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業如此成功的福原愛

《幸福三重奏》上王楠曾說,福原愛小時候就說自己最大的夢想不是拿世界冠軍奧運冠軍這類,是以後結婚生子,給老公做飯,老公一回家她就在門口等老公。

事業如此成功的福原愛
這可能是一種被塑造的夢想。福原愛說,日本女性結婚後都要換成夫姓,她從小就想,以後我會變成什麼愛。那種文化環境就是默認女性都會變成一個跟著丈夫改換姓氏的妻子。
福原愛的母親也是這樣的妻子,傳統又甘於奉獻的日本女性。無論是照顧女兒的生活還是指導她的桌球訓練都全身心投入,對自己和女兒都極為嚴格。
福原愛說自己小時候吃的東西都是媽媽親手做的。就算是薯片,福原愛媽媽都一定要自己做。
此外媽媽還要盯她訓練、督促她不要疏忽學習,照顧家人起居,即便事情再多,福原愛的媽媽也會精心烹飪每一頓飯菜。
囙此福原愛小時候還以為媽媽是不用睡覺的。
在跟江宏傑結婚之前,福原愛就變成了跟母親一樣的人,她會下廚、會畫畫、會針線。
福原愛的媽媽看到江宏傑幫福原愛烤肉,還會教訓福原愛說:“小愛,你怎麼能讓丈夫做這些事?應該是你來做啊!”
福原愛的父親不怎麼顧家,所以福原愛對男人的要求也很低。
福原愛喜歡江宏傑的一個原因是,江宏傑和自己父親不一樣,會表現的很細心。
母親特別賢慧,父親很粗心,福原愛對於婚姻的理解,也許從一開始就有些錯位。
青春只有打球

