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火熱,到底撓了誰的爽點?

贅婿文的內核是一個男人如何找回男性自尊。一個標準的贅婿一定是“妻子眼裡的不中用”,“老丈人眼裡的拖油瓶”,轉折就是他突然得到傳承,或是被豪門認親,王者歸來,把整個世界踩在脚下。是誰在看贅婿文呢?根據各平臺打賞榜單ID分析,贅婿文的受眾,多是三四線都市,30歲以上,接觸文學作品較少的中青年,男性。
到底撓了誰的爽點
郭德綱可能沒想到,全網求認“兒媳婦”,這下成真了。
因為,兒子郭麒麟主要的《贅婿》,2021年農曆新年剛過,就火了。
《慶餘年》原班人馬製造,男頻爽文界頂流改編,路人緣頗好的郭麒麟+虎撲宅男女神宋軼……幾大元素一組合,妥妥爆款。
《贅婿》融合了商業、喜劇、愛情等元素,首播當日,Vlinkage網劇播放指數第一,上線2天猫眼全網熱度排名第二。開播幾天,喜提微博熱搜23次,蟬聯“抖音劇集榜”第一,愛奇藝站內熱度最高達9930,總播放量超3億。背後的出品方“新麗傳媒”鬱悶了一年,終於出了一口氣。
那麼,《贅婿》是如何殺入市場,贏得觀眾心的?新麗傳媒低谷反彈能持久嗎?
1、爽文,套路的屢試不爽
現如今,視頻網站、短視頻平臺,甚至是各大社交平臺的助推下,爽文已經可以滿足各性別、各職業、各年齡層的觀眾。
套用重生或是穿越到古代的模式,想要戳中觀眾們的爽點,簡直屢試不爽。前有《宮鎖心玉》《步步驚心》,後有《慶餘年》《贅婿》。
爽文IP自帶流量,有龐大的書粉,未拍先熱,幾乎不用擔心作品數據。觀眾喜歡“爽”,愛看的觀眾不只女性,男觀眾也越來越多了,“男看贅婿,女看霸總”也成了行業共識。
2019年播出的《慶餘年》是男頻爽劇裏成績最好的一部了,《贅婿》是《慶餘年》劇組原班人馬出演,也延續了其改編思路,不同的是,“贅婿”類小說、視頻自成一派,看起來很low實則很賺錢,妥妥的悶聲發大財。
贅婿網文有多火?
2020被網友譽為“贅婿文元年”:贅婿們火爆得令人措手不及;《贅婿》電視劇大熱;贅婿的漫改版异常火爆……
線上閱讀“瘋讀小說”9月份統計,當月熱度上升最快的前10部作品裏,“贅婿”文占30%,甚至包攬榜單前兩位,成為男頻頂流。
蕃茄小說上,閱讀排名最高的“贅婿”作品是《龍王贅婿》,195.7萬人正在閱讀。
喜馬拉雅上,《最佳女婿》播放量高達14億,成為“贅婿”之最。
演員管雲鵬演繹的經典贅婿視頻,“歪嘴龍王”系列,不僅本身爆火,就連B站上二次創作最高播放量已達600萬+,另外300多萬的視頻還有N個,播放量現在還在蹭蹭往上漲。
“贅婿”的受眾之廣,超乎想像。
為什麼看起來很low的“贅婿”深得人心?
贅婿文的內核是一個男人如何找回男性自尊。一個標準的贅婿一定是“妻子眼裡的不中用”,“老丈人眼裡的拖油瓶”,轉折就是他突然得到傳承,或是被豪門認親,王者歸來,把整個世界踩在脚下。
是誰在看贅婿文呢?根據各平臺打賞榜單ID分析,贅婿文的受眾,多是三四線都市,30歲以上,接觸文學作品較少的中青年,男性。
在此之前,他們從未接觸過網文,已經結婚,在婚姻中保持沉默,下班後不願意回家,意外地在“贅婿文”裏找到了情感寄託。
在話題“看贅婿的都是什麼人?”裏,網友紛紛跟帖,“中老年人。我爸,50多歲了,看贅婿文極為起勁。”
2、男頻爽文魔改,是資本要恰飯
劇版《贅婿》收穫了流量和熱度,但是卻因為改變得罪了原著粉。

是資本要恰飯
之前男頻作品都是以男性視角去改編,主要是讓男性受眾爽,男主一路逆襲到巔峰,如《極品家丁》《夜天子》等等,但都沒能激起太多水花,但《贅婿》的編劇秦雯卻給寧毅的商業道路找到了愛的情感寄託。
“現在商戰小說已經沒有人看了,我希望你能够寫一個新的類型,加入喜劇。觀眾需要娛樂。”
這是劇版《贅婿》開篇時,編劇借角色之口的吐槽,也是行業真實的寫照。
《贅婿》本是一部男頻後宮爽文,爽到要被女拳暴打的那種,然而改編電視劇後,卻變成了婦女之友、女權先鋒了。
《贅婿》小說讓男性很爽,男主七個老婆,人生開掛,男權至上;劇版讓女性很爽,不僅一夫一妻還有“男德學院”。
近年來對“男性心理”的討論甚囂塵上,尤其是楊笠吐槽的:“有些男人明明那麼普通,卻又那麼自信”的金句之後,贅婿文中頌揚的——主人公迎娶嬌妻、人生開掛的設定,更是被吐槽做白日夢。
