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期待有多大

待播兩年,期待值拉滿,導演李少紅、大女主劉濤、昂貴服化道的《大宋宮詞》,不少網友吃下安利前去觀看,結果點開第一集就傻眼了。
開播評分一路暴跌至4.1分,網友大喊史實錯誤,劇情辱智,强大班底難逃被群嘲的命運。
還沒等宣發團隊花錢,自己就上了熱搜。
較之現實題材而言,從操作熟練度、觀眾接受度來看,歷史題材電視劇有著自己的優勢,服化道的技術進步也讓歷史題材影視劇在質感和觀感上大幅提高。

期待有多大
演員陣容、項目題材、科技手段都沒有太多短板的情况下,《大宋宮詞》還是拿出了一份讓人吃驚的成績單。
令人失望的“大宋”
翻看評分平臺,李少紅導演的上一部叫做“詞”的作品是2000年播出的《大明宮詞》,評分9.0,21年後的作品不及自己當年作品評分的一半。
有觀眾戲稱,這兩部被稱為姊妹篇的“詞”作品,肯定不是一個媽生的。
從演員陣容上來看,男女主演分別為周渝民和劉濤,一眾配角中既有“神探狄仁傑”扮演者梁冠華,也有在《大明宮詞》中扮演武則天的歸亞蕾,還有在《水滸傳》中扮演李逵的趙小銳,基本脫離了鮮花鮮肉模式,選擇的基本都是演技線上的演員。
再來看作品題材。該劇以劉娥和趙恒的愛情故事為主線,以“咸平之治”與“仁宗盛治”為歷史背景,講述了從西元985年到西元1033年間,北宋真宗時代,名臣、宗族及周邊國家之間邦交,相互依存,相互牽制的故事。
在明清題材和架空題材相對較多的情况下,宋朝題材的數量並未達到井噴之勢。作家馬伯庸就曾表示過,如果讓自己在商、唐、明、三國等時代選擇,自己最願意回到宋朝。
劇中的趙恒與劉娥,在坊間流傳的種種故事傳說中,也留下了不少可以在影視劇中發揮的知識點。
劉娥是“狸貓換太子”的原型,在電視劇《清平樂》中便有出場。而那句民間諺語“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正是出自書法造詣極深的宋朝第三位皇帝——趙恒。他們二人的故事可以說矛盾突出、特點鮮明、有傳播度、有影響力,對於編劇架構故事來說抓手相對校多。
再來說導演李少紅,前有《大明宮詞》《橘子紅了》後有《紅樓夢》《媽閣是座城》,作為業內為數不多的女性導演,李少紅無論是從資歷到功力,通過多部可圈可點的作品也基本無需過多證明,並且李少紅的美學風格在電視劇中的呈現讓不少觀眾印象深刻。
在綜藝節目《演員請就比特中,李少紅作為導師出場,其冷靜、理性、尖銳的性格,也讓很多觀眾加深了對她的印象。
這樣的陣容,這樣的題材,也讓《大宋宮詞》在開播前,便收穫了觀眾們很高的期待。
曾有行業內部人推測,《大宋宮詞》將是2021年第一部爆款電視劇,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期待,《大宋宮詞》在開播初期便是三大網絡平臺同期播出。
可人算不如天算,最終拿到這樣的口碑,想必是製作團隊、播出平臺和觀眾都不想看到的。
人物違和、劇情拉胯、剪輯稀碎
不少觀眾通過社交媒體的留言表達了自己對《大宋宮詞》的不滿,總結之下,無外乎人物、劇情、剪輯等問題。
42歲的劉濤扮演15歲出場的女主角劉娥,年齡帶來的巨大差別,讓劉娥這個人物令觀眾失望。從表演來說,曾塑造過《天龍八部》中的阿朱、《羋月傳》中的羋姝、《琅琊榜》中的霓凰郡主的劉濤,飾演劉娥應該從科技上沒有太大的障礙。事實上,劇中的劉娥也很快生子成為人母,詬病劉濤的問題主要存在於少女劉娥時期是否應該採用低齡演員進行過渡。
較之劉濤而言,男主角周渝民則遭到了更大的非議。使用了配音的周渝民在一眾演員中仍稍顯格格不入,表演痕迹大,表情控制不足,再加之人設定位不討喜,塑造的人物完全支撐不起來作品。
與人物稍顯違和不同,劇情不給力,才是真的讓觀眾感到失望的覈心所在。
劇中人物劉娥和趙恒幾乎沒有感情線的鋪墊,三個皇子的衝突還沒有展開,男女主角就因為地震意外受傷相識相愛了,全劇在第29分鐘,便出現了男女主角第一次擁吻的鏡頭。後來通過大段回憶戲來彌補二人的感情線索。
因為感情行程太過迅猛,觀眾無法適應,導致周渝民和劉濤的CP感更為薄弱,直接影響了之後的觀劇體驗,這讓不少觀眾回憶起《大明宮詞》中那個娓娓道來的故事。
與此同時,部分臺詞也讓觀眾一頭霧水,被提起最多的是這句:“父皇自幼喜歡三弟”。是“父皇自幼”還是“三弟自幼”?
此外,劇中李沆向宋真宗進諫說:“朝中若無寇准這樣敢於直言的大臣,皆是王欽若之類虛與委蛇、明哲保身之徒,終有一日,他會為大宋帶來禍害呀!”
