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子一部劇片酬1.6億

因代孕事件凉凉,可能爽子還在家中怨天尤人不甘心。但從這次爆出的片酬來看,她出事恐怕是遲早的事,就算不是因為代孕,也會因為別的。
前兩天八八都在感慨,自從爽子以一己之力拉高震驚閾值,娛樂圈出啥瓜羣衆都覺得不香了。
所以要吃瓜啊,還得吃爽家的。雖然爽子人已凉,但還有未凉的瓜喲。

爽子一部劇片酬1.6億
話說昨天,鄭爽和張恒那單“民間借貸糾紛案”二審開庭。
這兩人狗咬狗誰輸誰贏,八八知道大家也不感興趣,所以借貸糾紛的各持一詞咱就不理會了。
只說張恒律師在媒體採訪中透露的一個資訊:鄭爽電視劇片酬1.6億。
這個數位相當驚人,會不會是幾部片酬的總額呢?
但是看採訪原文,明確說的是“某部電視劇”。
也就是說,爽子演一部劇,就落袋1.6億。
這引起了很多人的憤憤不平:
憑什麼藝員幹幾個月活,就拿到一般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錢?
有多少對國家和社會貢獻更大的職業崗位,酬勞卻根本無法與之相比,這給青少年什麼導向?
藝員高片酬是個老話題了。一來討論過太多次,二來涉及的方方面面過於龐大,八八今天就不聊這事了。
只跟大家講講,在近年廣電總局三令五申遏制高片酬的大背景下,為啥既沒實力也不扛收視的爽子,還能拿這麼高酬勞?
這背後,其實有非常大的貓膩。
——我是看中她啥的分割線——
先聲明下:爽子這個瓜涉及極其複雜的操作。
因為篇幅所限,又涉及敏感和難懂的經濟話題領域,所以八八今天只講其中相對淺的一部分,還請多多包涵。
先來幫大家分析一下,給出1.6億片酬的“某部電視劇”,是哪部劇。
根據張恒律師透露的資訊,這部劇從談判開始到收全款,都是張恒為鄭爽處理。
也就是說,從定角到殺青都在鄭爽張恒戀愛期間。

