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秀波被“小三”敲詐案宣判

2月18日,“陳昱霖(真名陳夢琳)涉嫌敲詐勒索案”判決書曝光,陳昱霖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緩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此外,存有雙方私密資訊的資訊儲存設備予以沒收。判決書還提到,案發後,吳秀波與陳昱霖簽訂了諒解協定,吳秀波方在法庭也出具了諒解書。
雙方知情人士也向媒體證實,案件已宣判,陳昱霖被羈押於朝陽區看守所兩年多後,已經出獄了。6天前,陳昱霖還曾在社交平臺曬照迎接新年,並在粉絲群內發消息為粉絲送上新春祝福。

敲詐案宣判
法院認為,陳昱霖同吳秀波在案發前的關係為法律所否定,且為道德所譴責,陳昱霖在雙方關係破裂後,欲利用之前留存的對方隱私資訊,威脅吳秀波給付巨額款項,主觀上具有非法佔有之目的,客觀上以披露個人隱私相威脅,迫使吳秀波非自願性地一次性給付巨額款項,屬於採用脅迫手段,其行為已構成敲詐勒索罪,且數額特別巨大。公訴機關指控陳昱霖犯敲詐勒索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
兩年多前,吳秀波被陳昱霖敲詐風波在網絡上喧嘩一時,吳秀波“無奈之下”選擇報警,女方隨後因涉嫌敲詐勒索被羈押。至此,長達2年多的案件終於落幕。
這裡,《一線》結合最新網曝判決書內容,幫大家複習一下這起事件的始末。
事件回顧:
2011年,陳昱霖與已婚男演員吳秀波相識,後發展為長期不正當的情人關係。
2018年1月至2月間,陳昱霖向欲與自己分手的吳秀波分兩次索要人民幣300萬元、800萬元,吳要求陳同意分手並親筆書寫不公開二人關係、删除二人照片等隱私資料的承諾書後,將上述錢款給付女方。
2018年9月24日,中秋節當天,陳昱霖朋友圈發長文稱,自己和吳秀波相戀七年。她稱,自己在這段底下戀情中付出頗多,比如為了對方自己放弃拍戲,一心為他洗衣服做飯、照顧他的生活,而吳秀波卻背著自己找小四、小五,把自己拋弃。
其中一個被她點名為吳秀波合作過《軍師聯盟》的女演員張芷溪。隨後,張芷溪回應稱“大中秋的謹慎吃瓜”,並表示“別扯我,謝謝,清者自清”。
2018年10月8日,陳昱霖以曝光其與吳秀波之間不正當男女關係、二人親密照片等隱私為由,在北京市朝陽區朝陽北路237號複星國際中心2209號向吳索要錢款人民幣4000萬元。二人達成分期4年支付協定後,吳秀波於2018年10月16日向女方轉帳人民幣300萬。但陳再次要求變更約定的支付期限,並以進一步公開二人不正當關係、公開其他人的負面資訊等理由相威脅,脅迫吳一次性支付剩餘的人民幣3700萬元。
2018年11月5日,陳昱霖在機場被警察局帶走,以涉嫌敲詐勒索罪被捕關押。
2019年1月18日,陳昱霖父母通過陳昱霖微博發佈公開信,稱女兒曝光與吳秀波的戀情後,遭男方以“曝光隱私勒索錢財”為名報警抓捕,現時被關押在看守所。陳昱霖父母表示女兒陳昱霖是被設計陷害的,相信她是無罪的。
隨後,吳秀波方面發律師聲明指該公開信內容不屬實,並將追究發表人的法律責任。經紀人稱,陳昱霖常年來一再威脅和恐嚇吳秀波,敲詐數目無法想像。吳秀波一直隱忍,最終迫於無奈才選擇報警。
2019年1月19日上午,吳秀波妻子何震亞通過工作室發表聲明稱,陳昱霖常年來一再威脅和恐嚇吳秀波,敲詐數目無法想像。吳秀波一直隱忍,最終迫於無奈才選擇報警。
