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叔病了,周星馳急了

當年吳孟達說起和周星馳不再合作,說大家不曉得怎麼突破這個口,是他先來找我呢,還是我先去找他呢。
想不到《少林足球》後這麼多年,突破這個口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吳孟達得了癌症。

周星馳急了

2月24日,達叔的好友田啟文再度接受採訪說,達叔的情况沒有外界傳言那樣嚴重,只不過化療比較傷身體,之前身體狀態不是那麼好,最近兩天身體還行,挺好的。
而談起之前接受採訪,他透露星爺看到新聞後,立即主動致電一事,田啟文又表示,雖然當時自己錯過了電話,沒有接起來,但是隨後回了周星馳,跟他大概講了情况之後,周星馳也很關心達叔,又問了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其實就是在問:達叔,需不需要用錢?
但按照田啟文所說,醫藥費確實很高,達到上百萬,但吳孟達並沒有叫別人幫忙。可周星馳這一問,還是令人多少有些意外。
因為很多年裏,周星馳,是和孤寒兩個字連在一起的。在福斯印象裏,連前女友都要跟他打官司要錢的星爺,怎麼會願意出錢幫老夥伴?
况且吳孟達在節目裏說過,這些年兩個人,好像“老死不相往來”。
但把故事倒回到1988年,那時候的吳孟達還烟酒不斷,在電視劇《蓋世豪俠》裏,第一次正式合作周星馳。
那時候兩人經常去海邊偷聽情侶談話,去飯店觀察食客,然後吳孟達負責說服監製,把自創的素材全加進戲裏。
於是就有了紅遍全港的“飲啖茶,吃個包”。
從此以後,周星馳喜劇裏,永遠都有個達叔。直到《功夫》兩人錯過,從此再無合作。
這些年吳孟達一次次被問起同一個問題:還會跟星爺合作嗎?一直到他生病前上的《王牌對王牌》,回答依然是:我沒死,他沒退休,總有機會合作的。
但這次之後,吳孟達真的還能出現在周星馳電影裏嗎?答案或許不重要了。

答案或許不重要了。
有些東西只有錯過之後人們才發現,世間所有別來無恙,背後其實都是聚散無常。
他倆來自江湖
要是吳孟達一開始就爭氣,可能周星馳還是星爺,但港片就會少一對最佳拍檔了。
吳孟達是家裡的長子,小時候就很喜歡電影,經常買一張票,帶著兩個弟弟擠進場子看電影,回家再自己演一遍。
1973年,吳孟達考進第三期TVB藝員培訓班,國中學歷不够,考官看他有天分,網開一面讓他和周潤發、杜琪峰做了同學。
當年吳孟達和周潤發關係很好。周潤發住在港島,那時沒有海底隧道,晚上過了12點回家很麻煩,就經常在吳孟達家睡覺。
不過訓練班結束,最終40名營員有22人畢業,7個人拿到長約,吳孟達是其中之一。周潤發拿的是臨時合約,也就是做臨時演員。
1979年,吳孟達演了《楚留香傳奇》裏的男二號“胡鐵花”。
三年後的1982年,該劇成為第一部正式引進台劇市場的港劇,在中國臺灣掀起了“楚留香熱”。一到晚上八點半,所有人就停掉手上的所有事情,守著電視機看《楚留香傳奇》,連計程車都沒人跑。萬人空巷之下,創下了70%的奇迹收視率。
吳孟達幾乎成了中國臺灣最受歡迎的演員,各種演出、工地秀、剪綵都會找他。
他請假跑過去,每天喝酒賭博,一開飯店的門,一票女生等著。所有老闆都哄著他,張口閉口都是吳大哥。
但錢財聲名來的快去的快,等這股熱浪散去,把賺到的錢都輸光的吳孟達回無線,臺裏說沒有他的戲,《歡樂今宵》也沒有安排。
吳孟達繼續進賭場,一個月不到,家當輸光。
杜琪峰說:“吳孟達是爛泥扶不上牆。”
那時周潤發已經出了名。想著兩人的交情,吳孟達只找了發仔一個人借錢。周潤發拒絕了。
許多年後吳孟達說很感激“當初周潤發不借我錢,不然不會有今天的我”。
吳孟達當年只有去九龍找高利貸,一個人約七個不同社團的“貴利仔”在窩打老道的一間酒樓裏談判,吳孟達深吸一口氣,跟面前的七位大佬說:我沒錢,反正大家求財,能讓我慢慢還嗎?
