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達,人生哪分紅花綠葉

在香港影視圈,吳孟達的資歷比周星馳深。他與周潤發、林嶺東是同期TVB藝員訓練班營員,又得王天林導演器重,在周潤發跑龍套、杜琪峰當助理時已經嶄露頭角。這讓他有充足的“重提當年勇”的資本。可他反復提及的是“畢業時,我是那一期第五名!”——這是他在競爭中獲得過的最好成績。那時,他有豪情,想演小生、演正派,憧憬一片光明的未來。
人生哪分紅花綠葉
1991年,第10届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上,吳孟達憑藉《天若有情》中的太保一角獲得最佳男配角獎。這是他職業生涯唯一一次獲得電影獎項。當天,他在《逃學威龍》的拍攝現場,接到主辦方電話得知了獲獎消息。籌備委員會主席梁李少霞代替他上臺領獎,有些哽咽地說:“很多人以為,(拿獎)會提前知道,也有很多人在我們邀請的時候說‘我已經知道是誰了’,我覺得很遺憾,我可以對著天講,我們沒有一個人知道的。”
《天若有情》,1990
從藝術和商業兩個維度評判,這一年是吳孟達作為演員的高光時刻。他不僅因《天若有情》中的精彩演出獲得了獎項認可,與周星馳出演的影片《賭神》更獲得了當年香港電影票房冠軍,同時打破票房紀錄。此後十年,他與周星馳親密無間,成為周星馳電影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其表演也成為幾代人的共同記憶。此前十年,他從低谷爬起,由友人口中的“爛泥”成為監製爭搶的黃金配角。
《賭神》,1989
進入21世紀後,吳孟達的諸多採訪因互聯網的發展得以留存。在這些公開亮相中,他呈現出的多是風趣幽默又不失通透的老者形象。病痛和常年在香港生活讓他在講普通話時口齒越發囫圇。但隨著年紀漸長,又經歷過生死,他含糊的腔調裏說出的話越發直接而坦蕩。即便如此,他也少有怨懟,更無野心。談到周潤發,他說“是他不肯借錢給我,讓我成了今天的我”,還回憶同學時光:“他住在我家好幾天,內褲都臭了,我只能把我的內褲給他穿,新的!”談到周星馳,他說:“只要他還要拍電影,我還沒死,我們就有機會再合作。”他頭髮花白,身形漸削,只唇上一排小鬍子和笑容多年未變,雙眼眯著,皓齒一排。
《阿郎的故事》,1989
他一度被認為是最接近周星馳的人。後者近20年經歷了從演員到導演的轉型、開公司、炒房產、被炮轟,在觀眾心中成為情懷包裹的喜劇之王,哪怕作品口碑一跌再跌,人們也願意為了“周星馳”三個字掏腰包走進電影院。在一些人的敘述中,周星馳極致、嚴苛、難以相處。只有吳孟達能平息這一切——由他們順利合作的數部電影可見一斑。儘管自2000年的《少林足球》之後,兩人再未合作,但周星馳仍是吳孟達每次出現時繞不開的話題。周星馳寡言、有距離感,看上去有些落寞。吳孟達豁達、爽朗,仿佛知無不言。他成了解讀周星馳的重要視角,每次發言都在為周星馳開脫:“他很有才華,很有自己的節奏。希望所有人都能够達到自己的要求。但他的節奏沒有人能够模仿,NG很多次以後,他就會著急。”
《少林足球》,2001
