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楓:我不是個有志向的演員

清明檔票房冠軍《你的姐姐》刷屏後,張子楓今年的大銀幕刷屏之旅正式開啟。
不誇張地說,2021年對張子楓而言無疑是重要的一年。

清明檔票房冠軍《你的姐姐》刷屏後,張子楓今年的大銀幕刷屏之旅正式開啟。 不誇張地說,2021年對張子楓而言無疑是重要的一年。 《你的姐姐》4月初上映,以極具話題度的設定打響張子楓從“童星”向演員轉變的第一步; 五一檔裏,子楓合作郭富城、段奕宏兩大影帝,與榮梓杉搭檔出演姐弟,講述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七夕節,還有搭檔吳磊上演青春愛情片《盛夏未來》…… 再加上客串演出的《唐人街探案3》和即將上映的《中國醫生》,道一聲張子楓“霸屏2021”委實不過分。 巧合的是,這幾部作品都拍攝於張子楓成年前後,又都在她邁入20歲這一年接連上映,觀眾心裡,自然就有了“張子楓發力轉型”的印象。 但對演員張子楓來說,這些作品的誕生與其說“蓄意為之”,倒不如“命運安排”來得恰當了。 畢竟在這個紛雜的娛樂圈裏,在面對上升壓力的年輕一代裏,張子楓大概是最不慌不忙,怡然自得的那一個了。 觀眾知曉張子楓,大多是因為2010年那部《唐山大地震》。 電影裏,9歲的子楓妹妹大眼睛小嘴巴,嬰兒肥還未褪盡的一臉稚氣十足。 地震襲來,張子楓飾演的方登和弟弟被壓在一塊水泥板兩頭,母親李元妮(徐帆飾)情急之下脫口喊出“救弟弟!” 壓在石板下滿臉污泥的方登眼中光亮漸漸熄滅,一滴淚水滑出,孩童的滅頂絕望就這樣被精准傳遞。 電影結束,這個靈動的小女孩成了最大的驚喜,31届大眾電影百花獎上,張子楓憑藉方登的角色斬獲最佳新人獎,彼時剛滿11歲的她成為百花獎史上年齡最小的獲獎者。 但張子楓入行,卻不是從《唐山大地震》開始。 5歲因為廣告拍攝入行,7歲就在情景喜劇《電腦娃娃》中以演員身份出道。只是受年齡和可愛外形的限制,這部劇中張子楓的角色和之後很多年裏她的主要角色一樣,不是主角的女兒,就是主角的小時候。 當然,小角色並沒有限制張子楓的表演天賦: 《情感戰爭》裏她演少年老成的顧樂,一場伸手探父親鼻息的戲驚為天人,長大後回看,她自己都忍不住驚呆,“怎麼會有這麼好的節奏和調度?”; 《摩登年代》裏她演人小鬼大的丟丟,在交警面前配合徐崢上演的一齣戲中戲,讓徐崢也盛讚她最具天才,“是一個藝術家”…… 2015年《唐人街探案》上映,戲份不多的張子楓靠結尾一個反轉笑容再度出圈,擁有了第二個標籤角色——思諾,那一年,她14歲。 後來談起《唐探》,張子楓稱它是一個“轉捩點”。作為她接到的第一個相對獨立完整的角色,演員張子楓很多對於演戲的看法都是從這裡開始的。 戲齡13年,有天賦、起點高是張子楓身上最具辨識度的標籤。 2018年憑藉《你好,之華》提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之後,張子楓更是在內地00後女演員中一騎絕塵。 有人稱她為“小周迅”,有人說她是“下一個周冬雨”,言語間滿是期待。 面對觀眾給予的“天賦”標籤和諸多期待,張子楓當然會有壓力,她覺得天賦聽起來很像某種超能力,而她“很怕有一天會失去這個能力”。 因為童星出道,一路順風順水走來,張子楓深刻明白,表演這件事,僅憑熱愛和從小積攢的經驗是遠遠不夠的,“總會耗沒的”。 