之後的四年裏,吳孟達靠臺裏的基本工資和龍套過活。發薪水,三分之二先還債。
也是那段日子,他撿回看書的樂趣,開始認真鑽研表演,其中一本書叫《一個演員的自我修養》。
1983年,他在《射雕英雄傳》中得到一個丐幫反派長老的角色,戲裏還有一個被被梅超風一掌打死的龍套小兵,問執行導演杜琪峰:“能不能擋一下再死。”
杜琪峰覺得他好煩,這個龍套演員叫周星馳。
吳孟達遭遇雪藏時,周星馳才剛剛進入藝訓班。第一次考,沒考上,陪他去的梁朝偉考上了。
後來在鄰居戚美珍的推薦下,周星馳進了夜訓班,還是和梁朝偉做了同學。
可是梁朝偉很快紅了,周星馳被派去接他一開始主持的兒童節目,一接就是四年,後來有報紙寫:“周星馳只適合做兒童節目主持人,不適合在娛樂圈發展。”
這篇報導被周星馳剪下來貼在床頭,等於頭懸念錐刺股,一定要闖出片天地。
後來在一次採訪中,被問到比自己早紅8年的好友梁朝偉,周星馳說:“我會努力追上他,但並不會嫉妒。”
主持人進一步追問:“你是這麼甘願的人嗎?”他答:“我就是這麼甘願的人。”
周星馳絕對不是這麼甘願的人。
他的機會,終於在1988年到了,電視劇《蓋世豪俠》裏,他和吳孟達第一次正式合作。
那年周星馳27歲,吳孟達大他9歲,女主角是那年只有25歲的藍潔瑛。
一個鬱鬱不得志的龍套,和一個跌落“神壇”的過氣藝員相遇,周星馳覺得這個大哥好有意思,只是演配角,他卻珍惜每一場戲份,甚至能花上半天時間去咂摸兩句對白。
這是他們第一次合作,卻默契十足,接梗、接對白像是多年的老搭檔一樣。
友情這種事,有時候和愛情一樣,說來就來了,誰擋得住。
周星馳對拍戲是很有想法的人,但監製不信他,所以他的想法常常由吳孟達來提出,替他向監製傳達。
結果這部劇大獲成功,這對組合就自然延續到第二年的TVB台慶劇《他來自江湖》,兩人演一對父子。
那時周星馳住在吳孟達對門面中間只隔了一條街,住的房間樓下有一個24小時茶餐廳,周星馳經常讓吳孟達搭便車開工,聊開心了就在茶餐廳聊天吃飯想橋段。
當年他倆想到的一個梗是:每當父親想要教訓兒子的時候,只要兒子開始唱歌,父親就開始打太極。這應該算是無厘頭表演的萌芽。
但兩人當年的關係又沒那麼簡單,吳孟達是家裡長子,照顧兩個弟弟。周星馳打小沒有爸爸。
達叔在採訪裏這樣形容:「我們有點像朋友和兄弟,大家知道他單親,很早就沒有和父親一起生活了,我應該當了一半爸爸和一半老師。」
有次吳孟達在劇組聽到周星馳同他媽媽講電話,大吼:“有沒有搞錯啊?叫你磨磨蹭蹭的……”電話掛斷,吳孟達帶他到露臺,一聲不吭點了一支烟,慢慢說:“你不要這樣和媽媽講話。”
後來在《喜劇之王》裏,星爺飾演的尹天仇對一個狂吼他婆婆的小混混說,“她才是英雄,你不是。”
之後多年,坊間傳聞星爺脾氣不好,但從未罵過吳孟達。兩人的關係,如兄如父。
當年吳思遠看兩人很有默契,加上王晶的《賭神》大熱,就跟風給他們定制了一部電影——《賭聖》,找來的編劇叫劉鎮偉,武術導演叫元奎。
電影裏吳孟達飾演三叔,一被人叫到名字就會抽個不停。這個設計是吳孟達編的,還起了個名字叫“先天性失控症”。編完他問周星馳聽沒聽過這個病,周星馳說我當然知道啦。吳孟達當場打臉:“你知X咩,我剛剛想出來的。”
“哇,好帥呀”
這部劉鎮偉花了5小時寫劇本,元奎主導拍攝花費37天的小成本喜劇電影,成為那年港片的超級黑馬,周星馳猜會有兩千萬票房,結果影片以4100萬的成績拿下了票房冠軍,居然比原本跟風的《賭神》票房還高。
最後影片票房打敗成龍的同檔電影,成龍問:“哇,你們拍的那些是什麼,那麼過癮?我從幾十樓跳下來都沒有人鼓掌,你們眨一下眼,或者躺在地上pose怪一點,就那麼好笑?”
