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面朝天領大獎,這姐可真瀟灑

第78届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公佈獲獎名單,中國女導演趙婷憑藉電影《無依之地》斬獲最佳女導演頭銜,成為首位獲得該獎項的中國女導演,以及金球獎歷史上首位獲得最佳導演的亞裔女性!

她依然是那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無依之地》也拿下最佳影片,這是繼金獅獎之後,該片拿下的又一個重要獎項。
16歲孤身出國求學,32歲才拍出個人首部電影,獲獎之前,趙婷的名字對絕大多數網友來說是陌生的,人們提到她,更容易想起的標籤是宋丹丹繼女。
而從表現來看,母女倆對這段關係並不避諱,2017年趙婷回國參加平遙國際電影節,宋丹丹帶著親兒子巴圖給她站臺。
這回趙婷拿獎,宋丹丹也第一時間表達祝福,語氣相當驕傲:“我的寶貝:真不知該如何祝賀你了!你每一個新的獎項,都超出我們的想像並給予我們巨大驚喜”。
有趣的是,宋丹丹發文後,評論區出現了另一比特娛樂圈模範後媽章子怡的身影,表示期待趙婷拿奧斯卡獎。
真別說,章子怡的期許並非不可能,畢竟金球獎一直有奧斯卡前哨獎之稱,或許趙婷就是今年那匹黑馬。
這樣一看,有人認為她是下一個李安也不足為奇。
艱難成長的女導演
實際上,趙婷和李安確實有些相似,除了現在的事業重心都在美國外,他們還是同一所大學紐約大學的校友。
性格方面,兩人都挺特立獨行。
李安拿著小金人在街上吃漢堡。
趙婷在一堆金球獎候選人中格格不入。
其他人或西裝革履衣著精緻,或身處豪宅背景明亮,或呼朋結伴態度慎重,唯有她坐在陳列簡單的房間內,以一身簡單的墨綠色T恤亮相。
整個人對獎項的最大重視,大概是那兩條精心梳過的辮子。
可對於與前輩的比較,趙婷一直很清醒,“不會有下一個李安,只有一個李安,唯一的李安”。
這樣一個她,很難看出N年以前居然是個叛逆女孩。
生於北京,趙婷從出生起就在起跑線上,老爸趙玉吉是北京一家鋼鐵公司的經理,條件優渥,對女兒在成長路上的與眾不同採取包容和放縱態度。
於是,別的孩子埋頭學習之時,她卻上課偷偷翻漫畫,閒暇時間看美國電影、寫同人小說更是樣樣不落,日子過得野性又自在。
16歲那年,趙婷被家人送往英國一家寄宿制學校,幾乎不會英語的她宛如初到霍格沃茲的哈利·波特,看什麼都充滿陌生。
但强大的適應能力讓她很快習慣在國外的生活,並於18歲搬去了美國洛杉磯韓國城的一套單身公寓,每日為學業奔忙。
在紐約大學學習期間,她曾獲得著名校友,《哈利·波特與魔法石》的導演克裏斯·哥倫布為扶持青年導演設立的10萬美元獎金,可後續的一切事情卻並非她想的那麼順利。
光是寫劇本和籌備就耗費了她3年時間,“我那時候一個人在印第安人聚居區、荒山野嶺裏找演員,幾乎精疲力盡。我覺得自己都30多歲了,還沒有拍出一部作品。”
為給電影多籌些錢,趙婷四處奔波,每天只睡幾個小時,最累的時候,一米七幾的個子瘦到只有88斤,還掉了一顆後槽牙。
就這還要面臨投資商爽約的風險,有時哪怕機器設備已經租好,劇組已經建好,對方只需要用電話通知計畫有變,便能使一切化為泡影。
因為經常被鴿,她賠了不少錢,某次甚至不得不用自己的錢付一半酬勞給演員。
最倒楣的是,當她决定不再等下去時,回到家卻發現屋子被洗劫一空,攝影設備和包含一切心血的電腦、硬碟全部消失。
“這就是我的第一部電影,如果那一天我放弃了,我應該就不會再拍電影了。”
萬幸,趙婷堅持了下去,她花了兩個月重寫劇本、租設備、建組,2014年,講述印第安少年故事的《哥哥教我唱的歌》正式問世。
彼時,趙婷已經32歲。
打破定義
亞裔、女性、宋丹丹繼女,趙婷身上有很多標籤,但每一個對她來說都不過是“蛋糕上的糖霜,而不是蛋糕本身”。
她的作品《哥哥教我唱的歌》、《騎士》、《無依之地》,每一部講述的都是美國故事,沒有打自己的種族身份這張牌。
而在男性所主導的電影圈,她忠於自己不願順應潮流,塑造男性角色時更喜歡從女性視角出發。
至於外界討論得熱火朝天的家庭背景,籌措資金最難的時候,她也沒有跑去尋求父親趙玉吉和繼母宋丹丹的幫助。
獨立自信,自由不受拘束,是她最大的特點。
為此,她可以在拍《無依之地》時,與其他劇組成員一起度過跟著廂式貨車居無定所的遊民生活。
也可以以獨立電影導演的身份接下漫威的商業大作《永恒族》。
可以在拍雜誌時全程只穿自己的衣服。
也可以以夾克衫配牛仔褲這種最舒服的姿態登上紅毯。
聯手下的作品都與一般電影不同,《騎士》全片沒有專業演員,結局裏受傷的男主放弃騎馬當回普通人的選擇區別於一向熱血的荷里活式故事。
《無依之地》也有大量非專業演員,劇本經常隨著他們而改變。
結語
如今,趙婷住在美國鄉下,周邊是農場、農田和橘園,每天過著六點起床的日子。
頭髮長期不剪,任何時候都素面朝天,讓她看起來有些我行我素。
可這無法掩去她的光芒。
2020年,《無依之地》拿下金獅獎,領獎視頻裏和女主一起坐在廂式貨車旁的趙婷自信又從容。
今年再下金球,她依然是那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實力就是她最大的底氣,這樣的趙婷早已無需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