所以她報考北京電影學院,尋求專業指導,而非像過往很多年的表演那樣“靠感覺”。 閒暇時間,她攝影繪畫,換個角度看世界,也偷偷跑去擠公交,試圖旁觀更多人的生活。 但更多的時候,張子楓仍然在努力享受表演帶給她的幸福感。 畢竟對於小小年紀就因為熱愛走上這條路的張子楓來說,演員並不是一個職業,它初始是一種愛好,如今則已成了習慣。 她當然享受表演,看到好的劇本就會心情變好甚至手舞足蹈; 她也懂得生活更重要,每完成一部戲就會儀式性地換個髮型,提醒自己脫離角色,回歸自我。 歌手李健曾在採訪中說,過早進入娛樂圈對身心是一種傷害,尤其在這樣的時代中,人會很容易迷失自己。 但年少成名的張子楓,卻因為母親常年陪伴工作而被保護得很好。直到2018年,行程繁重的張子楓都沒有和媽媽分開超過一個星期過。 所以鏡頭裏,張子楓或高傲敏感,或樂觀張揚,都是天賦才華和職業素養的雙重沉澱綻放。 曾經在採訪中,張子楓說自己“不是一個有志向的演員”,雖然也會想演一部讓自己滿意的戲,但更多時候,她還是願意隨遇而安,一步一步慢慢走。 小萬倒覺得,張子楓曾經在自己筆記本中寫下的那句話,拿來送給即將20歲的她,很契合: 又一年過去了,小孩挺好,不要變。 注: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豆瓣及網絡,若有侵權請主動聯繫我們。清明檔票房冠軍《你的姐姐》刷屏後,張子楓今年的大銀幕刷屏之旅正式開啟。 不誇張地說,2021年對張子楓而言無疑是重要的一年。 《你的姐姐》4月初上映,以極具話題度的設定打響張子楓從“童星”向演員轉變的第一步; 五一檔裏,子楓合作郭富城、段奕宏兩大影帝,與榮梓杉搭檔出演姐弟,講述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七夕節,還有搭檔吳磊上演青春愛情片《盛夏未來》…… 再加上客串演出的《唐人街探案3》和即將上映的《中國醫生》,道一聲張子楓“霸屏2021”委實不過分。 巧合的是,這幾部作品都拍攝於張子楓成年前後,又都在她邁入20歲這一年接連上映,觀眾心裡,自然就有了“張子楓發力轉型”的印象。 但對演員張子楓來說,這些作品的誕生與其說“蓄意為之”,倒不如“命運安排”來得恰當了。 畢竟在這個紛雜的娛樂圈裏,在面對上升壓力的年輕一代裏,張子楓大概是最不慌不忙,怡然自得的那一個了。 觀眾知曉張子楓,大多是因為2010年那部《唐山大地震》。 電影裏,9歲的子楓妹妹大眼睛小嘴巴,嬰兒肥還未褪盡的一臉稚氣十足。 地震襲來,張子楓飾演的方登和弟弟被壓在一塊水泥板兩頭,母親李元妮(徐帆飾)情急之下脫口喊出“救弟弟!” 壓在石板下滿臉污泥的方登眼中光亮漸漸熄滅,一滴淚水滑出,孩童的滅頂絕望就這樣被精准傳遞。 電影結束,這個靈動的小女孩成了最大的驚喜,31届大眾電影百花獎上,張子楓憑藉方登的角色斬獲最佳新人獎,彼時剛滿11歲的她成為百花獎史上年齡最小的獲獎者。 但張子楓入行,卻不是從《唐山大地震》開始。 5歲因為廣告拍攝入行,7歲就在情景喜劇《電腦娃娃》中以演員身份出道。只是受年齡和可愛外形的限制,這部劇中張子楓的角色和之後很多年裏她的主要角色一樣,不是主角的女兒,就是主角的小時候。 當然,小角色並沒有限制張子楓的表演天賦: 《情感戰爭》裏她演少年老成的顧樂,一場伸手探父親鼻息的戲驚為天人,長大後回看,她自己都忍不住驚呆,“怎麼會有這麼好的節奏和調度?”; 《摩登年代》裏她演人小鬼大的丟丟,在交警面前配合徐崢上演的一齣戲中戲,讓徐崢也盛讚她最具天才,“是一個藝術家”…… 2015年《唐人街探案》上映,戲份不多的張子楓靠結尾一個反轉笑容再度出圈,擁有了第二個標籤角色——思諾,那一年,她14歲。 