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娃,當代中產的精神之戰

最近幾年,教育界有個很熱門的話題叫做“雞娃”。
這種給孩子從小十全大補培養才藝、能力,以防止中產家庭的階級性向下流動的行為,可謂是內卷卷到世界盡頭。
想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這地球上算什麼,想陪你在小學畢業旅行上逛極圈,才是家長的浪漫。
劉濤、李光潔主演的新劇《陪你一起長大》,把學齡兒童教育內卷這一現象,搬到了福斯面前。
瓦房真的好可愛嗚嗚嗚

當代中產的精神之戰 當代中產的精神之戰
雞娃,燒錢與燒精力的叉燒組合
《陪你一起長大》講了當代一線都市的家長們如何“雞娃”的故事。一開始,我們誤以為這裡的“雞”是形容詞,結果研究了一下,是動詞,指給孩子打雞血。
一般來說,雞娃有兩種模式,一種是燒錢。高端燒錢是上馬術、擊劍之類的課程,普通燒錢則是外語(英法優先)、形體或語言表達(舞蹈、糢特、主持人)。
劇裏,全職貴婦林芸芸的女兒,就是鋼琴+芭蕾為主攻,提升淑女貭素。不過這些不够特別,所以再加個法語。
儘管女兒2歲就學英語,可現在大部分小孩也都學,便顯得不够突出了。
學體育、藝術的雞娃管道叫“素雞”,學應試教育課程叫“葷雞”,那這位小妹妹算是葷素結合,營養過剩。
這種一旦成功,就算是“牛蛙”。牛蛙(牛娃)也分好多種,像樓上的新月小妹妹,叫做人工牛,屬於家長老師灌出來的。
若是“天牛”,則是那種天賦强、從小聰明伶俐,無師自通的小朋友。劇中普通打工人家的小孩李非凡,屬於天牛。爸爸不想帶,媽媽沒工夫,一樣45秒解三階魔方。
大家心裡清楚,天牛的概率太低,囙此,大部分家長還是要雞。
另一種雞娃管道是家長磨耐性費精力,未必全都是自己手把手喂雞,但相對的,一定有高度的自我犧牲精神。
劇中劉濤一家的老朋友就是如此,國內上學競爭實在太難,乾脆移民。
條條大路通羅馬,不如出生在羅馬,寧可放弃在魔都的工作,跑去國外重新開始。孟母三遷也不過是找了套學區房,換國籍雞娃,連家長都要重獲新生了。
凡事總有個例,還有的小孩,叫做“不耐雞”。不耐雞和卡耐基毫無關係,並不是指小孩很會搞人際關係,而是特指扛不住打雞血,上課外班上不進去的小孩。
胡可扮演的何景華家的兒子,由於隔代親的長期溺愛,自製力差,所以接受不了被雞。
現時劇中出現的四組家庭裏,唯一沒有出自家長意願被雞的小孩,是陶昕然扮演的沈曉燕家的兒子。
不巧的是,這家人裏,被雞的不是孩子,是家長。
窮人連雞娃的資格都沒有?
在“雞娃”的漫漫長路裏,有一點概念一定要分清。
孩子是被打雞血的,所以打雞血這一行為主體是家長。就像大人不挑食是因為他們只買自己想吃的東西一樣,會給孩子打雞血的家長,普遍對自己也很能打雞血。
陶昕然扮演的媽媽沈曉燕,是普通的量販店女工,因為在大城市沒有自己的房產,離婚後沒辦法,只好和前夫住在一起,撫養權也在前夫手上。
前夫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她便只能自己一人支撐起家裏的開支。欣慰的是,她家的孩子是劇中幾個孩子裏最聰明的那個,從小家長沒怎麼費心,也甩開其他人一大截。
她倒是想雞,然而沒錢雞。或許有人要問了,孩子已經是無師自通的小天才了,怎麼還需要被雞?
擅長打雞血的家長之間互相攀比養雞,所以逼得原來持自由放養態度的家長不得不雞。看到在本地有房還有兩個孩子的媽媽都要去爭,這個無房而且沒有豐富育兒經驗的媽媽,心態崩了,鬥志有了。
劉濤扮演的媽媽蘇醒,亦是如此。夫妻兩口子都是高材生,雙職工家庭,按理說不操心孩子的智商。
可是看到老朋友們言傳身教,養雞要贏在起跑線上,我們都要綠卡養雞了,這顆落後的心就成了無人駕駛的新能源汽車,在養雞高速路上狂奔。
孩子不是你想雞就能雞,劇中胡可一家人裏,女婿是外地大專生,經濟條件比不上女方一家,連想雞孩子的資格都沒有。自己學歷低,被質疑教不好孩子,有口難辯。
現實裏,有很多家長,為了雞孩子,首先自雞,邊雞娃邊考證。想雞孩子,首先要雞家長。
看似高貴的高收入、事業有成爹+全職媽媽家庭,嘴硬說著不焦慮,其實背地裡偷偷關注著其他家怎麼競爭超强師資的公辦小學,看似在微信群裏波瀾不驚的媽媽,也會為有人出頭為大家討說法而笑出聲。
當有錢有能力的家長同樣捲進雞場,養雞競賽才算正式打響第一炮。
家長這一代,有的人確實輸在起跑線上。但隨著資源透明化、資訊公開化,一個微信群,就能把仙子的羽毛燒焦,讓雲端上的貴婦也變成火雞。
養雞本身,和家長對自我的審視關聯極强。
成年人之間,有學歷鄙視、工作鄙視、能力鄙視。女工為了爭重點小學讀書權,到校長跟前一通鬧,在文化人和有錢人眼裡,會直接上升到“這樣的人生不出好孩子”“影響全體家長的形象”。
他們不僅會以家庭為組織開展對外審查,對家庭內部還要自審,公眾道德要有,子宮道德也要有,選擇好的基因都是學問,內卷都卷到受精卵了。
聽我一句勸,秦始皇的兒子尚且沒混多好,沒必要飛上天和偉人肩並肩。
雞家長,只雞媽媽,不雞爸爸?
