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舍得》背後是全員雞娃的現實

《小別離》《小歡喜》之後,《小舍得》終於來了。

《小舍得》背後是全員雞娃的現實
講的是“小升初”,家長到底該給孩子快樂的童年,還是把孩子送進補習班?
要是放十幾二十年前,大夥兒鐵定選素質教育,可今昔不同往日。
3000的英語詞彙量,在美國或許够用,在北上廣深的小學裏,不一定。
劇集口碑兩極分化,喜歡的覺得特真實,討厭的覺得在製造焦慮。
最終顯示為評分,7.5。
擱近期的國產劇當中算是能打,但比前兩部還是差了一截。
開播4天,一個被廣泛熱議的話題都沒出現,對於這個顯然是卯著勁沖熱搜的題材來說,不太行。看來《三十而已》引爆的“熱搜做劇”模式並不容易複製。
最出圈的角色竟然是女二號,蔣欣演的田雨嵐。
從銷售員幹到商場經理,嫁了個聽話的富二代,生了個聽話的好兒子。
自豪於孩子的成績,也加倍敦促著孩子學習。
她“雞娃”的樣子,像極了我們身邊急赤白臉的家長們。
嚴格又偏執,有時候觀眾還能看到自己爸媽的影子。
PS.“雞娃”是個動詞,指給孩子打雞血,安排各種超出我們以往認知的學習活動。
有這樣的媽,孩子當然不好過。
高高興興去阿公家玩,吃著水果突然被考察英語;
飯桌上同輩小孩表演了唱歌,自己也得背個圓周率,給家人助助興;
寫完工作想搞點興趣愛好都得偷偷摸摸的,小心被發現給扔了。
考好了,就是老媽到處凡爾賽的工具,當眾被誇狠了的尷尬你們也懂;
考差了(第四名)更不得了,家長會結束老媽第一個沖去找老師。
從小就會察言觀色。
老媽眉毛一皺,就知道自己哪裡沒表現好要被說了,興致全無。
也驚歎於老媽的兩副面孔。
上一秒還在數落自己丟三落四,下一秒知道考試成績又是一頓猛親。
是不是很討厭?是不是很想給他媽田雨嵐兩拳?
可往後看你會發現,她不是單方面雞娃,她自己也很努力。
一邊賺錢提供物質支持,一邊跟孩子一起學習,給孩子做的奧數批註比孩子自己做的筆記還詳細。
這就是教育圈黑話中的“自雞”。
說句題外話,蔣欣真的是很特別的一個女演員。
演女主的時候毫不起眼,什麼顧曼楨、江小美,總讓人一掃而過。
但只要她演配角,尤其是那種有棱角、有張力的角色,就特別容易出彩,比如華妃、樊勝美。
這次的田雨嵐也一樣,雷霆虎媽,最戳當代家長的肺管子。
用她老公(李佳航飾)的話說,自打有了孩子,自己就從小甜甜變成了糟糠夫。
所有的悲劇性格都事出有因,她並非單純地喜歡雞娃和攀比。
而是源於原生家庭的自卑,攛掇著她把孩子逼得出人頭地——
她媽媽是護工“小三上位”,沒文化沒氣質,自己婆家對此心有芥蒂,繼父(張國立飾)的親女兒南儷(宋佳飾)也一直看不上她們母女倆。
看看這段足以封神的飯桌戲。
所謂聽話聽音,你能聽出這1分鐘的暗流湧動嗎?
看過完整版的應該知道,田雨嵐之所以這麼咄咄逼人,都怪她繼父號稱公平、實際偏心。
給親外孫女的禮物精挑細選,給自己兒子的禮物和上一次的一毛一樣。
所以她氣啊:明明我的娃更有出息,憑什麼你看不見?
南儷也上火:你誇自己孩子可以,有必要踩一捧一嗎?
這倆當媽的,表面上是在比孩子,實際上是互相較勁,爭奪父親的愛。
繼女田雨嵐這邊,回趟娘家打扮得像女王,半只脚都跨進門口了,還得收回來再補個妝;
親女兒南儷也沒那麼佛。
一家人都要出發了,房門關閉前一秒跑了回去,把女兒的獎盃給拿上了,還給小兒子戴上了平時不常戴的金手鐲。
但你說這倆姐妹多麼不共戴天,也不是。
雙方都不是啥黑心腸的人,所以面上一直也在客客氣氣地走動著,直到倆孩子面臨“小升初”大關,兩邊截然不同的教育理念這才激化了衝突。
再來認識一下南儷這邊吧。
她和老公(佟大為飾)都是學霸出身,主張素質教育。
發現女兒考了個倒數,也準備送去上補習班,結果聽到一節課倆小時,瞬間心疼不幹了。
可全班就4個小孩沒在外面上課,他們這樣還能堅持多久?
看到小兒子根本聽不懂同齡小孩的英語,他們真的一點都不慌嗎?
我想未必。
畢竟孩子自己都感受到了peer pressure(同輩壓力),鬧著要上奧數班。
他倆對補習班繳械不過是時間問題。
所以妹子其實很理解那些給《小舍得》打一星兩星的觀眾,因為裡面刻畫的焦慮是真焦慮。
學好英語才能上好小學,精通奧數才能上好國中,上了好國中才能直升好高中,上了好高中才能保送top大學,生怕一步錯步步錯。
現實已經够難了,何必再在電視劇裏找不痛快?
這裡也不建議家長們觀看,怕你們越看越著急。
反而是我們這些單身青年,看著挺熱鬧,有種隔岸觀火的刺激,甚至期待後續會不會有早戀的劇情,新時代的早戀到底能不能做到“科學早戀”?
噢,如果你的孩子不是學霸是學神,那也可以看看。
裡面的第三個家庭或許能給你們一些啟發。
這家孩子是剛轉學過來就空降第一名的數學天才,米桃。
雖然家庭條件不好,但父母對她充滿信心,“我們孩子就是最棒的”。
米桃父母的扮演者看著眼熟,一查發現是《三十而已》裡面的擺攤夫婦,頗有點檸萌宇宙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