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坤怎麼成了票房毒藥?

從一個普通觀眾的角度來看,雖然屈楚蕭和另外一個領銜主演沈月非常趕客,但就跟前面說的那樣,電影票房慘澹的鍋陳坤不能背,他們更不用背。看看隔壁陳赫就知道了,戲份也挺多,也是個渣男,不影響《李煥英》票房節節高突破影史紀錄啊。換句話說,評分高的電影不意味著沒有問題,但評分低的電影卻一定有反思的空間。


陳坤和周迅在電影中再次聚首,本以為會像當年《畫皮》那樣創造新的經典,沒想到不小心成了春節檔票房墊底之作。截至2月24日,累計總票房2.44億元,排片場次1.2萬餘場,上座率僅3.2%。
歷時4年打造的《侍神令》,戰績如此,導演李蔚然想了一個春節,沒想通,於是發了一篇小作文,表示自己和團隊戰戰兢兢,殫思竭慮。尤其是對視效鏡頭的苛求,創造了中國影史的紀錄……“我帶領團隊花了四年光陰,想做出一部好電影,我們有自信够專業也做到了,但最後的選擇權仍在觀眾手裡。”
給大家翻譯一下,就是導演覺得自己花了4年的時間每個鏡頭兢兢業業打造,導演這部分我盡力了,反正電影絕對沒問題,但觀眾的審美和4年不一樣了,這不是我能决定的,鍋不在我。
鍋給誰呢?有人扣到了陳坤的頭上,說陳坤是票房毒藥。這個說法的依據是陳坤最近播出的電視劇和電影都撲街了,前有《天盛長歌》撲得轟轟烈烈,後又有《侍神令》撲到顏面盡失,作為國民度很高的演員,連撲幾部作品好像在某種程度上說明了陳坤的市場號召力已經大不如前。
作為《陰陽師》的遊戲玩家以及陰陽師文化愛好者,小編看完《侍神令》後,對於陳坤的演繹是非常滿意的。在現時所有版本的晴明中,陳坤是最貼臉的,而且他的演技在演繹晴明“立如芝蘭玉樹,笑如朗月入懷,歷盡千帆,不墜青雲”那種孤高和清冷上面,也是綽綽有餘。
出道二十多年,陳坤或許是有些過氣了,但票房的鍋絕不是陳坤的問題。也不該這麼說,要是陳坤在選擇劇本的眼光上更好一些,或許他就不會攤上這麼個壞名聲了。

我帶領團隊花了四年光陰
其實導演出來賣慘之前,這部電影的領銜主演屈楚蕭已經出來賣過一波了。此前出演《流浪地球》後在電影圈裏小有名氣的他,不久前剛被前女友親錘劈腿亂搞,路人緣一落千丈,《侍神令》撲街後,他發了個微博:電影是大家四年的心血,是我個人沒能做好,接受所有的責備和指正。
從一個普通觀眾的角度來看,雖然屈楚蕭和另外一個領銜主演沈月非常趕客,但就跟前面說的那樣,電影票房慘澹的鍋陳坤不能背,他們更不用背。看看隔壁陳赫就知道了,戲份也挺多,也是個渣男,不影響《李煥英》票房節節高突破影史紀錄啊。換句話說,評分高的電影不意味著沒有問題,但評分低的電影卻一定有反思的空間。
畢竟,《侍神令》最大的問題並非演員和特效,而是生硬且毫無邏輯的劇情。
《侍神令》預告片
《侍神令》立項在四年前,當時《捉妖記》取得巨大成功、風頭正盛,證明了這一類型的市場前景。手遊《陰陽師》更是現象級遊戲,多少玩家為了抽個SSR爆肝。於是《侍神令》主題先行,題材毫無疑問是沒有問題的。
可惜的是,《侍神令》的製作過程中,導演多次強調他多重視動畫的設計、建模、服化道,卻忽略了最重要的——劇本。
《侍神令》的世界觀架構中,將日本背景改成了中式背景,四個遊戲主人公變換身份嵌入其中,陰陽師、人、妖同處在一個空間,維持著微妙的平衡。這是一個精彩的設定,而晴明半人半妖的身份原本也可以大做文章,提升電影的哲學性,類似電影可以參考《犬夜叉》《X戰警》。正如這部電影最吸引陳坤的一個點,就是晴明“脆弱而衝突,自卑但强大,純粹與浪漫”的性格,以及締結侍約、心有歸處的設定。
然而,導演完全放弃了這些努力,電影裏所有的人物性格都相當平,人物性格轉變和成長幾乎沒有。最完整也最好看的一條線是N卡天邪鬼赤——這傢伙在遊戲只會拍屁股,到了電影裏居然從一個只會打架不知善惡的妖,經過袁柏雅的感悟進化成了一個有人性的妖,最終還為了守護人界和海坊主同歸於盡了(一張N卡單挑SR海坊主居然還同歸於盡了)。
謎一般的武力值貫穿整部電影,劇情推動更是生硬——為了讓袁柏雅和晴明搭上線,鬼祭期間非要讓侍衛們送貢品(一般都是陰陽寮送);陰陽寮作為守護人界的法師大本營,兩個醜如喪屍的鴉天鬼(甚至不是大天狗)就把鱗石從大本營中偷走了;周迅飾演的陰陽寮掌案是一個武力值和晴明差不多的設定,為了讓她和晴明解開心結,被自己的手下一個飛鏢射成重傷;一個曾經被收進陰陽寮收妖塔的雪女,居然把一整個陰陽寮團滅了;整個陰陽寮只有晴明和大反派慈沐收了式神,為什麼?相柳為什麼非得用晴明的半妖之神復活,最後為什麼晴明决定自毀相柳就慫了,原因也沒說清楚……如此BUG不勝枚舉,喜歡追究細節的我看的時候正應了李成儒那句:如芒在背、如鯁在喉、如坐針氈。
《侍神令》終極預告點燃兩界決戰陳坤熱血鬥技演繹春節最犇大片
自動播放
《侍神令》沒能好好講完一個故事,甚至連遊戲本身的故事情節都沒能超越。更別說遊戲這麼多人氣式神,它非得讓N卡挑大樑,唯一的疑似SSR茨木童子則被魔改媽不認,同為遊戲玩家的朋友一出電影就吐槽:認識的妖怪都沒出現,不認識的出現了也不動心。難怪同類型的《晴雅集》雖然突遇風波,票房表現依然好過《侍神令》。
至於又一次撲街的陳坤,或許有一些打擊,但作為演員也並非全無收穫,至少他自己就表示,跟侍神一起拍攝時,跟空氣一起演戲的感覺,“是一個挺有趣的一種創作”。
最後,春節檔的確是一個出票房奇迹的檔期,但絕不是每一部電影都能在春節檔活下來。現在也不是演員扛票房的年代了,電影能够講好故事,才是一切的基礎,才有更多的觀眾來欣賞這部作品,才會有粉絲接下來對電影邊邊角角進行挖掘,才有考古的時間和興致,否則,終究只是一場主創自我感動的狂歡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