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會成為下一位兩百億票房演員?

2015年國慶前夕,徐崢“囧系列”新作《港囧》上映。這部被寄予厚望、想要衝擊20億的電影,最後收穫了16.2億。在國慶檔分走了這部大熱喜劇一部分票房的,是一個當時對於影視行業來說名不見傳的話劇團隊——開心麻花。

成為2015年國慶檔頭號黑馬的
成為2015年國慶檔頭號黑馬的《夏洛特煩惱》賣了14.4億,略遜《港囧》一籌,不過開心麻花從此在中國電影行業打響了名號。這部喜劇也是沈騰第一部票房10億+。
2019年,已經是百億票房先生的沈騰在綜藝《王牌對王牌》中聽完賈玲的故事,對這位為了拍一部紀念母親的電影一心當導演的搭檔說:如果你有需要,我就去客串一下,給了沈騰一個大大的擁抱的賈玲說:這都百億票房男神了,實在不好意思邀請,沒想到騰哥主動要求,來串一下戲。
後來的故事眾所周知,沈騰這一客串,就直接串成了主演。而一開始並不被業界絕對看好的《李煥英》,最終成為春節檔票房霸主。
據燈塔專業版資料顯示,截至2021年2月21日8時,隨著電影《你好,李煥英》累計票房超38.3億,沈騰電影作品票房超200億,成為中國影史首位200億票房演員。
其中沈騰擔當主演的爆款一共有5部,分別是《西虹市首富》25.48億、《瘋狂的外星人》22.14億、《飛馳人生》17.28億、《夏洛特煩惱》14.48億和仍在一路高歌猛進的《你好,李煥英》。

分別是《西虹市首富》
另外兩部關鍵票房力作則是沈騰擔任了關鍵助演的《羞羞的鐵拳》22.13億和主演了其中一個單元的《我和我的家鄉》。
而排在沈騰後面的,則是拿下183億的黃渤、177億的吳京和憑藉《唐人街探案3》票房大漲的王寶強和劉昊然。
但根據燈塔專業版資料顯示,沈騰只用了24部電影就達成了兩百億票房,而達到現時的票房成就,吳京用了30部電影,黃渤更是用了52部電影。沈叔叔的票房效率即使放在全球影史也不多見。
一切恍然若夢,回到十年前,沈騰在開心麻花還在演著仍然是小眾的舞臺劇,還沒有機會出現在熱門電影中,只零星參演過幾部電視劇,也不是爆款,比如也有賈玲加盟的《你是我的眼》。
如果在那個時候你對沈騰說“未來你將成為兩百億先生”這句話,沈騰肯定會打你,打不打得過兩說。
然而命運的奇妙就在於此,僅僅十年時間,國產電影就將他送上一個令人豔羨的喜劇風口,而他又憑藉自身的天賦和努力,在在這場精彩又殘酷的票房戰爭中逐漸站穩了脚跟。
可以說33歲首次登上春晚的沈騰,完成了一部“小人物”逆襲的票房喜劇。
兩百億頭銜其實更多是一個噱頭。但能够貼上兩百億標籤,一定有其中的理由。沈騰的票房神話背後,是中國電影十年來這場波瀾壯闊的票房戰爭。
而沈騰的勝利,當然也是國產喜劇的勝利。
沈騰票房簡史:從開心麻花一哥到國產喜劇扛把子
說來也像個喜劇故事。
2003年,開心麻花創始人原本想拍電視劇,結果遇上了非典,只好轉做話劇。又因為當時話劇市場正劇偏多,幾個創始人一合計决心做喜劇。就這樣做了十幾年,2014年時開心麻花在北上廣等大城市已經頗具人氣,每年演出超過1000場。
又趕上2012年後,團隊的招牌人物沈騰、馬麗三上春晚而聲名大振,電影行業又一片繁榮,於是開心麻花就上馬了改編自同名舞臺劇的喜劇電影《夏洛特煩惱》。
可想而知,《夏洛特煩惱》在2015年國慶檔上映之初,排片很低。
也不能怪影院經理,當時的國慶檔競爭已非常激烈,和《夏洛特煩惱》同一天上映的是鬼吹燈IP加持的《九層妖塔》。
比《夏洛特煩惱》早上映5天《港囧》,上映6天半就破了10億。
但隨著《夏洛特》口碑爆棚,很快開始靠著口碑逆襲,爬了兩個禮拜票房破10億,總票房也只比《港囧》少兩億而已。
如今很多人歎息要是放現在,憑《夏洛特煩惱》的品質,票房40億起,的確如此,但也是這部電影,一舉打響了開心麻花的名號。
但在當時沈騰的個人票房號召力還在培育中,一旦離開了麻花獨立主演,即使聯手馬麗,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他和馬麗當時以個人身份接了一部電影《一念天堂》。沈騰認為自己在戲裡面的表演是有突破的,一人分飾多角,片子也帶點黑絲幽默,結果片子上映,票房只有8300多萬。
2017年國慶檔開心麻花捲土重來,放出《羞羞的鐵拳》,這次不需要票房逆襲,從頭到尾制霸國慶檔,票房直接提升到了22.3億。電影裏是沈騰只演了個男四,但最好笑的幾個點基本都是被沈騰承包的。
這也是觀眾和資本第一次發現,當沈馬組合分離,票房照樣靈。
於是到了2018年,由沈騰獨挑大樑主演的《西虹市首富》票房直沖25億,但影片口碑相對《夏洛》出現一定下滑,幾乎所有好笑的段落都要靠沈騰個人表演撐起來。不過這又反證了沈騰多能扛票房:口碑一般都這樣,口碑爆了還了得!