在香港影視圈,吳孟達的資歷比周星馳深。他與周潤發、林嶺東是同期TVB藝員訓練班營員,又得王天林導演器重,在周潤發跑龍套、杜琪峰當助理時已經嶄露頭角。這讓他有充足的“重提當年勇”的資本。可他反復提及的是“畢業時,我是那一期第五名!”——這是他在競爭中獲得過的最好成績。那時,他有豪情,想演小生、演正派,憧憬一片光明的未來。
很快,他一夜成名,卻自視甚高,以為表演不過如此;在臺灣花天酒地一年,紙醉金迷直至破產。隨後他痛改前非,重新開始。磨煉演技的同時也磨平了心氣,等見到《新紮師兄》裏剛冒出頭的梁朝偉和張曼玉,他覺得這些小年輕“懂得做人可以放縱,但是有度”,而自己“文化水准很低,不像他們”。

五億探長雷洛傳
《五億探長雷洛傳》,1991
如果說此前吳孟達沒有出演主角是因為剛出道尚未有足够的資本,那麼大概從這時開始,他的想法已經從演主角成名變為“演好每一個角色”。這當然是一種專業的態度,可從另一個角度講,也有認命的坦然與悲凉。
在周星馳的電影裏,吳孟達老演一些“亂七八糟”的人物,他總結這些角色為“有一個重點就是好人,只是智慧不高、認識不深。你不要認為就看他好玩,看多了你會覺得對,這個老頭子亂七八糟的,但還是有他的道理。”或許這就是以吳孟達為代表的香港黃金配角們能引起觀眾共情的原因。他的際遇裏有大部分人都會遇到的人生困境:人如何接受自己,與平凡相處?他用自己的人生為這個問題提供了一個範本,真實而令人唏噓。
《武狀元蘇乞兒》,1992
他的離世在社交網絡引起了極大震動,數個熱搜和“爆”證明了這位從未擔正的演員在人們心中的分量。他沒有成為香港電影黃金時代閃亮的群星之一,而是永遠像衛星般為他們的光彩保駕護航。吳孟達們近、真,就在身邊,是路人甲、路人乙,也是大多數的我和你。
2021年2月27日,吳孟達在香港去世,享年71歲。
周星馳現身靈堂送別老搭檔後離開圖/東星娛樂
“周潤發沒我帥”
7歲之前,吳孟達在廈門生活。家裡屋外有一棵石榴樹,石榴成熟了,他很喜歡爬上去摘,吃到就很開心。直到老年,他仍愛吃石榴。
1960年代,家人南下打工,吳孟達和姐姐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去找父親,吐了一路。漱口杯拿在手上,吐滿倒掉。幾經波折,終於到了港島南區西部名為“香港仔”的地方。因岸邊多礁石,又名石排灣,曾是港島最大的港口。一家四口與好幾戶人家住在一起,共用廚房和廁所。1960年,政府開始開發南區,先後興建漁光村、石排灣邨等公屋。吳孟達一家囙此住進了漁光村。家裡從四口變成七口,擠在20平米左右的小房子裏,父親一個月賺500元,只能勉强應付開銷。
孩子們漸漸長大,家庭的負擔減輕了。父親開始做食材藥材生意,供應大陸的貨物給臺灣客人。吳孟達十八九歲,在店裡幫忙切鮑魚和高麗參,趁著父親和客人聊天,就偷偷把最好的兩片藏在口袋裏。
《賭俠》,1990
《賭俠2:上海灘賭聖》,1991
看電影是吳孟達成長階段唯一的娛樂。他自稱“街童”,不喜歡讀書,也不喜歡乖乖在家,考試從來不及格。沒錢買電影票,他就帶著兩個弟弟跟著人群擠進去,藏在廁所裏,關燈後再出來找位子坐。他看了大量粵語長片,看完回家模仿陳寶珠、蕭芳芳等當紅明星。1970年家裡買了電視,他常看《歡樂今宵》裏的梁醒波、李香琴。翻報紙,大標題都是誰誰誰去馬來西亞登臺了。“我很羡慕演員,不用準時上班。很簡單就可以出人頭地。”