《陪你一起長大》雖然主要說的是“雞娃”的故事,但在家長們接力攀援,想要登頂養雞場C比特的過程中不難發現——
與其說是家長們想“養雞”,不如說是,有些家庭,和來自社會中無處不在的壓力,令媽媽們不得不“養雞”。
對雞娃的人來說,孩子能學這學那兒,住著大別野,院子比普通人家還大的全職太太們毫無疑問是“皇族”。
可一旦雞不起來,丈夫就有資本像boss訓員工一樣,拿出一副你好吃好喝的竟然連孩子都養不好的氣勢。全職媽媽如果雞不好娃,就會被掌握經濟大權的丈夫指責“養你幹什麼”……
你說,這氣人不氣人?
事業女性,也要養雞。
她們不是有高學歷,就是有强能力,要讓她們承認自己不行,比死老公的痛苦還多一些。
自己已經很優秀了,自己的孩子居然趕不上別人家靠灌課長大的小孩,不科學啊。小人書的進化版繪本,要買起來,輔導班的高階版一對一,要上起來。
普通媽媽更著急養雞。
她們當中有一部分會反思,今日自己的窘境就是昔日沒有好好上學而導致的。她們沒有太强大的精力和經濟實力,但願意豁出面子,給孩子未來的打工人之路墊一塊含金量高的敲門磚。
媽媽重視養雞,其中很多人,是真的覺得這世界上什麼都靠不住,唯一能靠得住的就是自己一手養大的孩子。
反觀爸爸,像劇中蘇醒老公那樣真的看得開的,是為數不多的家長。現實中,有更多糟糕的情况。
其中一種情况是,爸爸壓根沒有管,什麼時候接送孩子上學一概不管。
還有一種情况是,有的爸爸覺得,“養雞”就是孩子應有的生態環境,管你是不是青蛙(天資較為普通的孩子),反正灌就對了,人工牛也是牛蛙,我負責出錢,其他一概不用管。
甚至還可以隨時拿“你們已婚女啊~在工作上就是沒有未婚的專注~”這種“已婚職場女性平衡不了家庭和事業”的話題,攻擊會帶孩子的其他職場人。
著急養雞,無非是對競爭的一種應激反應。
可人生到底在爭什麼,是爭名校、名師,還是好工作、一線都市的居住權,還是豪車豪宅,爭權還是爭錢,家長們真的已經心裡門兒清了麼?
E姐結語
作為一個未婚未育的女性,第一次聽說身邊的人如何雞娃,以及看到網上其他人的雞娃心得,只有一種感受——
看不懂,但內心極為震撼。
劇裏已弱化、美化、沖淡了許多雞娃的現實,相對來說整體是比較合理、主線劇情是保持在理性而非狗血的範疇裏的。
小時候當皇帝養,中學當王子公主養,最後也不過就是結婚生子一條龍。作為一個玩《美少女夢工廠》都不捨得讓女兒天天上學打工的人,在看劇之後,分外疑惑。
如果說上清北複交是人生理想,那家長自己招家教的時候寫著“清北複交優先”,自己就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勁?如果說學冷門高端特長是人生理想,那真的讓孩子當“瀕臨滅絕的手藝傳承人”,他們樂意嗎?
精英家長們自然知道,高負荷、長期的疲勞生活會减弱孩子的想像力、創造力。那他們為何還是要這麼做呢?
對於這些家長來說,孩子究竟走向何方,從來都不是第一要義。讓孩子對自己這個家長的身份頂禮膜拜,享受愛的施捨與孩子的回報,才是他們想要的,嘴上說很累,其實內心很接受這一套。
如果真的打心眼裏拒絕,絕不會口嫌體直,一切的口嫌體直的重點,都在體直。雞娃,與其說是家長由教育資源、社會競爭產生的壓力,倒不如說是作為孩子的統治者的危機感,pua孩子的快感。
《陪你一起長大》在拋出這些問題的時候,同時也在提醒家長們,這世界確實不是條條大路通羅馬,但人人要都去羅馬,羅馬就不值錢了。怎麼在羅馬之外的地方找到自己的價值和快樂,是更大的學問,而這門學問,要孩子和家長一起研究,才有成效。
可能看到這裡,有一些正在雞娃的家長會想反駁我。我們也只有一句要問:
若一個孩子同時具備機智、聰穎、健康、大方、得體、高度的自製力、隨手拈來的藝術素養、卓越的領導能力等一系列優點,你以為你還能管得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