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渝民的尷尬也是臺灣偶像的無奈

臺灣偶像劇曾掀起的風潮成為了一個時代的印記,這些偶像男主們也成為了許多少男少女的青春記憶。相比於如今許多愛豆盛名之下,名不副實的實力,這些臺灣偶像劇男星們,至少曾用作品征服過觀眾。
當下最具話題度和爭議性的電視劇,正在熱播《大宋宮詞》應該榜上有名。《大宋宮詞》被視為《大明宮詞》的姊妹篇,但豆瓣3.5的評分屬實讓人難以接受。

周渝民的尷尬也是臺灣偶像的無奈
劇中的一眾主演,也被連累、受吐槽,曾經風靡亞洲的“頂流偶像”,如今轉行做演員的“美男子”周渝民,首當其衝。
走“中年瑪麗蘇”線路的周渝民被吐槽,昔日男神也落入了演技、形象的備受爭議的尷尬境地。
事實上,眼下周渝民的尷尬,也映射出了昔日紅透半邊天的臺灣偶像小生們,在今時今日的無奈:當年多風光,如今朵拉胯。
2001年,一部《流星花園》風靡整個亞洲,由柴智屏一手打造的F4一炮而紅。
當時的F4到底有多紅呢?
兩張專輯銷量超700萬,出道一年帶動2個億的商業收入;
19場世界巡迴演唱會,平均每場觀眾3萬人;
在菲律賓舉辦演唱會時,他們受到了時任總統的接待;
2003年,成為美國《福布斯》權力榜唯一上榜的華籍組合……
F4諸如此類的榮耀,簡直不勝枚舉。
而臺灣偶像劇市場也隨著《流星花園》的到來,開啟了最輝煌的時代。
作為F4的成員,周渝民更是憑藉“花澤類”一角,躋身當紅小生。自身略顯憂鬱、清冷的氣質和帥氣的外表,更讓周渝民獲得了“美男子”和“貴公子”的稱號。
因為人氣居高不下,周渝民獲得了柴智屏的偏愛和力捧,為他量身定制的角色,一度打開了日本娛樂市場。
紅到發紫的周渝民,他當初的人氣值,放到今天也是頂流中的“最强戰鬥機”。
周渝民的爆紅其實很偶然,本是陪著朋友去試鏡,卻被導演相中成了演員。
在此之前,偶像這個行當甚至都不在周渝民將來謀生手段的考慮範圍,因為紅得太意外、太突然,他也沒有長遠的職業規劃。
突如其來的機會和資源,就像是天上掉下的餡餅,砸到了毫無準備的周渝民身上。對於如何發展、會不會過氣等問題的思考,可能他自己都沒做好打算。
再加上初出茅廬、毫無經驗,一切都聽從公司的安排,等到他開始為自己的偶像事業感到恐慌的時候,為時已晚。
說實話,偶像劇的主要特點就是男帥女美,劇情够甜或者够虐就可以了,對於演員的演技要求反而不會太高。
換言之,長期在偶像劇裏摸爬滾打的藝員,對演技提升並沒有多大幫助。相反,還很容易淪落為“花瓶”。
而在《流星花園》之後,從《貧窮貴公子》《狂愛龍卷風》《戰神》《深情密碼》等後續作品中可以看出,周渝民的戲路依舊停留在偶像劇上。