這部戲另一個後果是很多年之後還有人叫吳孟達“三叔”,叫完問他怎麼不抽搐。
《賭聖》之後,周星馳和吳孟達迎來了合作的黃金時期。十幾年時間裏,他們合作了34部電影和劇集,帶給了觀眾無數歡樂和淚水。
很多80、90後的童年記憶裏,總有一個胖胖的、兩撇鬍子笑起來有點“猥瑣”但最後又讓人暖到的達叔,其中就包括最近為吳孟達祈禱的黃子韜,或許是太愛星爺喜劇了,後來黃子韜還出演了劉鎮偉編劇的網劇版《大話西遊》,可惜豆瓣只有3.4分。
王晶跟風《賭聖》(港片就是這樣的,跟完電影爆了繼續被跟風)拍攝《賭聖2》和《賭俠》裏,星仔是有特异功能的賭徒,達叔是他身邊貪財怕死的三叔。
陳嘉上導演的《逃學威龍》裏,星仔是學校的臥底警詧,達叔是他一開始很不可靠最後時刻變身施瓦辛格的搭檔。
當年用很少預算把大結局動作段落拍得精彩紛呈的,還是有頭髮時代的林超賢。
《九品芝麻官》裏,星仔是一開始不怎麼正直後來越來越正直的七品縣令包龍星,達叔是他的跟班包有為。
《鹿鼎記》裏,星仔是機靈幽默的韋小寶,達叔是逼韋小寶偷四十二章經的海公公。
1992年是名副其實的周星馳年,那年的港片票房前十名,周星馳參演了七部,杜琪峰拍的當年的票房冠軍《審死官》上映期間,周星馳和王晶合作,拍《鹿鼎記》。
王晶拿不准去問金庸的意見,金庸給電影公司發了傳真,上面寫了六個字:“不作第二人想。”
當年被問沒梁朝偉紅甘不甘願的周星馳,已經至少和梁朝偉旗鼓相當了。
那也是吳孟達身為配角的黃金時代。那時候,有周星馳的地方就有吳孟達;有吳孟達的地方,就有周星馳。
上綜藝的時候,周星馳這樣評估吳孟達,“他人好、戲好”,眼神裏都是欣賞和敬佩。
TVB25周年台慶的時候,兩人還一起講相聲,你逗我捧,笑倒一片。
導演王晶曾在一個訪談節目中解析過吳孟達和周星馳在專業上的搭配,稱吳孟達為“下把”,而周星馳是“上把”,類似相聲届的捧哏和逗哏。
但吳孟達對周星馳的意義不僅如此而已,人們都知道周星馳不是一個健談的人,他害怕面對媒體,和劉德華一起上臺華仔侃侃而談他整個人僵在臺上。
但只要和吳孟達在一起,他就會徹底放鬆,現在網上流傳出為數不多星爺在生活中開口大笑的照片,幾乎都是跟吳孟達照的。
其他人,就算是莫文蔚朱茵這樣的大美女也做不到。
吳孟達還是最懂得欣賞星爺的人,他說見過的演員中,周星馳是進步最快的。而當年許多人眼中,周星馳算個什麼演員,搞笑的而已。
星爺票房一路暴漲,創作壓力大了,脾氣也漲了,片場上,田雞(田啟文)、如花(李健仁)都受不了他的脾氣,只有吳孟達能出面調停。
誰能想到許多年後,如花重病到一度半身癱瘓,而周星馳要打聽吳孟達的情况,還要打給田雞(田啟文)。
那些年其實星爺也有低谷,但達叔始終在他身邊。
賺到錢的周星馳買了豪宅,把母親接了進去。談了出身豪門的女朋友,把地產生意交給她打理,許多年後到底是誰幫了誰變成一本糊塗賬。
他當年自立門戶投資拍攝的《大話西遊》系列票房慘敗,周星馳又和劉鎮偉拍了《回魂夜》,票房再次失利,導致周星馳的影視公司被迫關門。
周星馳只能再次與王晶合作,回歸屎尿屁,拍了《百變星君》,票房一路飄紅。而劉鎮偉則跑去拍了自己最天馬行空的喜劇《超時空要愛》,找的梁朝偉。
這之後,周星馳連續拍了幾部自己不喜歡但票房很高的電影。吳孟達的角色也開始出現變化。
1996年的《食神》裏,吳孟達不再是他形影不離的搭檔,而是食神史蒂芬周的死對頭,而《大內密探零零發》裏,羅家英成了星爺的最佳拍檔。
這時候港片巔峰已過,開始在下坡路上飛速前進,周星馳也在北上之前,完成了電影生涯最重要的自傳式電影——《喜劇之王》,達叔演了他的演技導師和警方上線。
這部電影成為當年港片票房冠軍,但在金像獎上顆粒無收,連提名都沒得到。
很多人問為什麼吳孟達拿獎不多,答案是當周星馳被影壇低估,達叔那些最燦爛的配角,也一起被忽視了,誰說《喜劇之王》的吳孟達配不上一個最佳男配角呢?
