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製片人

武俠劇《山河令》超前點播已於週二晚收官,上線至今一直都被劇迷熱議,主演張哲瀚和龔俊更是一躍成了炙手可熱的紅人。
這部劇究竟是怎樣煉成的?片方為什麼會選中張哲瀚和龔俊當男主角?除了主演,編劇、服裝等幕後主創如何聯手,成就這部劇?《山河令》又會否拍續集?《星裏話》特別推出“《山河令》故事會”系列,為你揭曉幕後故事。
繼總導演成志超後(《山河令》30件小事丨導演:如果龔俊不能出戲就讓他唱《蕪湖》),本期邀請到該劇總製片人馬韜,講述和幕後相關的10件小事。

《山河令》製片人
1、項目籌備
項目的魅力與阻力
製片人馬韜回憶,當初看中這個項目,是被各種鮮明人物所吸引。從主角到配角,好的壞的,聰明的愚蠢的,貪圖利益的、不慕虛榮的,各色人物組成武林眾生相。
張成嶺被網友調侃為“起點標配男主”。他具備很多起點文學裏“莫欺少年窮”的男主特質,開局特別慘,遇到一些人陪他勵精圖治,最終成為非常厲害的男主角。但《山河令》的人設完全反套路,“如果按照一般武俠劇設定,他肯定是妥妥的男一號。我們卻從兩個師父聊起,兩個師父身上還都有比他更複雜的故事。”故事中,更涉及大量對人性的探討,甚至兩位師父從自身經驗出發教育孩子的管道也大不相同,都是這個項目的魅力。
2020年,《山河令》正打算開機時,因疫情爆發迫使停擺。等到情况好轉,橫店又迎來“報復性開機潮”,各家劇組為了場景搶破頭,置景成為相當大的阻力,“也沒什麼本事和人家搶的”。
為了完成拍攝,劇組只好在橫店搭出一個影棚,大量使用綠幕棚拍,再以後期特效進行完善。這一系列由特殊時期帶出的挑戰,被馬韜認為是全程遭遇的最大阻力。
“小破劇”的定位與精品劇的目標
籌備時期,這個項目完全沒想過瞄準爆款,也不被同行看好。“我們沒有什麼大咖,也沒有有名的工作人員參與”。相比市場上一水兒的大卡司、大製作,片方自嘲為小透明、小破劇。
儘管如此,製片人馬韜卻用精品劇的標準來要求劇組:內容扎實、各部門已盡其所能做到最好;劇組能省則省,只用最必要的錢,每一分都花在刀刃上,“比如服裝、攝影設備、特效必須要花錢的,我就花。我是有良心去做的,沒有浪費的東西。”
如果按照成功學去概括這段經驗,她會說:“整個劇組是一個小小江湖,怎麼樣才能有凝聚力,讓所有人幫你好好幹活。這一點我覺得非常重要。”
2、演員選擇
選張哲瀚演周子舒的原因
在構想中,周子舒必須是一個清瘦的人,張哲瀚清隽的長相非常契合,“我們認為他的眉毛也很有內容”。不過更重要的是,周子舒內在的複雜性,要求扮演者演技必須過硬,“很多內心的東西需要靠表演完成,他不像溫客行全部用嘴巴說出來。他沒什麼外在的表現。”
馬韜看過不少張哲瀚的古裝劇,“古裝小王子”的形象令她深刻,結合綜藝《演員請就比特中的表現,讓她相信,有豐富表演經驗的張哲瀚可以駕馭這部戲。張哲瀚沒有試過戲,只和她有過一次視頻聊天,因為馬韜覺得,“有時候不一定要試鏡,你就能知道他合不合適。”
