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用“網紅”二字,侮辱她

最近,發生了一件令人憤怒的事。
一比特96歲擺攤奶奶,被一群主播圍觀蹭流量。
事件相關進展,連續三天登上熱搜。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起因是網上出現了一段老奶奶賣饃的短視頻。
她今年96歲,每天晚上11點出攤,淩晨5點收攤,堅持了30年。
當被問道,為什麼一把年紀了還出來擺攤。
她回答:

別用“網紅”二字,侮辱她
「我覺得人老了應該有個價值,一天到晚吃飽坐餓,打牌打麻將我覺得那不是個事。」
接著老奶奶金句頻出:
「只要是正道,就沒有不容易的事,要不是正道,再容易的錢也不容易。」
「不高興的事還是少想,哭哭啼啼也是一天,哈哈大笑也是一天。」
道理雖簡單,卻是老人用一生積累的智慧。
這些視頻,很快就火了起來。
評論區一片誇讚。
可隨著熱度發酵,事態急轉直下,完全變味。
幾十比特主播湧向老奶奶的攤位,把她層層包圍。
他們帶著逐利心態,想趁機收割一波流量。
還有人開玩笑對奶奶說,「您現在是網紅了。」
奶奶則表示,「網紅啥玩意我都不知道。」
短短兩天,老奶奶的正常生活被完全擾亂。
96歲高齡,哪經得起這麼折騰?
網友們坐不住了,紛紛聲討無良主播:
「奶奶又被蒼蠅盯上了。」
「別拿『網紅』侮辱老奶奶。」
連《人民日報》也發聲了:「莫以關心之名,行傷害之實。」
主播眼裡只有流量,而老奶奶的金句無人領會,何其諷刺。
事情雖小,可折射出的社會亂象事大。
魚叔實在是看不下去,今天不吐不快。
都說「太陽底下無新鮮事」。
96歲老奶奶的故事,眼熟嗎?
在她之前有「拉麵哥」,更早以前則是「大衣哥」。
流量時代的鬧劇,正在不斷地重演。
「大衣哥」朱之文,2011年參加歌唱節目而走紅。
登上春晚後更是被全國觀眾所熟知。
可當他回到故鄉,卻被村民們當作了「搖錢樹」。
每天都有成百上千人圍著他直播,錄視頻。
就算是偷拍,也要分得這杯羹。
有些主播為了更多流量,變著花樣博關注,甚至直接踹開「大衣哥」家的門。
眾目睽睽下,「大衣哥」非但不能生氣,還得笑臉相迎。
「拉麵哥」程運付,一碗拉麵只賣3元。
15年來不漲價,「為了能讓鄉親們都吃得上。」
因為一則短視頻而爆紅,讓各路主播嗅到了商機。
他們不遠萬里趕來直播,把面攤圍得水泄不通。
有唱歌的,跳舞的,扮醜的,還有嘩眾取寵「賣身葬父」的。
簡直是群魔亂舞。
可想而知,「拉麵哥」沒法正常做買賣了。
那些因為經濟拮据而常年光顧的鄉親們,也很難吃上面了。
如今,96歲老奶奶的遭遇,和他們如出一轍。
這一場場鬧劇,其實早在5年前就被拍成了一部諷刺電影——《傑出公民》。
電影主人公丹尼爾,剛斬獲諾貝爾文學獎,名聲大噪。
他推掉了一系列高大上的活動,選擇回到家鄉去領取當地頒發的「傑出公民獎」。
時隔40年重返故土,當地居民對他幾乎沒有感情,但還要佯裝熱情。
好像每個人,都千方百計想從丹尼爾身上蹭到點什麼。
有人對著他拍照,錄影,要簽名。
有人請他一起上電視節目,以此為噱頭提升收視率。
卻在錄製中途,突然插播廣告。
廣告一結束,就請丹尼爾離開,根本不在乎他還有話要說。
有人在他面前表演雜技,然後伸手要錢。
還有人更狠,直接把殘疾的兒子推到丹尼爾面前,問他要錢買輪椅。
面對這些人,丹尼爾無法拒絕,只能一步步任由他們擺佈。
《傑出公民》本是一部純虛構電影,充滿了魔幻色彩。
但今天再看,它竟然變成了現實的寫照。
而大衣哥、拉麵哥、老奶奶的真實遭遇,比起丹尼爾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像丹尼爾在電影中所說的:
「又一次,現實完勝虛構。」
從「大衣哥」到「拉麵哥」再到「金句老奶奶」。
為什麼這樣的事會接二連三發生?
