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達》今日重映!

現時全球觀眾最關心的,無疑是《阿凡達》續集的進展。卡梅隆透露,最近三年都花在了拍攝製作第二、三、四部上,現時已經完成了所有動作捕捉和拍攝,部分視效鏡頭,明年《阿凡達2》就會上映,一切都很順利。至於重映後最終票房能否反超《複聯4》回到全球票房榜冠軍位置,卡梅隆說:票房誰高誰低沒那麼重要。

《阿凡達》今日重映!
3月12日,名留影史的經典之作《阿凡達》即將在全國開始重映。這部曾經打破全球影史紀錄、開闢3D電影新時代的作品,又將帶領觀眾重回那個神奇美妙的潘朵拉星球。
2009到2010年,《阿凡達》在全球公映時掀起觀影狂潮——本片以27億多美元票房一舉打破了包括全球電影票房紀錄在內的20多項全球影史紀錄,並且至今還保持著全球原創(非續集)電影票房紀錄,在全球票房總榜上僅次於《複仇者聯盟4》;此外本片還收穫了包括奧斯卡最佳藝術指導、最佳攝影、最佳視覺特效三項科技大獎,成為影史最具標誌性的里程碑。
晨報記者在今天採訪到了《阿凡達》導演詹姆斯·卡梅隆,對於老片在中國重映,他自然是十分開心,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他都期待觀眾在看完電影後能在情感上收穫共鳴。
現時全球觀眾最關心的,無疑是《阿凡達》續集的進展。卡梅隆透露,最近三年都花在了拍攝製作第二、三、四部上,現時已經完成了所有動作捕捉和拍攝,部分視效鏡頭,明年《阿凡達2》就會上映,一切都很順利。
籌備這個系列的過程中,卡梅隆深入海洋、雨林,和土著居民一起生活,他堅持在向觀眾傳達的,其實都是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理念。
距離《阿凡達》首映已經過去了超過十年時間,全球電影產業也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面對新的年輕觀眾,面對新的流媒體平臺崛起,67歲的卡梅隆心態很好。
現在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喜不喜歡《阿凡達》,卡梅隆覺得答案是或否都沒有關係,一切交給觀眾來評判。
是否會為流媒體平臺拍專屬電影?卡梅隆也給出了肯定的回答,因為這樣的電影對於熱愛挖掘故事細節的他來說,有更大的空間來製作時長更長的電影,當然,“電影院還是我的最愛。”
至於重映後最終票房能否反超《複聯4》回到全球票房榜冠軍位置,卡梅隆說:票房誰高誰低沒那麼重要。
對話詹姆斯·卡梅隆
晨報記者:《阿凡達》至今收穫的,是你預期之中的還是仍然帶給了你驚喜?
詹姆斯·卡梅隆:沒人可以預計電影在全世界範圍內可被接受的程度,對這部電影來說,中國是除北美外最好的海外市場,我們都驚喜於市場的反映情况。我們製作有趣而特效畫面好看的新電影,觀眾看了,理解了,情感上或精神上有了共鳴,這些都是可喜的。這部電影拍攝很艱難,我們花了四年半做這一部電影,結果令人滿意。
晨報記者:11年前《阿凡達》上映的時候沒有什麼其他IMAX電影,你覺得是《阿凡達》促進了這個市場發展嗎?
詹姆斯·卡梅隆:IMAX很適合《阿凡達》,因為可以真實到讓人身臨其境,所看即所感。IMAX幫助了我們,我們也幫助了IMAX,在《阿凡達》後IMAX市場的確擴張了,因為《阿凡達》就是那種可以告訴觀眾為什麼要去電影院看電影的作品。現在電影院整體都很不錯,IMAX還是巨幕,近距離觀看就會有切身感受。而且放映《阿凡達》的電影院都至少有3D設備,所以你真的會有身處電影世界中的感覺,我真的希望給觀眾帶來絕加的觀影體驗。
晨報記者:現在再回看十多年前《阿凡達》的拍攝製作,有沒有遺憾或者覺得可以改進的地方?
詹姆斯·卡梅隆:阿凡達的存在跟初代號一樣。現在有太多的新技術,我們的確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這十幾年,我們都在不斷更新科技和設備,所以現在新的電影看起來更真實,我們也在不斷挑戰自己。
不過說實話,我自己現在再重新看《阿凡達》的時候,還是驚喜於它的優秀,當時我們更新了很多科技,這也是很多特別有創意人的辛苦傑作,數以千計的製作人員致力於讓角色的表演鮮活起來。
佐伊·索爾達娜(《阿凡達》女主角)很棒,她雖然是有貓耳朵的外星角色,但是我們還是可以感受她的存在,她的心跳、情感和愛。對於我來說,這才是這部電影裏最大的挑戰。我們做這部電影做了四年半,其中花了三年半在製作上。
我第一眼看到這個角色的時候,就覺得看起來很真實,這其實就是一個很小的場景,有六個鏡頭,然後我在製作室裏像瘋子一樣一遍一遍地反復看,因為從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其他兩千多個特效鏡頭也可以做得一樣好,但在那個時候你可以想像這是一場豪賭,然而當她出現在荧幕上我看到了她的靈魂時,我就知道一切都會好的。
的確,現在科技提高了,比如有更高清的畫面,還有3D、人工智慧等都用在電影上,但《阿凡達》對於當時來說就是開拓性史無前例的電影。
晨報記者:你覺得《阿凡達》能打動現在的年輕人嗎?