到了2019春節檔,最熱門的兩部喜劇《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均由沈騰主演,則標誌著是沈騰已經從開心麻花門面擔當,變成了國產喜劇票房領軍人物。
要知道上個能在如此激烈檔期有這麼多“戲”的喜劇演員,還是葛大爺,當年在2012年賀歲檔他一人領銜了《讓子彈飛》《非誠勿擾2》和《趙氏孤兒》三部大片。
這幾年沈騰不僅票房日盛,國民度和觀眾緣也如日中天,觀眾幾乎一看到那張臉就想笑。
早前沈騰在微博中曬出一張劉德華新片《拆彈專家2》的海報,海報上還被P上了賈玲。沈騰配文寫道:“是我真的老了,這海報看著怎麼既眼熟又陌生?”
線民在評論區紛紛調侃道:“哥,你是眼花了麼?”、“得了病得治,眼科歡迎你。”
所有時代中喜劇之王,他們的形象來自螢幕,又超越螢幕,和他們的個人才華、經驗累積以及時代的需要相輔相成,從羣衆中來,到羣衆中去。
喜劇風口上的第一位兩百億票房先生
沈騰如此快速的票房積累,很大程度上是趕上了國產喜劇票房暴漲的風口。
為什麼星爺沒有出現在國產電影演員票房前列?
比如2004年星爺的巔峰之作《功夫》,在內地賣到了1.73億,放到現在只是一部普通喜劇的票房水准,但當年全國總票房也不過15億,超10%的票房占比放在今天,相當於超過60億的票房。
2010年前,票房破億都是一個了不起的成績,沒人能想到十年之後,國產片票房破10億才算得上爆款。
完成國產喜劇票房突破的還是徐崢。
2012年,一部叫《人再囧途之泰囧》的電影便定檔賀歲檔。徐崢拉來王寶強和老友黃渤,用一部並不被很多人所看好的中小成本喜劇作品,上映五天就拿下了3億票房,重繪了華語片首周票房紀錄。最終該片票房一路沖到了12.69億元,成為史上首部突破10億+的華語電影。
這部電影不僅成為了黃渤王寶強的第一部票房大片,也把中國電影和國產喜劇一起拉入了10億+時代。
從2012年《人再囧途之泰囧》大賣到2016年,連續五年華語電影的最好成績都是由喜劇片創造的。因為這些喜劇片的大熱,喜劇片的市場規模也不斷擴大,2012年時國產喜劇總票房只有15億,但到2015年時這一數位達到了90億。
可是國產喜劇的盛世不會一直延續,隨後宣佈國產電影重工業爆款時代到來的,就是2017年上映的《戰狼2》,由於首部受到市場的良好迴響,這次無流量藝員的電影的製作成本高達兩個億。吳京將全部資金幾乎都投到製作本身。
最終這部不被各方看好、只被保守地保底8億的電影,僅用12天就打破了2016年周星馳的爆款喜劇《美人魚》創下的33.92億的記錄,成為新的國產電影冠軍。最終,影片票房數位定格在56.8億上,標誌著國產喜劇結束了票房霸主時代。
正在風頭上的吳京又零片酬參演了郭帆導演的《流浪地球》,和後來沈騰支持賈玲一樣,也是從客串串成了主演,而且在影片出現資金缺口時他還個人投入了6000萬救急。
最終這部代表華語科幻工業電影標杆的大片在2019年春節檔逆襲了寧浩瘋狂系列三部曲的《瘋狂的外星人》和韓寒特色的喜劇《飛馳人生》,兩部電影的主演,都有沈騰。
2017—2020年,堪稱重工業大片完成對喜劇票房反超的幾年。
但2021年春季檔將國產喜劇和重工業大片的格局再度改寫。
