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錯謬,兩男子相顧生女

陰陽錯謬,兩男子相顧生女。
名初喜。
本黑助所縛,以女父重男輕女,贖金遲留不納。
送不可以養。
初喜、泰仁,與太仁妹,擠於平房。
初喜聰敏,知其被縛,亦自知系,歸順比哭相待。
其日,其歸第一事,乃為“壞人”拾室。
晚,庭中唯有聲。
初喜將泰仁陪上廁。
廁所太黑,其直問之。
“子在彼乎?”
女其在乎?
泰仁無以對。
只可兩手鼓掌,啪!
別之,其意曰:
“在,在也。”
此泰仁一應外人善意。
無聲,自茲成聲。
別急感動。
《無聲》非其遺雞湯也。
女乃天授泰仁小天使乎?
絕不。
初喜目中,猶惡人,一切獻殷自保,隨機將遁。
泰仁乎?
彼性等見喚之人乎?
亦無容易。
有是數者,其見人性之少欲也。
何時?
黑幫之西裝、豪車、香煙,渴轉為勢家。
他時乎?
亞仁設計極密。
奪聲之後,大兩動作。
一喘:

喘氣
喘氣

一曰睡:

睡覺
睡覺

二極者,極也。
前者崩聲嘶力竭,後者又疏閉也。
此間見性善不知所為。
他人之善,自為善。
觀此細節。
村頭常坐一婆,昌福輒分其卵以與之。
昌福曰:以五卵行之。
泰仁乎,乃取四。
一雞子差者不多。
足以明其計私施捨者,克己之情也。
即為手遞過矣。
對曰謝,亦急抽手去。
可其無救乎?
汝猜云何?
是猶非也。
初喜之來,令轉變。
無依無倚,為父所冷落,與泰仁童莫名契。
其目,一見脆弱。
及其處屍也,初喜待於門外,為之不盜,黑幫散之於側,持其履去。
泰仁過見之。
表情者,猶無動於衷也。
足,為之開道,努力拭其血跡。
《無聲》又挑眾意。
彼惡人也?
如不壞去。
彼將善乎?
似亦未足動也。
最後始自疑也。
何乃為善,何又為惡。
觀此震撼克制者也。
其於衝突終始保距,而刻細極細,令君反洞性之雜。
將此怪物揪出,無所不為。
但使凝視之。
感之。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