詹姆斯·卡梅隆:這個問題電影重映後我們就知道啦,這也是唯一我們能知道的辦法(笑)。11年前《阿凡達》其實並不單純是當時流行文化的一小部分,它擁有自己的時間和節奏。
我誠摯地希望觀眾不會覺得這個電影已經過時了,當然或許有半數人沒看過這部電影,這部電影距離上映十年了,當時五歲的觀眾現在已經十五了,到了可以去電影院享受這場冒險,看這種特效大片的年齡,所以肯定有很多年輕人會是第一次去影院看這部電影。
《阿凡達》就是為了影院、為了3D、為了IMAX而生,而且就我所知中國市場的觀眾也仍然喜歡3D和IMAX電影,現在中國又有幾千塊大螢幕,還有七百多塊IMAX屏,這是很好的機會。
當然,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會在重映當晚看了電影,也許很少有年輕人去看,這都沒關係,要讓觀眾自己發現和判斷。>
晨報記者:《阿凡達》在中國重映後,極有可能會回到全球票房榜第一位,你怎麼看?
詹姆斯·卡梅隆:票房誰高誰低沒那麼重要,超過20億美元票房的就有《阿凡達》《複仇者聯盟4》等很多電影。
中國有些本土電影也有非常高的票房,我覺得這很好。這代表電影產業非常健康非常有活力,即使現在有疫情也未受影響。
我希望疫情過後,電影市場會全面復蘇。可能那時候觀眾已經厭倦了在家裡一遍又一遍看著自己最愛的電視劇,想出門體驗一些不一樣的。
我也計畫為流媒體做一些東西,因為我也喜歡長時間那種模式,像6小時的甚至10小時,但這仍然是不同的媒體,我仍然喜歡電影院,這是我的最愛。
晨報記者:現在觀眾在電影院看電影,也在流媒體平臺看電影,你更偏好哪種?
詹姆斯·卡梅隆:現在觀眾對不同作品的需求量很大,其實所有電影在影院上映完後都會上線流媒體。所以我一直說,無論是從錄影帶到光碟,再到HBO等等,我拍電影大小螢幕都要同時考慮到,因為我的電影這些平臺都能看到。我要兼顧和注意到不同螢幕的需求,在製作的時候得考慮如何讓各平臺的觀眾眼前一亮。
如果是問我會不會拍只在流媒體播放的電影,我的回答是當然會,因為更多的人可以更快地看到電影。當我寫院線電影劇本的時候,我可能不得不限制故事要在兩個半小時或三個小時的播放時間內。我也可以寫6小時8小時的故事,作為編劇,我喜歡寫故事角色的很多細節,但是作為導演,這樣的話我會很恨編劇,因為拍的時候我得把劇本具象化才能讓整個電影看起來很和諧。所以我很高興做流媒體平臺播放的電影,可以挖掘更多的故事和角色細節。
晨報記者:觀眾都很期待《阿凡達》的續集,現在進展如何了?為什麼要等那麼多年呢?
詹姆斯·卡梅隆:讓我來簡單總結下時間線,2010年《阿凡達》上映到2012年,我在造潜艇,在探索海洋深處和雨林,深入土著居民的生活來采風。
從2012年開始,我花了幾年時間在做劇本,寫第二、三、四、五部《阿凡達》的劇本,每部3個小時,囙此其實寫了一個12個小時的劇本。
在下一部開拍前,我就想把所有東西都做好,整個故事和角色的走向都是很確定是很清楚的。有些人拍了一部賺了錢,然後再開始想續篇,我不想那樣做,我更想做類似《指環王》和《哈利·波特》系列那樣的,先有完整的故事角色,再把他們拍出來,這是我們在做的。
我們最近三年時間也都花在了第二、三、四部上,儘管之前因為疫情,我們暫停了四個月,不過現在我們已經完成了所有動作捕捉和拍攝,部分視效鏡頭,明年我們就會完成《阿凡達2》,一切都很順利。
觀眾都記得我們,這次重映對到時候續篇上映很有幫助,因為這樣大家還會記得某個劇情曾經出現過。
晨報記者:《阿凡達》和之後續集的故事都起源於人類和潘朵拉星球土著的衝突,為什麼無法達到和平呢?這和現實有什麼聯系嗎?
詹姆斯·卡梅隆:縱觀人類歷史,總有人對其他人進行侵犯和掠奪,或許為了石油、為了鑽石或者皮草等。總有人因為某些原因離開自己快樂安逸的小家,坐船去別人家開戰掠奪,這就是我們的世界。
我期待我們可以進化到超越這些,但是我們仍需要敲響警鐘。直至今日,都市仍在現代化,仍需要資源。我們還在砍伐森林,我們在對物種的多樣性製造危機,我們在污染海洋,我們還在入侵土著的文化,讓他們消失在世界上,我們從未停止過這些行為。但其實土著文化有很多可以教我們的,比如如何與自然和諧共存,維持美好的平衡,這就是《阿凡達》想要表達的。
現在我們在失衡,並不代表沒人覺得環境對我們自身的存在和發展很重要,《阿凡達》的存在就是釋放這個訊號。當然《阿凡達》也是個冒險故事、愛情故事,是關於人類和情感的,這都是我拍這部電影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