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名德吉曰次旦,备尊师也

师名德吉曰次旦,备尊师也。
从其经历,得窥秘秘宗旨。
次旦祖世皆为师,助民除疾,解困解扰。
盖藏族之中,神人立通之梁也。
往时苦雹等灾,往往请出马,主祭祀以祈愿于神。
然自千九百九十七年县市九射炮,民改以炮轰逐雹。
时代所兴,藏民之道亦变。
明昌业业,稍缩丧娶。
视资高之次旦,次平之路始。
为小喇嘛,在日喀则市江孜镇白居寺。
居处则敬茶、洗碗,为师走脚,遍打下手。
学经诵经日,更无所欲。
但在他心中,学佛的念头打从小时已坚定了。
其大愿即为一僧,亦幸得入白居。


随其所视,见实寺中,非欲为人也。
僧爱与汪星人戏,常内之。
会班师,观察白居,次平与少诸僧益不已。
其在彩排后犹迟不肯脱面具服,挤于不住相照留念。
其股按捺不住,与我无异。
然僧中亦有相对者,如次平师。
以为今年少沙门,太易惑于花世界,动出歌舞,网上聊天。
弟子次平爱视,窃买花里胡哨牛仔裤及耳环自饰。
师以为僧当如彼代人,持戒念经。
而次平更近普通少年,干正玩乐。
师父新潮次平之间,似辄喧哗,亦痛师兄。
然二人未有因此心生隔阂者也。
有同心之信,欲彼此之听。
师虽口拒新花,而带次平往拉萨参拜,犹买新鞋两时髦也。
少依双股,经三日三夜乃至。
然此则愿令车驾载二人速向拉萨。
似最为次旦法师,亦劝四子外读书。
少子即将入北京读大学。
火车动,次旦独立空台,远念列车。
或者此西师贫父之所能献也。
送儿出去,令看外界,受好教,多是宗长藏族之心。
苦无多辛,所不辞也。
至甘为无保险之备者,冒为楼房覆漆。
或领日十六元,终江孜之役。
婚姻、生死、信仰,各有传域二种,断然相反。
藏族人心目之奇,共生一衡。
相知非务图其变也。
少年亦于是摇摆试中,渐得各行之路。
日复一日,其年复。
古文明色,书世新光。
此藏区之实风也。
真亦然,不止小马、牛群、信仰也。
亦有手机、网络、音乐。
娱圈邀函,如入江孜今日铁路也。
非唯一路,为其来多一择也。
可他藏少年,轰轰火车,向未知胆略而前。
亦可留草原,伴天地。
终其人生,不得指画足。
择权在己。
赏其表里与其时。
亦勿忘,生生之人,非猎奇消遣之观也。
若徒以其开直,则大呼为人崩。
直以闻其选人,多所阻遏。
夫何尝非隘见为祟也。
草原固纯美,然更希见之。
出草原,可保纯粹。
留草原者,好奇心目。
路在足下,愿少藏少女,得自精彩。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