張哲瀚很喜歡溫客行這個角色,曾主動向馬韜提出想飾演,卻被一口拒絕。“我說,不行。周子舒必須像定海神針那樣,把自己在整個戲裏立住。他立住了,溫客行才不會跑偏。要立不住,自己也跟著溫客行跑了,這戲就完了,亂成一鍋粥。他一定要在那兒,不管溫客行在旁邊怎麼跳、怎麼鬧,他都跑不出去這個範圍。”
馬韜又問他,“所以你要演溫客行,你告訴我,誰來演周子舒?”張哲瀚尋思了一番,想了想,好像是沒有,便點了頭。
選龔俊演溫客行的原因
龔俊是其他製片人朋友推薦來的,據說人很不錯。馬韜就讓他來試了段戲,演的是溫客行喝花酒。當時,她和導演就一致認為,他很像溫客行。
馬韜也從沒想過,讓龔俊演周子舒。“如果他演周子舒,很容易被張哲瀚帶跑偏。而且他長相亦正亦邪,很適合溫客行,張哲瀚長得就很正。形象上,龔俊也不像周子舒。”
真實的龔俊:慢熱內斂
其他主創們都提到過龔俊內斂。在馬韜看來,龔俊其實是慢熱,“確實一個人到了陌生環境,有的人可能不懼,張哲瀚就是不懼那種陌生環境的,可能進組進得比較多,龔俊就適應得慢一些。周也也挺內向的,不怎麼愛說話。但是畢竟我們組都是年輕人,拍個幾天以後就挺熟的了,他們自己有一個小群,沒事聊聊天什麼的。”
有一次,大家為了熟悉一下,幾個主創聚餐,“龔俊打個招呼以後就老老實實坐著,也不怎麼吃,就是很乖、很害羞的感覺。張哲瀚就幫他夾菜,和他聊天。他可能怕說錯話,幾乎都聽著,沒怎麼開口。”
但相處時間一長,馬韜就發現其實龔俊挺逗的。他唱歌雖然跑調,卻是實實在在的音樂愛好者,就連看劇本都要聽著歌。有一次,他很熱情地向馬韜推薦自己很欣賞的音樂老師,“你用這個老師,我保證加倍努力很多倍。”馬韜當時就笑了說:“難道我不用他,你就不加倍努力了?”龔俊回,“那倒也不是。”一下把馬韜給逗樂了。
導演成志超曾稱讚龔俊很認真用力,馬韜也記得,在片場練武的時候,曾看到龔俊很努力地練習轉扇子,她鼓勵他,“你的手長得挺大挺漂亮的,玩扇子應該沒什麼難度。”他笑笑,“我肯定能把它練好”。
張哲瀚龔俊帶著孫浠倫培養默契
2005年出生的孫浠倫當時是14歲,卻並不是新人演員。2年前的電影《銀河補習班》中,他曾打過“驚豔一槍”。那次,他從上萬同齡人中脫穎而出,被選中演少年時期的白宇。就連演爸爸的鄧超,都直誇他是“了不起的戲神”。
來劇組試戲那年,14歲的孫浠倫讓人一眼記住,馬韜感慨:“這麼小的孩子,演技確實挺可以。”孫浠倫本人沉默寡言不愛說話,那種小大人的感覺簡直是張成嶺翻版。“他過來一試,我就不用試別人了。就是他了,太像了。”
我們在上次專訪導演馬志超的報導中提到,張哲瀚和龔俊曾共用一個化妝間,一起讀劇本、練武、吃飯,在相處中逐步建立起默契。那麼,當面對比龔俊更內斂、小自己十歲的孫浠倫,兩位男主角又是用啥辦法去走近?