曾任金像獎主席的陳嘉上說,吳孟達的演技,完全值得一座影帝獎盃。
一直到港片奄奄一息的2002年,周星馳自導自演的《少林足球》憑藉6000萬票房,打破了港片票房紀錄,為整個港片市場輸血成功,港片影壇才想起來送給他第21届金像最佳導演獎、最佳男主角獎以及傑出青年導演獎。
頒獎典禮上,為周星馳頒發“青年導演獎”的是那年45歲的張國榮。
張國榮開玩笑說道:“做這個獎的頒獎嘉賓,我多少有點憂鬱,因為知道自己今生都拿不到這個獎了,因為我40歲已經過了。”而從張國榮手中接過獎盃的周星馳則調侃到:“作為一個上了年紀的人,拿到這個最年輕導演獎呢,是特別值得高興的。”
這是張國榮最後一次出席金像獎——次年4月,他從23樓一躍而下,標誌著港娛黃金時代落幕。
那一年,電影中那句:“做人如果沒夢想,跟鹹魚有何區別”,曾激勵過許多人,或許也包括四十歲的周星馳自己。
他想拍一部關於李小龍的功夫電影,還說:“我希望這部電影的每個鏡頭都是別人沒看過的。”又一早為吳孟達準備了一個叫阿達的角色,這原本應該是吳孟達多年後,再次在周星馳喜劇中回歸當年《賭聖》時期最經典的角色類型——星爺跟班。
當年誰都沒想到的是,兩人——
《少林》之後,再無《功夫》
人們總愛腦補各種戲劇性的情節,什麼老友反目,黃金搭檔决裂。
但現實中,人與人之間變疏遠,往往是不知不覺的。
吳孟達後來多次給周星馳做過澄清,表示當初自己沒參演《功夫》是因為檔期不和。
那年趕上非典,影片拍攝延期。等到七八月份《功夫》開機,吳孟達已經去了北京拍電視劇。
所以《功夫》中吳孟達的角色才給了林子聰。
沒了吳孟達做溝通,《功夫》的拍攝一波三折,周星馳先是和武術指導洪金寶鬧翻,好在八爺袁和平救場,接著北美製片方對影片效果不滿意,和周星馳發生爭執,這也是雙方最後一次合作。
我不知道北美製片方在不滿什麼,影片創造票房神話,不僅拿下了金像獎最佳影片,更在北美地區票房拿到1711萬美元,星爺去文宣電影,在現場一個飛踢震撼了老美。
可惜這部被稱為周星馳“巔峰之作”的電影中,唯獨沒了吳孟達。
後來,周星馳又邀請吳孟達出演《美人魚》。遺憾的是,那時候達叔的身體還不允許拍下水戲,就拒絕了。
一段長達二十多年的合作,就此落下帷幕。
星爺和達叔,各自的人生,朝不同的方向奔去。
那些離開周星馳的日子
人們都說離開星爺的日子,達叔的日子沒有那麼好,其實星爺的日子就好嗎?
