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哲瀚龔俊的默契是相處出來的

作為開年第一部爆款劇,武俠劇《山河令》豆瓣評分高達8.6分,一路高掛熱搜榜,戰績驚人,主演張哲瀚和龔俊更是火出圈。這部神劇究竟怎樣煉成的?幕後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有關張哲瀚和龔俊又有哪些趣事?《星裏話》特別推出“《山河令》故事會”系列,為你揭曉幕後趣事。
本期邀請到該劇總導演成志超,講述和拍攝相關的30件小事。

張哲瀚龔俊的默契是相處出來的
1、整體基調
快意江湖的武俠精神
總導演成志超非常重視“情懷”,金庸、古龍中傳統江湖的武俠精神在《山河令》中也被延續了下來。年輕人崇尚的快意恩仇、正義感、義氣凜然,為弱小的人主持公平正義的極大的英雄主義浪漫,是整部劇的覈心。
煙霧和留白
《山河令》從立項開始,就確定“國風新武俠”的定位。這裡的江湖和國風互為表裡,是更唯美、更具東方色彩的江湖。學美術出身的成志超,拍攝中大量使用國畫中的“留白”技巧,給觀眾留足想像空間。
周子舒和溫客行初識的幾場戲,現場會大量放烟。寓意二人處在朦朧狀態下,沒有完全坦誠相對。直到卸下戎裝,煙霧漸散,濃度稀薄。第六集的水上打戲,溫客行急於見到周子舒的真面目,為了凸顯這一訴求,周邊煙霧尤其濃烈。“很多畫面我們都用光影去營造氣氛,去表達。”
周子舒溫客行的水上打戲
紅的隱喻
除了場景構建,色彩也用作隱喻。尤其“紅”被賦予多重含義。鬼穀整體環境和色調偏灰暗,要想突出鬼穀穀主的地位,必須用搶眼的顏色。大紅有鮮豔、狂躁的感覺,也是很有血性、很張揚的顏色。“絕對符合鬼穀穀主的身份。”
鬼穀穀主初登場,就以一襲大紅長衣展現了强烈存在感
度的拿捏
為了符合行業標準,製片方必須在想拍和能拍之間做出平衡。拍攝時,呈現的不完全是現實主義的東西,會更多用別的方法代替。為了找准“度”,片方曾在一個多月裏頻繁舉辦內部看片會,邀請不同年齡層的人。期間仔細留意大家反應、微表情,某一刻的驚訝、不舒適、開心、鼓掌,都會記下來,再二次剪輯。經過試驗論證,相比肢體接觸,眼神表達更合適。不止接受度高,便於想像,還很有趣。
眼神的表達
第一次見面,他就向兩位主演提出要求:希望他們懂得用眼睛說話。在片場訓練時,他告訴演員,用眼神的時候心裡要有一句潛臺詞。張哲瀚和龔俊學習很快,拍攝兩星期後,基本掌握了技巧。
醉酒那場戲,溫客行向周子舒伸出手,問“痛不痛”。他當時用眼神說的潛臺詞是:“七顆釘子打到你身體裏,打得那麼深,你是不是感覺到很疼?”
2、人物關係
周子舒和溫客行:彼此的光
成志超將周子舒和溫客行解讀為互相救贖的關係。“周子舒想出世,離開凡塵;而溫客行則為了復仇要入世,兩個不同方向的人碰上以後,糾纏在一個世界裏,相遇、相知、彼此保護。但兩個人都是絕望的,周子舒只有最後三年的命,溫客行也是懷着赴死之心報仇。”
兩個絕望、向死的人在路上相知相識,成為彼此的光。光,代表溫暖和希望,“當你在黑暗中,你最嚮往的就是光,光就是你的希望。”
所以就有路邊喝酒那場戲,坐在路邊喝酒、曬太陽。還有個人的名字給我這麼叫著,就可以找到知己,感到滿足。溫客行那句“你身上有光,我想抓來看看”,更是點睛之筆。
“活著、給太陽曬著、還有個人的名字這麼給我叫著,真的挺好”
咖啡周子舒VS可樂溫客行
溫客行殘忍、毒舌、天真、幽默,層次感立體,周子舒則相對內斂。成志超說,沒有兩個完全相同的角色,都會有各自的優缺點。溫客行一出場就性格外露,會比較主動;周子舒前期則是你接觸我、我要避開你,被動拆招,後期也會主動,但主動管道不一樣,人物處理上相對深厚,比如他會主動瞭解溫客行的目的和身份,希望解開他的心結。
“溫客行像可樂,一喝就感覺很好;周子舒是咖啡,你需要去品。”
演員的性格VS角色的性格
周子舒內向,溫客行開朗外放。演員性格似乎正好對調:張哲瀚愛笑、陽光,還有點小調皮;成志超對龔俊的第一眼印象是內斂。