他看到第三期無線藝員培訓班招募的消息,第一期第二期都要求18至24歲,高中畢業,第三期條件放寬到16至30歲,學歷要求初三,他得以報名。“我朦朦朧朧發現自己應該也有資格吧,長得也挺帥的,就考進去了。是這個心態,貪慕虛榮。”
《審死官》,1992
《九品芝麻官》,1994
藝員培訓班招募了41名營員,除了吳孟達,還有周潤發、林嶺東等日後香港電影圈的中堅力量。周潤發身高超過1米8,常穿個背心、踩著拖鞋走來走去。吳孟達回憶,當時的周潤發毫無巨星風采,表演時動作跟不上嘴,嘴跟不上腦子,永遠不協調。還因為個子太高找不到女演員搭戲,險些被開除。相比之下,吳孟達光芒萬丈。老師賞識、同學喜歡,當了班代,謝師宴上由他代表同學致謝師辭。這一時期的他自信滿滿,日後多次在採訪中稱:“那時候我很帥,周潤發也沒我帥。”
父親平日很嚴肅,一直希望吳孟達能够繼承他的生意。吳孟達白天在店裡幫忙,收工後謊稱上夜校學英語,如此瞞到快畢業時。一晚,電視裏播出了他客串家丁的戲,父親一眼認出,大發雷霆。吳孟達承諾白天照樣去店裡上班,不會影響工作。
《食神》,1996
學滿一年,原本41名營員經過淘汰只剩下22名正式畢業。拿到TVB長約的只有7名,吳孟達是其中一位。簽約後,在培訓班積聚的光芒迅速消散。他跑了三年龍套,待遇低、什麼活兒都要幹,一個月500元,想拿更多就得到其他劇組客串。1973年,吳孟達去客串李翰祥的電影,在片場只看到導演的背影。去化妝間等了導演一下午,李翰祥只來看幾眼就走了。再等下去,場務說今天收工了。他只擔心一件事:今天有沒有薪水。老前輩說化了妝換了衣服錢最少有一半(250元)。他和同事們緩慢卸妝,終於等到副導演來發錢。拿足了500元,開心到不行。吳孟達總能找到掙錢的門路。有次在《歡樂今宵》謝幕後見到一比特高層,高層認為他衣衫不整,讓他下次穿著光鮮點再出門。他抓緊機會馬上說:“我月薪才五百,哪來的錢買西裝。”高層這才知道他薪水低,跟管理層反應,加了200塊人工。“我比較善於交際應酬,我沒有敵人,特別懂得人情世故,偶爾賺了一點錢,還跟導演、副導演吃吃飯。”
《楚留香》,1979
與吳孟達交好的杜琪峰、林嶺東等人都是王天林的弟子,王天林也賞識他。1979年,TVB開拍《楚留香》,與麗的電視臺的《天蠶變》打對臺。這部劇集由王天林監製,彙集了鄭少秋、趙雅芝、汪明荃、黃杏秀、陳玉蓮等全臺當紅小生花旦,吳孟達飾演男二號、楚留香的好友胡鐵花。電視劇不僅在香港大火,還火到了臺灣。每到劇集播出時,的士司機就不開車了,亱宵檔也不做生意了,統統守在電視前,看這些古龍筆下的江湖兒女。吳孟達請假三個月,和主創們到臺灣為劇集做宣傳。飛機落地後,一出門就有一群粉絲在等,到哪裡都有人請吃飯,他稱那時的自己和周傑倫很紅的時候沒差別。蜂擁而至的聲名迅速讓他飄到天上,他人戲難分,以為自己真的是胡鐵花,“年少輕狂自視無敵。名利都有了,但把自己丟掉了。”酒一杯杯幹,賭一輪輪上,為了吃個猪脚就開車從臺北到台南。原定回去的日期到了仍貪戀快活,前後折騰了一年才回香港。他在臺灣巡迴賺了超過十萬美元,揮霍一空。
回到香港後,吳孟達仍延續之前的生活。他將信用卡刷爆,算上外債一共欠了30萬港元。銀行警告他,超過規定時間不還款就要宣告他破產。杜琪峰罵他“爛泥”。他找周潤發借錢,周潤發拒絕了。“我當時覺得‘哎你怎麼啦?我們那麼好的朋友你竟然拒絕我?’”
