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意外走紅

女性題材的風潮從去年蔓延至今,劇集中的女性角色也開啟了“萬花筒模式”。“姐學”的興起讓30+的女性開始被書寫,“剩女”等刻板印象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事業型女强人”和“獨立女性”。
儘管如此,這些角色仍然避免不了質疑之聲。《三十而已》裏的“全職太太”顧佳看似全能,實則始終圍繞家庭和夫妻關係打轉,《贅婿》裏的女主角蘇檀兒則是“表面獨立”,一旦經營的布行遇到問題,就需要靠贅婿寧毅的幫忙,才能完成逆襲。
直到司藤出現。作為最近熱播劇《司藤》的“同名”女主角,她不僅武力值超强,而且智商全程線上。豆瓣有網友如此評估:她洞悉人性,又有種看破不說破的淡定。
景甜飾演女主角司藤

《司藤》意外走紅
《司藤》改編自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尾魚的小說《半妖司藤》(2015年出版時更名為《司藤》),講述的是外星後裔司藤意外被男主角秦放喚醒,隨後開始探尋自己身世真相之旅的故事。
司藤被稱作“女王藤”,是因為她滿足了一切對於獨立女性的想像:能力强,在感情中屬於強勢一方,無論在任何情境下都能够掌控全域。尾魚曾評估她是獨一無二的妖,因為“學她者生,似她者死”。
現時《司藤》的豆瓣評分已經來到7.9分。雲合資料顯示,《司藤》的有效播放佔有率連續多日都位列前三。從上映第三天至今,在骨朵全網熱度榜單中一直位列榜首,最高熱度達到85.69,在《山河令》《你是我的城池營壘》等多部熱門劇集同檔播出的情况下,成為了劇集市場的一匹“黑馬”。
網友們常用“改編運”一詞來形容知名作者,此前Priest就因為《鎮魂》和《有匪》影視化不盡如人意,被認為“改編運很差”,直到近期播出的《山河令》才有所好轉。
尾魚的《怨氣撞鈴》此前同樣遭遇“魔改”,豆瓣評分只有3.4分。囙此在《司藤》播出之後,也有不少讀者猜測,“尾魚的改編運終於要好起來了嗎?”
相比各類IP大神,尾魚的風格更加混合,她被讀者調侃為是“懸疑小說裏愛情寫得最好的,言情小說裏懸疑寫得最好的”。
在她的作品中,由於不同故事的主角之間大多具有關係勾連,更有《七根凶簡》《龍骨焚箱》等四部情節連貫的系列作品,囙此被認為是擁有“獨立宇宙”的作者。
在市面上的作者大神幾乎被開發殆盡之後,終於輪到了尾魚這一類風格更為獨特的作者。擺在他們這一類IP系列作者面前的問題是:隨著創造宇宙的不斷龐大,影視化的難度也越來越高。
尾魚能否成為IP改編的新寵?她的世界觀又能否延續《司藤》的成功,再次被覆刻?
“女王”司藤和她的小跟班
《司藤》開播第一天,#司藤造型#就沖上微博熱搜。
有網友稱她是“奇迹藤藤”,因為根據統計,女主角平均一集至少有2~3套不同的造型,以各式旗袍為主。該劇的造型指導李萌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劇中司藤的衣服九成都是自己縫製。
李萌在微博發佈“司藤小姐的衣櫥”
司藤的扮演者、被稱為“人間富貴花”的景甜也囙此收穫了大批讚美。
司藤剛重生時,就有彈幕發現,即使是穿著飯店的一次性拖鞋,她的脚都保持著微微踮起的狀態,時刻展露優雅氣質。由於貼合度很高,更有網友評價景甜是“從書裡摳出來的司藤”。
而除了外表之外,司藤的“女王”氣質貫穿全劇。“重生”和“古穿今”的人物設定,也讓司藤身上的魅力得以最大程度地展示。
在被反派沈銀燈陷害時,她能準確地猜測到對方的意圖,避免落入陷阱,還能謀劃“反間計”。不僅智商線上,而且武力值也很高,根據原著設定,司藤“善絞殺”,且“戰無敗績”。
此外,在司藤身上還有“反差萌”的一面,比如怕蟲子,對孩子很溫柔,明明很關心秦放卻要維持高冷人設等等,這些設定都讓司藤更“有血有肉”。
《司藤》的高贊豆瓣長評標題寫道:2021年了,我們究竟需要怎樣的女主?