2019年1月19日,陳昱霖母親再發文,表示就女兒被逮捕一事已經向吳秀波求情多次,但一直沒有得到回復。並解釋,此次發聲明是因為陳昱霖剛開始只是在被拘留階段,他們夫妻以為吳秀波會念舊情,只是想讓女兒吃點苦,但後來拘留期延長,又被準予逮捕,夫妻倆認為牢獄之災太重,才選擇向公眾發聲。
在陳昱霖被捕的消息曝光後,2019年1月19日當天,律師吳法天在微博上曬出和陳昱霖的聊天記錄,還詳細表述了事件經過。他表示,陳昱霖透露吳秀波方面想跟她簽三方協議,前提是她回國。律師吳法天提醒陳昱霖不要回國,但她沒有聽勸阻,結果一回國,在機場就被捕了。
2019年1月21日,疑似陳昱霖私人ins帳號被網友扒出。該帳號曬出的生活非常奢靡,全年幾乎都在乘私人飛機環遊世界,全身上下都是奢侈品。而陳昱霖曾在爆料時稱被吳秀波圈養在橫店的房間裏,給他洗衣搓背燉湯。
2019年9月,有媒體稱,出自吳秀波本人意願,該案目前有中間人調解,只要陳昱霖家人退還1500萬被敲詐去的鉅款甚至少還一部分,吳秀波都將同意簽署諒解書,這對陳昱霖的量刑將起到良性作用。但知情人同時透露,因陳的父母並沒有退錢打算,事情卡在這一步。根據《刑法》她可能至少被判10年。
2020年11月23日,一篇名為《一個海歸碩士無妄的牢獄之灾》的文章曝光,文章主角是一個女海歸,因為業務問題而入獄,在受訪時她聊到的一比特女明星被不少人認為是陳昱霖。據該文描述,這位獄友表示,她看起來氣質出眾,但情緒變化很大,早期總是和人起衝突,隨後便被鐵鍊鎖了起來關在一個小地方,吃喝拉撒全部需要在那裡解决,沒有自由,還被嚴格看管。據悉,陳昱霖對現在的結局非常不甘心,因為她一直抱著對吳秀波的信任,被抓那年經紀人叮囑她不要回國,但是陳昱霖還是為了和吳秀波的約定回來了,沒想到一下飛機就被警詧帶走。
2021年1月底,案件進行不公開開庭審理,最後朝陽區人民法院判定:
一、被告人陳夢琳(陳昱霖原名)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緩刑考驗期自判决生效之日起計算,罰金於本判决生效後即行繳納)。
二、存有雙方私密資訊的資訊儲存設備予以沒收。
三、涉案呂維春招商銀行帳戶內餘額用於執行罰金,餘款發還。
2021年2月12日晚,陳昱霖曬出一張自拍近照,並送上新春祝福,福斯才知道她已經回到家中。照片中,陳昱霖身穿可愛睡衣戴著粉色發箍,狀態不錯。
影響回顧:
輿論發酵後,吳秀波的“國民大叔”形象瞬間崩塌。
在最初消息曝光後的第二天,2018年9月25日,消息稱吳秀波將退出在錄製中的綜藝節目《我就是演員》,雖然導演吳桐否認了傳聞,但隨後播出的節目裏不見吳秀波的踪影。
海報上只有章子怡和徐崢的身影,不見吳秀波踪迹
2019年1月23日,由吳秀波主演的電影《情聖2》宣佈正式撤檔,官微發文“感恩同行,來日再見”。同日,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發佈有關《情聖2》改檔的通知,稱影片是“應片方要求,因科技問題延后上映檔期”,但具體檔期待定。但時至今日,該片仍未上映。
2019年2月1日,吳秀波“出軌門”事件後,不僅被曾參演的某電視劇在演員表中除名,角色名字和本名也被打上馬賽克,已經錄製完畢的一些節目均在通過科技手段重制。
吳秀波在浙江衛視《王牌對王牌》裏被P掉
2019年2月5日,北京衛視春晚因為吳秀波事件而備受關注,吳秀波群體主持鏡頭被後期依靠拼接科技覆蓋。
北京衛視春晚,工作人員用强大的後期把吳秀波出現的畫面都處理掉了
如今兩年多過去,但到現在,吳秀波的演藝生涯仍處於被迫中斷中,本人也處於神隱階段,何時能複出拍戲仍未可知。