事業如此成功的福原愛
福原愛錄《幸福三重奏》才第一次去夜店,因為她的青春只有打球。
福原愛出生於一個桌球之家。福原愛的父母都是桌球愛好者,媽媽是運動員。在有了孩子之後,福原愛的父母就把自己的桌球夢寄託在了孩子身上。
福原愛有一個大她十歲的哥哥。在她小時候,她就總是在場邊看著父母陪伴哥哥練球。家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哥哥身上,自己只能在場邊孤零零地玩玩偶。福原愛說,自己最初拿起球拍,也只是為了引起父母的注意與疼愛。如果打球,就可以全家人一起玩。
沒想到,福原愛顯現出超過哥哥的桌球天賦。父母的重點培養對象逐漸從哥哥變成了她。幾乎是同一時間,福原愛也被日本媒體注意到了。因為「不服輸的愛哭鬼」的形象,福原愛受到了大量觀眾的喜歡。從此日本電視媒體對她進行長期跟拍。
王楠曾經說,跟福原愛到日本被嚇到,原來她是這麼紅,有這麼多粉絲。老少見到她都要尖叫。
因為福原愛從小就是國民雲養的娃,天才桌球女孩,愛哭的小可愛。這樣的人生看似萬千寵愛,可代價是,福原愛沒有正常的童年和青春期。
為了拍攝節目,媒體甚至還會在福原愛家住下。
無論去到哪裡,福原愛都會被人認出。她說,感覺大家都像自己的親戚一樣。
福原愛去學校上課時,節目組也會緊緊跟著。福原愛說自己曾經因為周圍異樣的眼光而感到難受過,但她還是順從的接受了這一切。
很小的時候她就又要上學又要訓練,連軸轉、超强負荷,她羡慕那些可以正常放學的孩子。
適應媒體、適應訓練、適應辛苦,都被福原愛消化。從小,跟拍鏡頭裏,大家看到的都是元氣滿滿的福原愛。
比這些更辛苦的可能是,國民的期待。
“天才少女”是為國爭光的希望。從家人到國民都對她不同。
福原愛的父親是她的經紀人,母親是她的教練。於是福原愛也不敢像其他孩子一樣自然地對自己的爸媽撒嬌。她說這一直是她心中的遺憾。
福原愛想撒嬌時就只能忍著,或者是找別人傾訴。
小愛也是福原家中最大的搖錢樹。
根據日本媒體的報導,小愛的父親曾經因為投資失敗欠下很多錢。而福原愛也曾有過一段不斷比賽、轉會、拍攝廣告以賺錢償還父親債務的時光。
記者:是父親發現你的桌球天賦,然後刻意去培養你嗎?
福原愛:是媽媽!是媽媽培養的我!(大聲對著記者說)我要強調這點,媽媽培養我打球,給我找教練,陪我學習。媽媽很貼心,很忙碌。
記者:聽說你小時候練球,經常被父親打?
福原愛:是的。父親很嚴厲。他只是這幾年陪我參加幾次比賽,以前不是經常來看我訓練。小時侯,只要我訓練不認真,他就打我,幾乎每次都會把揍我的很疼。
記者:那你的童年快樂嗎?
福原愛:我不知道。反正,我的腦海裏,小時候一直在訓練、打球、比賽,每天都這樣。還好,我對桌球感興趣。就是自己童年時太貪玩了,總想著比賽中間跑出去玩一圈。(搜狐體育)
福原愛說,自己的娛樂時間十分少。只有球打得好的時候,父母才會帶她去東京迪士尼玩一玩。
福原愛在20歲時曾與日本的“網球王子”錦織圭有過一段戀情。這段戀情被曝光後引發大量關注。錦織圭的粉絲甚至給網協投訴,要求二人分手,以免耽誤錦織圭訓練。
剛從歐洲比賽完回國的福原愛就在機場遭遇了一大群記者的圍追堵截。
大量的追問讓她淚撒現場,鞠躬道歉,並承諾自己不會因為戀情而耽誤訓練。
因為父母與國民的期待,小愛說自己有一段時間認為,自己只有打贏才能够回報大家的恩情。
退役後,福原愛才坦白,覺得自己並不是天分很高的桌球選手。
尤其是到了中國,見到這麼多高手,也許她更明白這其中的差距。
福原愛被身邊人評估為“沒有殺氣”的選手,可是她的可愛也源自於此。她用純真和善良變成了中日桌球的橋樑,也用自己的耐心和愛心做好一個國家隊的隊長。
她好像從來不會抱怨、不會生氣、不會發脾氣。她的教育、童年、責任,都教她變成這樣。
江宏傑出現的時機正合適,是福原愛30歲之前、日本女乒新人崛起之時,她本就在職業生涯的轉捩點。
江宏傑的攻勢則是偶像劇式的,狂轟濫炸的問好,浪漫約會,偷親一下對於福原愛可能都是打破禁忌的。
福原愛曾經以為江宏傑是花心的人,也曾經每天聽《戀人未滿》確認心意,但江宏傑帶來的的確是不一樣的生活體驗。那些被打球填滿的青春期裏有戀愛、心動、出走、第一次坐飛機。
江宏傑家家庭關係很輕鬆,也讓她看到另一種可能。不管江宏傑的成績如何,只要他一上場,江宏傑的父親都會為他開心、加油。
福原愛說,是看到了江宏傑的父親才明白,原來就算打球成績不好也是能讓父母開心的。
帶著日本女性典型的“好主婦”之夢,抱著對男方全家的好感和“我也要有這樣輕鬆家庭”的期待,福原愛迅速結婚生子,融入臺灣的江宏傑家中生活。
她曾經說跟江宏傑在一起發現可以自己對不喜歡的事情說不喜歡,但如果一切都如《周刊文春》所報導,顯然後來她發現也不是這樣。
人是會變的,從婚前買一堆奶茶變成對著孕妻也沒有一次買兩杯飲料的耐心。
福原愛這幾年的生活就是作為事業女强人卻變成全職太太,球打得一塌糊塗的江宏傑在外面以工作的理由不回家。沾了福原愛的光到日本簽約球隊成績差還缺勤。
福原愛一個人在家照顧家人們也是挺辛苦的,她親手孩子做輔食,還要考慮食物營養均衡的問題。
她做菜都會準備不同菜系,來滿足大家不同的口味。
進退維谷
發現婚姻的不如意還強顏歡笑有很多理由,彼此深愛過、羞於承認自己抉擇是錯的、以為做妻子就是這樣委屈、小時候的不抱怨的討好型人格再一次發作……
雖然福原愛離婚態度堅決,但江宏傑方面似乎還沒有離婚打算。不知道是雙方對感情理解不同步,還是作為福原愛的老公很划算。
這些年來,福原愛因為賢妻良母的公眾形象接下不少代言,其中一些廣告代言還是和江宏傑一起接下的。而這次的離婚風波一出,她和江宏傑形象大受影響。兩人說不定還會面臨廣告商的巨額索賠。
福原愛離婚的態度很堅決,拒絕面談。
江宏傑曬了兩次照片,福原愛媽媽還在江家。
福原愛和母親感情很深,母親現在又身體不好只能坐輪椅,分隔兩地。協調好兩家把母親接回日本還要自己開公司,這並不容易。
輿論上,除了內地網友,在臺灣,在福原愛創業的日本,情况都不樂觀。
江宏傑在臺灣正常營業當綜藝咖,文宣自己參加的活動。
還隨經紀人一起參加了酒宴,在現場與熟人開心熱聊,看不出有受到福原愛婚變傳聞的影響。台媒稱活動上還有人為江宏傑加油打氣。
臺灣媒體對路人進行採訪時,大多數人都是同情江宏傑,還有女生隔空向江宏傑表白。看來他們不信《周刊文春》的報導。
在日本,福原愛的口碑也受到嚴重影響。
事情發生後,福原愛立刻發出手寫信。道歉信中首先是澄清自己沒有出軌,也對自己造成的騷動表達了歉意。
雖然也有日本網友考慮到福原愛在這段國際婚姻裏可能有受到精神暴力。但是主流的聲音都是譴責她的。
面對福原愛的解釋,不少日本網友拒不接受。還有人苛刻地認為,福原愛就算沒有出軌,但只是把丈夫孩子母親丟在臺灣,自己一個人和別的男人在日本約會這一點,就已經算是人生污點。
還有男藝人公開在節目上調侃福原愛的回應,嘲諷福原愛當時一定是穿著浴衣跟對方打了整夜的桌球。
從小到大,在巨大的壓力下,福原愛其實是個很會給自己找快樂的人。越是比賽艱苦,她越喜歡可愛的小東西,讓自己開心,別人看了也放心和輕鬆不少。
她始終在找生活的樂趣,讓自己不要被運動拖進死胡同,而是要找到自己的人生,才有了“人生裏有桌球”這句感悟。
婚姻也是她人生換軌道的一次嘗試,很可惜,失敗了。
福原愛曾以為自己結婚後一定會跟夫姓變成未知的某某愛,但她是跨國婚姻沒有改姓,所以沒有變。
也許這是個很好的預兆。在辛苦的童年和青春期裏,她曾經一次次走出壓力,保護自己的開心和純真,希望她這次度過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