爽子一部劇片酬1.6億
兩人2018年7月戀情曝光,2018年12月合開公司,2019年8月鄭爽生日會時還在甜蜜期,2019年12月爆出“已於早前分手”。
鄭爽主演的待播劇中,《翡翠戀人》和《絕密者》都早在2016和2017殺青,那時候張恒還沒出現呢。
時間線高度吻合的,只有後來改名《只問今生戀滄溟》的新版《倩女幽魂》。
2018年9月,傳出鄭爽可能接拍這部劇的消息。
正式開機是2019年4月,同年8月殺青。
1987年的電影《倩女幽魂》,是一舉奠定王祖賢影壇美人地位的經典之作。
但新版電視劇拍攝期間路透照裏,爽子的顏值狀態,是誇不出口的水准。
故事梗概更讓人隱隱有種不妙的預感。
再看備案公示裏的內容提要:
書生寧采臣與小魔女聶小倩墜入愛河……小倩為救寧采臣犧牲…..寧采臣記憶全失,遇見了和小倩長得一模一樣的國師之女笑哈哈……
好想摔桌,這是什麼鬼劇情!
故事不但雷,爽子還要一人分飾兩角,導演對她的演技這麼有信心的嗎?!
自09年流星雨出道,十幾年來爽子不管演什麼劇,來來回回還是白眼嘟嘴瞪眼的三板斧。
不但演技爛,還動不動中途罷工。
在片場累了不想繼續拍,她就自顧自瀟灑走開。會不會耽誤劇的進度,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怎麼辦,統統不管。
假如導演强硬要求她完成工作呢?爽子答:就哭唄。
馬天宇曾經親筆認證:跟爽子拍某劇開機三天還沒見到女主角。終於接到電話,她說是拍廣告實在太累起不來,正在飯店嗑瓜子。
爽子最近一部拿得出手的劇,還是和楊洋拍的《微微一笑很傾城》,那已經是5年前的作品了,
在那之後,她的作品沒有一部能達到豆瓣評分5分。即使跟趙寶剛合作的《青春鬥》,都能給金牌導演帶來4.7分的滑鐵盧。
那爽子為啥還有戲拍,難道是天賦異稟,演技雖爛收視就是强?
這話啊,電視臺聽了想打人。
2016年,浙江台因為“微微“的成功,買下爽子主演的《美人私房菜》。結果收視率創紀錄低到0.117%,黃金時段跌出前20比特。
那真是,二臺心中永遠的痛!
再到2019年,爽子的《流淌的美好時光》在芒果播,又是收視口碑雙撲街。
撲街撲到粉絲都坐不住了,苦口婆心勸偶像練練演技挑個好本子。
爽子回以一個高貴冷豔的白眼:
“有很多人說收視率,我想說我的人生不止電視劇…..你教育我,我也教育你了,你舒服了嗎”?
看看爽子這些“輝煌”的戰績,就會發現按正常的投入產出邏輯,根本無法理解劇方為什麼會給她1.6億片酬。
多年前有媒體統計藝員片酬,當時一個李連傑等於20個彭于晏。
這就很好理解,因為電影掛上李連傑領銜主演,全球市場能賣出的票房收益,就是比彭于晏高20倍。
按此推算,一個李連傑等於多少個鄭爽?100個都不止吧。
可是爽子拿到的片酬,跟李連傑一樣多甚至更多,你說詭異不詭異。
正常的邏輯說不通,那就只能用反常邏輯咯。
——我是一盤大棋的分割線——
爽子曾經在綜藝上說,她發現微博很神奇,熱搜上得多,片酬就會漲。
聽起來好像也有道理。流量時代嘛,視頻平臺看的是數據和熱度,跟只衡量收視率的電視臺時代不一樣。
鄭爽雖然演技爛收視差,可人家是熱搜包年小公主啊,瘦了胖了吃飯了都能上熱搜,投錢的老闆就是看中她熱度不行嗎,哼。
可是橫向對比一下其他流量藝員,就會發現還是不通。
且看前幾年高踞天價片酬榜前比特的頂級流量,現在還有幾個有劇拍,在家摳脚的不要太多好嗎。
左看右看都說不通,於是有了爽子近兩年傍上京圈大人物,資源隨之飛升的傳聞。
雖然傳聞並沒有具體人物和內容,但很多人莫名信了,因為圈中老狐狸們突然恭敬的態度,實在很奇怪。
爽子把《青春鬥》演成這個鬼樣子,趙寶剛卻誇她“演技炸裂”,還誇了兩次。
馮小剛電影《只有芸知道》辦首映禮,特地為爽子發條微博:照顧不周,回頭單聊。
爽子曾因拍雜誌時耍大牌被時尚圈封殺多年,可從前年起時尚資源突然變好,前一陣甚至拿下Prada的代言(爽出事後撤了)。
2020年北京衛視春晚,邀請爽子一家三口唱歌;爽子被爆代孕事件當天,還在北京衛視錄節目。
(注:後來衛視響應廣電號召,堅決不給劣迹藝人出鏡發聲機會,節目最終沒有播出)
種種迹象來看,爽子上面有人這事很有可能,但具體是誰八八確實不知道,也沒這個膽去探究。
不管背後是誰,給天價片酬都不會是為了爽子的美色,只會為了更大的利益。
這就要說到,疑似給了爽子1.6億片酬的新版《倩女幽魂》。
爽子憑啥拿1.6億呢?憑這劇剛剛開拍,就被別的公司花3.58億買走。
這是寫在北京文化公司2018年年報裏的。
北京文化是連續押中《戰狼2》、《流浪地球》等片的“影圈新貴”,2018年又押中了年度爆款《我不是藥神》,帶來的營收是2.5億。
而爽子的《倩女幽魂》比藥神更牛,為北京文化帶來的營收還要多一個億,名列年度第一!
乖乖龍個冬,爽子的生財能力居然吊打年度大片?
2020年4月,發生了北京文化前副董事長舉報董事長事件。
舉報人婁曉曦,就是爽子這部《倩女幽魂》的出品人。
他舉報的宋歌,是拍板投資《戰狼II》的伯樂,在電影裏還客串扮演了樊大使。
這一邊,前副董事長做正義淩然狀:不惜牢獄之災拼死舉報!
另一邊:董事長大喊冤屈反擊:純屬詆毀污蔑,他才是壞人!
好一場眼花繚亂的宮鬥大戲!
婁曉曦舉報中涉及的操作十分複雜,為免大家看暈,只簡單總結:
他指控稱北京文化通過多個項目假造業績、輸送利益。《倩女幽魂》這個項目,也是其中一環。
北京文化很快發佈公告,表示應證監會問詢一一自查,包括《倩女幽魂》在內的各項目均無財務造假情况。
但兩個多月後,北京文化更新年報,其中《倩女幽魂》這個項目查出了“財務差錯”。
是什麼樣的差錯呢?
還記得之前的年報裏有寫,《倩女幽魂》剛剛開拍就被買走,給北京文化帶來3.58億營收,名列年度第一嗎?
而更新年報中說,財務搞錯了,雖然契约簽了3.58億,實際上對方只支付了5500萬元呢。
於是,原先年報中公佈北京文化2018年利潤有3.26億,現在差錯更正,利潤縮水到了1.25億。
可能有的同學還看不懂,實際利潤1億弄錯成3億,有啥用處呢?
用處可大了。利潤數位達到對賭業績要求,可以拿到約定的巨額回報;達到證監會標準,還可以發行債券從市場上募錢。
所以這背後,可能是怎樣的一盤棋呢?
按照傳統思維,假如給藝員1個億片酬,希望獲得3個億回報,就得藝員有實實在在的號召力,讓電視臺或視頻網站願意花這麼多錢買他的劇;
而資本的新玩法,是只需要有虛假流量名氣的藝員作幌子,憑帳面上的營收數位,從別的通路獲得利益。
不過這盤可能的棋,只是八八猜測。今年1月證監會已對北京文化立案調查,究竟真相如何,我們還是等待官方調查結果吧。
這盤可能的大棋上,為什麼爽子能擔當重要棋子呢,其中一個原因,可能就是她够瘋。
廣電從2016年起連續發聲,表態堅決遏制藝員天價片酬。2017年頒佈限薪令,2018年重申,繼續抓藝員片酬過高問題是年度重點。
而《倩女幽魂》就是2018年開始接觸演員定角的。在廣電三令五申時期頂風作案,不是哪個藝員都敢的。
因代孕事件凉凉,可能爽子還在家中怨天尤人不甘心。但從這次爆出的片酬來看,她出事恐怕是遲早的事,就算不是因為代孕,也會因為別的。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一切得來太容易,終究還是栽在了一個貪字上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