《你好,李煥英》和《唐探3》兩部喜劇占到了檔期總票房的八成,而剩下的這五部電影裏,有路陽五年磨一劍、特效難度高過《流浪地球》的《刺殺小說家》;有《尋龍訣》團隊打造的、陰陽師IP改編的《侍神令》;還有追光動畫力推的特效動漫大片《新神榜:哪吒重生》。
這些有著明顯的“重工業”内容的影片,最終票房悉數敗於一部輕工業的《李煥英》之手,意味著喜劇依然是市場上的絕對剛需,觀眾永遠需要笑聲和淚眼。
2月20日,賈玲、張小斐、許君聰出席《你好,李煥英》武漢映後藝員見面會。賈玲罕見秀武漢話,似乎還沒有出戲的觀眾對著張小斐喊“媽”,張小斐答應了。
起起伏伏間,在國產喜劇市場上唱主角的人,已經換了一撥。星爺制霸春節檔的時代遠去了,沈騰賈玲等國產喜劇人開始成為國產電影票房戰場的主角。
這不單單是能力和水准高低的問題,更像是時代向前過程中的必然。
還有誰?
沈騰成為中國首位票房破200億的演員,只是一個開始。
有一就有二,2021年,國產電影很可能還會迎來兩位兩百億片票房先生,分別是國慶檔有《長津湖》上映的吳京,和有陳思誠新科幻喜劇上映的黃渤,如果兩部影片票房達到預期,甚至不排除會超越沈騰的累計票房。
而劉昊然和王寶強的下一輪票房積累,或許要等到潜在的《唐人街探案4》。
不難發現,相較於其他類型,國產喜劇片出爆款的幾率一直不低,現時票房排名靠前的演員——沈騰、黃渤、王寶強,都憑藉喜劇完成了關鍵票房積累,真正完全憑功夫打天下的,只有吳京而已。
至於沈騰下一步擔當主演的票房爆款,有可能要等到2022年他再度和馬麗合作的電影《獨行月球》,在《我和我的家鄉》的成功合作之後,觀眾對這個王牌組合的巨大期待,很可能在當年兌現成又一部衝擊40億的票房爆款。
到時候沈騰可能再度完成對黃渤或吳京反超後的再反超。
在國產電影票房這塊戰場上沒有人能做永遠的王者,但總會有下一個票房之王。
從2003年的十億票房到2010年的百億,中國電影市場用了七年時間。如今,電影市場已經踏進六百億,市場預測機构甚至預測2021年大盤將達到700億,或許用不了幾年,我們就能看到千億時代的曙光。
而沈騰等票房之王們,註定踏入新時代的票房洪流。
票房永遠只是數位,1982年上映的《少林寺》,據粗略統計,累計觀影人次超過4億,《戰狼2》1.6億觀影人次換來的是56.93億票房,如果換成今年春節檔的票價,4億觀影人次票房可以輕鬆破百億,加上李連傑之前在內地上映過、觀影人次也不低的《黃飛鴻3》等影片,真正意義上的票房之王,是不是又該是李連傑呢?
只是時代把沈騰推到了前臺而已。
當年開心麻花成立沒多久,沈騰擔任配角、何炅謝娜主演的《想吃麻花現給你擰》最冷清的一場僅僅賣出了7張票,看著冷冷清清的舞臺,就連劇院負責人都很同情他們,說:“要不這場話劇別演了,場租費給你們免了。”那天夜裡北京飄著大片大片的雪,沈騰一眾人站在雪地裏向7比特觀眾致歉,退票,附上一份來回打車錢。
但後來有次採訪,記者問他:“最快樂的時光是什麼時候?”
他想起沒成名前一堆人圍在大排檔前,吃燒烤,光膀子,天南海北胡侃的歲月。
但之後不到十年,他已經站上國產電影票房之巔,一切都是命運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