周渝民的尷尬也是臺灣偶像的無奈
直到《痞子英雄》中又帥又痞的“陳在天”出現,大家好像看到了周渝民逐步擺脫偶像氣質的轉型之心,穩步轉型成演技細膩的實力派演員。
2012年,周渝民憑藉《彼岸1945》榮獲金鐘獎視帝。
從2001年入行,到2012年獲封視帝,距離周渝民入行已經過去了十多年。這十多年的時間,臺灣影視產業被內地同行全面趕超。
儘管在影視表現上他一直在尋求突破,像電影《新天生一對》中落魄的單身父親,《反貪風暴2》中的“殺手”形象,但是結果總是不盡如人意,少了一鳴驚人的運氣和實力。
此時的周渝民,如果挑戰正劇角色,這本就是最要求演技的事情,非科班又不是天賦型演員的周渝民,並沒有過人的優勢;再去轉戰偶像劇,年齡拼不過小鮮肉,用力過猛還會被群嘲油膩。
到了無所適從的不惑之年,面臨著“前後夾擊”的窘况,而這並不單單只出現在了周渝民的身上,昔日的偶像小生們同樣面臨著“中年危機”。
《流星花園》曾在臺灣創下平均6.43的逆天收視率,在它的影響和“偶像劇之母”柴智屏的全面操盤下,臺灣偶像劇迎來了“黃金十年”。
也是從那時開始,瓊瑤領銜的“言情時代”,開始被“偶像時代”接盤和取代。
正如我們此前所說的,偶像劇的配寘,我們可以理解為:帥哥美女+瑪麗蘇劇情。
《惡作劇之吻》《薰衣草》《鬥魚》《王子變青蛙》《惡魔在身邊》等,都掀起了一陣偶像風。
鄭元暢、郭品超、明道、賀軍翔等一批偶像小生,也開始進入福斯視野,獲得極高關注,捧出了不少“偶像劇一哥”。
所謂“成也偶像劇,敗也偶像劇”,一夜爆紅後的“一哥”們,紛紛顯現出後勁不足的勢頭,演什麼都像偶像劇,讓他們被捆綁在偶像劇的範疇,難有發揮和出頭。
像是憑藉黑幫主題的偶像劇《鬥魚》出圈的郭品超,188公分的身高、帥氣俊朗的外表,再有《鬥魚》虐戀劇情的加持,讓郭品超迅速躥紅。
只是在演過幾部劇之後,這位有著“九頭身美男”美譽的郭品超,卻突然銷聲匿跡,作品漸漸减少,人氣也不復從前。
更為人所惋惜的莫過於“霸道總裁”的鼻祖明道。要知道,當年的《王子變青蛙》一開播,就打破了《流星花園》的超高收視率紀錄。
明道飾演的“單均昊”,不僅演技線上,而且一出場自帶的貴公子氣質,絕對是霸道總裁中的翹楚。
後來的《愛情魔發師》《星蘋果樂園》等,雖然出身貧寒,但是明道塑造的眾多富二代形象,卻深入人心。
演而優則唱的明道,又與其他幾比特成員組成了“183 Club”組合,一度成為最受歡迎組合年度焦點。
《真愛》《迷魂記》《甜蜜約定》等大熱單曲,更是耳熟能詳,風靡大街小巷。
然而時至今日,昔日偶像劇的絕對男一,淪落到無戲可拍,此前更是在某檔演員綜藝中,被年輕小輩淘汰,更自曝那是他這一年的第一場戲。窘迫的現狀,令人唏噓。
其實,不止是我們之前提到的周渝民在一直嘗試轉型,像意識到危機的明道等人也在轉型之路上頻頻用力。
例如此前明道在徐靜蕾的電影《綁架者》中首挑動作戲,化身拼命三郎。可惜的是,本以為是翻身之作,結果卻暴露了更多的演技短板。
浸染在偶像劇氛圍中的偶像小生們,演技沒能得到同步提升,最終淪為了“男花瓶”。在娛樂圈緊張、頻繁的新舊交替中,他們註定要成為時代的眼淚。
正所謂“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偶像小生們沒落的原因未嘗只是歸咎於他們自身,臺灣偶像劇歷經了“黃金十年”後,不可逆轉的開始走下坡路。
當年的臺灣偶像劇幾乎處於壟斷地位,開啟刷屏模式,甚至於同期的日韓劇,都無法與之匹敵。
並且無論是從題材、角色、服化等方面,幾乎每一部偶像劇都能拿出新鮮的東西,應了那句“拍什麼,火什麼”。
而隨著內地影視劇市場的興起,顯然對臺灣偶像劇產生了巨大衝擊。
其實,早在1998年《還珠格格》風靡大街小巷的時候,早已初見端倪;同年的一部《將愛情進行到底》,更是被視為打開了內地愛情偶像劇的大門。
而到了2000年後,《紅蘋果樂園》《男才女貌》《粉紅女郎》《都是天使惹的禍》《仙劍奇俠傳》等一系列電視劇,不僅涵蓋了古裝、現代、漫改等眾多類型,而且兼具偶像和實力的演員們如春笋般湧現。
反觀彼時的臺灣偶像劇,似乎陷入老套路無法自拔,創新能力的持續下降,讓大家審美疲勞,失了興趣。
巨大的內娛影視市場就像是一塊塗滿了蜜糖的蛋糕,吸引著內地演員的同時,也讓對岸的偶像小生們嗅到了甜頭。
像是蘇有朋、林志穎等人,開始紛紛轉戰內地市場,尋求發展。《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等劇作的成功,更堅定了這些藝人紮根內地的想法。
於是,本就勢漸微弱的臺灣偶像劇市場,更是沒了競爭力,率先出局。而這種頹靡的狀況,也把後來的偶像小生們逼入了死胡同。
北上還是留守,成了不得不做的選擇。
和很多演藝之路走入死胡同的人一樣,周渝民等一眾曾經的偶像們,明智的選擇了“北上撈金”之路。
沉寂許久的周渝民在2018年,選擇高調複出。先是與胡冰卿等人合作了古偶劇《櫃中美人》,後又搭檔當紅小花迪麗熱巴,出演了大火小說改編的《烈火如歌》。
只可惜,想當年無數少女心中的翩翩公子,也經不起歲月蹉跎。發福的周渝民終究是辜負了所飾演的角色“天下第一美男”的稱號,也成了網友口中的槽點。
再到現今豆瓣評分大跳水的《大宋宮詞》,大家不禁要為周渝民捏了把汗。
對於轉戰內地的曾經的偶像劇男主來說,大體可以分為三類:
像是能够躋身一線,頗受名導青睞的彭于晏,實屬鳳毛麟角。
次之的周渝民、霍建華境况還算可觀,至少在劇中還能擔當主演,在電視劇市場也算曾混得風生水起。
而大部分的男偶像們,並沒有如他們這般好運。北上撈金,不復昔日一線輝煌,只能在配角位置搖搖欲墜,或是其他領域混個臉熟。
臺灣偶像劇曾掀起的風潮成為了一個時代的印記,這些偶像男主們也成為了許多少男少女的青春記憶。
相比於如今許多愛豆盛名之下,名不副實的實力,這些臺灣偶像劇男星們,至少曾用作品征服過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