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歷久彌新

今年是《甄嬛傳》首播的第十年。步步為營的甄嬛、嬌蠻跋扈的華妃、綿裡藏針的皇后、冷酷絕情的皇上……這些經典的劇中形象依舊生動。而在社交網絡上,十年間《甄嬛傳》從未淡出網友視野,劇中相關角色、名場面、金句時常被翻新成熱門話題;在擁有其版權的視頻網站上,這部2011年上線的電視劇裏,佈滿了來自2021年的網友留下的彈幕。
重複刷《甄嬛傳》,在網上討論“甄學”,成為一種網絡文化現象。同時,在近十年之後,國產電視劇市場風雲變幻,《甄嬛傳》成為神話,清宮大女主劇卻走下神壇。

《甄嬛傳》歷久彌新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從《甄嬛傳》講起,試圖分析以下問題:
1、在今天的媒介環境裏,年輕人如何消費《甄嬛傳》?
2、《甄嬛傳》領銜的大女主宮鬥爽劇中爆款頻出的原因有哪些?
3、十年後的今天,《甄嬛傳》依然很火,大女主劇為何不香了?
《甄嬛傳》在媒介流變中歷久彌新
《甄嬛傳》是一部太經得起精推細敲的作品,這也是它能在龐雜的電視劇市場中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它劇情構思精巧,人物刻畫深刻,堪稱一部“小紅樓夢”,由此也催生了一批批“甄學”研究者。關於這部劇的討論,沒有隨著時間推移而消散,反而漸漸成為國內互聯網上的一種類亞文化般的存在。
人們對《甄嬛傳》上癮,更多還是在於劇情,幾乎每一句臺詞都帶有深意。播出後近十年的時間裏,相關細節還在知乎、微博上被反復討論揣摩。
對《甄嬛傳》細節的討論熱度仍然不减
知乎用戶“麻辣菊花小團子”鍥而不捨地連載了67章的《甄嬛傳之安陵容重生》,希望可以改寫安陵容。這個反轉人生的劇本在去年的知乎晚會答案奇妙夜上得到了飾演安陵容的演員陶昕然的演繹。
除了歷久彌新的劇情解讀和再創作,《甄嬛傳》的另一大重要遺產是表情包。華妃翻上天的白眼、皇上咽氣前的震怒、皇后哭訴“臣妾做不到”的淒婉畫面,也成了這十年間許多網友聊天鬥圖時的常用素材。
皇后的表情包“臣妾做不到啊”流傳甚廣
如今的《甄嬛傳》還有一個不斷升值的寶藏——彈幕。電視劇中的彈幕形成了一個與視頻內容相互嵌套的新場景,多次反復刷劇的觀眾不僅詳細解讀複雜故事線,還留下了各種讓人忍俊不禁的包袱。
猜猜這是哪一集?
與此同時,《甄嬛傳》是網友二次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素材庫。在B站、抖音等平臺上,年輕人的腦洞給了《甄嬛傳》一輪又一輪“新玩法”。互聯網使得《甄嬛傳》這個經典劇碼成為了具有二次創作、次生傳播可能性的“開放性文字”,在亞文化浪潮裏被年輕人不斷闡釋和翻新,注入意想不到的生命力,囙此在觀眾心中的地位愈發穩固。
B站上部分關於《甄嬛傳》的高播放視頻
2010年代,《甄嬛傳》們何以攀上頂峰?
現時,《甄嬛傳》的豆瓣評分高達9.2,被視為宮鬥劇的巔峰。事實上,十年前《甄嬛傳》《宮》《步步驚心》的成功,也將大女主宮鬥爽劇拉到高潮。此後數年間,《武媚娘傳奇》《羋月傳》《延禧攻略》等同類型題材同樣大獲成功。
開播10年,《甄嬛傳》的豆瓣評分高達9.2,被視為宮鬥劇的巔峰
那麼,從內容消費的角度來看,為什麼大女主+宮鬥題材的爆款會在過去十年間頻繁出現呢?
