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歲廖啟智患癌

廖啟智後來念念不忘他和周潤發的一場對手戲——戲中周潤發飾演的許文強在江湖上被斬了手指,受傷後無處容身,跑到了他在閘北的小窩。當時周潤發正在吃稀飯,突然傷口疼,稀飯全噴了出來。
港片老戲骨,似乎正隨著那個港片黃金時代的逝去,漸入黃昏。

66歲廖啟智患癌
70歲的吳孟達因肝癌去世不到一個月,另一比特堪稱黃金配角的廖啟智又傳出患上胃癌,現時需要全面停工,入院接受治療。據說這位66歲的老戲骨,一度病危,如今熬過來的接受採訪表態稱,年紀大機器壞。
這幾年圍繞這位老戲骨的,似乎總是英雄遲暮的新聞,上次自媒體鬧烏龍,把他在電影裏的劇照擺出來,說66歲TVB老戲骨出來擺攤。
不但新聞是胡扯,廖啟智也並非傳統意義上的無線藝人,雖然和無線有過戲約,但他更大的舞臺在影壇,是拿過兩次金像獎最佳男配的王牌配角,在港片影壇有誰敢說吳孟達不行?也沒人敢說廖啟智不行。
但比起配角裏唯一可稱之為巨星的吳孟達,廖啟智演了40多年戲,還是配角。提起吳孟達,人們還會想起周星馳,但卻少有人知道,在港片江湖,被稱為發哥的周潤發還要管他叫一聲大哥。
老戲骨的人生,實苦。

