看到不一樣的李澤鋒,從外形到角色定位。現在很多人也說,“你不是太子嗎?”這對我特別重要,讓大家記住每個角色。我希望每個角色都能像許幻山那樣深入人心,這樣自然而然的觀眾就會改變。

Star營業中:《三十而已》之後,你接到的本子會不會渣男居多?

李澤鋒:一個特別奇怪現象,當時來的還都不是渣男,都是暖男,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問題我也問過《愛的二八定律》的林妍導演, “你為什麼來找我演陶俊輝這個角色?”她說,“我看了你的許幻山,我覺得你渣蘇渣蘇的。”我說,“這可以啊。那你把渣去掉了,把蘇留著了是不是?”

所以你看,每個觀眾對角色有自己的判斷。可能你看到他的渣,他看到他的蘇。林妍導演讓我把“蘇”放大,我覺得挺有意思。包括我現在演《媽媽的戰爭》裡的幼兒園男老師,溫暖的有點霸道,我覺得也挺好。但我也和自己說,如果以後再有類似渣的角色,就是他的行為讓人覺得渣,劇本好、團隊好,我還是會演。為什麼不呢?他不叫許幻山,如果過癮我會接受,演員的本職工作不就是演角色嗎?

Star營業中:得知和張月二搭是什麼反應?

李澤鋒:有場戲不是領導開會嗎?我突然在人群中發現一個熟悉面孔,然後她對我打招呼。我說,“哎呦,你怎麼也在這呢?這次挺好,咱倆變成上下級關係了。”

其實我們在裡面沒有戲,這戲拍的時候,《三十而已》才開始播。當時我們兩個的人物頻繁上熱搜,然後劇組就說,“你們倆這個戲也是沒戲。”我說,“那你們什麼意思?你們還打算加點戲出來啊?”導演說,因為角色設置,兩個人不可能有太多的交集。

當時我就挺意外的。但也覺得這是挺好的事情,也算是緣分,很快又在一個戲碰面,還又換了種身份,出來的感覺又是不一樣的。這個還挺有意思的,我是覺得挺驚喜的。驚喜的就是,前段時間我們還一塊兒合作拍戲,這次轉換關係了,勢必人物處理的方式、狀態也會不一樣。

Star營業中:拍戲的時候有一起聊天嗎,包括最近上熱搜一起挨罵,會聊嘛?

李澤鋒:有。我們是好朋友,張月是我的師妹。之前拍戲的時候,我們也經常一起探討,比如如何把戲做足,讓觀眾相信去進入到這個情境中。相反《千古玦塵》可能我們聊的更多的是戲外的,比如觀眾的反饋。那段時間好多人都說她。因為月兒是新人,我說,“沒事兒,你第一次有機會拍這樣一個戲,讓很多人認識你,是特別好的事。那麼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