很簡單,為了流量。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拍視頻,開直播,都是為了流量。
流量,就意味著錢。
其實身處流量時代,我們當然不反對通過流量來獲取利益。
我們反感的,是這種只顧流量不擇手段的「侵犯式蹭流量行為」。
伴隨這次事件的另一個熱搜
這種行為最可耻的是,將自己的利益,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主播們榨取流量後,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最終留下的受害者,還是「被圍觀」的當事人。
他們的正常生活遭受衝擊,而且很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現實遠比電影殘酷。
在電影《傑出公民》的結尾,忍無可忍的丹尼爾决定提前結束這趟旅程。
他離開了家鄉,獲得解脫。
甚至可以把這段「吃人」的經歷作為素材,寫進下一本小說。
可現實中的大衣哥們,能怎麼辦呢?
在《和陌生人說話》節目中,大衣哥坦言,自己五十多歲了,捨不得離開故土。
一旦挪步,感覺就像「連根被拔起來似的」。
所以只能强忍著。
就算每天都被人包圍,也要讓自己漸漸習慣:
「我不當樂子我啥辦法?」
「拉麵哥」也很無助。
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誘騙簽下一個網紅公司。
出鏡直播,但是沒收到任何的打賞,錢全都進了公司的口袋。
他從未想過當「網紅」,只想繼續賣拉麵。
在一個視頻中,「拉麵哥」哭著對所有人說:
「關注我可以,但請離我的家,我的拉麵攤遠一些,別影響我的正常生活。」
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拉麵哥」與公司和平解約。
至於96歲的老奶奶,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她能不知道這些主播的目的?
老奶奶心裡明鏡似的,一語道破:
「嘗饃是假,看人是真。」
這長長的隊伍,又有幾個人為買菜饃來的?
她還說,並沒有因為人多了而開心。
因為無形中新增了負擔,比平時更忙更累,也不敢輕易收攤。
生怕因為躲避這些主播,而錯過了真正想來吃菜饃的人。
這些淳樸的人,反襯出了主播們的淺薄與自私。
黑壓壓的手機荧幕,像是一面面照妖鏡,照出了人性之惡。
流量狂歡,起於喧鬧,歸於冷漠。
人潮總會散去,轉移至下一個被流量捧起的「新星」。
只剩「舊人」,收拾殘局。
「大衣哥」依舊早起練嗓,「拉麵哥」依舊出攤賣面,老奶奶依舊駐守在深夜街頭。
他們無法甩手離去,便只能等。
等生活重歸平靜。
只是這等待的過程,漫長而艱辛。
而這個過程,是本可以避免的。
不管是「金句老奶奶」還是「拉麵哥」,他們的突然「走紅」背後,都藏著一個令人不安的命題:
流量時代,我們該如何自處?
其實,早在兩年前,老奶奶的事蹟就被電視臺報導過。
記者問她為什麼要把菜饃做得那麼大,她回答:
「你想想,人家都是下力的人,你弄個小饃一點點,人家吃不飽啊。菜能值多少錢,總沒人主貴吧。叫人家吃好,不騙人家。」(「主貴」,河南話,「重要、值錢」的意思)
老奶奶還說,出來擺攤就是為了有個事做,不是因為缺錢。
而整期節目最耐人尋味的是這句話:
「我這個人低調得很,不想火。」
老奶奶不想火,電視節目播出後也確實沒火。
那為什麼,偏偏最近就火了呢?
因為短視頻簡短直白,傳播速度極快,能在短時間內帶來巨大的流量。
足以在頃刻之間,顛覆一個人的生活。
安迪·沃霍爾一定想不到,「人人都能十五分鐘內成名」的猜想,如今只需要十五秒。
流量時代「一夜爆紅」的神話,幾乎都是出乎意料、不可控的。
正因為「不可控」,才令人不安。
當流量如洪水般湧來,沒人知道誰會在什麼時候被卷走。
有可能,下一個被選中的就是你。
既然流量已是懸於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誰也躲不開。
那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像「大禹治水」一樣,善誘流量,使其引向正途。
「拉麵哥」幫助電影《失孤》的原型父親發佈尋人啟事,就是一個好的例子。
丁真幫助家鄉理塘脫貧,促進旅遊業,也是一個好的例子。
而身為短視頻平臺的用戶,也別小瞧自己的力量。
我們可以用脚投票,自覺抵制,不給那些劣質直播內容生存的空間。
倒逼平臺履行應盡之責,叫停那些惡意蹭流量、過度消費當事人的直播行為。
短視頻、直播,不過是最近幾年才興起的新鮮事物。
問題多是難免的,但也不缺辦法。
魚叔知道,改變不可能一蹴而就。
只是希望,發生在「金句奶奶」「拉麵哥」「大衣哥」身上的鬧劇、悲劇別再上演。
流量兇猛,造神容易,弑神也容易。
但。
沒人想當「神」。
我們都只想當個正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