《整蠱專家》,1991
吳孟達走投無路,想到了自殺。但他不知道怎麼死,“跳海,我不會游水。被車撞好痛。跳樓人會摔扁。吃藥……吃什麼藥?那時候也不流行燒炭。那就破產吧,面對它。”宣佈破產後,他把外債債主約在一起,跟他們講“各位大佬,給我條路,我一定還”。他唯一會唱的一首閩南語歌成了他這一時期的注腳,“聽我說,不要再放蕩。黑暗的江湖,前途總是茫茫。”
《破壞之王》,1994
他重新開始生活,烟酒都戒了。TVB雪藏了他,但還留了薪水,他每個月拿三分之二還給債權人。吳孟達將大多數時間用於鑽研演技,常常在攝影棚裏看前輩的表演。他很尊重關海山,向他請教表演相關的問題。關海山借給他《角色的誕生》《演員的自我修養》等書,他配合前輩的表演,一邊看一邊琢磨。他在馬路上觀察身邊的人,喝醉酒的、推車撿破爛的,看他們的年齡,想他們的心態。上藝員培訓班時,國外傳媒學博士鐘景輝給他們當老師,講過不少演戲的理論。他當時不懂,現在開始靜下心來理解。最失意的時候,陳凱歌的《黃土地》在香港播,他看了100遍。“看到那個老農民的表演完全是生活,我才悟了。每一個人物,每一個角色,都是生活。”他蟄伏了四年,稱這是自己一生的轉捩點。
《喜劇之王》,1999
1984年底,吳孟達接到《新紮師兄》中教官的角色,劇本中的教官是意興闌珊的老江湖,教導態度很懶散。他想反過來,演出教官很愛學生、內心坦蕩。有場戲,梁朝偉站在操場上,吳孟達有兩頁紙罵他的對白。他反復練習了兩百多遍,希望演出嘴裡罵他、眼神愛他。很多人看了《新紮師兄》,覺得吳孟達像換了個人一樣。一開始以為他是運氣好,後來發現他每部戲都好。“那個時候我在等機會。經過四年的沉澱,我充滿信心。”
在香港影視圈,吳孟達的資歷比周星馳深。他與周潤發、林嶺東是同期TVB藝員訓練班營員,又得王天林導演器重,在周潤發跑龍套、杜琪峰當助理時已經嶄露頭角。這讓他有充足的“重提當年勇”的資本。可他反復提及的是“畢業時,我是那一期第五名!”——這是他在競爭中獲得過的最好成績。那時,他有豪情,想演小生、演正派,憧憬一片光明的未來。
3月7日,中國香港,吳孟達因肝癌去世後設靈悼念圖/東星娛樂
3月7日,吳孟達設靈儀式在紅磡世界殯儀館地下景行堂舉行。周星馳現身,送吳孟達最後一程。告別儀式及火化禮在今日(3月8日)舉行。家人發佈悼文透露,火化後,吳孟達的骨灰將被帶回馬來西亞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
文|本刊記者張明萌實習記者郭婉盈
全文約6824字,細讀約需16分鐘
1991年,第10届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上,吳孟達憑藉《天若有情》中的太保一角獲得最佳男配角獎。這是他職業生涯唯一一次獲得電影獎項。當天,他在《逃學威龍》的拍攝現場,接到主辦方電話得知了獲獎消息。籌備委員會主席梁李少霞代替他上臺領獎,有些哽咽地說:“很多人以為,(拿獎)會提前知道,也有很多人在我們邀請的時候說‘我已經知道是誰了’,我覺得很遺憾,我可以對著天講,我們沒有一個人知道的。”
《天若有情》,1990
從藝術和商業兩個維度評判,這一年是吳孟達作為演員的高光時刻。他不僅因《天若有情》中的精彩演出獲得了獎項認可,與周星馳出演的影片《賭神》更獲得了當年香港電影票房冠軍,同時打破票房紀錄。此後十年,他與周星馳親密無間,成為周星馳電影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其表演也成為幾代人的共同記憶。此前十年,他從低谷爬起,由友人口中的“爛泥”成為監製爭搶的黃金配角。
