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面孔要稱霸荷里活了?

洛杉磯時間週一傍晚,金球獎展開雲直播頒獎禮。1982年出生於中國北京的導演趙婷ChloéZhao,憑藉《Nomadland無依之地》,成為史上首位拿到最佳導演的亞裔導演。

東方面孔要稱霸荷里活了?
趙婷也是繼1984年芭芭拉·史翠珊憑《燕特爾Yentl》獲得最佳導演後,第二比特獲此殊榮的女性導演。除了最佳導演的獎項之外,《無依之地》還拿到金球獎最佳劇情片。
趙婷的繼母,知名演員宋丹丹在微博上的祝賀po文裏寫道:
金球獎前,《無依之地》已經獲獎無數,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多倫多國際電影節觀眾選擇獎、紐約影評人協會最佳導演獎、英國獨立電影獎最佳外國獨立電影等等。因為這些獎項積累,趙婷也被看好將在4月26日的奧斯卡獎上有所收穫,是得獎的大熱門。
北京出生、女性,拍攝美國底層遊民為主角的西部公路片,電影內外的幾重關鍵元素中,令人矚目之一,莫過於趙婷的身份。也因為此,一些微博網友在得獎新聞的評論區裡這樣表示:“給那麼多獎,又是一次荷里活的政治正確罷了。”
(左奧斯卡影后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右趙婷)
真的如此嗎?
從1%開始
華裔以及其他亞裔演員在荷里活主流文化產品裏的高調出現,大致可以分成三個時期。
除了早期的黃柳霜、李小龍,第一個較為高調的時期,90年代到00年代,吳宇森接連導演《變臉》、《碟中諜2》,李安拍了講華裔美國人故事的《推手》、《囍宴》,更有後來拿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臥虎藏龍》。
同期的成龍,因為《尖峰時刻》大獲成功,《霹靂嬌娃》裏的劉玉玲,也是華裔女性演員出演商業佳片的代表。
這個時期的華裔電影人,頭上的標籤是簡單的:功夫動作片。但這個標籤,也是略顯蒼白乏味的。亞裔族群真實生活的故事、情感、身份、傳統,並沒有大銀幕時間。