但他後來發現,二人性格都有“兩重性”。和張哲瀚探討問題的時候,他會非常認真思考,“我希望演員能發揮他深層次的東西。就是大家沒見過的,你幫助他釋放出來,這個力量更大”;龔俊看似內向,其實開心樂觀。身上的純真感特別珍貴,這也是溫客行多面性所需要的。“骨子裡孩子氣的部分不是完全能演出來的。內心有沒有那個點非常重要,龔俊是有的。”
周子舒的嬌俏VS溫客行的風趣
網友調侃,周子舒的眼神偶爾會有一些嬌俏感。成志超對此感到意外,“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觀眾會覺得張哲瀚的眼神有嬌俏感。我也沒覺得他嬌俏,為什麼用嬌俏形容呢?”他覺得可能是留白的原因,“留白的東西填什麼進去,我覺得都可以。”
溫客行性格風趣幽默。龔俊本人也是“挺逗、挺好玩的人”。而且很佛系,別人調侃他,他不記仇,也記不住。拍攝的時候,成志超不時鼓勵他。受到鼓舞的龔俊越來越自信,演出時自動把“逗比”這一面放大,從而演出溫客行的風趣。
溫客行與東方不敗
溫客行作為與名門正派對立的青崖山鬼穀穀主,被網友認為酷似東方不敗,武功卓絕,喜怒無常。為了表現溫客行的“瘋子”性格,所以會選擇比較張揚的紅色,但成志超從沒想過,溫客行會有東方不敗的味道。因為二人雖然都穿一身紅,但造型並不相同,溫客行也不戴帽子。為了避免人物太沉重,冷漠邪魅之外,還賦予他翩翩公子和輕鬆幽默的一面,便於觀眾接受。
3、入戲和出戲
多層次的哭戲
很多名場面哭戲,演員哭的管道、表現出的强度都不一致。除了大哭小哭,淚珠在眼眶裏打轉,到某句對白落下,甚至左眼還是右眼流,都有講究。拍攝時,導演會提前做足氣氛,整段對白順下來,中間不隔斷,讓演員感情充分醞釀,順暢流露。演員準備好,拍攝時就非常水到渠成。
龔俊在龍淵閣的大段哭戲是層層遞進。重提父母當年事,他因為難受而熱淚盈眶。後來,得知龍雀為了保護自己父母,不惜把整個龍淵閣搭進去,他的淚是感激與感動。再後來,龍雀離世,他悲痛到手發抖。“很多呈現也靠鏡頭或動作參與表達。”
溫客行在龍淵閣的哭戲
龔俊的出戲和《蕪湖》
龔俊非常重視這個角色,很用力地在做每件事,每一件都十分投入。包括他會不斷背臺詞,一遍遍反復說,一次比一次說得好,拍戲時也會非常投入。成志超會儘量讓他想些好玩開心的事,“就像一個杯子裝了烈酒後要清洗一下,要不然就裝不了茶了”,龔俊沉浸在悲痛裏的時候,“你就讓他唱一首《蕪湖》就好了。”而有過多年拍攝經驗的張哲瀚,在角色的適應度上,經驗相對更豐富,出戲一般會快一點。
龔俊一度出不來的一場戲
溫客行知道周子舒活不久+雨中哭戲,是龔俊情緒調動最大的一場戲。據成志超透露,當時的傾盆大雨是真雨,兩場重頭戲還是連拍,情緒一氣呵成。“網友都很喜歡那場戲,演員那種悲痛感是真的很絕望。”被顧湘找到時,溫客行的情緒到達爆發點,但大哭卻十分不合適,只能含淚表達傷心。剛拍完那場戲,龔俊有點出不來。
“他情緒還沉澱在感情裏,有點不開心。他非常認真,拍完還不太想離開。可能還在琢磨,是不是都表達出來了。但我們很滿意,告訴他不要太烦乱,出來的效果是很好的。”
雨中哭戲,讓龔俊一度無法出戲
溫客行的情感爆發期
龍淵閣中,溫客行在身世揭曉之後多次流淚,被網友調侃變“小哭包”。成志超解釋,溫客行從冷血的鬼穀穀主慢慢變成有感情、有溫度的人,他願意跟周子舒回四季山莊,就意味著要面對之前的身份,到這段確實是一個情感爆發點,一個最大的轉折期。“後期沒有那麼多哭戲,因為情節不需要。”
4、片場趣事
片場氛圍
這部戲前前後後拍了差不多5個月時間,拍攝現場非常歡樂。大家喜歡互相調侃、逗貧,整體氛圍和諧。張哲瀚比較靈動,喜歡主動去逗龔俊,龔俊也很善於反擊。
片場花絮
飄逸感和厚重的戲服
下雪的戲有幾場但並不算多,有部分戲是在棚裡拍的。現在條件好很多了,劇組在不同的地方都準備了空調。為了讓演員看上去飄逸瀟灑,戲服都是裡裡外外好幾層,非常厚重。夏天拍戲一出汗,衣服就黏到一塊,飄不起來。所以一拍完,劇組就會讓演員把衣服脫下來。
默契的養成
拍攝前,兩位男演員被安排一起圍讀劇本、練武術、吃飯,在相處中逐步建立起默契。用成志超的話說:“多見面、多接觸、多交流肯定是需要的。”化妝間也是共用一個,“大家每天可以早點出來,沒你的戲也可以早點到。不希望他們把這個完全當成工作,拍完戲就沒有生活上的交流。我們希望他們可以多一點溝通。他們的對手戲很多,基本上每天都會見一次,相處時間也挺長的。”
