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從央視辭職的主播們

“我不願意過一眼望到頭的日子,更不想等到年紀老了以後,因為沒有完成的心願而暗自後悔……”

主動從央視辭職的主播們
前央視主持王小騫首度在社交平臺上公佈了自己從央視辭職的原因。
總得來說,她就是“為了人生更多的可能性”。
視頻發佈後,有人稱“別地兒掙得多,事少”。也有人佩服王小騫可以放弃舒適圈,為其加油打氣。
據悉,王小騫早在1996年就進入了央視,最早在艺文中心國際部工作,客串主持過紅極一時的《正大綜藝》。後來進入央視二套,則一直擔任著《交換空間》的主持人。
2018年離開央視後,王小騫就開始活躍在自媒體平臺,內容多以分享日常生活以及育兒觀念為主,現時擁有著300多萬粉絲。
對於她具體的收入狀況並不得知,但看其在視頻中佩戴的大鑽戒和金光閃閃的手錶,便不難看出現在的生活過得甚是富足。
話說回來,在那些從央視主動辭職的主持人中,比起楊瀾及馬東等人,王小騫的財力似乎不足以一拼……
01、從央視離職的女主播們
作為亞洲第一位榮獲國際金皇冠獎的主持人,觀眾對於周濤的印象,向來十分深刻。
1992年,她從北京廣播學院畢業後,就進入北京電視臺的播音部,成為了《晚間新聞》的主持人。由於發揮穩健零瑕疵,周濤又受邀去了央視工作,負責主持《綜藝大觀》。
緊接著,1996年,她首次站上了央視春晚的舞臺。
直到2011年,周濤連續16年擔任春晚主持人,亦是成為了迄今為止主持央視春晚最多的女主持人。
出人意料的是,2016年,也就是她擔任央視艺文中心副主任的第八年,周濤竟毅然决然地離開了央視。
當時,外界大多人都以為她是礙於和董卿競爭太大才會做此决定。
但實際上,周濤只是想要再去做更多新領域的嘗試,“其實我是覺得我是一直在變的,我覺得雖然年齡已經不年輕了,但是永遠住了一個年輕人,就有很多對未來的嚮往”。
從央視辭職後,周濤加入了北京演藝集團。
先是出演話劇、

