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導演的春天要來了?

第一位在美成立華語電影公司的華裔女導演黃女娣,她為了向美國人介紹華人的生活習俗,在21歲時便自編自導自演劇情長片《關武帝》;第一位國內女導演謝采貞,演而優則導,完成電影《孤雛悲聲》的創作……她們是不應被影史遺忘的一代人,她們共同扛起電影改革的大旗。
“女導演的春天要來了?”
看完最近的新聞,許多人發出了這樣的感歎。

女導演的春天要來了?
先是《你好,李煥英》票房大賣,躋身中國影視前三,初當導演的賈玲一躍成為國內票房最高的女導演。
期待看到瘦成閃電的玲兒
後來,趙婷憑藉《無依之地》斬獲金球獎最佳導演獎,成為首位獲得這一獎項的亞裔女性導演。
同時也是第二比特獲得此獎的女性
從鳳毛麟角到堅實力量,近年來,女導演逐漸嶄露頭角,迎來爆發之年。
闖出一片天的老一輩
她們是不應被影史遺忘的一代人,共同扛起電影改革的大旗。
第一位在美成立華語電影公司的華裔女導演黃女娣,她為了向美國人介紹華人的生活習俗,在21歲時便自編自導自演劇情長片《關武帝》;第一位國內女導演謝采貞,演而優則導,完成電影《孤雛悲聲》的創作……
可惜,她們的生平故事並不完整,也沒有留下足够多的影像資料。
囙此,有不少人在歷史的長河中,不遺餘力地尋找那些被遺憾的女導演,拂去蒙塵,讓她們重現光芒。
就這樣,通過後人的努力,伍錦霞的名字重回福斯視線內。
她祖籍廣東臺山,出生於美國舊金山。

女導演的春天要來了?
伍錦霞擅長資源整合,她的第一部電影《心恨》便是她自己攢的局。
那時,抗日戰爭爆發,遠在大洋彼岸的華人也想盡一份力,從小熱愛戲劇與粵劇的伍錦霞萌生了拍一部愛國電影的念頭,說幹就幹,她找來父親伍於澤投資,再拉來攝影大師保羅·埃法諾與黃宗霑為影片保駕護航。
電影上映後,伍錦霞帶著自己的作品來到香港,收穫不錯的口碑,她一生共拍攝過11部長片,愛國與愛情則是她電影的兩大不變的主題。
在《金門女》內,伍錦霞還讓李小龍貢獻出螢屏首秀。
原來,她意外與李小龍的父親李海泉結交,那時片中需要一個嬰兒參與出演,於是李海泉義氣地把兒子借出拍攝。
另外,今天的許多電影套路,都是她當年玩剩下的。
合拍片這個名字還未誕生之時,她就為香港公司拍片,與他們合力製作影片。
促進文化流動,伍錦霞還做起了電影發行工作,她與邵氏的前身南洋建立合作,大批量購買影片,再把華語片賣到美洲。
即使前方多崎路,老一輩電影人仍然用拼勁闖出一片新天地。
中流砥柱,黃金一代的崛起
時間撥回到上世紀七十年代,1978年國內恢復高考,北京電影學院重新招生,78級導演系,迎來19個男生,9個女生,他們掀起了國產電影的第五代浪潮。
而胡玫與李少紅算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胡玫出生於一個藝術世家,高中畢業後她先是考到總政話劇團,後來又聽從父親的建議報考北電導演系。
畢業後,胡玫想要大展拳脚,無奈現實是殘酷的,那時的創作市場並不友好,低谷時期全國一年才產出12部電影,名額如此緊俏,她深知輪不著自己,為了生存,胡玫改去拍廣告片。
十年時間,她成立廣告公司,瘋狂拍攝400多部作品,同時積累了豐富的科技經驗與豐厚人脈。
與此同時,胡玫並沒有放弃影視夢,她的心理劇情片《遠離戰爭年代》獲得第10届亞非拉國際電影節銀獎,獎項就是她强大的背書。
原本,她壓根不在《雍正王朝》的候選導演名單之內,製片人劉文武看上的是胡玫的同學陳凱歌,還有隔壁攝影系的張藝謀。
不過,胡玫對這個本子非常感興趣,她與製片人展開深入交流,甚至不惜打起價格戰“自降身價“,好不容易才抓住機會。
來源:半島都市報
電視劇空前成功,她似乎天生與濃厚的歷史劇相適配,隨後的《漢武大帝》、《喬家大院》都是叫好又叫座的國產劇集。
說回李少紅,她初二便去當兵,只有小學學歷的她報考導演系,雖然條件不符,但因為她各科成績優异而被破格錄取。
在校園裏,她認識了丈夫曾念平,畢業之後兩人便結婚生女,事業剛起步的李少紅回歸家庭,過起相夫教女的生活。
等到女兒大了點,她才重新出來工作。
回歸之作《銀蛇謀殺案》光拷貝就賣了200多個,可以稱得上成功的商業片,首戰告捷,李少紅又指導《血色清晨》,憑藉此片在國際上嶄露頭角。
隨後體制改革,電影廠不再撥款,李少紅陷入短暫的迷茫期,1995年,李少紅夫婦與李小婉一道成立北京榮信達影視公司。
《橘子紅了》、《大明宮詞》……從電影導演轉型到電視劇導演以來,李少紅接連推出佳作。
胡玫與李少紅的故事是無數逐夢者的縮影,雖說不是部部經典,但她們仍然在影史上留下了絢爛的一筆。
不容忽視的新興力量
近年來,新銳導演層出不窮。
2017年,文晏(曲文燕)指導的《嘉年華》入圍威尼斯電影節主競賽單元,一時引起轟動。
人們這才發現,導演文晏並非科班出身,而是畢業於北京大學89級生命科學學院,她是轉行當的製片人與導演。
她的製片成績便頗為亮眼,2014年,文晏擔任電影《白日焰火》的製作人,該片成功獲得第64届柏林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熊獎。
後來,因為“想要拍出誠實、有探索性、不妥協的電影”,她將鏡頭對準未成年少女性侵事件,大膽並非為了博出位,而是為了講述不同女性所面臨的不同處境。
那些陰暗的角落被生猛直白地展露出來,格外觸動人心,文晏囙此拿獎拿到手軟。
相比起文晏的厚積薄發,白雪可謂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拍攝《過春天》,前期的籌備工作耗費了白雪多年的時間。
研一時期,她讀到同學的劇本,主角便是深圳、香港兩地穿梭的“跨境學童”,作為深圳人,白雪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題材,於是她開始構思準備。
完成設定後,白雪抽空便前往海關與那些“水客”聊天,獲取第一手資料並加以改編,處女作照樣驚豔眾人。
來源:澎湃新聞
可以說,這些新銳導演是不容忽視的新興力量。
曾幾何時,不少優秀的女電影藝術家被遺忘、被忽視,影史上劃過的寥寥幾筆,是她們僅有的存在的證明。
時間後移,女導演的日子也並不好過,李少紅第一次走上舞臺,會被台下大的觀眾不停吆喝起哄,導演怎麼會是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