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根狂抖皇室黑料

讓英國王室提心吊膽,讓世界群眾翹首期盼的《哈裏和梅根的奧普拉專訪》,昨晚終於播出了。
沒有辜負吃瓜羣衆的等待,這次訪談確實猛料十足,估計王室看了都要顫抖。
整個採訪內容比較長…大家自己挑感興趣的部分看吧

梅根狂抖皇室黑料
梅根:選擇進入王室,我太天真了…
梅根:婚禮當天就像靈魂出竅,大婚3天前就已經結婚
梅根:第一次去見女王路上才臨時學屈膝禮
梅根:婚禮前我沒惹凱特哭,是凱特惹我哭
梅根:每個人都想聽一個正義和邪惡的故事
梅根:女王一直對我很好
梅根:王室生活簡直不能更孤獨
梅根:怕阿奇太黑,王室修改規則讓阿奇得不到王子頭銜
梅根:被王室禁錮,我曾經想自殺…..
梅根:王室幫助散播謊言
哈裡:我們二娃是個女兒!
哈裡:我最害怕的,就是歷史重演
哈裡:王室裏,沒人站出來幫助我們
哈裡:有段時間,父親都不接我的電話
哈裡梅根:我們是互相拯救
家人切斷了哈裡的經濟來源,只能靠戴安娜留下的錢生活
【梅根:選擇進入王室,我太天真了…】
採訪開頭,奧普拉直接問梅根:“結婚前,你想像的嫁入王室的生活是怎樣的。”
梅根說:
“我是很天真地進入王室的,從小到大,我對王室瞭解不多,在美國,沒什麼人談論王室,他們也不是我們關注的對象。”
“我沒有研究過王室,和哈裡約會時,我從來沒有上網蒐索過他,因為感覺沒必要,哈裡會把所有我應該知道的都告訴我——或者說,他把我們以為我該知道的都告訴了我。”
“結婚前,我沒有沒有完全理解成為在職王室成員意味著什麼。但我想,沒有親身經歷,想要理解王室每天的真實生活是不可能的。”
她表示,她家人直到現在對王室歷史都不太瞭解,甚至她媽媽連戴安娜那個爆炸性採訪都不知道。
她說自己沒有浪漫化王室生活,但她對王室生活的印象跟很多美國人一樣,“就是童話故事裏那樣。”
“基於童話故事的認知和現實是完全不同的。人們基於認知批判你,但你要生活在現實中。”
【梅根:婚禮當天就像靈魂出竅】
然後奧普拉和梅根聊了聊她3年前和哈裡的那場大婚。
梅根說,在那場婚禮上,她的感覺就像“靈魂出竅”。