吳孟達肉眼可見的狀況是:疾病纏身,爛片不斷,逐漸被觀眾淡忘。
告別周星馳,為了養活四個女兒一個兒子,吳孟達不得不大量接拍爛片,參演了許多豆瓣評分不足4分或者沒開分的網絡大電影。
評論區影迷罵聲一片。
去年他首次嘗試直播帶貨,卻因銷量不達標被商家要求退坑比特費。
代言遊戲又被質疑“恰爛錢”。
2014年,他因病毒感染致心臟衰竭,被無良媒體誤傳去世。
生病那會兒,他在電話裏推了很多片約,好在最後還是接了《新聞線》,因為劇本太好。
“我設計的情緒,這個人物到最後的定位,已經像一頭野獸,到最後已經是哀號……”
最後他一人撐起全片的表演質感,憑這部電影入圍第36届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2017年,達叔受邀拍攝《流浪地球》。
但這部戲可拍得太苦了。
當時已經64歲的他,穿著十幾公斤的機甲裝爬行、吊威亞,每場戲拍完都要吸氧。
事後說起這段經歷,達叔說自己拍完回飯店都會哭,想自己怎麼這個年紀了還要受這種苦。
拍起戲來,他比工作人員還著急,讓他休息,他還一個勁地在問“幹嘛不拍啊”。
但那樣的高光時刻不多,大部分時間,吳孟達這個名字,就活在影迷懷舊中了。
但失去吳孟達的日子裏,星爺也日益寂寞。
在這個流量時代,除了電影文宣期,周星馳鮮少露面。
2008年,《長江七號》上映,這一年周星馳46歲了。鏡頭下的他,頭髮開始花白,這是周星馳最後一次以演員的身份出現在大螢幕上。此後,他徹底從演員的身份中抽身出來,轉型成為導演。
面對江郎才盡與“炒冷飯”的質疑,他坦然接受,《新喜劇之王》票房不好,他笑著說,我早就過氣了。
面對有關他人品的炮轟,他從未回應。
背對人群,周星馳似乎漸漸踏上一條人烟稀少的路。他總是滿頭白髮,眼帶倦容。
吳孟達有時談到周星馳會說:“他是老闆了,我是老頭子。”“他現在身份不一樣了,事業有成,我差他很遠。”
但當周星馳陷入“人品差”的輿論風波中,站出來力挺他的,只有吳孟達:他只是對拍戲太較勁,要求太高了,他對事不對人。
直至入院之前,吳孟達接受的訪談總有一半問題和周星馳有關,同樣的回答他說了一遍又一遍,有記者問吳孟達:“你煩嗎?”
他說,“不會”。
百年之交,怎麼會老死不相往來
吳孟達曾說,“現在喜歡平平靜靜的生活,就希望吃碗安樂茶飯,沒有別的要求。”
而越來越老的周星馳,這些年很少休息,沒什麼緋聞,把所有時間都放在了拍電影中,最大的新聞,就是被前女友起訴討錢,搞得滿城風雨,其實本次訴訟之前他就向於文鳳付了超過2100萬港元,之後又向她支付了超過1494萬港幣,但於文鳳還要追討7000萬,結果官司敗訴,港媒報導說,女方反倒賠了1800萬律師費。
官司結束,於文鳳就嫁人了。
而昔日的最佳拍檔,似乎都進入了人生的滄桑歲月。
吳孟達2014年的時候就因為病毒感染導致心臟衰竭,病後的他瘦了20多斤,據說連遺囑都立好了,以前是胖胖的達叔,現在整個人是暴瘦的樣子。
前段時間錄製綜藝,他提及這段經歷說:“那個時候真的什麼都做不了,心裡面很多事情想做,力不從心,包括感覺幾年沒拍了,好像跟很多觀眾朋友距離愈來愈遠了,夜闌人靜的時候,感覺好像自己就要走了。”
拍《流浪地球》的時候,達叔就因為身體問題,拍完一段戲就要下來吸氧。後來拍《少林寺之得寶傳奇》海報的時候,感覺不舒服,還他一直在向工作人員說對不起,為耽誤工作進度表示抱歉。事後檢查出病情。
田啟文介紹,其實兩個月前達叔就已經進行了肝癌手術,但是現在要進行化療。雖然醫藥費很高,但是達叔並不想讓朋友幫忙。也不想讓朋友來探病,“不想搞到好似個個見他最後一面”。
其實2014年吳孟達得病,周星馳聽到消息,就曾第一時間發去簡訊問候,直到他恢復健康,他才安下心。這次看到新聞,他也第一時間焦急致電詢問,這個在電影裏這麼愛拍友情的人,是不是真的如許多媒體塑造的那麼無情呢?