66歲廖啟智患癌
小兒子5歲重病去世,妻子患上抑鬱症,如今老天爺又送給他另一項考驗,但想一想,他塑造了太多小人物,而這些角色和現實中的大多數人有著相似的境遇和命運。小人物的命運,從來艱辛勞碌,何時容易過?
演了一生好戲的廖啟智,也終究在悲喜人生中見了眾生,又見證了港片浮沉。
給周潤發作配的日子
廖啟智的人生,似乎從一開始就缺一份主角光環。
他出生在香港一個底層家庭,讀書時常常轉學,還因為成績太差留了一級。
因為從小喜歡馮寶寶,捱到中學畢業後,他興沖沖地跑去TVB報名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但因為長相太普通,身高也只有170,一下子就被淘汰了。
接下來他又大病一場,病好後再考,終於考入第8期訓練班,和湯鎮業成為同學。
當時在班上,廖啟智外形最差,年齡也最大,畢業湯鎮業很快成為被力捧的無線五虎,而他只有跑龍套。
而他人生中第一個角色,就是《上海灘》中丁力的馬仔“陳祥貴”。
劇中的周潤發和呂良偉是高廖啟智四届的師兄,已是無線的當家小生。
廖啟智後來念念不忘他和周潤發的一場對手戲——戲中周潤發飾演的許文強在江湖上被斬了手指,受傷後無處容身,跑到了他在閘北的小窩。當時周潤發正在吃稀飯,突然傷口疼,稀飯全噴了出來。這個動作劇本裏沒有,周潤發感覺戲到了,自然而然地做出這個動作,而廖啟智作為一個新人,卻完美接住了周潤發的戲。
後來,這一段戲也被隨後幾期訓練班的導師用做培訓教材。
當年的廖啟智還被叫作廖仔,沒想到38年後他再跟周潤發演《無雙》的時候,周潤發已經叫他大哥了。
這都是後話,《上海灘》的成功無需多說,浪奔浪流之間,周潤發更上一層樓,呂良偉也紅了。
但再怎麼浪奔浪流,也流不到廖啟智在這裡來。
到了《上海灘續集》中,他繼續給謝霆鋒的老爸謝賢當馬仔。
在TVB期間,廖啟智出演過60多部的電視劇,
但都不是什麼重要角色,最著名也不過是《包青天》裏的公孫策,《雪山飛狐》的平四,《楊貴妃》的高力士,以及93版《射雕英雄傳》中飾演的周伯通。
反倒是途中去過HKTV拍劇,回歸TVB,和方中信合演律政劇《律政强人》,演出了讓許多觀眾記憶猶新的反派KC。有內地觀眾覺得他演得過火,殊不知,無線劇中的反派,最講究的就是“奸出汁“,淡定演出廖啟智怎能不會,但多年來他已經在不同角色和類型之間遊刃有餘。看著智叔在劇中的笑容,總教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這種味道,就是港味。
後來廖啟智離開無線的時候說過一句話:沒有抱怨,有不舍。但TVB是商業機构,有什麼好不舍的,不舍的,是人。
雖然被很多內地自媒體誤解為無線藝員,但廖啟智在電視劇領域建樹的確不大,內地觀眾最熟悉的,恐怕還是他在《怪俠一枝梅》中飾演的鄭東流的師傅。
廖啟智真正發光發熱的地方,是港片影壇。
而令他正式陞級廖叔的,就是1992年跟還在世的Beyond主唱黃家駒主演了一部現實題材港片——《籠民》,這部描述本港基層市民住房問題的電影票房一般,但在1993年的金像獎橫空出世,廖啟智扮演的智力障礙人士「太子森」,逼真程度足以令人信以為真,他也憑此角色擊敗了拿下第12届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擊敗了包括《辣手神探》中的梁朝偉和《黃飛鴻2》中的甄子丹。
這一年,距離他入行已經過去13年,廖啟智已經38歲了,命運多奇妙,這一届的最佳女配角,正好是廖啟智的童年偶像——馮寶寶。
“拜拜,諾諾”
所謂人生如戲,但真實的人生裡面,哪怕是最佳男配角,也很難擁有電影中的歡喜結局。銀幕上演小人物的廖啟智,生活裏也經歷著普通人經歷的種種愛恨別離。
故事的開場原本好像是愛情喜劇。
當年在無線訓練班,廖啟智是班上最不起眼的那個,但卻對班上最漂亮的女孩一見鍾情。
這個女孩就是一畢業就成為無線力捧的花旦,跟劉德華合演《獵鷹》的陳敏兒。
但廖啟智多帶膽,相識的第三周,他就大著膽子問陳敏兒:“你願不願意嫁給我?”
陳敏兒被嚇了一跳,但接下來的劇情所有人都猜不到——
她就說了三個字“我願意!”
陳敏兒受捧的那些年,廖啟智只是一名小小的配角。
當所有人都覺得廖啟智“不配”的時候,1987年,他們卻結婚了,陳敏兒說:“這人簡直當我是寶貝,像西太后般,在你左右參扶。”
然而在所有故事中,小人物運氣太好,可能不是好事,因為接下來,故事可能就會有轉折,這是這轉折對於廖啟智來說,未免殘酷了點。
婚後,夫婦倆有過一段快樂的時光,廖啟智事業漸入正軌,陳敏兒淡出娛樂圈,生了三個小孩,但生下第三個兒子廖文諾的時候,陳敏兒生產時血崩難產。
產後,陳敏兒又患上了抑鬱症,在廖啟智的體貼關懷下才康復。
然而歷經周折生下來的諾諾,卻似乎命定遭遇崎嶇的人生,3歲時,諾諾患上了白血病。
化療、放療,各種治療實施將近一年,看著這麼小的孩子胸口滿插管子,時而發燒,時而嘔吐,日漸消瘦。廖啟智只能眼睜睜看著,撕心裂肺也不能讓兒子看出來。
為了治病,廖啟智花光了所有積蓄,一邊拼命拍戲賺錢,一邊陪伴小兒子,這時候陳敏兒抑鬱症又復發了。2003年原本是廖啟智事業的高峰期,他參與了4部電影、5部電視劇,但為了照顧家庭只剩下一份主持節目的工作。
那個時候,廖啟智的生活是這樣過的:早上六點起床,送2個大兒子上學。然後趕去醫院,幫諾諾按摩疼痛的脊背及洗澡,接著就陪在諾諾身邊,直至太陽下山才離開。
到了黃昏時分,他又要回到電視臺強顏歡笑,主持親子節目,回到家中,又要安慰照顧患上抑鬱症的妻子陳敏兒。
這樣的生活雖然艱難,但有兒子的日子還是幸福,可是2006年4月5日,那日子終究還是來了。那天諾諾牽著爸爸媽媽的手,聽著爸爸媽媽唱的歌,笑著離開這個世界。
這一年,諾諾只有5歲。
廖啟智為兒子辦了一個特別的葬禮,整個禮堂用白色和藍色氣球裝潢,一家人和工作人員都穿上了藍色外套,因為藍色是諾諾最喜歡的顏色。
葬禮上,廖啟智和陳敏兒都顯得很平靜,不時面帶微笑,就連播放兒子生前片段時,神情也並不哀傷。
廖啟智說,“因為我們只當諾諾移民了,只是暫別,日後終會團聚。”
他最後對兒子說的一句話是:拜拜,諾諾!
“兒子啊,承你貴言,爸爸又得了一個”
其實就在諾諾生病的那段歲月,廖啟智還演出了人生另一部好戲。
之前《無間道》大獲成功,所有人都很振奮,劉偉強麥兆輝順勢說服老版開拍前傳,也就是《無間道2》,之前原本被選中出演陳永仁卻錯過角色的吳鎮宇,被劉偉強找來飾演陳永仁的黑道大哥倪永孝,這麼厚重的角色,需要一個家族大護法式的角色來襯,吳鎮宇的倪永孝演得多經典大家知道的,最後是廖啟智來給他作配,演的三叔。
當年廖啟智應該正處於人生的低潮期,但也許正是這種人生的情緒,促使他完成了整部戲最經典的那場戲。
片中有一幕,他帶小弟解决一個手下,小弟挖坑,事情辦完了,廖啟智抽支烟,然後一手彈走煙頭。
但廖啟智不抽烟不喝酒,是啊,誰會料到,不抽烟不喝酒的廖啟智,後來得了胃癌。
在當年,廖啟智覺得這樣演得不順手,就掏出了隨身攜帶的口琴,靠著車吹起了口琴。
劇組在忙,然後大家聽到口琴聲,正奇怪的時候,廖啟智走向兩個導演,淡淡地說,我想吹口琴。劉偉強和麥兆輝就覺得很茫然,然後問他是什麼意思。可是他也不解釋,就又去旁邊吹口琴。
最後導演就跟他說,智叔,要不這樣吧,拍兩個方案,一個吹口琴,一個不吹口琴。哪個好留哪個。
最後留下的,就是廖啟智在小弟埋人的時候,拿出口琴吹奏起《友誼萬歲》。
這個角色最終讓他獲得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港臺最佳男配角,以及第23届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
那些年的廖啟智幾乎出現在所有港片導演的戲裏,從《殺破狼》、《門徒》到《證人》、《線人》,廖啟智在港片影壇,是張百搭。
2009年,廖啟智再次迎來演藝生涯的一個高峰:憑《證人》二奪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這一次,他打敗的是《長江七號》的周星馳,以及林家棟、樊少皇、張豐毅。
那是諾諾過世後的第三年,廖啟智在頒獎典禮上對著台下說,“兒子啊,16年前那個獎爛了,承你貴言,爸爸又得了一個。”
廖啟智真的很擅長飾演小人物,哪怕是吳孟達這樣公認的港片黃金配角,演小人物再精准,也是有套路的,沒有萬能的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