《賭神》,1989
進入21世紀後,吳孟達的諸多採訪因互聯網的發展得以留存。在這些公開亮相中,他呈現出的多是風趣幽默又不失通透的老者形象。病痛和常年在香港生活讓他在講普通話時口齒越發囫圇。但隨著年紀漸長,又經歷過生死,他含糊的腔調裏說出的話越發直接而坦蕩。即便如此,他也少有怨懟,更無野心。談到周潤發,他說“是他不肯借錢給我,讓我成了今天的我”,還回憶同學時光:“他住在我家好幾天,內褲都臭了,我只能把我的內褲給他穿,新的!”談到周星馳,他說:“只要他還要拍電影,我還沒死,我們就有機會再合作。”他頭髮花白,身形漸削,只唇上一排小鬍子和笑容多年未變,雙眼眯著,皓齒一排。
《阿郎的故事》,1989
他一度被認為是最接近周星馳的人。後者近20年經歷了從演員到導演的轉型、開公司、炒房產、被炮轟,在觀眾心中成為情懷包裹的喜劇之王,哪怕作品口碑一跌再跌,人們也願意為了“周星馳”三個字掏腰包走進電影院。在一些人的敘述中,周星馳極致、嚴苛、難以相處。只有吳孟達能平息這一切——由他們順利合作的數部電影可見一斑。儘管自2000年的《少林足球》之後,兩人再未合作,但周星馳仍是吳孟達每次出現時繞不開的話題。周星馳寡言、有距離感,看上去有些落寞。吳孟達豁達、爽朗,仿佛知無不言。他成了解讀周星馳的重要視角,每次發言都在為周星馳開脫:“他很有才華,很有自己的節奏。希望所有人都能够達到自己的要求。但他的節奏沒有人能够模仿,NG很多次以後,他就會著急。”
《少林足球》,2001
在香港影視圈,吳孟達的資歷比周星馳深。他與周潤發、林嶺東是同期TVB藝員訓練班營員,又得王天林導演器重,在周潤發跑龍套、杜琪峰當助理時已經嶄露頭角。這讓他有充足的“重提當年勇”的資本。可他反復提及的是“畢業時,我是那一期第五名!”——這是他在競爭中獲得過的最好成績。那時,他有豪情,想演小生、演正派,憧憬一片光明的未來。
很快,他一夜成名,卻自視甚高,以為表演不過如此;在臺灣花天酒地一年,紙醉金迷直至破產。隨後他痛改前非,重新開始。磨煉演技的同時也磨平了心氣,等見到《新紮師兄》裏剛冒出頭的梁朝偉和張曼玉,他覺得這些小年輕“懂得做人可以放縱,但是有度”,而自己“文化水准很低,不像他們”。
《五億探長雷洛傳》,1991
如果說此前吳孟達沒有出演主角是因為剛出道尚未有足够的資本,那麼大概從這時開始,他的想法已經從演主角成名變為“演好每一個角色”。這當然是一種專業的態度,可從另一個角度講,也有認命的坦然與悲凉。
在周星馳的電影裏,吳孟達老演一些“亂七八糟”的人物,他總結這些角色為“有一個重點就是好人,只是智慧不高、認識不深。你不要認為就看他好玩,看多了你會覺得對,這個老頭子亂七八糟的,但還是有他的道理。”或許這就是以吳孟達為代表的香港黃金配角們能引起觀眾共情的原因。他的際遇裏有大部分人都會遇到的人生困境:人如何接受自己,與平凡相處?他用自己的人生為這個問題提供了一個範本,真實而令人唏噓。
《武狀元蘇乞兒》,1992
他的離世在社交網絡引起了極大震動,數個熱搜和“爆”證明了這位從未擔正的演員在人們心中的分量。他沒有成為香港電影黃金時代閃亮的群星之一,而是永遠像衛星般為他們的光彩保駕護航。吳孟達們近、真,就在身邊,是路人甲、路人乙,也是大多數的我和你。
2021年2月27日,吳孟達在香港去世,享年71歲。