不是等待男人拯救的“傻白甜”,也不是一路開掛、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爽文女主”,而是赤手空拳地為自己開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真正的“獨立女性”。從這個角度來說,司藤提供了受歡迎女性角色的一個範本。
與之相比,男主角秦放則被戲稱為“拿了女主的劇本”。因為他身上有許多之前國產劇女主角的影子,比如“傻白甜”,一旦遇到問題,無法靠自己擺平,必須求助更有能力的另一半。再比如“聖母心”,即使沈銀燈設局陷害司藤,十惡不赦,秦放依舊祈求司藤放過她。
在《司藤》第15集中,秦放被綁架,塞進火車後備箱,在給司藤留記號的過程中,還被發現並暴打。司藤幾經輾轉,發現了他的所在地,從天而降拯救了他。

《司藤》意外走紅
巧合的是,前日剛完結的《贅婿》和最近正在播出的《錦心似玉》中,都有綁架情節,只不過被綁架者分別是蘇檀兒和十一娘兩位女主。
秦放扮演者張彬彬發微博稱:“雖然她凶我氣我誤會我,但是不可以趕我走,這麼想我一定是拿了虐文女主的劇本。”#司藤秦放男女主拿錯劇本#的話題在微博的討論度達到了3.9萬。
製片人賈士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之所以選中《司藤》,正是看中了原著女强男弱的設定。這個關係在二人初遇時就被點出,司藤在被喚醒後,跟秦放說,“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主人,凡事都要聽我的。”
原著裏司藤和秦放的感情線極弱,是較為單純的主僕關係。在六年前《半妖司藤》更新時,有讀者在評論區表示,作為情感潔癖,無法接受男主曾經有一段難以忘懷的感情,而尾魚則回復他:“你想太多了,就跟司藤會跟秦放談戀愛似的。”
而在劇中,二人之間的情感得到了强化。囙此有不少微博網友表示,《司藤》就是一部“性別互換”的甜寵劇。
雖然有意識地强化了二人的感情部分,但戀愛部分的劇情並不拖遝。
在第11集,司藤意外發現秦放和她的死對頭沈銀燈私下接觸,誤會二人有關係,囙此憤而趕走秦放。前後不過五分鐘的時間,秦放去而複返,將他假意與沈銀燈交好、實則為司藤套取機密一事盡數坦白,誤會就此揭開。彈幕紛紛表示,“這要是在別的電視劇裏,得誤會個兩三集。”
部分微博評估
這種不同於一般男女CP的“另類甜寵”標籤,也是《司藤》能在這個時間節點成為“黑馬”的主要原因。
與《司藤》同期熱播的《山河令》,被認為是今年“耽改101”打響的第一槍,不僅熱度居高不下,也讓龔俊和張哲瀚兩位主演迅速躥紅。而同樣改編自耽美小說的《皓衣行》已經定檔四月,現時已經備案的耽改劇更是超過48部,開始紮堆。
有人統計了微博超話的CP榜單前100名,其中男男CP多達76對,而男女CP只有13對。在這種情況下,《司藤》憑藉著女强男弱的“另類甜寵”CP,殺出了耽改重圍。
不僅如此,《司藤》同樣是劇集“分眾時代”的標誌性產物。隨著福斯爆款的逐漸缺失,多種類型混合的劇集已經成為市場主流。除了言情以外,《司藤》沿襲原著的懸疑色彩和奇幻背景,給三月份熱鬧的劇集市場注入了新的變數。
尾魚搭上時代順風車
“大女主”的名頭實際上早已不新鮮了,毒眸也曾在過往的文章中分析過,“從炙手可熱到人見人嫌,大女主的繁榮也不過才維持了五年。”
彼時,毒眸還總結了近五年來知名的大女主作品豆瓣評分,如今看來,豆瓣7.9的《司藤》在其中已然是一覽眾山小的存在了。
正走下坡路的大女主劇為何遇到《司藤》就實現了觸底反彈?如前文所述,不做“偽大女主”,不依靠男人才能實現逆襲,是它和傳統大女主劇套路之間最大的差异,也是驚喜的由來。
在原著《半妖司藤》的後記中,尾魚提到司藤是她筆下最愛的女主角,“我畢生都在仰望這樣的人,她不依賴任何人,把自己從人生的欲海裡救贖出來,微微一笑,是自揚的帆。蒼天為廬,瀚海為席,無風亦能招展。”
事實上,原著作者尾魚筆下的女主人公,雖然人生際遇和性格色彩各有不同,但獨立自强的内容是共通的。
《怨氣撞鈴》中的季棠棠從嬌氣公主成長為風餐露宿的背包客,家門絕學只傳女不傳男;《西出玉門》中的葉流西是一身匪氣的暗黑勢力領袖,曾放言:“有那個精力放在男人身上,無不無聊,要是我……就去稱王稱霸”;《龍骨焚箱》中的孟千姿是從小就在嚴酷的訓練和冷漠的情感之中成長起來的王座,即便到了生死關頭也絕無“害怕”這種情緒存在。
