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是真的,「鮮肉演技大爆發」《無聲》后续

豆瓣之上,多於無聲之價。
一,劉亞仁神矣。
二,故事,爛。
唯可許其半。
亞仁誠奉精湛,兼益角富。
人物轉變,隱忍形隱,力道十足。
視目。
泰仁、昌福瘞之,攜初喜。
昌福曰:並須活,才是一家人。
女巧推土向坑中。
泰仁望之悲傷,不欲復出二號。
最後擇低頭,逃此一幕。
再短且長,汝亦見其眼斬釘截鐵之望。
此絕望何從來?
此幕之前,猶有眼神。
初喜卹妹,泰仁感動之。
久之發呆。
已,轉復開目。
避閃之前,猶見其不可思議動搖也。
別忽略矣。
亞仁他角,與事相成者也。
《無聲》者,固非善故也。
不供一氣之爽。
亦壓根不滿觀眾“識”之奇也。
然其善者在焉。
此不為公下故事也。
汝能見電影裡充斥諸不一之元素。
小女,詭具也。
黑色故事,佈景俱油之原,逆光者小清;
縛架殺人之黑幫,言語溫雅,專業致敬。
怪乎?
怪之。
吾等於故事有固有印也。
而演善惡,遇人性,自持至性。
最後嘗試突厥含糊。
結局,亦惟高潮。
泰仁冒極險,遣還學。
依初喜不捨,女束手走。
亞仁制地,控引微情。
下唇上撅。
屈一陣。
然其表更兩狀。
送之還師,猶欲數望,而師知其誘枉,泰仁愕然,斂手殷切。
退。
避之。
頃之,泰仁所有悉崩。
轉逃去。
然後略無所為,莫有所趨。
棄其西裝。
故導故絕望乎?
無有。
鏡頭切小女。
初喜見其母向己來,父磨蹭曳之。
其目神,猶豫有餘。
最後,思念得一標誌性:
受之泰仁。
一片最高潮一幕,依然無聲。
對家鞠躬。
學泰仁之道。
亦鞠躬之亡也。
但不能面陳謝意。
視之,故事卒留忍也。
其殘忍不在所述怪物龐大如何。
怪物非主角也。

怪物
怪物

子是也。
所述者,一人對無助也。
及人朝其龐而醜物覆之,僕於地,血肉糊糊之狀。
次問一句。
汝擇立而衝,如何?
或曰。
臥乎,我識之。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