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愛婚姻危機裏

“桌球天后”福原愛2016年甜嫁臺灣地區桌球好手江宏傑,一度被台媒贊為金童玉女。不過這對跨國佳侶近來卻驚傳婚變。日本雜誌《女性SEVEN》踢爆福原愛與高帥男在橫濱外遊過夜,《周刊文春》更爆料兩人婚姻早有裂痕,指遠嫁臺灣的福原愛不但飽受老公言語暴力,婆家態度也令她心灰意冷,因而早在2019年已經萌生離婚念頭。

福原愛婚姻危機裏
《周刊文春》的報導專注福原愛婚變細節,標題是:福原愛離婚全真相——精神暴力的丈夫與怪獸家族
《女性seven》則拍到了福原愛與男子同行照,標題是:福原愛把老公孩子留在臺灣,返鄉出軌
婚變爆出後,這對夫妻的經紀公司都分別出面表示兩人並未離婚。福原愛更寫親筆信向中日兩國粉絲道歉,強調與高帥男並未同住一室。江宏傑則發聲明力挺妻子,表示彼此的感情不會消失,未來的路還很長。雖然兩人的婚姻沒有解體,但綜合日媒披露的各種事實來看,這段婚姻裏確實存在重大危機。
危機看上去不難理解:女生孤身遠嫁本來就人生地不熟,老公不够貼心不够體諒,和婆家相處又很不愉快,柴米油鹽的日常消磨裏,愛情難免黯然失色。但其實這些表像背後,這段異國婚姻裏還有更深層的文化觀念上的差异。
根據現時媒體給出的各種資訊,我們可以先來看看這兩個人的婚姻裏最大的衝突點。
首先,江宏傑是個骨子裡很傳統的人,這一點從他跟福原愛的求婚管道就能看出。在臺灣ELLE的訪問裏,他說自己是在台南買了獨棟別墅,然後帶著福原愛從頂樓五樓一層層走下來,走到一樓廚房,然後把鑰匙交給她,表示希望她成為這個家的女主人——這整個求婚畫面,完全是非常傳統的丈夫對於妻子要在家安心做飯教子的角色期待。
江宏傑是新竹客家人,臺灣坊間素來有“嫁夫莫嫁客家郎”的俚語,當然刻板印象如今早已淡化,但江宏傑和福原愛婚姻相處裏的很多細節,又似乎的確印證了客家男性“大男子主義”的負面形象。
日媒披露江宏傑私下大男人又冷酷,兩人當年婚宴先在臺灣,然後去日本迪士尼辦婚禮,結果到迪士尼前一天,江宏傑突然說自己肩膀痛去不了,福原愛慌張大哭向他求情,卻遭罵“你讓家裡的氣氛很糟。”
誰會想到,熱熱鬧鬧的迪士尼婚禮前夜,夫婦二人有過那麼低壓的情緒

福原愛婚姻危機裏
同樣來自日媒的披露,更可怕的是2019年福原愛去看牙醫,自認沒有特別打扮,同去的江宏傑卻覺得她花枝招展更痛駡她“你這個妓女”,可見這段婚姻裏,男方對妻子不但剛結婚就給下馬威,控制欲也很强,平時不准妻子打扮,把她當成了自己的“私人財產”。
而問題在於,一個如此傳統大男人的江宏傑,娶的卻是一個各方面實力遠比他强太多的福原愛。其實當初他求婚時,福原愛也並沒有立刻說好,而是一臉驚訝傻在那裡。兩人結婚時,日媒一片不看好,指兩人是女高男低的“格差婚”,婚前年收入足足相差了37倍。
明明這是一段女强男弱、實力相差懸殊的婚姻,但江宏傑居然還在用傳統大男子主義的態度去打壓妻子,而他背後的婆家也在用對一個封建家庭裏小媳婦的要求去對待福原愛,日媒說她做錯一點家事還會被罵。這樣的婚姻,對福原愛來說怎麼可能不痛苦?有一次她在房間偷哭,來安慰她的婆婆居然說:“你是我們家的金雞母!”——誇媳婦會生金蛋,這是什麼奇葩又封建的讚美?
一方面,江宏傑和江家都因為這段“高攀”的婚姻得到了不勝枚舉的好處:作為福原愛老公,江宏傑在打球本業上沒什麼建樹,卻借老婆的光,一起簽約了華研,積極進軍演藝圈,來內地參加綜藝《幸福三重奏》大秀恩愛,各種代言費通告費算下來,兩人合體的身價粗估也高達2.6億台幣(約6183萬人民幣)。就連江宏傑的姐姐江恒亘都沾福原愛的光出了道……
《幸福三重奏》裏,福原愛江宏傑的花式親吻背後,也是一地雞毛
可是另一方面,江宏傑不但對妻子不够體貼——福原愛孕吐十多次的時候他只關心吐了這麼多胎兒沒營養,還動不動要在精神上打壓一下妻子,嫌她臉圓嫌她胖嫌她愛哭……
明明女强男弱,但老公還試圖用大男子主義PUA老婆的衝突背後,更有跨國婚姻裏深刻的文化差异。
首先,臺灣曾經淪為日本殖民地的歷史經驗,導致從傳統上,臺灣男人對日本女性一直有美好而不切實際的想像。尤其老一輩臺灣男人,非常嚮往娶日本老婆,吳念真的電影處女作《多桑》裏,對此就描繪得很形象:電影裏的爸爸,一直念叨著要兒子娶日本家後。
但這種對“日本妻子”的想像又很葉公好龍,真娶到了,臺灣男人並不一定有福消受,在實際生活中,反而會有非常多的不適應。年輕一輩的臺灣男人如江宏傑,雖然承襲了這種來自父輩的美好想像,但一回家看到福原愛在門口替他拿拖鞋、脫外套,就覺得“壓力超大!”。
而福原愛作為日本女性所接受的禮數教育,顯然也和江家格格不入。江宏傑就連在給妻子新書的推薦序裏,都說她是“真實的假掰”——再真實,還是“假掰”,隱隱指她太過禮貌、做作,顯得不够真性情。更不用說福原愛稱讚婆婆廚藝好,卻直接被酸說是“日本人特有的奉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