後來談起《唐探》,張子楓稱它是一個“轉捩點”。作為她接到的第一個相對獨立完整的角色,演員張子楓很多對於演戲的看法都是從這裡開始的。 戲齡13年,有天賦、起點高是張子楓身上最具辨識度的標籤。 2018年憑藉《你好,之華》提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之後,張子楓更是在內地00後女演員中一騎絕塵。 有人稱她為“小周迅”,有人說她是“下一個周冬雨”,言語間滿是期待。 面對觀眾給予的“天賦”標籤和諸多期待,張子楓當然會有壓力,她覺得天賦聽起來很像某種超能力,而她“很怕有一天會失去這個能力”。 因為童星出道,一路順風順水走來,張子楓深刻明白,表演這件事,僅憑熱愛和從小積攢的經驗是遠遠不夠的,“總會耗沒的”。 所以她報考北京電影學院,尋求專業指導,而非像過往很多年的表演那樣“靠感覺”。 閒暇時間,她攝影繪畫,換個角度看世界,也偷偷跑去擠公交,試圖旁觀更多人的生活。 但更多的時候,張子楓仍然在努力享受表演帶給她的幸福感。 畢竟對於小小年紀就因為熱愛走上這條路的張子楓來說,演員並不是一個職業,它初始是一種愛好,如今則已成了習慣。 她當然享受表演,看到好的劇本就會心情變好甚至手舞足蹈; 她也懂得生活更重要,每完成一部戲就會儀式性地換個髮型,提醒自己脫離角色,回歸自我。 歌手李健曾在採訪中說,過早進入娛樂圈對身心是一種傷害,尤其在這樣的時代中,人會很容易迷失自己。 但年少成名的張子楓,卻因為母親常年陪伴工作而被保護得很好。直到2018年,行程繁重的張子楓都沒有和媽媽分開超過一個星期過。 所以鏡頭裏,張子楓或高傲敏感,或樂觀張揚,都是天賦才華和職業素養的雙重沉澱綻放。 曾經在採訪中,張子楓說自己“不是一個有志向的演員”,雖然也會想演一部讓自己滿意的戲,但更多時候,她還是願意隨遇而安,一步一步慢慢走。 小萬倒覺得,張子楓曾經在自己筆記本中寫下的那句話,拿來送給即將20歲的她,很契合: 又一年過去了,小孩挺好,不要變。 注: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豆瓣及網絡,若有侵權請主動聯繫我們。
《你的姐姐》4月初上映,以極具話題度的設定打響張子楓從“童星”向演員轉變的第一步;
五一檔裏,子楓合作郭富城、段奕宏兩大影帝,與榮梓杉搭檔出演姐弟,講述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七夕節,還有搭檔吳磊上演青春愛情片《盛夏未來》……
再加上客串演出的《唐人街探案3》和即將上映的《中國醫生》,道一聲張子楓“霸屏2021”委實不過分。
巧合的是,這幾部作品都拍攝於張子楓成年前後,又都在她邁入20歲這一年接連上映,觀眾心裡,自然就有了“張子楓發力轉型”的印象。
但對演員張子楓來說,這些作品的誕生與其說“蓄意為之”,倒不如“命運安排”來得恰當了。
畢竟在這個紛雜的娛樂圈裏,在面對上升壓力的年輕一代裏,張子楓大概是最不慌不忙,怡然自得的那一個了。
觀眾知曉張子楓,大多是因為2010年那部《唐山大地震》。
電影裏,9歲的子楓妹妹大眼睛小嘴巴,嬰兒肥還未褪盡的一臉稚氣十足。
地震襲來,張子楓飾演的方登和弟弟被壓在一塊水泥板兩頭,母親李元妮(徐帆飾)情急之下脫口喊出“救弟弟!”
