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一喊action秒變司藤

奇幻懸愛劇《司藤》正在熱播,“傲嬌女王”與“多金忠犬”在合作打怪的過程中一步步暗生情愫、生死相許的感情讓觀眾們磕到上頭。
誰也沒想到,演慣了霸道總裁的張彬彬,居然能搖身一變,把一枚“忠犬”演得如此自然。
而張彬彬給《一線》的答案笑翻全場:我是跟我們家的狗學的!“主人”一起身,它就忙不迭站起來跟上的樣子,可不就是隨時聽候司藤差遣的秦放嗎?

甜甜一喊action秒變司藤
儘管也會“撒嬌”稱觀眾只看到司藤的一身身旗袍、完全忽視秦放也在每集都換衣服,但張彬彬表示,他完全沒把《司藤》當偶像劇來演:第一集中四肢大張懸浮在空中、引發了彈幕全屏哈哈哈的“喜劇人”是他;
離開司藤的控制後形容枯槁、狀似骷髏的“丑角”也是他。
更別說同期還有國安題材的正劇《暴風眼》也在熱播。
張彬彬對《一線》稱,拍戲拍久了,自己越來越享受塑造人物的感覺,而不再關注“哇,我這裡要很帥”。他想慢慢擺脫“偶像”這個名詞,做一個實實在在的演員,而非藝員。
事實上,他的“營業”技巧也實在太差:拍個自拍,都能被身邊人齊齊吐槽,只能弱弱地說“不然我給你唱個歌吧”,結果是,每次採訪都被問“劇火人不火”會不會擔心。
“自拍困難戶”張彬彬
憑著《司藤》終於“人火”起來了,張彬彬卻表示,“火”的最大感受就是希望接到更好的戲,至於其他方面,“不會改變什麼,依然會像以前一樣去生活。”
甜甜一喊action秒變司藤,我卻跟家裡的狗學習怎麼演“忠犬”
《一線》:現在大家都叫你秦放了,因為這個劇實在太火了,看到劇本的時候有沒有想到?
張彬彬:其實接這個劇本,包括播出之後,心裡是比較忐忑的,因為確實沒有演過這樣的角色,之前演的性格跟這個天壤之別,對我是巨大的挑戰。
《一線》:我翻譯一下,是不是你之前演霸道總裁比較多,這次演霸道女總裁的小跟班,完全反轉了?
張彬彬在《秦時麗人明月心》裏飾演“霸道帝王”嬴政
張彬彬在《微微一笑很傾城》裏飾演神秘高冷的駭客KO
張彬彬:會有,開拍前一個星期有一點蒙,甜甜不應該是我嗎?我記得第一場戲拍了整整一個下午,十幾遍,都是在找這個人物的感覺,希望能把以往角色身上的東西多扔掉一點,變成秦放自己。
《一線》:第一場是哪一場?
張彬彬:就是甜甜一推開門,就把鞋哢給脫了,然後我去幫她收拾鞋,收拾完了之後她又把衣服一脫,我就接住,她說她要沐浴……我挺不會演這樣的角色的,後來導演各種調,把我生生調成了非常乖、非常卑微。
《一線》:導演是怎麼調你的?
張彬彬:導演跟我講了非常厲害的一句話,他說秦放,在你眼裡司藤不是司藤,她是一個藝術品,輕拿輕放還易碎,你要去怎麼呵護她、怎麼辦事情不能讓她生氣……我記住這個感覺之後就好很多了。
《一線》:那甜甜有問你怎麼去演霸道總裁嗎?
張彬彬:甜甜在有些戲拍攝的期間會說,這不是你平時演的角色嗎?我說是啊。她說那我這裡該怎麼怎麼樣?我說你不用問我,你已經就是司藤本藤了。
《一線》:之前對景甜是怎樣的印象?
張彬彬:看過甜甜的一些戲,覺得應該很高冷吧,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生,所以我也覺得她演司藤完全沒有問題。見了面之後覺得就是個小女生,像她名字一樣,比較甜甜的小女生,那怎麼演司藤呢?結果發現她只要一喊action就秒變司藤,太厲害了。
《一線》:你們之間的火花是一見面就產生了,還是慢慢磨合的?
張彬彬:首先第一場戲就給了我和甜甜非常好的創作環境,經歷了很多歡聲笑語,到之後真的跟非常好的朋友一樣,非常有默契,包括導演,也會一起創造一些觀眾喜歡看的小細節。
《一線》:哪些甜甜的小細節是你們自己創造出來的?