主動從央視辭職的主播們
參演電影、
後又擔當導演重任,統籌負責奧林匹克公園音樂季。
對於老本行,她也沒有完全拋下,偶爾還會客串主持綜藝節目。
2019年,在《聲臨其境》中,除了擔任主持人,周濤還親自為《哪吒之魔童降世》配音。
在她看來,人生就應該這樣不斷向前,不斷挑戰自我。
和周濤想法一致,想要在有限時間內發揮無限能量的還有前《焦點訪談》主持人張泉靈。
2015年9月,張泉靈發文:“今後,我的身份不再是央視主持人,因為,生命的後半段,我想重來一次。”
她提及:“年初天天咳血以致醫生懷疑我肺癌,排除了之後,倒促成了我換個角度去思考我的人生。”
離開央視後,頗有頭腦的張泉靈除了加盟《奇葩說第四季》擔任導師以外,就一直在商界馳騁。
她不僅轉型投資人,成為紫牛基金創始合夥人,還在2019年1月,正式成為少年得到APP董事長。去年5月,更是登上“中國最具影響力的30比特商界女性”榜單,入選“商界木蘭”。
如今,張泉靈的身家早已上億。
與其資產相當的還有一比特,楊瀾。
最早,她因想要留學進修離開央視。出國後,通過不懈努力,楊瀾如願以償獲得了哥倫比亞大學國際事務學碩士學位,並且還與知名製片人莫利斯·莫米德共同製作導演了《2000年那一班》紀錄片,創下了亞洲主持人進入美國主流媒體的先河。
回國後,楊瀾又憑藉《楊瀾訪談錄》和《天下女人》奠定了國內頂級訪談主持人的地位。
2010年,她又轉身涉足商界,與加拿大女歌手席琳·迪翁聯手創辦國內首家高端定制珠寶品牌LAN。
次年,在丈夫資深投資人吳征的帶領下,楊瀾投資控股了羅科環球娛樂集團。
去年5月15日,她更是成為了聯想集團獨立非執行董事。
至於陳魯豫,從央視辭職後,就加盟了鳳凰衛視。憑藉為之量身打造的談話節目《魯豫有約·說出你的故事》聲名鵲起,2019年10月21日,又再度創新推出了訪談紀錄片《豫見後來》。
現在,她依然奮鬥在主持最前線,參加各種節目。
近年來,似乎只有柴靜,鮮少再有消息傳出。
2003年非典爆發時,她不顧生命危險沖去第一線採訪,為大家提供了最及時的資訊和資料,也囙此被《南方都市報》點名表揚並評為“年度風雲記者”。
然而,2014年的時候,卻有媒體報導出柴靜離職的消息。
根據曾與柴靜搭檔主持過《看見》的主持人邱啟明透露,早在2013年7月節目停播後,對方就有了辭職意向。
“這就類似一個再優秀的大廚,讓你突然去端菜了,不讓你在真正的空間裏去施展專長的時候,提出離職很正常”。
這之後,柴靜就因被曝在美國產女引發了網友的謾駡。
直到2015年年初,她推出空氣污染深度調查紀錄片《穹頂之下》後,才首次在採訪中回應了這件事。
柴靜提到,女兒尚未出生時就被診斷患有良性腫瘤。當她詢問醫生並査詢資料,得知胎兒生病是因環境污染太過嚴重後,便决定去美國生下孩子。
許是受女兒疾病的觸動,離職後,柴靜就一直安心在家照料孩子。
2019年,有媒體拍到她和友人相聚,紮著丸子頭,穿著一件簡單的T恤,眼神中再無從前的尖銳鋒芒。
02、從央視離職的男主播們
有人為孩子褪去光芒,也有人為了妻子放弃大好前程。
由《新聞30分》主播,晋昇為《新聞聯播》的第四代主播,郎永淳花費了16年時間。
原本按照這個軌跡發展下去,央視當家主播的位子會越來越穩固。
但郎永淳卻在2015年,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震驚的决定,即從中央電視臺辭職。
原來早在2011年,他的妻子吳萍就檢查出了乳腺癌。
在治療一年後,妻子病情沒有好轉,癌細胞反而轉移,囙此郎永淳不得不將吳萍送到美國治病,與此同時也讓兒子一同出國陪伴媽媽,就這樣只剩他孤身一人留在國內處理工作。
令人唏噓的是,癌症的治療費用不容小覷,郎永淳在央視的薪水完全是杯水車薪。
眼看著妻子病情愈來愈嚴重,舉足無措的他只好向央視遞交辭呈,開始下海經商。
好在,是金子在哪裡都會發光。2016年,郎永淳創業成功,成為了找鋼網高級副總裁兼首席戰畧官。在解决了醫藥費這個難題後,妻子的病也日漸好轉,基本痊癒。
當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時,郎永淳卻因酒駕被拘役了三個月。
事情是這樣的,當天,因為工作應酬飲酒的郎永淳,在回家前就已經找好了代駕。
可誰成想馬上要到家的時候,代駕因為身體不適離開了。郎永淳想著馬上就到家,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於是就抱著僥倖心理自己駕駛,結果直接撞上了其他車輛。
幸而,事發後他便幡然悔悟再未犯錯。
現在,郎永淳又有了全新的身份。除過擔任58到家集團首席公共事務官一職,他還受聘為河北傳媒學院藝術碩士(播音主持方向)碩士生導師。
而以前在央視擔任《財富故事會》欄目主持人的王凱,也同樣成為了年收入過億的大老闆。
2013年,王凱發文稱“從此問心而生,隨性而活”,由此宣告從央視離職。
起初,他只是想先多花些時間陪伴孩子,凱叔笑稱自己的女兒是“故事吃貨”,每天都要纏著他講故事,不在家時便將故事錄製成音訊。
一次,他不小心將錄製的故事錯發到了女兒班級群,竟出乎意料地獲得了其他小朋友的喜愛與認可,大家親切地稱他為“凱叔”。
後來,為了方便更多孩子們收聽故事,他就注册了“凱叔講故事”公眾號,並於2014年4月正式創辦“凱叔講故事”。
2016年,王凱又憑藉《凱叔選給孩子的99首古詩》榮獲中信出版集團“優秀作者”。2017年12月,他重拾本行,擔任了湖南衛視《聲臨其境》的主持人。
最後,再來說說馬東。
在央視待了整整14年,馬東直言:“我離開央視,不是因為有平臺比它更好,因為沒人能比它好,是我自己希望尋求改變。”
决定辭職那會,他就一直在尋找適合自己的工作,直到碰到愛奇藝CEO龔宇,兩人想法一拍即合。
2013年,馬東即刻加盟愛奇藝,擔任首席內容官一職。2015年,他又决定離開愛奇藝,自立門戶創辦了米未傳媒,公司製作推出的《奇葩說》一躍成為90後最喜歡看的綜藝之一。
當下,米未傳媒估值已經超過了20億,而馬東也被稱為“60後最會賺錢的胖子”。
綜合來看,這些主持人們在離開央視以後,無論是徹底轉行,或是繼續留在傳媒領域發展,他們大多數人都做出了一番成就,祝福他們未來會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