我看不會吧。
當年他和吳孟達好像是一體的,只要一個眼神,就懂對方要什麼,當年寵溺的眼神,也只有在吳孟達身上有過。
沒有吳孟達的周星馳電影,總覺得缺了點什麼,但他倆越來越老,我們也知道,合作這件事越來越不可能。
這些年周星馳身邊的人也越來越少。
2010年6月22日,羅慧娟被確診胰臟癌晚期,這天正好是周星馳的生日。被確診的第三年,羅慧娟去世。出殯當日,周星馳托人送去一個花圈,並未出席葬禮。
羅慧娟曾經在電視劇《阿德也瘋狂》中有一句經典臺詞:“我不做難道你來養我?”1999年,周星馳的《喜劇之王》上映,在裡面他對著柳飄飄的背影大喊:“我養你啊”。
羅慧娟熱愛潜水,在遺囑中寫到,希望將自己的骨灰撒在深圳大鵬灣。2016年,周星馳的《美人魚》電影取景地也是在深圳大鵬灣。
後來,有次主持人問他是否有什麼遺憾,他說:“如果可以從頭來過,我不想再這麼忙了”。
如今除了吳孟達,周星馳的生命裏,還剩多少故人?
有人曾說,周星馳現在不再出演電影,喜劇之王變成了“重播之王”,可縱觀這十幾年來的中國電影,沈騰都已經是兩百億演員了,但也沒有人叫他一句喜劇之王。
能被稱為“喜劇之王”的,似乎還是只有周星馳。
而喜劇之王的黃金拍檔,似乎也只有吳孟達。
星爺那份近乎天賜一般的喜劇節奏,不是誰能都能接得住,哪怕羅家英林子聰,也是有時接得住,有時候接不住。只有吳孟達,永遠能穩穩接住。周星馳和吳孟達之間,也很難說是誰成就了誰,因為他們是最佳拍檔。
沒有這位“喜劇之王”,吳孟達一樣是“黃金配角”。沒有吳孟達,周星馳照樣可以成為喜劇之王。
但周星馳喜劇,肯定沒有現在精彩了。
人們總覺得這是兩種人,但其實在表演上,兩個人是一種人。
周星馳對喜劇的執念,為什麼只有吳孟達最懂?
別忘了達叔說過的那句話:沒有角色是僅僅為了搞笑而存在,每個人物都有自己背後的故事,“表演要有誠意”。
但如今達叔已經68歲了。星爺馬上也60了。
當被問到喜歡被叫“星爺”還是“星仔”時,他說:“星仔吧,聽著比較年輕。”周星馳是想年輕,還是在懷念那段他被叫做“星仔”、和吳孟達天天在茶餐廳天南海北胡扯的歲月呢?
可路總是要往前走的。《伴我同行》有句話,人生中有些朋友有常是一閃而逝,就像路上的行人。
再老的老鐵,也難免各奔前程。
按照田啟文的說法,周星馳打電話給他,他是後來才接的,也就是說,達叔的消息,星爺等了整整一天,不知道那天夜裡,星爺是否會回憶起和吳孟達同吃一罐鮑魚的日子。
當年拍《賭聖》,一瓶罐頭要100多塊港幣,吳孟達知道星爺愛吃,總是買來和星爺偷偷在片場吃。
當年兩人還是電影界新人,忽然挑大樑,就一邊解饞,一邊相互打氣。
有天吳孟達剛拍完一個鏡頭,元奎喊“卡”,星爺就跑過來找他,“達哥,來!”兩人躲起來,拿出罐頭拉開鐵皮,香氣就溢出來。兩人掏出叉子,你吃一個,我吃一個,三兩下把一罐鮑魚吃完。
那時的港片還正如日中天,他和吳孟達還只是“小人物”,沒有被賦予厚望,也不會被質疑江郎才盡,什麼都可以試一試,也想不到兩人會為一個時代留下那麼多笑聲,更想不到有一天會老死不相往來。
那大概也是喜劇之王周星馳,一生中笑得最開心的日子。那笑聲只留給了吳孟達,以後都不會再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