儘管這些書中也有設定感情線,但更多是服務於女主事業的“調劑”,而非傳統大女主劇中“對外人大女主,對男主傻白甜”的情况。
尤其在2020年以來,隨著《乘風破浪的姐姐》、《三十而已》等螢幕“姐學”的興起,展示成熟自主女性形象的作品廣受歡迎。根據《2020騰訊視頻年度指數報告》,2020年騰訊視頻用戶男性和女性最愛的10部劇中,女性劇集占比相較於2019年而言均大幅上升。
《司藤》的上線正好搭上了“姐學”興起的東風,而尾魚的作品在女性角色的塑造上基本都符合這個趨勢,可謂是踩在了劇集觀眾審美的點子上。
而另一大東風,也是尾魚小說另一重引人入勝的特質——懸疑。古代文學評論中常用“草蛇灰線,伏脈千里”一句來形容懸疑作品中暗線的安置,看似若有若無,但實際上貫穿始終,讓觀者為作者駕馭結構的能力而讚歎。
這也是尾魚尤其擅長的懸疑表現管道,譬如《龍骨焚箱》當中,表面上的行事動機是山鬼尋找解救水鬼的管道,但暗線是其中一個角色關乎史前的夢境。
當夢境中的表像被一一解讀,讀者才發現原來各族人的命運都是源於前人的一場共謀。也正是這一場密謀,將《怨氣撞鈴》、《七根凶簡》和《三線輪回》中的角色來歷串聯在了一起,形成“尾魚宇宙”的最終結局。
許多讀者更是直呼,“看完《龍骨》才知道,前面幾本書有一些雲遮霧繞、解釋不通的地方,原來是隱藏到結局才揭曉的伏筆。”
而細數近段時間以來大火的影視劇,儘管題材類型不同,但都加入了懸疑元素以增强可看性,“懸疑+”成為了劇集創作的新風潮。
如耽改武俠題材的《山河令》,從明面上的江湖紛爭逐漸演化到廟堂暗鬥;國安主旋律題材的《暴風眼》在集團內部猜間諜,一如在《人民的名義》中猜貪污犯;玄幻題材的《鬥羅大陸》在改編後也在開頭加入了關於人面魔蛛的夢境,以增强懸念。
在2020年,愛奇藝迷霧劇場、優酷懸疑劇場等懸疑劇場廠牌的推出,無疑將懸疑這個品類推向了高峰。相對於純粹的“破案式”懸疑作品而言,“懸疑+”的形式顯然面向的受眾更廣,具有更大的開拓空間。
優酷劇集中心製片人張元歡曾在關於“懸疑+”的研討會上表示,“懸疑是一個特別大的品類,未來懸疑劇會越來越細化,在敘事、人設、話題等很多方面都值得去進一步探索和創新。”
綜合當下劇集市場的審美來看,尾魚的作品可算作“生得逢時”。但IP的影視化改編同時還面臨著許多掣肘,想要將接下來每一部都如《司藤》一般,盡可能將原著小說中的魅力呈現出來,並非易事。
IP系列,改編之路漫漫
“生得逢時”的尾魚還擁有一個籌碼,那便是“自造宇宙”的能力。
從IP影視化的角度來看,開發國產IP宇宙已經成為行業共同追求的目標。因為只有對某個IP進行系列化的開發,才能提高IP價值的天花板,延長生命週期。
囙此,像尾魚這樣各本書之間共用世界觀與種族設定,主角之間可以互相聯動的“獨立宇宙”作者,其作品的IP價值也會更高,成為影視人們追求的“香餑餑”。
但這些成系列的IP作品,由於體量龐大,其影視化的難度也比一般作品要大。
版權是首要原因。
由於系列小說的寫作時間跨度過長,再加上版權金額的限制,同系列作品的影視化版權幾乎都會被折開售出,不僅聯動的可能微乎其微,更消解了一部分系列IP的魅力。
以南派三叔的作品為例,現時已經影視化的共有六部網劇和一部電影,出品方包含歡瑞世紀、慈文傳媒、企鹅影視等不同公司。
囙此,在“盜筆宇宙”中,無論是演員配寘還是劇情都並不連貫,聯動也很少,大大削弱了原著的魅力。光主要角色“張起靈”的扮演者就有楊洋、井柏然、肖宇梁等五位演員,看起來不像是系列IP,倒更像是“平行宇宙”。
井柏然、肖宇梁、楊洋版張起靈
除了影視主創,一以貫之的版權對內容影響其實也非常大。
著有“天定風華”系列的天下歸元曾向毒眸表示,她在寫系列作品時,就希望它們能够在螢屏上被串聯起來,形成大的世界觀。“特別希望有誰能夠大手筆地把所有的都收了,因為一旦做成系列,它帶來的效應肯定是成倍增長的,會形成聯動反應。”但她也提到,“並沒有誰能一口氣把它們簽下來”。
目前國內劇集市場上,為數不多的解决了版權問題的熱門IP是《鬼吹燈》系列。在《怒晴湘西》播出後,騰訊視頻就表示,他們將把《鬼吹燈》的五部系列作品進行連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