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虹說不是會哭就叫好演員

片酬、番比特、演技,圈內圈外,圍繞著演員們的討論聲其實是最大的。
站在影視行業中最為光鮮亮麗的位置,觀眾的目光往往也都集中在演員身上。近些年,演員的相關問題被頻頻爆出,陰陽契约、天價片酬等等讓人瞠目結舌的話題浮出水面。

陶虹說不是會哭就叫好演員
同時,圍繞著演員們的各種問題,行業內也出現了各種聲明來治理,讓早年間不健康的狀態得到了改善,演員們的注意力逐漸回歸到了表演本身。
作為演員,真正應該在乎的是什麼呢?
觀眾看八卦,而業內人則可以看到演員背後更為深刻的行業難題。【新國劇訪談錄2021】第三期嘉賓是演員陶虹,她也是第27届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评审之一,看她如何從專業角度解答這些圍繞著演員的高關注度話題
戲保人與人保戲
娛理:今年白玉蘭獎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同一部劇中的幾比特主角,只有一人入圍,您如何看待這種情況?陶虹:首先一點,誰入圍誰沒入圍,肯定不是一個人能决定的;另一點,從角色的角度來看,有一段時間我們也老開玩笑,說總會發現有些戲,主角永遠是最不出彩的角色。因為主角就像是一個托著別人走的平臺,他始終在,戲也最多,但是他就好像是水果盤的託盤一樣,讓每一種不同的水果在上面呈現自己,但是就他不被看見。
其實並不是每一部劇的重場戲、出彩的戲都在主角身上,真的不一定。有時候我們拿到劇本,也會說“哎喲,這個角色就是戲保人”,意思就是說,劇本已經寫得非常好了,你只要正常地演出來,保質保量地完成,你就已經很有光彩了。
劇本很厲害,已經把角色寫得很有趣了,這就是戲保人。還有一種就是人保戲,就是這戲沒寫透、沒寫足,需要演員通過他的二度創作,讓這個角色火花四射,這個就是人保戲。
戲保人,就是運氣好,人保戲,是實力。
《三十而已》主演童瑤獲本届白玉蘭獎最佳女主角;《三十而已》主演毛曉彤提名本届白玉蘭獎最佳女配角;《流金歲月》主演倪妮提名本届白玉蘭獎最佳女主角
娛理:除此之外,“番比特”這個詞也出現得越來越頻繁,演員應該在意自己的番比特嗎?陶虹:我覺得可能是市場需求,還有就是藝人的粉絲會特別在乎,再有就是經紀公司也會在乎,我覺得可能是大的公司會更在乎,畢竟還有競爭的問題存在。
其實我們自己做公司也會談一些演員,同樣會面臨到番比特的問題,也遇到過誰的名字要擱在誰前頭的事情。但是這些都是可以談的,還是要看演員真正看中的是什麼。
如果我跟演員說,你可能不是一番,但是我覺得你這個角色特別出彩,你來接這個戲,可以跟什麼人合作。然後再問演員的意願,如果不行那也沒辦法,就換人吧。
對一個角色來說,合適當然是最重要的,但是合適也是雙方都覺得合適,如果是我覺得你是第一位合適的,但是你不覺得,那也是不合適,就只能換人。
憑藉電視劇《小歡喜》,陶虹獲得2020年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女配角
娛理:今年又有演員被爆出天價片酬,這背後折射的行業問題是什麼?陶虹:其實我挺想問的,為什麼會有人給演員這麼多錢呢?說到底,一部劇也是需要盈利的,片方給演員那麼高的片酬,是不是也會去評估這個演員能帶來的市場價值呢?
如果是有人要給我這麼多錢,我可能會先問問我自己,我為什麼值這麼多錢?如果德不配比特,那真不敢拿這麼多錢,即便是拿了錢也不會心安理得。演員還是要清楚自己能創造出多少價值的,你真的給人帶來正能量了嗎?真的為社會做出什麼貢獻了嗎?自己要想清楚。
娛理:作為白玉蘭獎的评审,您會如何去評估一比特演員的演技好壞?會涉及到哪些維度?陶虹:是演員跟這個角色的貼合度,跟整個影片中所有人物的配合度。演員的表演不能太跳,跳到讓觀眾覺得你不像這片子裏的人。一部劇裡面會營造一個它的世界,演員得是融合在這個世界裡面的一個人,可以有特色,也可以很醒目,但必須得是融合在這裡頭的。如果演員的表演始終讓人覺得格格不入,那能算演得好嗎?談不上,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