周星馳現身靈堂送別老搭檔後離開圖/東星娛樂
“周潤發沒我帥”
7歲之前,吳孟達在廈門生活。家裡屋外有一棵石榴樹,石榴成熟了,他很喜歡爬上去摘,吃到就很開心。直到老年,他仍愛吃石榴。
1960年代,家人南下打工,吳孟達和姐姐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去找父親,吐了一路。漱口杯拿在手上,吐滿倒掉。幾經波折,終於到了港島南區西部名為“香港仔”的地方。因岸邊多礁石,又名石排灣,曾是港島最大的港口。一家四口與好幾戶人家住在一起,共用廚房和廁所。1960年,政府開始開發南區,先後興建漁光村、石排灣邨等公屋。吳孟達一家囙此住進了漁光村。家裡從四口變成七口,擠在20平米左右的小房子裏,父親一個月賺500元,只能勉强應付開銷。
孩子們漸漸長大,家庭的負擔減輕了。父親開始做食材藥材生意,供應大陸的貨物給臺灣客人。吳孟達十八九歲,在店裡幫忙切鮑魚和高麗參,趁著父親和客人聊天,就偷偷把最好的兩片藏在口袋裏。
《賭俠》,1990
《賭俠2:上海灘賭聖》,1991
看電影是吳孟達成長階段唯一的娛樂。他自稱“街童”,不喜歡讀書,也不喜歡乖乖在家,考試從來不及格。沒錢買電影票,他就帶著兩個弟弟跟著人群擠進去,藏在廁所裏,關燈後再出來找位子坐。他看了大量粵語長片,看完回家模仿陳寶珠、蕭芳芳等當紅明星。1970年家裡買了電視,他常看《歡樂今宵》裏的梁醒波、李香琴。翻報紙,大標題都是誰誰誰去馬來西亞登臺了。“我很羡慕演員,不用準時上班。很簡單就可以出人頭地。”
他看到第三期無線藝員培訓班招募的消息,第一期第二期都要求18至24歲,高中畢業,第三期條件放寬到16至30歲,學歷要求初三,他得以報名。“我朦朦朧朧發現自己應該也有資格吧,長得也挺帥的,就考進去了。是這個心態,貪慕虛榮。”
《審死官》,1992
《九品芝麻官》,1994
藝員培訓班招募了41名營員,除了吳孟達,還有周潤發、林嶺東等日後香港電影圈的中堅力量。周潤發身高超過1米8,常穿個背心、踩著拖鞋走來走去。吳孟達回憶,當時的周潤發毫無巨星風采,表演時動作跟不上嘴,嘴跟不上腦子,永遠不協調。還因為個子太高找不到女演員搭戲,險些被開除。相比之下,吳孟達光芒萬丈。老師賞識、同學喜歡,當了班代,謝師宴上由他代表同學致謝師辭。這一時期的他自信滿滿,日後多次在採訪中稱:“那時候我很帥,周潤發也沒我帥。”
父親平日很嚴肅,一直希望吳孟達能够繼承他的生意。吳孟達白天在店裡幫忙,收工後謊稱上夜校學英語,如此瞞到快畢業時。一晚,電視裏播出了他客串家丁的戲,父親一眼認出,大發雷霆。吳孟達承諾白天照樣去店裡上班,不會影響工作。
《食神》,1996
學滿一年,原本41名營員經過淘汰只剩下22名正式畢業。拿到TVB長約的只有7名,吳孟達是其中一位。簽約後,在培訓班積聚的光芒迅速消散。他跑了三年龍套,待遇低、什麼活兒都要幹,一個月500元,想拿更多就得到其他劇組客串。1973年,吳孟達去客串李翰祥的電影,在片場只看到導演的背影。去化妝間等了導演一下午,李翰祥只來看幾眼就走了。再等下去,場務說今天收工了。他只擔心一件事:今天有沒有薪水。老前輩說化了妝換了衣服錢最少有一半(250元)。他和同事們緩慢卸妝,終於等到副導演來發錢。拿足了500元,開心到不行。吳孟達總能找到掙錢的門路。有次在《歡樂今宵》謝幕後見到一比特高層,高層認為他衣衫不整,讓他下次穿著光鮮點再出門。他抓緊機會馬上說:“我月薪才五百,哪來的錢買西裝。”高層這才知道他薪水低,跟管理層反應,加了200塊人工。“我比較善於交際應酬,我沒有敵人,特別懂得人情世故,偶爾賺了一點錢,還跟導演、副導演吃吃飯。”
