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玲都成40億導演了

《你好,煥英》破40億了!

賈玲都成40億導演了
從誰也不看好,首日票房被碾壓,到口碑發酵排片上升,再到完成反超順利登頂,上映的第11天,《你好,李煥英》逆襲的過程堪比熱血爽文。
首次導演即獲肯定,接下來還有可能向“全球最賣座女導演”頭銜發起衝擊,賈玲成為當之無愧的春節檔贏家,商業價值倍增。
身上“喜劇女演員”的光環也愈來愈旺。
回顧她一路走來的經歷,2010年那場春晚尤為重要,那一夜過後,她的命運就此發生轉折,由為生計奔波的北漂變為全國炙手可熱的相聲界紅人。
沒錯,相聲。彼時,賈玲的搭檔還是同為馮鞏徒弟,長著一張囧字臉的白凱南,兩人同進退,共亯了春晚帶來的一波紅利。
只是,誰也沒想到十多年過去,如今賈玲成了可以載入中國電影史册的40億女導演,白肯南卻“消失”了。
艱難成名路說白肯南完全“消失”,其實也不太準確。

那一夜過後
今年1月《百變大咖秀》複播,他以“百變五俠”成員身份回歸,短暫地吸引了一波關注。
可惜,隨著節目深入,被觀眾吐槽不好笑的他再次回歸沉寂,討論度遠不如其他嘉賓。
曾經那份輝煌,終究不再。
時間倒回1981年,白肯南出生在北京一個艺文家庭,爸爸是業餘歌唱家,媽媽是一名舞蹈演員,姑姑是女高音,職業和喜劇表演八竿子打不著。
年少時,白肯南也從未想過自己會走上諧星這條路,從小熱愛舞蹈的他雖然因為長得不太好看經常遭拒,但還是在14歲那年咬牙考上了中國歌舞團舞蹈藝術學校,開始接受專業的舞蹈培訓。
早上六點半起床練功,白天上專業課,晚上排練,日復一日的枯燥生活使白肯南養成了吃苦耐勞的性格,從藝校畢業後,他和一幫朋友組了個團,自己是C比特,一群小年輕對未來滿懷憧憬。
可生活再次展露了它殘酷的一面,主辦方的嫌弃令白凱南不得不改變計畫,為了組合不解散,他自願成為助理,攬下了開車、準備演出服的活,每天幫朋友張羅。
然而隨著年齡增長,成員陸續戀愛結婚,白肯南成了被剩下的那個,從那時起,他意識到自己必須學點什麼。
“我拿著話筒,就各個演出場合,什麼地方都去,在酒吧裡邊講笑話、唱歌,然後後來弄作品,才有機會登上更大的舞臺。”
2004年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後,白肯南拜師馮鞏,跨進了相聲的行列。
對他,馮鞏言傳身教的同時傾注了大量心血,每次師徒倆對戲,白肯南只要表現不好,必遭批評。
“表現不好,他(馮鞏)會把我損到不行!‘你在演什麼?詞你弄熟了嗎?結巴你還說相聲?’”
高壓訓練下,白肯南飛速成長,2010年,他和既是中戲校友又是同門弟子的賈玲組成搭檔,兩人首登春晚便靠一出《大話捧哏》火遍全國,其中,長相喜慶的白肯南憑著囧囧的八字眉“衰”出了人氣。
夢想一朝照進現實,起初,白肯南的目光仍在專業上,但源源不斷的邀約豈是說擋就擋,錄綜藝、當評委、唱歌、拍電影……更多元素開始佔據他的生活。
難逃過氣
可能有人會說喜劇演員拍戲上節目的大有人在,既然能掙錢,憑什麼不讓人幹?
話雖如此,但成功與否,眼界也很重要。
2013年,白肯南受邀參加《百變大咖秀》,開始在節目裏用詼諧逗趣的管道模仿古今中外各大名人。
這些精彩的表現進一步拓展了他在年輕群體中的名氣,卻也使他陷入模仿的怪圈,當其他嘉賓離開節目該幹嘛幹嘛時,他仍執著於在各個場合展示自己的模仿能力。
上音樂節目要秀一把。
文宣電影要來一段。
甚至連表演短劇都要扮一下。
然而,正如世上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也不會有兩個完全相同的人,當觀眾對模仿的新鮮感消失後,這種表演除了留下不走心的笑聲外,還會限制模仿者的發展。
“我原來說過我是一個沒有遠慮的人,我很小的時候就沒有什麼遠慮,就是把眼前的事情做好了。”
紅的時候,白肯南顯然沒有想過這一層,頻繁上節目的同時,他一度嘗試轉型,一口氣演了好幾部電影。
只是和前輩範偉相比,他接的這些作品既沒有太大藝術價值,沖不了獎,又質量一般沒有觀眾緣,播出後無人問津。
導致的結果是錢賺到了,口碑卻丟了,等到回過神來時,一切都晚了。
因為很少再同台,賈玲白肯南這對昔日形影不離的搭檔有過不和傳聞,儘管白凱南堅決否認,表示只是順其自然,但兩人同框次數大幅减少卻是真。
拋開外界紛擾,重新將工作重心放在喜劇表演上後,白肯南登上數檔競演類節目,開始埋頭創作。
但不知是缺乏喜劇天賦,還是靈氣已被浪費,他的作品總是透著一股尷尬的味道,不能令觀眾滿意。
2020年《歡樂喜劇人》,白肯南和張浩被要求以“綜藝跨界”為主題進行KP,本以為這對白肯南來說是小case,誰知最後他卻拿了個全場最低票。
短劇名叫《綜藝怪咖》,講述的是一個搞笑綜藝團隊因為收視率太低不得不解散,大家聚在一起錄製最後一期節目的故事。
聽起來挺溫馨,沒曾想表演一開場就鬧哄哄的,幾比特演員用力過猛,將演出變為其他嘉賓口中的“鬧劇”。
該抖的包袱觀眾也沒看見,有的只是“生懟”。
而且裡面人物行為缺乏邏輯,看得人不知所云。
這一切如果用技不如人解釋,拿個最低票大家也能接受,偏偏白肯南踩了雷。
2020年3月,他的短劇《綜藝怪咖》被脫口秀演員張博洋指控抄襲,引發軒然大波。
令人沒想到的是,面對質疑,白肯南選擇“裝死”,不僅不回應,隔了段日子還風淡雲輕地繼續轉發動態,試圖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結語
錯過機遇、缺乏創作能力、情商不够,如今,白肯南的流量已與過去不可同日而語。
當初用的昏招現在也顯出副作用,他的每條微博下,幾乎都有提及抄襲事件的網友。
但白肯南心態放得挺平,不管是幫老友賈玲文宣《你好,李煥英》。
還是重返《百變大咖秀》的舞臺,似乎都未受到影響。
從四登春晚到陷入爭議,無論如何,還是希望他能重新走出一條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