張彬彬:其實蠻多的,隨便說一個,就是在司藤誤會秦放(跟沈銀燈說話)、讓秦放走、後來又和解的時候,司藤說你要想跟著就跟著吧,秦放就上前拉住了司藤的衣角。那個是劇本裏沒有的,我當時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做這個動作,我覺得很符合秦放這個人,最後從畫面裏出來還挺符合他們兩個人的人設的。
所以大家說什麼忠犬、忠犬,我特別不理解,好好的角色怎麼成了狗呢?後來看到了一些動圖,包括拉拉衣角,包括司藤一起身、秦放馬上就起身,就很像我們家的狗。它本來是盤在那裡,我要出去玩兒了,它馬上就起來了,就感覺是一樣的你知道嗎?所以也不怪人家觀眾說,確實是這樣。
沒把秦放當帥哥演,想擺脫“偶像”這個名詞
《一線》:第一集秦放復活的時候四肢張著在空中懸浮了很久,彈幕上一排的“哈哈哈哈哈”,為什麼拍得那麼好笑?
張彬彬:我看到彈幕都是哈哈哈,我就不懂,因為劇本裏寫的是“秦放此時定格”——大哥,“定格”!我剛才那個就叫定格,就是你不能動,有什麼好笑的呢?一個玄幻劇,說定格就定格了,有什麼好笑呢?(迷惑的表情)
那個定格可能也是在襯托著司藤的復活,讓大家有點懸疑的感覺,拍攝手法,拍攝手法,不要笑了,拍攝手法。
《一線》:你沒有建議讓秦放用一個更帥的姿勢定格嗎?
張彬彬:秦放就不是一個很帥的人,秦放就是一個比較接地氣的、憨憨的。
《一線》:沒有,秦放挺帥的,連司藤都蓋章他長得挺好看的。
張彬彬:那也是愛了之後,前期可不是,前期可能就是認為長得很醜。包括司藤一定沒有看到秦放離他很遠的樣子,那可能也就不會愛上他了。
《一線》:所以你並沒有把它當作一個偶像劇來演?
張彬彬:沒有,完全沒有。而且拍戲拍久了,慢慢也想擺脫“偶像”這個名詞。當演員跟當藝員還是差很多的,我真的很享受在人物角色裏的感覺。可能剛出道的時候會覺得,哇,我這裡要很帥,四五年之後就基本上沒有了。
《一線》:《暴風眼》也在播,這個題材就很不偶像劇,是刻意為了突破去接這個戲的嗎?
張彬彬:對,我一直是這樣的人,想嘗試一些更新鮮的感覺,挑戲的話會挑非常有意思的角色,會覺得對於我自己而言是一種突破。
《一線》:現在兩部劇同時播出,你是在同時追嗎?
張彬彬:對啊,自己也挺忙的,還犧牲了很大一部分打遊戲的時間去看劇,陪著大家一起看彈幕。大家都覺得甜甜的衣服、造型啊太美了,沒有人在乎秦放其實也每一集在換衣服啊!
《一線》:秦放也有每一集在換衣服嗎?!
張彬彬:你看你都不在乎,你完全沒有在意!(歎氣)其實也挺好的,襯托著甜甜更美,挺好的。
《一線》:其實你每部戲的表演都挺受認可,外形也很偶像,但是個人生活特別低調,大家覺得你太佛系了,應該在戲外多營業營業,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張彬彬:多營業營業……我也不會拍自拍,那就只能多唱唱歌吧。唱歌對我來說比自拍容易太多了,我拍的自拍,很多朋友、工作人員都覺得拍的什麼玩意兒,太放飛了,不好看,但是我覺得還挺好看的……
我確實是一個比較佛系的人,之前採訪都問我“劇火人不火,你擔不擔心”,其實火確實是想,但是不會去强求,會隨緣一點。
《一線》:這回感覺自己“人火”了嗎?
張彬彬:有一點點吧,因為最近上的熱搜比較多。不管上熱搜的是角色還是我自己,都會比較開心,大家在認可我的角色的同時也能喜歡我,覺得很幸福。
《一線》:火了之後有什麼感受、想幹什麼?
張彬彬:火的最大感受就是想接到更好、更有品質的戲。其他方面,我一直都是在做我自己,不會改變什麼,依然會像以前一樣去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