《楚留香》,1979
與吳孟達交好的杜琪峰、林嶺東等人都是王天林的弟子,王天林也賞識他。1979年,TVB開拍《楚留香》,與麗的電視臺的《天蠶變》打對臺。這部劇集由王天林監製,彙集了鄭少秋、趙雅芝、汪明荃、黃杏秀、陳玉蓮等全臺當紅小生花旦,吳孟達飾演男二號、楚留香的好友胡鐵花。電視劇不僅在香港大火,還火到了臺灣。每到劇集播出時,的士司機就不開車了,亱宵檔也不做生意了,統統守在電視前,看這些古龍筆下的江湖兒女。吳孟達請假三個月,和主創們到臺灣為劇集做宣傳。飛機落地後,一出門就有一群粉絲在等,到哪裡都有人請吃飯,他稱那時的自己和周傑倫很紅的時候沒差別。蜂擁而至的聲名迅速讓他飄到天上,他人戲難分,以為自己真的是胡鐵花,“年少輕狂自視無敵。名利都有了,但把自己丟掉了。”酒一杯杯幹,賭一輪輪上,為了吃個猪脚就開車從臺北到台南。原定回去的日期到了仍貪戀快活,前後折騰了一年才回香港。他在臺灣巡迴賺了超過十萬美元,揮霍一空。
回到香港後,吳孟達仍延續之前的生活。他將信用卡刷爆,算上外債一共欠了30萬港元。銀行警告他,超過規定時間不還款就要宣告他破產。杜琪峰罵他“爛泥”。他找周潤發借錢,周潤發拒絕了。“我當時覺得‘哎你怎麼啦?我們那麼好的朋友你竟然拒絕我?’”
《整蠱專家》,1991
吳孟達走投無路,想到了自殺。但他不知道怎麼死,“跳海,我不會游水。被車撞好痛。跳樓人會摔扁。吃藥……吃什麼藥?那時候也不流行燒炭。那就破產吧,面對它。”宣佈破產後,他把外債債主約在一起,跟他們講“各位大佬,給我條路,我一定還”。他唯一會唱的一首閩南語歌成了他這一時期的注腳,“聽我說,不要再放蕩。黑暗的江湖,前途總是茫茫。”
《破壞之王》,1994
他重新開始生活,烟酒都戒了。TVB雪藏了他,但還留了薪水,他每個月拿三分之二還給債權人。吳孟達將大多數時間用於鑽研演技,常常在攝影棚裏看前輩的表演。他很尊重關海山,向他請教表演相關的問題。關海山借給他《角色的誕生》《演員的自我修養》等書,他配合前輩的表演,一邊看一邊琢磨。他在馬路上觀察身邊的人,喝醉酒的、推車撿破爛的,看他們的年齡,想他們的心態。上藝員培訓班時,國外傳媒學博士鐘景輝給他們當老師,講過不少演戲的理論。他當時不懂,現在開始靜下心來理解。最失意的時候,陳凱歌的《黃土地》在香港播,他看了100遍。“看到那個老農民的表演完全是生活,我才悟了。每一個人物,每一個角色,都是生活。”他蟄伏了四年,稱這是自己一生的轉捩點。
《喜劇之王》,1999
1984年底,吳孟達接到《新紮師兄》中教官的角色,劇本中的教官是意興闌珊的老江湖,教導態度很懶散。他想反過來,演出教官很愛學生、內心坦蕩。有場戲,梁朝偉站在操場上,吳孟達有兩頁紙罵他的對白。他反復練習了兩百多遍,希望演出嘴裡罵他、眼神愛他。很多人看了《新紮師兄》,覺得吳孟達像換了個人一樣。一開始以為他是運氣好,後來發現他每部戲都好。“那個時候我在等機會。經過四年的沉澱,我充滿信心。”
《新紮師兄》,1984
吳孟達成了臺裏最忙的一個演員,所有導演監製都找他,連台慶重頭戲都希望有他。最多的時候一天配五六個戲,清晨梁朝偉,上午周潤發,下午劉德華,晚上任達華,然後郭富城。最忙的一次四天沒回家睡覺。拍《武俠七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