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爽張恒民間借貸糾紛

鄭爽張恒民間借貸糾紛
鄭爽與張恒民間借貸糾紛案二審將在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3月13日晚,張恒代理律師、北京市中聞(上海)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周俊接受了澎湃新聞記者採訪,對張恒方提交的證據首次進行了公開披露。
周俊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在二審中,張恒方提交了20組證據,其中有2組新提交的證據,分別是張恒在美國的出入境記錄及其護照資訊。
在此前一審中,原告鄭爽訴稱,她與被告張恒原系戀人關係。2018年11月17日張恒因創業資金周轉,向她提出借款2000萬元。次日,鄭爽將借款匯至被告帳戶。因雙方系戀人關係,未簽署借條,亦未對借款期限及利率等作出約定。2019年10月1日始,鄭爽多次向張恒催要無果,遂起訴,請求法院判令張恒歸還借款2000萬元並支付逾期利息。
上海靜安法院一審判決支持原告鄭爽的全部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判定支持鄭爽訴訟請求
此前,對於案涉款項性質,一審判決已有認定。
一審法院上海靜安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案涉款項性質。原告鄭爽提交了微信聊天記錄,證明案涉款項為借款,被告張恒提交了錄音聊天證據,證明案涉款項為原告支付被告的離職補償和預付薪水。
上海靜安法院認為,首先,微信聊天記錄形成於轉帳當時,發生於雙方當事人之間,而錄音證據形成於訴訟前後,發生於雙方父母之間,從時間和主體上看,微信聊天記錄更能反映轉款當時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
其次,從內容上看,被告在微信聊天記錄中明確作出了“借”和“欠”的意思表示,原告在轉款當時也明確備註為借款,對於借款合意兩者能够相互印證。而原告父母在錄音聊天中關於款項存在不同說法,可見其並不完全清楚涉案款項的具體情況。囙此,原告提交的微信聊天記錄證據證明力高於被告提交的錄音聊天證據。
再次,被告一方面強調涉案款項系原告支付被告的離職補償和預付勞動報酬,名義上是借,實際上是給,另一方面又表示如果被告未來為原告創造的價值不足額,則退補原告,“給”和“退補”兩種說法本身即存在邏輯衝突。
最後,被告確認與雙方共營公司存在勞動關係,並實際領取了部分報酬,同時又主張與原告存在勞務雇傭關係,本身亦相互衝突。被告有關與原告存在勞務雇傭關係的辯稱意見,暫無充分證據予以證實,在此情况下,其主張案涉款項的給付系基於雇傭勞務關係而發生的預付報酬,法院難以認同。被告確認涉案款項未用於雙方共同經營的公司,且除案涉款項外,雙方並無其他大額轉款往來,被告主張涉案款項系雙方同居期間財產分割糾紛的意見,亦不能成立。
囙此,上海靜安法院認為,案涉款項宜認定為借款,對原告主張予以支持。若被告認為其與原告形成了事實上的勞務關係和經紀關係,主張勞務費及經紀報酬,可另行提起訴訟。
據此,上海靜安法院一審判決支持了原告鄭爽的全部訴訟請求。被告張恒不服,上訴至上海二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