大致可以分成三個時期
進入21世紀,第二個時期,00年代到10年代中期,李安憑藉《斷背山》和2012年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兩度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林詣彬導演了《速度與激情》3、5、6部,還有《星際迷航3》。
(出演《速激3》的日美混血戴文青木,也曾是老佛爺的繆斯)
但競爭激烈的荷里活,能出頭的華裔導演依舊是少數。包括擅長其他類型片的導演,例如導演了《電鋸驚魂》、《死寂》、《招魂》等成功系列的溫子仁,直到2015年才拍了主流大片《速度與激情7》。
亞裔臉孔在影視作品,除了像《行屍走肉》裏的韓裔演員史蒂文·元:
《神盾局》中的中美混血兒汪可盈:
以及《奇异博士》中的華裔演員黃凱旋:
除了這些叫得出的名字,亞裔演員很多時候還是打醬油的角色,甚至根本無法出現。根據南加大安娜堡傳播與新聞學院2016年的數據,2007年至2015年,800部頭部電影的導演中,僅有2.8%為亞裔,而這些亞裔導演裏,僅有一比特是女性。同時,800部電影裏的亞裔角色僅占3.9%。
(《功夫熊猫2、3》的韓裔導演呂寅榮)
與螢幕上亞裔出現時長的慘澹資料對比,是亞裔人口在美國的占比。亞裔人口占美國總人口的7%,大約2200萬人,50%的人都有大學文憑,家庭平均年收入達到9萬美元/年,消費力達到了1兆億美元/年。
作為一個社會裏經濟上“說得起話”的群體,對文化範圍內發出更大聲音的需求,帶來了新的改變,也挑戰了行業標準。
2015年的《阿羅哈》、2016年的《奇异博士》,以及2017年的《攻殼機動隊》,片方因為選了石頭姐、蒂爾達·斯文頓、寡姐飾演亞裔血統或者純亞裔的角色遭到責備。人們質問:“有那麼多亞裔演員可以選,為什麼要選‘白到發光’的演員?”
有話語權的製作人、編劇們的言論,也令人遺憾。2014年索尼郵件洩露事件中,憑藉《社交網絡》拿到奧斯卡的編劇Aaron Sorkin在郵件中抱怨說:“因為沒有亞裔演員,所以無法改編亞裔故事的劇本。”
因為這樣的選角歧視,2016年時,一比特名叫William Yu的亞裔藝術家,推出了一個名叫“#StarringJohnCho約翰·趙出演”的活動。以韓裔演員約翰·趙的形象,號召多選亞裔演員當主演。
(約翰·趙是荷里活銀幕上少有的,連續多年被主流電影選中的韓裔演員,出演過《星際迷航》系列,主演過《網絡謎踪》)
從《碟中諜》到《火星救援》,從《007》到《遇見你之前》,William Yu將約翰·趙的臉ps到了知名荷里活影片海報中。
William Yu在活動頁面上寫道:“只有1%的主演角色給了亞裔演員,但很多研究都表明,選角族裔豐富的電影,票房都更好,為什麼荷里活不能够即時迴響這一點?#StarringJohnCho約翰·趙出演,就是為了讓大家看到荷里活的更多可能性。”
(2016年南加大安娜堡傳播與新聞學院數據)
因為這少之又少的1%,第三個改變的時期,從這時開始。
《摘金奇緣》之緣
2015年,abc推出根據美籍華裔製片人黃頤銘小時候的移民故事改編的,罕見地以亞裔卡司為主演的情景喜劇《初來乍到Fresh Off the Boat》。這部喜劇用詼諧幽默的管道,講了華裔新移民家庭在美國開始新生活的故事。
片子裏講了華裔遭受的偏見、歧視、文化碰撞,也將幾比特主演推到了主流觀眾的面前。主演父親的蘭道爾·樸、母親的吳恬敏,因為這部劇的曝光,後來拿到了更多的大角色。
比如蘭道爾·樸同時進入DC宇宙和漫威宇宙。先是在《蟻人》裏扮演吳吉米警探,後來又在《海王》裏扮演史蒂芬·申博士,其中博士一角還屬於承接劇情出現的關鍵人物。
前段時間,他也在熱映的《旺達幻視》中出現。
吳恬敏的後續作品,成績也非常不錯,例如2018年全亞裔卡司的荷里活主流愛情片《摘金奇緣》,2019年和詹妮弗·洛佩茲合作的《舞女大盜》。
而說到2018年的《摘金奇緣》,可以說是第三個時期裏的鑽石級作品。
因為時任日裔美籍的華納CEO凱文辻原的力推,敲定了導演過《特種部隊2》、《驚天魔盜團2》的華裔導演朱浩偉,組建全亞裔卡司的陣容,最後接近2.4億美元票房的好成績,直接上了荷里活主流愛情電影的排行榜。
這部電影帶來的知名度,讓片中的數位出演者站到了荷里活主流視野之下。
飾演男主的馬來西亞演員亨利·戈爾丁,2019年再度擔任男主角,和龍媽艾米莉亞·克拉克合作了《去年聖誕》,去年還出演蓋·裏奇導演,奧斯卡影帝馬修·麥康納等知名演員主演的《紳士們》。
今年十月,他擔當主演,由派拉蒙影業製作的新片《特種部隊:蛇眼起源》也將上映。
牛津大學畢業的英籍華裔演員陳靜Gemma Chan,在《摘金奇緣》後出演2019年的《驚奇隊長》,還將參演漫威的另一個大IP,由趙婷導演的《永恒族》。陳靜也將和安吉麗娜·朱莉演對手戲。
電影裏飾演女主閨蜜,中韓混血的Awkwafina奧卡菲娜,2018、19年也接連拿到《瞞天過海》、《別告訴她》的角色,也在2020年憑藉《別告訴她》拿到了金球獎音樂及喜劇類電影的最佳女主角獎。
據《好萊塢報道》的消息,正在製作的《小美人魚》真人版電影裏,她也將為海鷗一角配音。
巧的是,奧卡菲娜得到金球獎前一年,韓裔演員吳珊卓也憑藉《殺死伊芙》拿到電視劇劇情類最佳女主。作為00年代就活躍在大小荧幕前的亞裔女演員,吳珊卓從《實習醫生格蕾》裏的克莉絲蒂娜·楊,一路奮鬥到和荷里活一線藝員對戲的視後,非常值得尊敬。
今年6月,吳珊卓將返回片場繼續《殺死伊芙》第四季的拍攝工作。
除了《摘金奇緣》的主演資源晋昇外,配角們也在主流媒體上有了更多的露臉機會。比如本就是脫口秀演員的歐陽萬成。
除了依然在脫口秀舞臺上表演,他也進入了2020年網飛新劇《太空部隊》的主演團隊。
還有電影裏因為濃重的東南亞英文口音被注意到的錢信伊,最近兩年拍攝網飛脫口秀的同時,也在主流電視節目中設立了自己的單獨吐槽環節。
他用亞裔的視角插科打諢,貢獻了不一樣的笑料。
由此看出,一部全亞裔卡司參演的電影如果獲得成功,可以帶來多少的後續力。而在2018年,除了《摘金奇緣》,還有其他幾部亞裔主演、導演的電影同樣獲得了成功。
2018年4月21日,皮克斯動畫工作室推出了石之予編劇導演的動畫短片《包寶寶》,作為《超人總動員2》的貼片短片上映。
飽含中式家庭溫情的元素,越過文化阻隔,感染了很多觀眾。
(加拿大華裔導演石之予)
網飛在2018年8月17日推出的青春片《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因為啟用了越南裔演員拉娜·康多得到好評。
因為第一部的成功,網飛直接續訂了兩部,變成了三部曲,今年情人節期間剛上映了最後一部。
2018年8月24日上映的,由約翰·趙擔當男主,大部分時間演獨角戲的《網絡謎踪》,也是口碑爆棚,提供了不一樣的驚悚片思路。
約翰·趙的出色表現為他爭取到了更多的選角機會,2021年,他主演的由網飛改編的日本動畫電視劇《星際牛仔》也將上映。
溫子仁導演的《海王》,全球創收11.5億的票房,更是少數族裔創作者的一次絕佳的實力證明。今年7月,他將繼續《海王2》的拍攝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