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佳凝為何淡出娛樂圈?

薛佳凝還有白月光的角色在,大家對她的童年濾鏡也很深。雖然糊,她還是能偶爾接個戲、上個綜藝維持曝光。日子比從沒紅過的糊糊們過得舒服多了,跟大多數普通人相比,更是完全不用愁,慕了。

薛佳凝為何淡出娛樂圈?薛佳凝為何淡出娛樂圈?
娛樂圈害真的挺玄學的,紅和flop可能都是一線間。
就說薛佳凝吧,一個哈妹紅遍全國。哈妹之後,角色幾乎全軍覆沒。
她最近接受採訪還在說,沒有演員不想紅。但演員這行很被動,紅不紅自己决定不了。
一線丨薛佳凝一不小心說漏嘴自曝單身細數淡出娛樂圈的原因
自動播放
說起來,薛佳凝這幾年是真的挺糊的。
她上一部提起來有姓名的作品還是《擇天記》。
而這部作品出名也不是因為她,而是鹿晗和娜紮。
她屬於圈子裏自然而然糊掉的那一批。
薛佳凝本身起點還蠻高的。她從小顏值就高,學習成績也好,在藝術團學習過主持、唱歌、跳舞各種才藝。
8歲就在哈爾濱電視臺主持過節目。黑龍江省第一次少年兒童主持的現場直播節目,少兒主持人就是她。
還陪同省長和市長一起接待過捷克斯洛伐克的領導人。
小時候就上過黑龍江電視臺的春晚,是當地的小明星。
她老鄉張鐸就提到過,高中的時候諮詢考學找過薛佳凝。
第一次見她,覺得她漂亮的像個娃娃。
條件好,從小又一直在學才藝,還有主持經驗,所以薛佳凝一直想考北京廣播學院。結果北廣沒去成,最後考進了上戲。
雖然沒當成主持人,但薛佳凝真的很幸運。
她的臉圓圓的嬰兒肥,很受廣告商們青睞。進大學一個月廣告邀約不斷,拍到手軟。
大一第一年光是廣告就拍了十幾條。
拍廣告受青睞,戲也很容易找上她。
人生第一部電影也是在大一,一拍就是女一號。
這電影的卡司在當時看來很不錯。
導演是當時上海的名導黃蜀芹。搭檔的男主吳大維,也拿過金像獎最佳新人獎。
只不過拍完之後很久才播,水花不大。
黃蜀芹不僅讓薛佳凝當了電影女一,還給了她前輩的溫馨提示。不要一直拍廣告消耗曝光,可能會讓觀眾厭煩。
薛佳凝也確實聽了勸,在這之後,沒再一直接廣告。一直到大四的時候遇上關錦鵬,她才又接了。
關錦鵬憑藉《胭脂扣》早早拿下金像獎最佳導演獎,後來還導過《藍宇》、《阮玲玉》等大作。
他拍的這條廣告是雅倩的,很符合大學生青春活力的氣質。
關導還肯定地跟她和其他拍廣告的小夥伴說前途無量,薛佳凝才動了心。
前途無量與否不好確定,錢途沒耽擱。
她大一就開始存錢,到大學畢業,存款已經五十萬了。
那會兒可是90年代,錢很值錢。
大學剛畢業時,薛佳凝還是很幸運。畢業第一年,就演起了大女主。
再之後,薛佳凝就遇上了讓她爆火的《粉紅女郎》裏的哈妹。
當年哈妹這個角色在全國海選,競爭很激烈。
薛佳凝去試妝定妝,第一個效果不好,還專門跟造型師商量多做幾個。因為形象貼合,試完戲,劇組還跟她聊過檔期和費用的問題。
結果等了好久,沒消息了,薛佳凝都以為沒戲了。
直到有一天,她在上海街頭遇到劇組副導,再問了一次消息,她才被定下來。
哈妹火遍大江南北,成了80後、90後心頭的經典。
薛佳凝一方面吃到了角色紅利,整個人爆紅。另一方面,被角色標籤帖的死死的,走在路上被遇到,很多人直接喊她哈妹。
《粉紅女郎》之後,她嘗試了很多不同的角色,但水花都不大。最有名的還是她跟杜淳合作的《租個女友回家過年》。
只不過,這也沒能蓋掉哈妹的光芒。
反倒是因為跟杜淳認識,後來捲入了插刀教,站隊杜淳,掉了一波路人緣。
而且,不停拍戲讓薛佳凝感覺身體像被掏空,工作的快樂沒了。
她就决定减少拍戲,給自己充電。
正好2013年,她拍戲去西藏待過,對藏傳佛教有了興趣。到2015年,她開始每年進藏去佛教淨化一下內心。
2017年,再被關注到動態的時候,薛佳凝已經皈依佛門了。
當然,鏡頭前的戲就更少了。
一直到2018年,她參加綜藝《演員的誕生》,大家才發現她的臉有些垮。
還被吐槽不保養和整容過度,臉僵了。
當演員的,臉不能打了,作品也跟不上了,曝光度肯定减少,flop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只不過,糊咖有糊咖的生存法則。
薛佳凝還有白月光的角色在,大家對她的童年濾鏡也很深。雖然糊,她還是能偶爾接個戲、上個綜藝維持曝光。
日子比從沒紅過的糊糊們過得舒服多了,跟大多數普通人相比,更是完全不用愁,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