文字:權謀政治、宮廷奇觀的集合體
宮鬥劇是權謀政治和宮廷奇觀的集合體,跌宕起伏的宮廷權術、精緻考究的服裝造型、琳琅滿目的珍饈美食和女主最終開掛逆襲的酸爽……這些文字內容契合了消費主義時代的文化想像,帶領觀眾縱橫捭闔,將宏大的歷史風雲演繹成一種個人化的歷史書寫。
受眾從“宮鬥”類型化文字中獲得快感,為文字生產者創造了豐厚的利潤,這種商業成功很容易被更多的生產者複製,生產出更多的同類產品投諸市場。
受眾:對欲望的生產以及對現實的啟發
宮鬥劇作為一種欲望生產線,內容本質上是對各種欲望的表達,它通過表現各種各樣的人性深處的心理欲求,來與觀眾的情感基調達成一致。後現代思潮的興起與歷史縱深感的消失,再加上主角“陞級打怪”的爽感,受眾藉以實現對現實生活中種種苦難和不滿的規避與逃離。
宮鬥劇與現實中的職場具有天然的相似性,封閉單一的空間背景、多重複雜的等級結構、合作而又疏離的人際關係。
《延禧攻略》表現的小宮女的進階逆襲之途以及《甄嬛傳》的開掛陞級之路有著鮮明的職場隱喻特徵,這一點與新世紀以來表現草根逆襲的類型劇之間存在著超類同構的互文關係,被奉為當代青年的職場厚黑學。[1]
環境:政策利好與IP轉化
2011年,廣電總局正式下發的相關政策為國產電視劇騰挪出了極大的施展空間,作為有著收視率保障的市場寵兒,宮鬥劇的地位水漲船高。[2]
此外,宮鬥劇之所以異軍突起,很大程度上也得益於網路文學的助力。《步步驚心》《甄嬛傳》《美人心計》《如懿傳》都來自網絡上熱門的同名小說IP,小說本身已經獲得了一部分人氣以及口碑,因而網路文學的發展為電視劇市場提供了內容補給。
2020年代,宮鬥戲碼難止頹勢
過去十年間,宮鬥、大女主和爽劇這幾個關鍵字基本上也是爆款電視劇的標配,但如果將時間範圍縮至這兩年,無論是宮鬥還是大女主,在電視劇市場的戲份都在下降。
自2018年起,現實題材電視劇崛起,戲說、胡編亂造的古裝劇、宮鬥劇受到限制。宮鬥戲碼逐步走入寒冬,古裝大女主劇頹勢也漸顯。近幾年,古裝大女主劇豆瓣評分鮮少有上7分的。除了政策管理的原因,宮鬥劇、古裝大女主劇本身存在的問題也比較突出。
創作的模式化、角色的臉譜化
“在對藝術作品的機械複製時代,凋謝的東西就是藝術品的光韻。”[3]宮鬥劇在成為類型電視劇的同時,也表現出創作模式化的特徵。慢性毒藥、苦肉計、閨蜜背叛、陷害自虐流產三絕招等,衍化為宮鬥劇的慣用戲碼。
劇中大量人物設定與劇情走向以統一化、標準化、同質化的姿態出現,創作的模式化、角色的臉譜化逐漸令觀眾審美疲勞。例如,後宮之中總有一個囂張跋扈的大boss、一個反目黑化的姐妹……
權謀文化的價值空虛
宮鬥劇的覈心在“鬥”,宮廷裏只有成敗沒有是非,後妃們的陰謀爭鬥取代了正義的力量,把權謀發揮到極致,用你死我活的宮廷鬥爭起到振奮人心的效果,帶給觀眾的僅僅是內心的愉悅。有些電視劇對權謀文化的呈現,實質上宣揚的是一種“以惡制惡”的態度。
其次,側重於濃墨重彩地演繹歷史或戲說歷史,對歷史進行篡改和捏造,而歷史的真相卻被放置一邊,歷史的真面目被過度遮蔽了。
十年來,《甄嬛傳》《延禧攻略》《如懿傳》重繪了宮鬥劇的數據,構建出了“清宮宇宙”,卻又在白熱化的彼此人設衝突中印證了這樣一個現實:一些宮鬥劇的價值觀略顯虛無。
女性意識的逐漸覺醒
如今的觀眾不再買宮鬥劇乃至古裝大女主劇的賬,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近年來女性意識的逐漸覺醒。宮鬥劇裏除去勤勞勇敢的女主角之外,其他女性形象都是邪惡的。這不僅解構了女性豐富的形象,也是對女性形象另一種形式的貶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