市場一再證明,電視劇市場是“得女性用戶得天下”,有統計表明,電視劇女性用戶在電視端占比高達69%;網絡端女性用戶也高達53.8%。
​將男頻作品改編成女性向,就是迎合女權這個財富密碼。資本都是逐利的,資本本身是並沒有内容,誰迎合市場它就選誰。
無論是大女主IP的《甄嬛傳》、《延禧攻略》、《知否知否》,還是賣腐兄弟情的《鎮魂》、《陳情令》,都深諳此道,贏得了市場。
純男頻的《青雲志》、《鬥破蒼穹》都糊的無聲無息,正在播的《鬥羅大陸》,可以說除了粉黑之外無人在意,就連被罵量,都比不上女頻的《有翡》。
而《三十而已》和《乘風破浪的姐姐》的空前大熱,更是讓人意識到,市場多麼渴求對女性的尊重。
《唐探3》較之《李煥英》負評更多,主要集中在對陳思誠厭女症的聲討,過度消費女性的身體,才真的覺得很low。
所以未來,從男性向改編成女性向的《贅婿》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3、《贅婿》爆火,背後是東家賣身的尷尬
《贅婿》火爆,曹華益終於松了一口氣。作為《贅婿》出品方新麗傳媒的董事長,2020年,他過的並不順利。
3月份,新麗傳媒旗下藝人肖戰受粉絲連累導致的公關危機失敗。
11月,張一山版《鹿鼎記》全網群嘲,口碑收視率雙雙滑鐵盧。
2021年的《贅婿》算是挽回頹勢,加上投資電影《你好,李煥英》,這個開年算是穩了。
新麗傳媒的履歷不可謂不華麗:
參與製作的電視劇:《北京愛情故事》《父母愛情》《白鹿原》《我的前半生》《小丈夫》《女醫·明妃傳》《虎媽猫爸》《風箏》《如懿傳》《慶餘年》《諜戰深海之驚蟄》《鬥破蒼穹》《贅婿》……
參與製作的電影:《山楂樹之戀》《失戀33天》《妖猫傳》《西虹市首富》《夏洛特煩惱》《誅仙l》《你好,李煥英》……
新麗傳媒成立於2007年,10幾年來,在電視劇和電影兩大領域均位列第一梯隊,但是近幾年,新麗傳媒卻在影視化道路上一波三折。
首先,五年三次IPO失敗,賣身閱文。
近幾年,新麗傳媒的IPO之路屢屢受挫。2012年,新麗傳媒第一次申請上市,並進入初審環節,2014年主動撤回申請。2015年年末,再度申請IPO,仍未成功。2017年,新麗傳媒第三次啟動IPO,又一次折戟。
2018年,新麗傳媒被閱文集團以總對價155億元收購全額股權,同時新麗也背上了2018年、2019年、2020年分別不低於5億、7億、9億淨利潤的對賭協議。
新麗有了IP、平臺和大靠山,隨之而來的壓力也陡增。根據閱文集團財報,2018年新麗傳媒完成營收3.24億元,僅為承諾5億元的64.8%,閱文集團也做出了相應的估值調整,調減了約8.5億元的支付對價。
2019年,雖然《慶餘年》成為了爆款,但新麗傳媒完成業績也僅為5.49億元,占承諾業績的78.43%。
如今依靠春節檔兩部大IP製作和肖戰等一眾流量演員的加持,新麗傳媒或許能在這一年成功“翻身”。
其次,新麗傳媒的藝人,也是連年不順。
撇開肖戰,逐漸被遺忘的吳秀波,當年可是新麗傳媒的搖錢樹。結果因為生活作風問題,電影《情聖2》無限期撤檔,電視劇《渴望生活》上映也遙遙無期。陷入知網風波的翟天臨,也與新麗傳媒影視合作頗多。
天眼查資料顯示,2020年7月,新麗內部高層發生變動,原閱文集團聯席CEO梁曉東、吳文輝退出董事,騰訊平臺與內容事業群副總裁侯曉楠、騰訊副總裁、騰訊影業CEO程武為新增為董事。
其實,騰訊對新麗傳媒的收購並非一時興起。
早在2011年,騰訊、聯想、萬達一起參與了新麗傳媒的A輪融資。2018年以33.17億元的價格收購了新麗傳媒27.64%的股份,合計持有31.72%新麗傳媒股份,一躍成為第二大股東,僅次於新麗傳媒創始人及董事長曹華益。
現在,新麗傳媒距離騰訊似乎更近了。
結尾:
單一產業粗放競爭的飽和,必然會讓更多產業資源走向協同發展的道路。
閱文+騰訊+新麗,三方聯動生態體系內部資源的打通,對於內容產業來說,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當然《贅婿》好看,觀眾喜歡;《贅婿》賺錢,資本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