婚禮前一晚,她睡了一整覺,婚禮當天醒來,她聽了《去教堂》這首歌。
但她和哈裡自始至終都知道,那天的婚禮並不是他們的,那是為全世界準備的一天。
王室大婚3天前兩人已經結婚
梅根告訴奧普拉,
“在王室婚禮3天前,我們已經私下結婚了。沒有人知道,我們只叫了坎特伯裡大主教。
我們對彼此說:那個盛大的婚禮是給全世界看的,但我們想要只屬於我們倆的結合。”
【梅根:第一次去見女王路上才臨時學屈膝禮】
奧普拉問梅根第一次和女王見面是怎樣的,她有沒有擔心?
梅根說第一次和哈裡去見女王,其實沒有很多禮節。
她和哈裡去了安德魯王子住的地方和女王吃午飯。
在去的路上,哈裡問她會不會行屈膝禮,她震驚了,回答:“什麼?”
“我真的以為屈膝禮這種事只是做給外人看的,只是一種對外的儀式,我沒想到家庭內部也要這樣。我當時心想,她是你奶奶啊。”
這是第一件現實和她想像衝突的事,但她還是和哈裡一起練習了屈膝禮。
“見到女王後,我行了一個很深的屈膝禮。”
“然後和女王坐在那裡,聊了聊天。很輕鬆愉快。”
【梅根:婚禮前我沒惹凱特哭,是凱特惹我哭】
之前很多英國媒體報導,在梅根婚禮之前,在關於花童禮服的問題上,梅根把凱特氣哭了。
奧普拉向梅根求證這個問題。
梅根表示,沒有,其實事實是相反的。
“我說這個不是為了貶低任何人,因為婚禮那周確實壓力很大,她不開心,然後事情發生了,但她後來給我送了花和卡片,向我道歉了。”
“但讓我震驚的是,我婚禮六七個月後,跟事實完全相反的「我把凱特氣哭」的新聞在全世界出現。
在我這裡,即便事情確實發生了,但我為了保護她,也一直沒有讓這個事情被爆出來。”
“在婚禮幾天前,凱特因為花童禮服不高興,把我惹哭了,因為這真的傷了我的心。
我當時想,馬上就要婚禮了,而且當時我還身陷跟我爸的衝突衝突中,她不應該跟其他人一樣支持理解我嗎。”
“我們當時沒有對抗,我也不想深入講這個事情的細節,對她不公平。她已經道歉了,我也已經原諒她了。”
“真正難受的是,全世界因為一件我沒做,甚至我還是受傷一方的事情而責怪我。”
她說,她希望凱特也曾想要糾正這篇錯誤的報導,還表示凱特是個好人。
但奧普拉問她,“那你覺得凱特為什麼沒有站出來澄清?”
梅根只回答:“好問題。”
【梅根:每個人都想聽一個正義和邪惡的故事】
奧普拉問梅根,她是否覺得英國媒體在報導她和凱特時是雙標的。比如同樣是吃牛油果,報導凱特時,說這是為了緩解晨吐,但報導她吃牛油果時,就把這種水果跟砍伐森林聯系在一起。
梅根:“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他們可能真的很想要那種正義和邪惡較量的故事。”
奧普拉提到,梅根是第一個嫁入王室的混血,離異獨立女性。她有沒有擔心過自己能否融入王室?
“我想過,那是因為他們要讓我想。
但現在想來,我真的很慶倖那些都是真的,謝天謝地,我有那樣的人生經歷。謝天謝地,我懂得工作的價值。”
【梅根:女王一直對我很好】
梅根表示,王室家庭(Royal Family)和王室企業(“the Firm”)是不一樣的。
前者是王室內家庭成員,後者是圍繞這些成員的生意操作。
“女王一直對我很好,我很喜歡陪在她身邊。”
“2018年我們一起出席活動,女王送了我珍珠耳環和項鍊作為禮物。
她很溫暖,很友好,很歡迎我。”
奧普拉:那王室其他家庭成員呢?
梅根:“我想每個人都是歡迎我的。”
【梅根:王室生活簡直不能更孤獨】
梅根說,她在王室的生活非常孤獨和孤立,她沒什麼自由,甚至連和朋友一起出去吃午飯都不被允許,因為媒體對她太過關注。
有個王室成員曾經讓她低調一段時間,但她說:“我已經好幾個月沒出門了。”
“到處都是我(的消息),可我哪裡都不能去。他們總是擔心公眾會怎麼看待我的行為。但有人在乎過我的感受嗎?
有一刻,我對自己說,我真的感覺自己不能更孤獨了。”
“我和哈裡在一起不孤獨,但他要工作,他也要出門,有時候夜深人靜,孤獨感尤其强烈。”
她認為她在王室失去自由的生活,就跟現在因為疫情被困在家中的人們那種感覺類似。
【梅根:怕阿奇太黑,王室修改規則讓阿奇得不到王子頭銜】
在被問到以後怎麼向他兒子解釋他不是王子的時候,
梅根說,當她發現兒子阿奇不會獲得王子頭銜時,她很難過,因為這意味著他不會得到安保。
“我不在乎這些頭銜看起來有多高貴,我自己最重要的頭銜是’媽媽’,但想到我兒子的安全不能得到保證,想到他作為第一個混血王室成員,不能和其他女王的曾孫一樣獲得頭銜,就很………”
她說,根據原先的規則,她的孩子本來應該也能成為王子,但王室在她懷孕時,更改了這項規則。
“他們沒有權利奪走他的頭銜…在我懷孕的時候,他們說他們想要為阿奇改變規定,憑什麼?”
她說,媒體報導的,阿奇沒有頭銜是因為她和哈裡决定放弃,“完全是假的。”
奧普拉問梅根:你覺得他們不讓阿奇獲得王子頭銜是因為什麼。是因為他的種族?
梅根說:“我可以老實回答你。
在我懷孕那幾個月,我接二連三聽到了很多對話,‘他們不會給阿奇任何安保’,‘他們不會給阿奇頭銜’,甚至還有對阿奇出生後膚色會有多黑的擔心和談話。”
“是哈裡的家人和哈裡談的,後來他把這些對話轉述給了我。”
被問到是誰說的,梅根並沒有透露。
“這會給他們造成很大的傷害。”
【梅根:我曾經想自殺…..】
梅根說,她在王室的生活環境,幾乎令人難以生存。
“我看不到出路,我會整晚坐著,想不通他們怎麼能炮製出那麼多關於我的負面新聞。
我媽媽和朋友會哭著打電話給我說:梅根,他們沒有在保護你。”
“然後我意識到,一切都是因為我還活著。”
“當時,我真的不想活了。”
“我‘羞於’告訴哈裡,因為我知道他承受了多少喪親之痛。
那個念頭很真實,很可怕,一直在持續。”
有一次她和哈裡要參加一個活動,哈裡看她狀態不好,對她說:我感覺你不適合去。
她說:“我不能獨自留在家裡。”因為一個人她怕控制不住會傷害自己。
“我知道我要說出來,不然我可能真的會去做。”
梅根說她去向王室尋求幫助,想去外面進行精神治療。但被王室拒絕了。“因為這對王室不好。”
奧普拉問:你有過自殺的念頭嗎?
梅根:“有”,“那時候,我感覺自己死了,對所有人都好。”
梅根還說,她嫁入王室後,就被收走了護照,駕駛證和鑰匙。
【梅根:王室幫助散播謊言】
奧普拉問梅根:你覺得王室聽到你今天說出真相會是什麼感覺?
梅根說,她不會再活在恐懼中。
“如果王室企業(The Firm)在散播有關我們的謊言方便發揮了積極作用,他們如何還指望我們保持沉默。”
“到了某個時點,你只想說:來個人說出真相吧。”
“如果說出真相意味著有失去某些東西的風險,那…其實很多東西已經失去了。
我失去了我的父親,失去了一個孩子,失去了自己的身份,但我依然站在這裡。我希望人們能從我的故事中看到另一面——生活值得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