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再不火,也沒人有資格罵她

雖然開放性結局引發了巨大的爭議,但它尖銳地面對了長姐如母的中國式困境,這不失為女性創作者的勇敢嘗試,她姐前幾天也寫過,點此回顧《我的姐姐》和解了,熱搜上的那個姐姐卻自殺了

也沒人有資格罵她
今天不談劇情,她姐想談一談在影片裏發現的一比特寶藏姐姐——女主角安然的姑媽,飾演者朱媛媛。
影片裏她扮演的姑媽當了一輩子的姐姐,生命裏沒有一天為自己活過,而朱媛媛也完全用精湛的演技,演出了那個為家庭犧牲了一輩子的女性。
一場醫院戲,安然向姑媽回憶,幼年被表哥當沙包欺負、被姑父偷看洗澡,語氣中帶著往事已去的平靜。
這邊,姑媽的心裡卻掀起了驚風駭浪。好面子的她雖然臉上繃著沒說,但心裡知道丈夫是什麼德行,只是背過臉去。
等安然走後,積壓的情緒傾洪而出,她邊哭邊拼命捶打癱瘓在床的丈夫。
朱媛媛這段戲的處理渾然天成,那一刻她不再是維持傳統家庭秩序的工具,她難受、自責、委屈,她憤怒,她是活生生的人,一生被困在家庭裏。
最好哭的一場戲,姑媽護著在醫院被人欺負的安然,回家後一起吃西瓜。
她把西瓜瓤最甜的地方自然的挖給安然,然後自己啃邊上。
她說起在俄羅斯生意沒做成,只帶回來幾個套娃,套娃的蓋子還找不見了,但誰說套娃只能安在同一個蓋子裏呢?
暗示著同樣身為姐姐的安然,不必走上一代人的老路。
幾個小細節,一下子把人物立住了,朱媛媛的演技屬於潤物細無聲那一掛,即便戲份不多的配角,她也能詮釋得有血有肉。
不止朱媛媛,其實好多黃金女配都被大家忽略了,她們的微博粉絲少得可憐,還被人嘲笑過演這麼多年也不火,但她姐覺得這些演技炸裂的配角姐姐們不應該被遺忘。
「國民姑媽」朱媛媛
其實在不久前,我們就見證過朱媛媛的炸裂表演。
那一次,她是癌症病患者的媽媽。