片場花絮
演員的功課
拍攝期間,成志超給兩位主演佈置了兩個工作:做自己角色不同階段的處理,以及和對方角色不同階段的處理。周子舒與溫客行在不同的階段怎麼對對方,這非常重要,拍每場戲都會提前做好功課,確認這是在他們的哪個階段。
比如被溫客行發現易容後,周子舒在相處中需要轉換態度,類似避免眼神接觸、小心隱藏身份,這些小細節,都是演員拍攝前用心做好的功課。
小動作和小表情
那些周子舒和溫客行的小動作和小表情,有演員自己的發揮,更離不開他們彼此熟識之後的默契。導演經常會用調侃的管道活躍氣氛,並鼓勵演員把這些生動的部分融入到表演中。
笑場
兩位男主角所有的笑場,發生在出錯或者臺詞特別搞笑的時候。他們從沒因為尷尬而笑場。
“片場麥霸”龔俊
龔俊愛唱歌,在片場候戲的時候經常開嗓。成志超非常支持這件事,他覺得龔俊這樣很好、很真我,“他唱歌的時候會很輕鬆,所以他想唱就唱吧。又不是在演唱會裏,你怎麼舒服怎麼唱。這是一種情感抒發而已。”大家還會經常調侃他說,我聽你的歌很驚豔。
龔俊成了“文科行”
“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客行悲故鄉(顧湘)”,憑藉出口成章,一口流利的古詩詞,溫客行被網友戲稱為諧音“文科行”。這段經歷也讓龔俊的古文能力提高了。“這對任何演員都是挑戰,我們也看到龔俊慢慢地,越拍越順。通過對古詞的記法,他的文化底蘊越來越深厚,習慣之後就相當得心應手。”
變帥了
《山河令》火爆之後,最近再見到張哲瀚和龔俊時,他感覺兩個都變帥了,也不知為什麼,就是越看越帥。“甚至看劇也覺得怎麼越看越帥呢!”他同時感慨,演員獲得認同後就會自信,然後整個人就會氣場全開。而不變的地方在於,“他們還是很好很乖,沒有一點高傲,還是很親切的演員,還是挺真實。”
張哲瀚、龔俊拍攝的時尚寫真
5、拍攝幕後
猜不到的棚拍
劇中的實景虛景讓人猜不透。飛簷走壁是實景,屋頂上看夜色卻是綠幕。成志超很滿意觀眾看不出虛實,拍攝的時候他們也是採取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去拍。看夜色的戲,使用棚拍其實非常必要。當時為了拍演員特寫,拍出人物的美,出動了大半個組的工作人員,“如果那麼大群人站上真屋頂,不止活動空間擁擠,還擔心超重、會塌。”
重複利用的場景
劇本擁有80多個角色、300多個場景,包括江南、岳陽城、長明山、雪山、白露山、龍淵閣等。拍攝時又正值後疫情時期,橫店劇組紮堆。所以場景統籌成為一大困難。劇組想盡各種方法,比如租特技棚解决鬼穀的拍攝。有時候,還會把同一個景重複佈置成不同的場景。
鬼穀
關於鬼穀環境的設定,劇組煞費心思。穀中有很多石頭,壁上刻有狀似佛像的石雕。鬼穀是抽離一點的空間,必須別具一格,不可能在植物茂盛的地方。“為什麼把所有惡鬼都放到裡面,建立這個地方的人可能也想感化他們,所以做了很多佛像,讓他們把心靜下來。”
不是懸疑向劇情
每一集幾乎都埋有各種伏筆,江湖的懸疑部分吸引了不少柯南迷。但成志超說,大量埋線是為了讓觀眾有投入感,這不是一部强懸疑感的戲,片方也沒有把懸疑放在第一位。
“封神榜”的由來
《山河令》被網友戲稱為“封神榜”。你以為這集到了最高峰,沒想到下集又成功掀起波瀾。這是因為,剪輯上片方要求每一集都盡可能有“最高光的亮點”。
不注水的36集
相比動輒50集的古裝劇,36集的《山河令》體量不大。他說,這個集數是最合適的。劇方不希望靠注水去謀取更多利益,最好的成果才是做這部劇的初衷。被贊良心製作,他說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事,“注水是不恰當的行為,不注水是應該的行為。”
觀眾的支持超出想像
開播8.2、豆瓣評分一路穩定上漲到8.6。“真的沒想到這麼火爆”。他回憶,“有天最高興的,豆瓣評分一天漲三次,拔到一個很高的位置。那天,我們所有工作人員都樂壞了。得到觀眾的認可和支持,是超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