“虛與委蛇”裏的“蛇”,讀“yí”,劇中卻讀成“shé”。
於是,觀眾紛紛在社交媒體上當起了語文教員,並羅列其他迷惑臺詞。
本部作品的剪輯被觀眾戲稱為“投胎式剪輯”,節奏快且碎,信息量大,邏輯性卻不强,明明是正常看卻像是開了8倍速,每個角色都行色匆匆,說不上幾句話,再加上沒有轉場,觀眾直呼:“但凡有點土豆,剪輯師都不會喝成這個樣子。”
雖然整體口碑不佳,但是從服化道上來看,《大宋宮詞》還是達到了觀眾對李少紅的審美期待。
據悉,為將宋朝的繁榮昌盛和市井氣息原汁原味展現在觀眾面前,李少紅及其拍攝團隊特意參看了《漢宮春曉圖》《聽琴圖》《韓熙載夜宴圖》等大量古畫名畫,並深入金明池、大相國寺、繁塔等名勝取景,還專門請來宋史研究專家,從宮殿樣式到幔帳顏色,從人物髮型到內衣外袍,力求每個細節都準確無誤。
從視覺上,李少紅做得的確不錯。在一場戲中,琵琶演奏、觀舞、宴間休息、男女隔簾聊天、擊鼓等等場景,整個鏡頭一氣呵成,讓人看到宋朝達官貴人家的奢華和風雅之氣,頗有雅致,但從觀眾口碑上來看,服化道顯然不是他們判斷電視劇優劣的覈心要素。
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編輯部副主任閆偉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自己看了8集《大宋宮詞》的感受是,硬體好於軟件,但不合板眼的敘事可惜了一流的服化道。”
在閆偉看來,兩位主演中,周渝民的表演是全劇最大敗筆。此外,有的情節如蜻蜓點水、有的情節過於傳奇又缺乏節制,看了開頭就能猜到結局,觀眾的逆反感就會新增。
一步錯過,帶來的滿盤輸
據悉,《大宋宮詞》在2018年底已經殺青,刨去後期製作的時間,也勉强可以算作積壓產品了,同類型的《上陽賦》也曾面臨過這樣的問題,最終收播也僅僅停留在6分的水准。
播出集數制約剪輯節奏,在2019年2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電視劇政務平臺部分電視劇的變更情况,《大宋宮詞》赫然在列,增减數量為從50集變更為86集,36集的變化,從體量上看是一次巨大的調整。當時就有觀眾質疑,《大宋宮詞》涉嫌劇情注水。
當觀眾真正見到這部作品的時候,又變為了61集,從50集到86集再到61集,對於這樣的調整,閆偉認為,觀眾不會去試圖理解這其中發生的剪輯問題,而更在乎看到一個好故事。
“我就想知道,61集也不算短了,怎麼剪成這樣急頭白臉的?”這才是觀眾更關心的問題。
因積壓不能播出,不僅等來了政策的變化,還等來了觀眾審美情趣和要求的變化。從時間上來看,2年前的狀態,大女主、瑪麗蘇、宮鬥都是能賣座的元素,但2年後還是否如此呢?
當觀眾發現,這部被冠以《大宋宮詞》的電視劇其實是一部大女主瑪麗蘇題材,男女主互相傾心,女主前期怎樣被陷害都不會死,中期陪伴男主扶持男主,後期男主離世陪伴少主開創盛世,在前有《錦繡未央》《燕雲臺》《長安諾》的情况下,人們已經對這樣的題材產生了疲勞。
一比特傳奇女性的一生,不應該是瑪麗蘇式的故事,兩年內,國內女性觀眾和思維,早已不接受這樣的設定,可以甜可以虐,但開篇就將一代女政治家的故事基調定在言情式的創作框架中,借用大女主的範本走捷徑,其實是最笨的套路。
閆偉認為,女性導演的確對於女性觀眾有表達上的優勢,但這和《大宋宮詞》口碑撲街並沒有直接關係。“也許女性觀眾喜歡瑪麗蘇的題材,但是即便是瑪麗蘇,也有成色上的高低之分。”
閆偉舉例稱,《延禧攻略》的爽感遮蔽了自身的一些問題,《羋月傳》對於歷史感的營造有瑕疵,但即便如此,仍有不少觀眾喜歡,相比之下《大宋宮詞》的問題暴露得更突出。
影評人羅群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大女主瑪麗蘇這個題材失寵,是因為看完之後完全是空中樓閣,觀眾很難與它共情,距離現實的生活邏輯太遠,看多了就會有游離感,近年來同樣題材的作品太多了,觀眾很容易疲勞。同時主創的創作觀念落後,在敘述和剪輯的手法上還停留在很多年以前的意識裏,大家自然不會接受這樣的作品。”
閆偉對羅群的觀點表示贊同,“《大宋宮詞》如果在2年前上映,可能效果會好一些,那個時候大家對於大女主的作品還沒有這麼膩,但如果敘述上仍是這麼多的坍塌感,相信也不會有太多觀眾買帳。”閆偉說。
對於大女主作品而言,“外力”與“內力”,成就的“爽感”是截然不同的。在女權意識覺醒之勢愈發猛烈的當下,“只有男性才能成就女性”這種過時設定是難以滿足女性觀眾心理訴求的,因為當代女性渴望通過自己的力量實現人生價值,投射到影視劇中同樣如此。
從現時的劇情發展來看,《大宋宮詞》後期要脫離瑪麗蘇套路,實現人物的深入塑造仍有難度,因為群像過於崩壞,上架後便失去了最終調整的機會。
庫房裏壓了2年,就等來了個這樣的結果,著實令人唏噓。
其實,電視劇觀眾包容度仍然較高,對細節的要求並不苛刻,邏輯清楚、故事明白、人物豐滿就可以達到及格的水准了,但是套著歷史的空殼子,講述瑪麗蘇的故事,的確能勸退不少觀眾。
不少演員表示過,“做演員最重要的是把自己交付給角色,盡自己所能把他/她表現到最好,其他不用考慮太多。”
但不知道作為觀眾來說,每每看到令自己失望的作品的時候,能把自己交付給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