壓在石板下滿臉污泥的方登眼中光亮漸漸熄滅,一滴淚水滑出,孩童的滅頂絕望就這樣被精准傳遞。
電影結束,這個靈動的小女孩成了最大的驚喜,31届大眾電影百花獎上,張子楓憑藉方登的角色斬獲最佳新人獎,彼時剛滿11歲的她成為百花獎史上年齡最小的獲獎者。
但張子楓入行,卻不是從《唐山大地震》開始。
5歲因為廣告拍攝入行,7歲就在情景喜劇《電腦娃娃》中以演員身份出道。只是受年齡和可愛外形的限制,這部劇中張子楓的角色和之後很多年裏她的主要角色一樣,不是主角的女兒,就是主角的小時候。
當然,小角色並沒有限制張子楓的表演天賦:
《情感戰爭》裏她演少年老成的顧樂,一場伸手探父親鼻息的戲驚為天人,長大後回看,她自己都忍不住驚呆,“怎麼會有這麼好的節奏和調度?”;
《摩登年代》裏她演人小鬼大的丟丟,在交警面前配合徐崢上演的一齣戲中戲,讓徐崢也盛讚她最具天才,“是一個藝術家”……
2015年《唐人街探案》上映,戲份不多的張子楓靠結尾一個反轉笑容再度出圈,擁有了第二個標籤角色——思諾,那一年,她14歲。
後來談起《唐探》,張子楓稱它是一個“轉捩點”。作為她接到的第一個相對獨立完整的角色,演員張子楓很多對於演戲的看法都是從這裡開始的。
戲齡13年,有天賦、起點高是張子楓身上最具辨識度的標籤。
2018年憑藉《你好,之華》提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之後,張子楓更是在內地00後女演員中一騎絕塵。
有人稱她為“小周迅”,有人說她是“下一個周冬雨”,言語間滿是期待。
面對觀眾給予的“天賦”標籤和諸多期待,張子楓當然會有壓力,她覺得天賦聽起來很像某種超能力,而她“很怕有一天會失去這個能力”。
因為童星出道,一路順風順水走來,張子楓深刻明白,表演這件事,僅憑熱愛和從小積攢的經驗是遠遠不夠的,“總會耗沒的”。
所以她報考北京電影學院,尋求專業指導,而非像過往很多年的表演那樣“靠感覺”。
閒暇時間,她攝影繪畫,換個角度看世界,也偷偷跑去擠公交,試圖旁觀更多人的生活。
但更多的時候,張子楓仍然在努力享受表演帶給她的幸福感。
畢竟對於小小年紀就因為熱愛走上這條路的張子楓來說,演員並不是一個職業,它初始是一種愛好,如今則已成了習慣。
她當然享受表演,看到好的劇本就會心情變好甚至手舞足蹈;
她也懂得生活更重要,每完成一部戲就會儀式性地換個髮型,提醒自己脫離角色,回歸自我。
歌手李健曾在採訪中說,過早進入娛樂圈對身心是一種傷害,尤其在這樣的時代中,人會很容易迷失自己。
但年少成名的張子楓,卻因為母親常年陪伴工作而被保護得很好。直到2018年,行程繁重的張子楓都沒有和媽媽分開超過一個星期過。
所以鏡頭裏,張子楓或高傲敏感,或樂觀張揚,都是天賦才華和職業素養的雙重沉澱綻放。
曾經在採訪中,張子楓說自己“不是一個有志向的演員”,雖然也會想演一部讓自己滿意的戲,但更多時候,她還是願意隨遇而安,一步一步慢慢走。
小萬倒覺得,張子楓曾經在自己筆記本中寫下的那句話,拿來送給即將20歲的她,很契合:
又一年過去了,小孩挺好,不要變。
注: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豆瓣及網絡,若有侵權請主動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