也沒人有資格罵她
《送你一朵小紅花》裏,癌症壓垮了主角一家,朱媛媛飾演的媽媽變得精打細算,把「摳」刻進了骨子裡。
化療完出醫院,媽媽面對一個抱小孩的婦女敲窗乞討,她搖下車窗怒懟婦女:“你孩子生病了嗎?他生病了嗎?”
自己平時都是一塊錢掰成五份用,最看不慣不勞而獲的乞討之人,她質問聲中,飽含一個病患家屬的委屈和爆發。
但同時出於同理心,媽媽罵完有些羞愧,又丟下了一百塊給她。
再上一次朱媛媛演技出圈,是電視劇《小別離》,她飾演琴琴媽媽,把「雞娃」人設演得活靈活現,表現出了中國父母的焦慮。
曾經,朱媛媛也是演過主角的。
她科班出身,19歲考入中央戲劇表演系。有人說,她演過的戲可以捋成一段國劇優秀作品的編年史。
1998年參演了《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飾演張大民的媳婦李雲芳,當時火得一塌糊塗。被奉為螢幕首代「國民好媳婦」。
《貧嘴張大民》還有鮮肉時期的潘粵明
接著,她出演了《康熙微服私訪》裏性格剛烈的大小姐呂珠兒,只見她披著紫色披風,解救到處惹事的皇帝。
後來,她又成為民國史詩劇《九九歸一》裏的小丫頭蔡小婉,《天下第一醜》裏的原配秀姑,《浪漫的事》裏的小市民宋雨……
無論是刻薄丫頭片子,男一號的患難之交,還是做發財夢的小老百姓,什麼角色都被朱媛媛拿捏得死死的。
2005年,朱媛媛飾演《家有九鳳》裏的老七初七鳳,成為那年代的「國民好女兒」。
她清高倔强,未婚先孕,離家出走,兜轉半生終於找到幸福。這個角色讓朱媛媛的人氣到達巔峰。
但2008年,朱媛媛和初戀辛柏青的女兒出生了。
他倆推脫了很多有分量的影視作品,包括後來成就了孫紅雷和姚晨的《潜伏》。
被問到是否遺憾,夫妻倆倒是相當豁達:“這是我們的命。而且,也許我們演了,還給人演砸了。”
朱媛媛一家三口
女兒出生,朱媛媛减少了工作量,不變的是她選擇的作品都是紮根生活的現實主義好本子。
譬如講述孤獨症患者的影片《海洋天堂》,她飾演柴嫂,拿到了金雞百花的提名,該片被認為是近十年最被低估的國產電影。
之後,朱媛媛又樂呵呵地出現在《小別離》《送你一朵小紅花》《我的姐姐》裏,飾演姐姐、嫂嫂、媽媽之類功能性角色。
從國民好媳婦、國民好女兒,變成了國民好姑媽,即使她幾十年如一日活躍在影視作品裏飾演配角,但她總能用自己的演技讓配角也發光。
「不想做藝員」劉琳
像朱媛媛這樣穩紮穩打幾十年,突然因一個配角翻紅的寶藏姐姐,必須有劉琳的名字。
她是《隱秘的角落》裏朱朝陽的媽媽,一場喝奶戲演出了恐怖片的效果,那一刻,觀眾驚歎:這個女人的戲,怎麼可以這麼好。
劉琳飾演的這位單親媽媽周春紅,她可以為兒子犧牲一切的中國式母親,但這份愛卻壓得孩子透不過氣。
作為女人,周春紅也有著隱秘的欲望,她會跟工作上的人幽會。但欲望對母親來說是可耻的,所以她約會前特意擦掉口紅。
被情人拋弃,成年人的體面要求她不能大吵大鬧,吃橘子這場戲,她演出從期望到失望,到絕望,一言不發,卻痛得人心腸寸斷。
人們這才想起來,劉琳並非橫空出世,她還是《父母愛情》裏的小姑子德華。
一個土裡土氣、大字不識的農村婦女,天天跟梅婷飾演的資本家大小姐掰嘴勁兒。
劉琳把這個村婦演得極其可愛,讓人看到她的粗糙之下,包裹著柔軟的心。
這個角色實在太深入人心,後來有比特年長的觀眾在路上偶爾劉琳,一把握住她的手眼含淚花:“德華啊,是德華”。
這股蠢萌勁頭延續到了《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劉琳是劇裡面飛揚跋扈的王大娘子。
她收拾丈夫時,下手好狠,但眼裡全是愛意。
她去看兒子中榜沒,上一秒罵罵咧咧數落別人,下一秒一個踉蹌,摔得底朝天。
大娘子承擔了全劇的全部笑點,天天喜提表情包,把一個反派角色變成了觀眾的開心果、心頭肉。
劉琳就有這樣的魔力。
當她再站到綜藝《身臨其境》的舞臺上時,已然像個王者。
配音《誤殺》裏陳沖的戲,劉琳幾乎完全走進了戲裏,看得人頭皮發麻。
這個冠軍拿得人心服口服。
殊不知,劉琳中年翻紅的背後,其實經歷過一番坎坷。
她是北電表演系93年學子,跟徐靜蕾是同班同學。
大學期間運氣爆棚,和張國榮、吳倩蓮、黃磊合作出演了電影《夜半歌聲》。
徐靜蕾那時候走花旦路線,接少女角色接到手軟,但劉琳不行。
她長相質樸,很年輕時就出演媽媽、嬸嬸之類更成熟的角色。
她是《過年回家》裏的灰頭土臉的女犯人,是《香樟樹》淳樸的陶妮,在章子怡、郭富城講艾滋村的電影《最愛》裏打醬油。
《回家過年》和李冰冰搭戲
她永遠是被豔壓的那一個,直到遇到了《父母愛情》。
不巧的是拍完《父母愛情》之後,劉琳就懷孕了,她高齡產婦,接下來兩年時間什麼工作都沒接。
等再出來,影視行業已經天翻地覆。
為了演戲,她不得不把片酬壓到剛畢業的狀態,幾萬塊一部戲,任由副導演當成群演一樣呼來喝去。
《歡樂頌》《外科風雲》《琅琊榜》……一直跑龍套,終於通過《知否》大娘子混得了臉熟。
現在,劉琳可以雲淡風輕地說:“我不想紅,不想做藝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