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男性眉目傳情的一部劇

道路千萬條,耽改第一條。就算這已經是近兩年娛樂圈盡人皆知的秘密,但很多人還是沒想到,之前最不被看好的《山河令》竟然火了。不是熱門IP改編,沒有流量藝員出演,以至於開播前這部劇最受關注的事情是改名——《山河令》原本叫《天涯客》,改編自知名耽美作者Priest早期的同名小說。劇名改為《山河令》後,一度被網友質疑是在“碰瓷”《陳情令》。

兩個男性眉目傳情的一部劇
但開播沒幾天,這部武俠題材的耽改劇就實現了口碑翻盤:2月25日沖上新浪微博電視劇超話榜第一、猫眼全網熱度榜第一;現時豆瓣評分8.3,穩居實时熱榜榜首。
《山河令》改編自Priest小說《天涯客》,由張哲瀚、龔俊主演,講述了天窗首領周子舒和鬼穀穀主溫客行行走江湖、互相救贖的故事
“烈女怕纏郎”“骨相如此清俊,必非凡品”……角色直白的臺詞配上演員拿捏到位的眼神和動作,給觀眾留下大量腦補劇情的空間。就這樣,原本被視為炮灰的《山河令》,成了開年劇集行業第一匹黑馬。饑渴了一年多的腐女群體喜迎甘霖,直呼“真香”“嗑得停不下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山河令》的先發優勢的確不可忽略,畢竟在耽改劇紮堆兒搶佔女性觀眾心智的2021年,這部劇的牌面本不算出眾。儘管背靠Priest這棵大樹,但比起她更為人熟知的《有匪》《默讀》《鎮魂》《殺破狼》等作品,《天涯客》的影視化改編似乎從一開始就未被寄予厚望,選角也沒激起什麼水花——以至於整個拍攝過程中,鮮少有路透曝光。更何况出演這部劇的兩位男演員張哲瀚和龔俊,都已入行多年,卻始終是沒什麼存在感的娛樂圈透明人。
同樣改編自Priest作品的《有翡》,在創作前期就備受關注

兩個男性眉目傳情的一部劇
2021年各平臺的排播計畫中,耽美小說改編電視劇紮堆兒出現,被戲稱為“耽改101”。已知待播的耽改劇中,由陳飛宇和羅雲熙主演的《皓衣行》,一早便被視為極具爆款相。還有井柏然和宋威龍出演的《張公案》,以及原著粉絲基礎龐大、由範丞丞擔任男主角之一的《左肩有你》。此外,還有包括《殺破狼》《默讀》在內超過50部耽改劇正在籌備當中。
每一部都或是有原著光環,或是有流量加持,自帶基本盤。《山河令》能在如此激烈的競爭中率先出線,著實令人意外。
以往,劇集在對原著影視化改編過程中,為了過審,往往會自覺規避掉很多“風險”,比如把兩位男主角之間的感情線改為“兄弟情”,删掉一些所謂的“名場面”,或者新增女主角的戲份,强化男女主角的愛情線。這也是此前一些耽改劇令原著粉最為不滿的地方。
而從《天涯客》到《山河令》,原著粉對這次改編基本是買帳的。一些過於露骨的臺詞雖然在後期配音時作了處理,仍然沒能逃過觀眾的火眼金睛,“看嘴型猜臺詞”上了熱搜,反而成了看戲之外的一大樂趣。
耽改劇的商業價值最初被發現是從2016年《上癮》開始的。這部根據“柴雞蛋”原著小說《你丫上癮了》改編的網劇《上癮》,捧紅了黃景瑜和許魏洲。儘管尚未播完便遭下架,但兩位男主角還是自此一躍成為流量小生。到了2018年,根據Priest同名小說改編的網劇《鎮魂》播出,耽改劇發展成行業內人人嚮往的“財富密碼”。
《上癮》是第一部“出圈”的現象級耽改劇,豆瓣評分也高達8.3分
儘管受制於投資規模,該劇的服化道都不盡如人意,特效也略顯粗糙,但它還是吸引了一批“鎮魂女孩”迅速集結,短時間內便將劇集的熱度和討論度推向高潮。兩位主演白宇、朱一龍也借由角色一炮而紅,不僅實現了破圈層漲粉,也跳躍式地完成了在市場上的資源陞級。
轉年,現象級網劇《陳情令》紅極一時,收割了累計近90億的播放量,出演該劇的肖戰和王一博,一躍成為娛樂圈的頂流偶像,“博君一肖”至今仍常年霸佔微博超話CP榜榜首。
距《陳情令》首次播出已近兩年,“博君一肖”仍佔據微博超話CP榜的榜首
比起其他類型的影視作品,耽改劇的優勢在於,原著已經成為互聯網流量池中的大IP,擁躉無數。Priest、墨香銅臭、大風刮過等網絡知名耽美作者,作品稍有風吹草動,都會令數以萬計的原著粉操心不已。當這些作品被影視化改編後,粉絲群體的二度創作也常常能引爆話題。加之原本就异常活躍的飯圈女孩、嗑男男CP上頭的CP粉,疊加效應下,出圈似乎順理成章。從《鎮魂》和《陳情令》的成功經驗來看,粉絲群體的二創和打投,是耽改劇的口碑傳播中相當重要的一環。
出演耽改劇,曾經被認為是男藝人無戲可拍時的無奈之舉,但在目睹了《上癮》《鎮魂》《陳情令》的造星神話之後,無論是一線男星,還是初出茅廬的新愛豆,紛紛下場扛起耽改劇的大旗。
導演李宏宇將《山河令》低開高走的部分原因歸功於演員。劇中的周子舒和溫客行,一個內斂,一個放蕩;現實生活中,兩位演員的性格剛好相反,“他們為這部劇付出了很多,很早就做了功課,讀劇本的時候會對自己的臺詞提出各種疑問或問題,他們也看了原著,對角色理解是非常深刻的。”
《山河令》播出後,張哲瀚和龔俊也在短時間內獲得大量關注,屢屢成為熱搜話題主角。在此之前,張哲瀚頂多算是“眼熟”——他出演過多部古裝言情劇,但能給人留下印象的角色寥寥無幾。2019年,他在參加《演員請就比特時自曝,母親為了支持他的演員夢,曾經給製片方投資了十幾萬。
龔俊則是第二次出演耽改劇。2017年,他主演了由耽美寫手“柴雞蛋”作品改編的網劇《盛勢》。《盛勢》幾乎照搬了《上癮》的模式,但龔俊和另一比特主演徐峰,卻沒能複製黃景瑜和許魏洲的走紅路徑。
自2月22日開播以來,《山河令》的“爆款相”越來越明顯。這意料之外的美好開局,令人對“耽改101”接下來的走勢充滿遐想。在選秀節目不再具備打造頂流的能力的2021年,耽改劇能否為內娛輸送新的全民偶像,停滯了一年多的造星產業能否迎來新的頂流,娛樂圈版圖會不會被再次改寫,這些問題同樣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