馬韜總結經驗,“小孩要通過玩,才能跟他新增熟悉感和感情。”在戲外,扮演師父的張哲瀚,收工後出去吃飯經常帶上孫浠倫,吃好喝好的,還會在房間裏教他打高爾夫。當“師叔”的龔俊也沒閑著,負責帶孫浠倫開黑打《王者榮耀》。“兩位演員都是用了心的。”
孫浠倫和張哲瀚、龔俊
老戲骨和特型演員的故事
劇裏的配角有不少大家耳熟能詳的老演員,出場時間卻以分鐘計,被大夥調侃“這劇最費的就是老戲骨”。參演過周星馳多部電影的梁家仁,演了個沒有名字的老侍衛,鏡頭一帶而過;以大反派出名的徐少强,一出場就被釘了七顆釘子,露臉不到十分鐘。另外還有“依萍爸爸”寇振海、“甄嬛爸爸”沈保平、“天雷真君”黑子等十餘人。
這些老戲骨當時恰好在橫店拍戲,也不是事先說好,是在拍攝期間,被馬韜臨時“刷臉”請來撐檯面的。“大部分都是我認識的,請過來串個一兩天,沒什麼大問題。老戲骨們一起幫忙,把整部戲撐住。”
龍少閣主龍孝是全劇最瘮人的角色。坐輪椅出場,小孩的體型,卻有成人的氣場。白撲撲一張臉,額間畫了個紅色花鈿,令人後背發凉。但扮演者王滋潤並不是小孩,28歲,身高1米2,是個特型演員。《山河令》之前,他演過不少配角,但十有八九也不是什麼好人設。
龍孝的出場,讓不少劇迷直呼瘮人
馬韜談到,王滋潤確實得了永遠長不大的病,身體也不太好。但他對表演卻熱情澎湃,面對劇中大量臺詞挑戰,從不拉胯。另外,逼死高崇的兩大“惡人”封曉峰、高山奴,扮演者也都是特型演員,“他們過來演都很開心,做到自己最好。不會讓你覺得很假,或有什麼違和感。”
3、幕後合作
編劇和導演的磨合
《山河令》立項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編劇。但早期找到的編劇不大合適,導致白白浪費半年時間。直到一次生日會上,馬韜偶然認識了回國不久的編劇小初。小初才思敏捷、文筆流暢,加上武俠迷的背景,讓她如獲至寶。
2019年3月簽訂合作契约,年底全劇本完成。不過,由於小初是一比特新人編劇,最初的初稿中,臺詞部分仍會有一些囉嗦。後來劇本也曾反復修改。
拍攝的3個月裏,小初是全程跟組的。在最早的對劇本階段,曾和導演也發生過分歧。導演據過往經驗質疑,部分設定在現實中難以呈現。但從未參與過影視拍攝的小初,則堅持還原劇本。他們經常開會,針對不合適的戲份、場景描述及時調整。後來,這段經歷被小初感慨,將極大地有助於她在創作中避開雷區,給劇組减少不必要的麻煩。
武林大會高崇身敗名裂那場戲,是劇本改動最大的一次。除了兩位男主,現場還聚齊五湖盟各幫派、鬼穀、龍淵閣、丐幫等武林人士。如果按劇本設定,出場人物這麼多,各個都有臺詞,拍完文戲還要拼拳脚,“武戲一打要好幾天,特別費時間”。這樣下來,一場戲將拍足15天,造成嚴重超支。最後導演和編劇商定後,作出不失水準又相當大的修改,圓滿完成了拍攝的工作。
服裝師對劇本的真愛
劇中的服裝質感細膩,也引發不少網友熱議。特別溫客行把花花綠綠的顏色穿了個遍,就沒有他把握不住的顏色。這些服裝設計都出自韓廣仁之手。韓廣仁曾為《偽裝者》、《琅琊榜》等正午陽光精品劇保駕護航,拍攝正劇出身。這次涉足年輕偶像題材,就連馬韜都沒什麼底,不確定他的風格能否和這部劇契合。
溫客行的服裝色調豐富
抱著試一試的想法,馬韜給了他前三集劇本電子版,讓他畫兩張圖試試手感。等到再見面,韓廣仁大呼超喜歡這個劇本,甚至把劇本裏的詩詞歌賦倒背如流,直接看呆馬韜。
當時韓廣仁非常激動地拿出一疊列印出來的劇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各種圈點,“好像是看了好久,翻爛的那種。”然後他開始闡釋人物個性和服裝的關係,馬韜十分認可,就放心把服裝的工作交給了他。
溫客行可以說是古裝男主“穿粉色第一人”。而當初韓廣仁打動片方的,靠的正是那張淺粉色概念圖,“在四季山莊,溫客行粉粉嫩嫩的,旁邊的周子舒狀態也是很放鬆。我一看,絕對棒。當時演員都還沒定。”
韓廣仁設計的造型,全部跟著人物、劇情走。“溫客行整天像個花蝴蝶在周子舒旁邊跳來跳去,他的造型都是花俏的。作為一個有錢貴公子,繡花、面料都很講究。”顏色隨人物心情變化,後期大量使用紫、粉等暖色調,也寓意人物戾氣不那麼重。
開篇周子舒的乞丐裝,也是內有乾坤。看似髒亂,實則酷帥,走的是“古裝犀利哥”的路子。圍脖顏色深淺不一,很有層次感,非常時尚,是韓廣仁花了整整三周,親手編織出來的。張哲瀚非常喜歡這套造型,曾自誇“我乞丐造型很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