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張子楓:貴人是馮小剛

全網都在討論《我的姐姐》,張子楓也用“遞進式表演”征服觀眾,成了坊間“00後演員”呼聲最高的一比特。
《我的姐姐》在上映前,曾被很多人質疑:關於女性命運的電影早就拍爛了,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事實證明,《我的姐姐》上映三天就拿下了4億的好成績,打敗了同期的多部好萊塢大片,成了假期檔的一匹黑馬。
《我的姐姐》主要講述:一個從小被家庭忽視的24歲女孩,在父母離世後是否有義務撫養2歲弟弟的故事。
一邊是自己的夢想和前程,一邊是懵懂無知的弟弟,還有一堆道德綁架的親戚;面臨人生抉擇時的掙扎和痛苦,被張子楓完美演繹,讓觀眾也淚流滿面。

“妹妹”張子楓:貴人是馮小剛 20
從電影院出來的觀眾,無一不在吹爆張子楓的演技,覺得“下一個年輕影后必定是她”!
5歲出道,演了15年戲,張子楓的演技一點點被發掘,終於迎來了被正視的一天。
一、5歲開啟北漂生活
張子楓出生於2001年,自牙牙學語起就喜歡模仿電視劇裏的人物,時常逗得父母哈哈大笑。
三歲時,張子楓就能清晰地表達“我想做演員”這件事,讓周圍的人很詫異。
儘管多數人都覺得張子楓很幼稚,可父母卻很支持女兒的“夢想”,還經常帶她參加少兒節目,以此來培養女兒的鏡頭感。
2006年,父母帶5歲的小子楓去參加河南地方電視臺的少兒節目,女演員魏辰妃受邀去做评审,特別看中張子楓,還對她的父母說:“你們把孩子放在河南太可惜了,應該帶她去北京發展。”
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魏辰妃還給張子楓的媽媽留了電話,再三表示“如果去北京,可以聯系我”。
回到家後,張子楓的爸媽一夜沒睡著覺,一直在探討魏辰妃的建議,最終決定:媽媽辭掉工作,帶女兒去北京,爸爸繼續在家賺錢。
就這樣,媽媽帶著張子楓做起了北漂,輾轉居住在親戚家和地下室,開啟了跑劇組生涯。
爸爸的薪水並不高,除了自己開銷,大部分都打給了媽媽,卻依舊無法支撐北京的高消費。
為了省錢,母女倆輾轉寄居在多個親戚家,當年遭受了不少白眼。
早上,在主人家還沒起床時,她們便躡手躡腳地起來,悄悄給親戚收拾好衛生,偷偷出門找活兒。
為了避免趕上親戚家的飯點兒,母女倆即使早收工也不會回去,總是等到睡覺前才回家。
一旦親戚家有客人,她們也是能避則避,就像老鼠見了猫一樣,始終沒有歸屬感。
這樣的日子,她們母女一共過了3年,張子楓也從懵懂無知的小屁孩兒,長成了一個內心有故事、會看別人眼色的孩子。
二、受馮小剛提攜,終於靠演戲養活自己
2009年,由馮小剛執導,張國立、徐帆等人主演的《唐山大地震》正式立項,也面向全社會招聘小演員。
張子楓的媽媽得到消息後,馬上帶女兒去劇組遞照片和資料,並經過了層層面試和考驗,終於拿到了“小方登”的角色。
原本,和張子楓競爭的還有很多小演員,是馮小剛看了張子楓的戲,最終拍板了她。
為了能飾演“小方登”,8歲的張子楓和媽媽改說唐山話,吃透了故事,做足了準備。
在開拍之前,馮小剛讓張子楓談談對故事的理解,小姑娘一下就哭出來,抽搐著問:“為什麼啊?媽媽為什麼只救弟弟不救我,我也是她的孩子啊。”
就連馮小剛都被張子楓哭得難受,對子楓媽媽說:“在一個劇組裏,孩子都是最不可控的因素,但我相信,你女兒是個例外。”
《唐山大地震》開拍時,恰好是深秋,因為劇情需要,演員們需要一整天在雨水中度過,成年人都叫苦連天,小子楓卻一直在咬牙堅持。
那場壓在廢墟樓板下的戲,張子楓一共拍了6個小時,她也在下麵趴了6個小時,卻硬是沒哭一聲,一直將情緒壓到了被揪出來的那一刻。
張子楓的戲,讓現場很多工作人員落下了淚,馮小剛也力排眾議給了張子楓很多特寫鏡頭,將這個小女孩推到了全國觀眾面前。
就這樣,在馮小剛的提攜下,張子楓憑“小方登”出圈,拿到了百花獎最佳新人獎,並成功簽約華誼,成了公司最小的藝人。
有記者問:“拍戲時那麼苦,你是怎麼咬牙堅持的?”小子楓回答:“我就想好好演戲,給爸媽在北京買一套房子。”
因為受夠了四處寄居的生活,“買房”成了張子楓內心最大的執念。
三、再受陶虹、王寶強等人提攜
2010年,華誼為了捧王寶強,打造了《我的父親是板凳》,便讓張子楓飾演了“女二號紅兒”。
在《我的父親是板凳》中,張子楓的母親由陶虹飾演,為以後和徐崢合作埋下了伏筆。

“妹妹”張子楓:貴人是馮小剛
這部劇中,張子楓有大量的哭戲,她卻從來不需要眼藥水,回回都是真苦,讓陶虹驚訝不已。
隨後,張子楓又在《情感戰爭》《心術》《宮鎖沉香》《璀璨人生》等劇中,分別與張國強、張嘉譯、朱永騰等人合作,學到了不少表演技巧。
2013年,徐崢的《摩登年代》開拍,陶虹力薦張子楓,她也再次登上了大螢幕。
直至開拍後,徐崢才明白了“陶虹為何那麼喜歡張子楓”,連他自己都數次誇讚張子楓:“這個小朋友太厲害了,簡直是個小小藝術家,帶給我太多的驚喜。”
毫不誇張地說,但凡和張子楓合作過的老演員,無一不對她偏愛有加。
2015年,《唐人街探案》開拍,王寶強對陳思誠力薦張子楓,她也拿到了飾演“神秘少女”思諾的機會。
電影結尾處,“神秘少女”思諾的邪魅一笑,成了很多影迷的心理陰影,久久難以忘懷。
“思諾”的驚豔表現,讓張子楓被更多人熟知,她也擺脫了“乖乖女”的戲路,從此成了大導演們的最愛。
後來的《小別離》《我們的少年時代》《快把我哥帶走》《我和我的祖國》等,讓張子楓一步步穩紮穩打,成了00後演員中最亮眼的一個。
近幾年,張子楓儼然成了最搶手的小演員,合作的對象也都是周迅、段奕宏、郭富城、於和偉等人,演技倍棒,未來可期。
2020年7月,張子楓以全國第三名的好成績被北電錄取,走向了人生的另一個階段。
而8歲時“為爸媽買一套房的願望”早已實現,張子楓也成了“國民妹妹”,朝著更璀璨的未來出發。
4月2日,《我的姐姐》上映後,口碑一路飆升,成了同期電影中的黑馬,三天就拿下了4億票房。
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張子楓還有三部電影,一部電視劇要播,勢必會留下“張子楓年”的佳話,為自己的職業生涯劃上重要的一筆。
時至今日,張子楓已經出道15年,一路穩紮穩打,遇到很多貴人,終於撕下了童星的標籤,完成了轉型的目標,成了00後演員中最出彩的一個。
期待張子楓有更多佳作,完成從“國民妹妹”到演員的真正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